2004年12月16日

金庸小说里的十段让人唏嘘不已的感情
 
 
作者:尖叫阳光
 
  
  一、江南

  白马载着李文秀,缓缓地走向杏花春雨中的江南。身后,大漠风沙越来越远。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无数风流少年,如花美眷,在二十四桥的明月里吹箫, 在春江花月夜的韵律中缱绻。那么,李文秀呢?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忍不住地叹息。很久。

  二、采茶

  喜欢岳灵珊这个人物。因为她爱得真。从没有觉得岳灵珊爱过令狐冲。对于女人来说,爱与不爱,就像夜与昼那样清楚明白。令狐冲是很好很好的,可是,那个唱着福建山歌的小林子,才是刻在心里的人。

  “姊妹,上山采茶去……”

  爱的美丽在于它的本身,不在于爱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来过,爱过,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寂寞?岳灵珊死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

  三、听箫

  同样的,她本来也该嫁给她的师兄,那个武功不高却会一辈子待她好的徐铮。可是……

  那样缠绵的箫声啊,晳白如玉的手,气定神闲的微笑。很多事情,也许,都只是上天的安排。哪怕这样的故事以情挑开始,以毒药终结。爱的本身就是毒药,明知、可是,仍要心甘情愿地仰尽。所以马春花也是笑着的,在最后那一刻,她终于看到了那个负心人。

  四、香冢

  这坟中的女子,如果能在临死前见我一面,该有多好。然而,当那把匕首插进世上最美丽的胸膛时,那人在哪里呢?为此,我永远永远不能原谅陈家洛。没有人可以漠视别人的爱,更何况是利用。民族大义,难道,要全部压到一个异族女子瘦小的双肩上来,仅仅因为她爱你?糊涂。懦弱。这是我不喜欢的结局,我不喜欢的人。

  五、烛灭

  小妹子待情郎,恩呀么恩情深,你莫负妹子的一片心。你若见她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时,要一天十七八遍挂在心。金庸女子往往是绝色,而程灵素不是,她只是长着一对大眼睛的瘦弱女子。然而烛光熄灭的那一刻,是惊心动魄的。那么多的聪慧和计谋,算好了一切,也安排好了那最后的命运。用我的命换他的命。只要他平安喜乐,我便安心。“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待她好。我一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是另一个姑娘。”悠扬的山歌飘来,谁又能看见唱歌的人脸上的泪?

  六、塞外

  因为阿朱,我爱上乔峰。特别喜欢乔峰掩埋阿朱的那段文字,眼角眉梢,深情宛然。有的时候很奇怪,为什么要安排阿朱死去呢,为了一个显然是破绽百出的理由。

  也许是那样的爱太快乐、太幸福、太美丽了。两个相互吸引的真纯的人,一段生死相许魂魄相依的感情。而那样的愿望又是多么简单啊!

  情深不寿。塞外牛羊空许约,金庸是残忍的。

  七、金针

  三枚金针,三个诺言,三个心愿。错过了十六年后的襄儿,是不是杨过最大的遗憾?看神雕的时候,最爱郭襄的出场,风陵夜话,金钗邀客,妩媚英爽,却又稚气未脱。

  绝品。难怪如杨过,也会将自己的诺言送了她。他是知道她爱他的吧?当她从绝情潭上跃入,用他自己的诺言,求他活下去的时候。三枚金针,求来的是他的幸福,不是她的。可是,她的幸福在哪里呢?寂寞冰雪,横绝峨嵋巅。

  八、乱军

  看到郭芙,偶尔会想到阿紫。

  都是姐妹俩爱上同一个人,不过,阿紫从头至尾都明白自己的情感,而懵懂骄横的郭大小姐,只是在蒙古大军压境的那一刻,乱军阵中,突然之间明白自己的心事。你有没有试过从头至尾讨厌一个人,而在最后的时刻改变自己的看法?金庸小说中,这是神来之笔。只是当时已惘然。

  九、绣鞋

  早已明知对他的爱,开始就不应该。我却宁愿改我生命,痴心也不愿改。这是电视剧射雕中专门为穆念慈这个角色配的歌词,我很喜欢,甚至超过那首问世间。应该还是不应该?谁能说得清那一场风花雪月。就当,是一场孽缘。

  并不觉得穆念慈错了,爱的本身,从来都不会错。甚至那个骄傲负义的小王爷,他的爱也没有错。只是,我们总是背负得太多。

  十、如菊

  人淡如菊。凌霜华这个名字,该是这个意思吧。

  竹帘后少女的脸,掩映在菊瓣下。这样清丽典雅的开头,谁又能知道最终的结局?来生来世,再做夫妻。看见这八个字的那一瞬间,惊心动魄。连城诀第一次读的时候,未能终篇。因为觉得很压抑。为了连城的宝物,那些人,从戚长发到凌大人,开始就疯了,而不是最后。这样的故事,不像是发生在人间。只有那菊花依然,清香如故。即使黑牢与坟墓,也不能让它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