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1日

其实我要说的是,烟民吸烟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非烟民不受二手烟骚扰的权利也神圣不可侵犯,所以,在公共场合一定不要吸烟,在家庭,烟民也应该避免在不吸烟的家庭成员面前吸烟。

我的父亲是一个烟龄极长的人,他今年56岁了,按照最保守的数据,他是从15岁参军开始抽烟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有41年的烟龄了,他的烟龄已经占了他生命的73.2%。
从我开始懂事起,我就很反感烟味儿,很反感我父亲抽烟。我是一个没有坚强意志的人,但是因为反感我父亲抽烟,我从小就发誓一辈子绝不抽烟,如今这个誓言已经坚持了将近20年,我从来没有抽过烟,甚至从来也没有尝试过抽烟。我很骄傲我能一直遵守这个誓言。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希望在今天有更多的烟民能放下香烟,立地成佛。

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
2005年05月27日

说起来我比全国大多数个人网站站长更早知道33号令,在全国还没有开始进行备案和33号令宣传之前,我的个人网站http://www.tinydust.net就因为没有备案被天津的网络管理部门强制关闭了。然后,我马上去寻找33号令,寻找备案网站等等信息很快的了案,然后等待服务器解除限制。

这些都结束后,全国的33号令宣传和备案工作才刚刚开始,据说天津方面动作如此迅速因为他们是信息产业部的备案试点。

又过了些日子,我的服务器又一次被强制关闭,这次是因为服务器上面有两个网站没有备案,这确实是我和朋友的疏忽。然而,我蛮以为在提倡和谐社会的今天,管理部门会要求我们关闭这两个网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会马上执行的,绝对是屁颠屁颠的去执行。然而,他们直接选择了强制关闭我们的服务器,然后让我们等通知。

然而,已经两个星期了,我们什么通知也没有得到,那么就继续等待吧!

听说全国的备案截止日期是5月30日,很多还没有开始备案的朋友开始着急了,因为我有这样的倒霉蛋作为样本,他们知道不备案有关部门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然而,火炬还是不想备案,他决定在国外租服务器,他说,“
有关备案,后面的罚款条款实在是触目惊心。我不敢承担这样的责任。与其未来可能付出高额罚款,不如用这笔钱去买个不和33号令抵触的空间为妙。既然不敢承担责任,那就逃避吧。”而且“其实,放在外面也有好处,至少不用享受电信/网通之间不联不通服务,他们访问外面还都挺快的。

他还准备给在国外的网站起个名字叫做“博客外国”,看到这个名字,我真的笑了出来……

我也会把我的网站放在国外,不知道在
33号令即将到期的时刻,多少人正在搬家,多少人正在关门,多少人在感慨,多少人在无奈,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个国家的人民,但是我不得不选择离开,过两年攒点钱,象火炬曾经跟我说过的“我们还是去爱沙尼亚去种地吧!”,Anti也说过“出不了网的我好像一个困兽,连写博客的欲望都给气没了。在约旦巴勒斯坦难民营最震撼我的事情是,虽然没有祖国的巴勒斯坦人贫困无助,但家家都有卫星电视,可以收到从CNN到半岛电视台。资讯的匮乏严重影响了中国人的思考能力。

我真的爱这个国家,真的,真的……

2005年05月26日

在最近漫山遍野都是百度的不利消息的时候,王翌很厚道的写了篇《百度贴吧里的“百度封站真相”及百度的一些问题》,我觉得王翌写得很好。然而这不能让我改变我对百度的反感态度,我认为只有批评的声音是不健康的状态,所以王翌的文章很及时。然而,我也要坚持我的原则,我不喜欢百度就是不喜欢,不因为它目前正在倍受批评我就会说它的好话,就如同大家都在夸奖百度的时候,我也不会说它的好话一样。

最近有类似遭遇的是金山毒霸为代表的国产杀毒软件们,安替在《 删掉金山毒霸,然后祝贺网评员Smith同志上任》一文中说到“我最讨厌有人限制我的资讯。今天我发现陪伴我好几年的金山毒霸原来偷偷摸摸地把我硬盘里面的出网软件删掉了,我立刻就在当当买了诺顿2005,然后删掉了这个无耻的金山毒霸。做这种下流动作的当然是国内杀毒软件的全体,这种和网民为敌的做法,当然只能把用户推向国外杀毒软件。所以,各位渴望资讯的朋友,如果你不想做互联网信息的二等公民,如果你不希望了解到的是片面的资讯,请尽快删了金山、瑞星,换上诺顿中文版。

然而,我觉得我自己的高明在于我很早就开始完全不使用百度和金山毒霸,因为他们目前的某些所作所为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

当然说起来,中国的网络服务提供商和软件厂商也很冤的,我们也知道有些事儿也不是他们自己能做主的。比如可能长达数十兆的屏蔽关键字表,比如杀毒软件会自动删除某些软件。

然而安替说得好“这种和网民为敌的做法,当然只能把用户推向国外杀毒软件。”他虽然没有说网站的问题,我想他可能也很少用百度吧,那种什么信息都找不到的东西,存在有什么价值呢?那只好用来找找有点颜色的图片和侵犯版权的mp3了。

2005年05月22日

tiny惊奇的发现,“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和“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被很多人混淆,更可笑的甚至同一个页面会同时出现这两种写法,这让人觉得很
诡异。而niky的拙先祖父的用法以及明日黄花被误为昨日黄花也似乎在说明着什么。然而本文很简单,tiny只是罗列事实,我们不想代替读者的思考。


在一次因飞机延误而心情不太愉快的旅行之后,韩磊写了篇乘机记。然而出乎广大人民群众意料的是,在火炬打岔评论之下,文章的评论转向开始讨论韩老大引用的毛泽东词中“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一句是否正确。大家都是丢掉中学课本多年的人了,证据都来自记忆或者网络,我们都记得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然而韩老大找到的毛泽东手迹上面却明明是“长沙水”,看来这是一次集体记忆错乱。故事本该就这么结束了,然而我们发现这手迹下面的文字里面写的却又是”长江水”

这激起了tiny的极大好奇心,我用"才饮长江水" "才饮长沙水"在Google搜索,惊奇地发现这两种不同的用法同时出现在一个页面的竟然有10数个。基本情况都很类似,词写的是“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下面注释写的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
如下一些地址就是这样的情况:
http://www.cnpoet.com/xiandai/n/n0023/n0023_0012.htm
http://www.tianyabook.com/shici/mao2.htm
http://www.0943.com.cn/wenxue/wx/sw/sizi/mao2.htm
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罗列了。后来我又测试了一下百度,又发现了一些网页上
词写的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下面注释写的是“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看来这首词还真是很诡异啊!

这件事情让我联想起来我们的一个小朋友Niky最近写的一篇纪念某爱国将领的文章(原文已经被他自己删除了),里面讲述了Niky的祖父和这位将军的一些交往故事,本来也许是一篇还不错的文章,用仿古文的形式写的,然而看到第二段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拙先祖父”的称谓,立刻大倒胃口。跟小niky交流,他立刻认为我是鸡蛋里面挑骨头,而且拒绝修改,说这不是古文,只是自己喜欢这么写。
没错,在一个现代汉语流行的年代,没有人强迫任何人使用古文,也没有人可以要求别人有多高的古文和古代文化素养
。然而,当你选择用古文形式写作的时候,保持一定的水准就跟用现代汉语也不能完全瞎写,这是最基本的东西。没有人有权利要求你的文章里面全都是典故,但是如
果你要卖弄你会典故,你当然有责任把典故用对。没有人有权利要求你的文章里面出现多少的成语,但是你用成语的时候当然也有责任把成语都写对。用一篇不通的文章说去纪念将军,不如说是在侮辱将军。

说起来类似的还有一个故事,那是我很早以前写的一个文章了,里面提到了“昨日黄花”这个词,马上有个朋友给我纠正,应该是“明日黄花”,并且拿来了一个介绍明日黄花这个词由来典故的文章。我觉得大大丢脸的同时,也庆幸有朋友这么负责的指出来,也庆幸可以早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无知的地方。以后每次在想用“明日黄花”这个词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个故事。当然看到别人用错这个词的时候,我也会立刻注意到,不过有点悲哀的是,我看到的用错的显然多于用对的。在Goolge搜索昨日黄花,
约有62,300项结果,而搜索明日黄花约有37,800项结果,这可以算做这种悲哀的现状的一种旁证吧!

2005年05月18日

我一直使用Firefox的365扩展来添加新的网摘的,我经常会忘了选择网摘的分类,这样系统就会提示没有选择分类。这没有什么的,但是这个提示是提交服务器以后才返回的,这样效率很低,而且容易丢失用户对网摘的评论,所以希望登高能把这个判断放在客户端,这样用户用起来会更加方便一点。

Update:
刚才在某群聊天的时候,有人奇怪keso摘录的blog为什么都有ping的记录。我觉得这是因为keso把这些blog有当作昨日新闻发了出来。然而,这给我一个启发,如果用户对摘录的blog有评论,365key能够ping到那篇blog的话,无疑会增加摘录者和文章作者的交流,希望登高考虑加入这个功能。

2005年05月15日

今天在南京某大学上学的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一个网页地址,进去一看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一个Oracle数据库的网关配置菜单,大概的看了,所有的选项都可以修改。寒!

朋友说这是他们学校的,他想改改他的成绩,让我跟他一起研究研究。

我劝告他不要动这个心思,这样的安全级别下修改成绩是很容易的,但是成绩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毕业以后,公司更看重的会是你的能力。而且如果后来修改被发现,校方为了面子可能会控告他,这太危险了。于是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下面是这个菜单的截图,不得不说我很震惊,安全做到这个地步,不需要黑客来攻击了,有点技术力量的人就能把他们的系统搞趴下。而且,这些页面都可以在整个互联网上访问,太寒了。









然而,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孤立事件3年前我还在大学的时候也发现学校里面的网络管理有很多问题。
前些日子,留校做了老师的学弟给我看了他新写的Blog-现在的学生…………就是说发现有学生肆意修改学校的网站。学校里面很多做网络管理的老师很多甚至不如他的学生们,这其实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这绝不是孤立事件。




延伸阅读

现在的学生…………
我所管理的服务器上面放了好几个网站,我们就两个,还有其他部门的,上个月吧,服务器连续被黑两次,我第一次就发现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另外那个部门
的网站问题。他们使用动网的论坛,又不及时升级,所以导致上传漏洞存在,被学生利用,还好他比较仁慈,没有做什么破坏,只是更改所有网站的首页,写上有漏
洞。我也没有当回事儿。直接给那个部门负责的人打电话,希望他们及时修补。而对于这个攻击服务器的学生,我觉得还算有良心和良知的,应该算是个进步青年。

 
 可事隔不久,又被黑了,一查,没把握气死!!那个部门没有及时修补,又是那个错误,我一气之下,向领导反映,强烈建议领导让他们及时迁走,否则将会影响
到我们自己东西的安全。领导一想也对,所以那个部门也不日迁走。我也轻松Del了他们的东西,查找确定没有把什么asp木马放在我们网站的目录下。安心
了。第二次,对于这个学生,也许是几个学生,我也认为正常,关心嘛,也没有做什么坏事,顶多就是改改首页,给我个提醒。


今天搜索“周鸿祎”这个关键字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写的一篇Blog评《 周鸿祎和3721》和之前火炬写的一篇Blog 周鸿祎和3721赫然出现在搜索结果的第一页10个搜索结果中。其中我那一篇仅仅排在3721和yahoo对周鸿祎的介绍以及一篇3721公司总裁周鸿祎做客TOM“经理人在线”实录之后。

大家知道,在中国的现状下,任何有足够钱的人几乎可以摆平一切媒体。所以在草根Blog作为一只独立力量出现之前,用足够的钱无良的厂商就可以给自己打造完美的媒体形象,可以不用去顾及用户的感受,不用去理会用户的抱怨。

然而草根blog作为媒体力量的出现,将在最大程度上改变这种现状。你可以来收买Tiny,来收买火炬,然而你能收买至少数以百万计的中国blogger么(仅Donews Blog就有5万多的用户)?

当然目前,草根blog作为媒体力量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是随着中国Blogger的成长,在不远将来草根blog绝对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相信大多数的网站经营者都会觉得发生系统故障的时候让用户保持微笑是很难的一件事情,那么试着幽默一点,学学Bloglines Plumber吧!

刚才我在浏览Bloglines的时候,突然右边冒出来这个水管工人的时候,我被吓了一条。开始我还以为这是谁的Blog,仔细看后,不禁一笑,虽然美西时间9Pm是北京的几点我懒得去查了,但是实话说,看了这个可笑的老头以后,我完全没有大骂Bloglines突然终止服务的冲动……

By the way,我不是很相信Bloglines在修理好下水道之前不能给我提供服务,也许他们是想利用这个借口让员工休息一下吧,^_^。

Bloglines Plumber


———————————–Append————————-
2005-5-15 19:17
真巧,刚才我又遇到一个国内的BSP——BlogBus也正在进行下水道整修,下面是他们告知用户的页面。


这篇Blog不会变成下水道修理通知页面大展吧?
我也怀疑,^_^。

2005年05月13日

telipu:    呵呵,我信道
tiny:         信道?
telipu:    事情应该让他自然来做。

tiny :        我觉得道其实就是寄希望于自组织现象
telipu:    道其实是一种对自我的约束。

tiny:         道就是观察自组织行为的方向,从而得知现有环境的固有方向,顺着这个方向就可以不需要投入任何东西,就产生效果了
telipu:    呵呵,我信道

tiny:        很有意思的,寻梦在网站上面加上自助上传吉他谱的功能以后没有多久

tiny:        就有很多人在上面传吉他谱了

tiny:        这就是自组织啊!
telipu:   ;)
telipu:    关键是自组织的范围和人观察能力的限制。
telipu:    所以道往往表现为对一种自我的行为准则的判定和约束。
telipu:    这种约束,往往表现为一种对事物初始状态的追求。

《现在就说-学阿拉伯语!》(Talk Now!-Arabic)[ISO]

据说目前GFW还没有阿拉伯语过滤功能,So管不住嘴巴的兄弟们,除了世界语、泰语、假古文以外,你们又多了一种选择,而我仍就会继续学习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