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31日

2同学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女Blogger,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因为她写的东西符合有趣的标准,每次我想到她居然会把袜子放在微波炉里面烤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笑。今天我突然发现2同学Blog的Rss终于正常了,我又可以订阅她的Blog了,这很值得一大笑。

《邪是不能胜正的~~~》是2同学今天才发表的一篇Blog,仍旧是那么的有意思。写的是她们几个女孩子的染发行为最后被领导给纠正的故事,写的是那么得阳光,那么诙谐,然而还是让人感到无奈。2同学上班已经几年了,社会上染发已经流行了那么多年了,然而她们的领导还是不能容忍。这点其实很寻常,到处都有思想僵化的家伙,然而她们的领导似乎又不是那种普通的思想僵化的家伙,他们思想和审美观点虽然僵化,但是手段却是与时俱进的,在警告不能起作用的时候,他们开始使用起来经济杠杆……

不知道有无可比性,我想到了GFW与时俱进……

2005年08月27日

1、请相信我这文章本来有个大题目,绝对抓人眼球的大题目,也许叫做《怒斥那些看不起超女的精英们》、也许叫做《不喜欢超女的人你们为什么畏惧民主》,然而,我的眼睛开始疼了,虽然不困,但是不睡不行了,只能写篇短的了。

2、隐约记得主持人提到了明年的超女,希望不是他们的口误。我不希望超女被封杀的传言确凿了。

3、超女的海选可以当作滑稽戏看,决选可以当作晚会看,有双重的娱乐价值和意义。

4、谁说民主就一定很好看,只有民主了你才会知道比赛中都有黑幕,就像你知道尼克松有个水门,你知道阿扁多半是自己给了自己一枪。好看的是专制,专制下形式绝对一片大好,一切欣欣向荣,至少听其来是这样的。哪怕是那种叫做民主的专制,你想想数千人举手一致通过某项决议是多么壮观啊,有什么演出比这更好看?

5、最近老有人跟我聊Blogger是精英还是草根的问题,他们认为真正的草根是不会写东西的,写东西的已然精英了。这个说法很符合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的论断,然而,我想说,我所说的草根是那些不拥有主流话语权的群体,Blog给了他们话语权,虽然话语权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显然有比没有好。

6、明年的超女如果存在,我一定会看,但是还是不会投票。这说明一个要求民主的家伙,有时候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可能性,他可能本不想消费民主,但是他知道他有权这么要求。

7、我26了,在我看来超女的选手们都是些孩子,我宁愿相信她们很单纯。何必把人想得那么复杂,尤其是他们对你不可能造成伤害的时候。

8、今天keso说“罗大佑输给超女”,这个论断很正确无疑,但是还是想告诉Keso,下次有这种选择的时候可以问下我,我应该会选罗大佑的,反正超女有重播,而我对比赛结果本身也不重视。这次我看到keso的blog时已经五点多了,就算keso肯把票给我,我也来不及去找他拿票了,哎!

9、不懂什么是web2.0的人,可以想想超女是怎么挣钱的,显然,超女就是web2.0的。

2005年08月25日

火炬 点到了。
游戏规则:


始游戏的人出一个题目,在自己的blog上写下答案,然后把题目丢给另外五个人,在文末附上这五个人的连结,并且到这些人的留言版上留下:“你被贴了。”
(哈哈是我自己加的)。这五个被tag到的人,在自己的blog注明(并附上连结)是从哪一个blogger那里传来的题目(这时候“引
用”功能就很好用),然后写下答案,再去贴另外五个人。如此继续下去。

我一直盼着被点,,,,,结果就是没有人点,刚才发现火炬被人点了,立刻让他点我,哈哈哈!

我的怪癖:

1、
做事没有毅力,从来没有把一个项目完完整整的搞定过,总是想尝试新的东西

2、从小发誓不抽烟,居然已经坚持了26年,碰都没有碰过

3、K歌的时候,超喜欢做麦霸,喜欢用自己的唱法随便K,火炬评价说”tiny可以把任何的歌变成摇滚“

4、从小做作业就喜欢边看电视边做,现在做软件也是喜欢边看电视边写程序,没有电视看的时候,听Mp3或者收音机,不能忍受非常安静的环境

5、喜欢穿拖鞋,大裤衩上班,一个公司的好坏,也用此来衡量,能容忍员工如此的必定是好公司!

下面是点名:
1、当然是韩磊大哥了,他的怪癖一定很好玩。
2、大林  “大林想念毛主席”这话一直让我感觉大林年纪不小,今天才知道他这么年轻。
3、孟岩 程序高手+帅哥,他的怪癖一定很有意思!
4、吕晓宁 欣总的老爹,Blog写的很有意思。
5、陶世龙 老爷子的文章很不错,我喜欢看,不知道有没有怪癖。
6、LLF 爱护小猫的高个子帅哥,他有什么怪癖呢?

8月23日的时侯,李学凌说“TODAY IS HISTORY!”,因为那个“网游防沉迷系统”。

Google Talk

然而在我看来8月24日才真是应该载入史册的日子,不仅因为那天早晨我的好友策哥收到了束鲜花,不仅因为那天晚上,我们终于在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后成功地进入爆肚冯大快朵颐,最重要的是,那天Google Talk横空出世了。有了Gmail以后,我说过,这就是我要的那种Webmail,不多不少,正好合适。今天,这话可以再说一次,Google Talk就是我要的那种IM,刚刚好。

ICQ出世之时,有人就似预言家一般地说Email必死。然而为什么到现在为止,Email对我们仍旧重要如初?今天Dodo说,GTalk太简单了,应该叫做“Gmail Plus”才对。我认为Dodo的话击中了核心问题,我们真的需要IM来代替Email么?即时消息一定比异步信息更好么?为什么不把问题简化一点,IM就是Email Plus,Email就是IM Plus。

Msn是有这样的理想的,然而,Msn是不够的,虽然它集成了Space,虽然它看起来比GTalk华美得多。然而他是不够的,因为Hotmail不如Gmail,因为他的IM联系人和Email联系人没有无缝的连接。

Gmail让WebEmail的本意回归,GTalk的任务是重新定义我们的IM概念。这就是Google这个公司为什么那么牛的原因,他们做的东西别人也都在做,但是有几家能做到Google这么到位?
—————————
开始进行QQ和Msn的淘汰工作……

Blog的读者可以随时加我,我的GTalk帐号是Tinyfool

2005年08月22日

1、应该是三年级大概10岁的时候,为了屁大点的事儿,我自杀过,脑袋嘣嘣地往墙上撞,很多人要拦我。一个老师说,别管他,让他撞。然后我停下了。
2、高考疑似落榜的时候,我很绝望……
3、大学差点被开除的时候,我也貌似绝望过……
4、被女朋友抛弃的时候,我也很绝望……

然而,现在活到了26岁,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好朋友越来越多。


那天跟火炬骑车在路上,聊起了文革,那时候多少牛人都绝望了。再想想,中国还有1840那样的日子,77那样的日子,南京屠城的日子,还有4+4 4+5年3+3月2+2日那样的日子,大家都曾经很绝望

以前什么东西支撑我们中国人走过了那些日子,现在就是什么支撑我们面对G F W,面对“言论最自由的中国”……


那就是希望


所以,我们要努力挣钱,不要颓废,要锻炼身体,要保持清醒,不要忘记,不要彷徨

2005年08月17日

真好,今天有三个菜里面都有蒜,其中两个里面的蒜几乎都被我给包圆了,幸福啊!

8-17 tiny的中饭

2005年08月16日

六度分割是这样的理论:所谓六度分割理论是指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是在20世纪60年代由哈佛大学心理学家 stanley milgram提出的,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六度分割。简单来说,六度分割就是在这个社会里,任何两个人之间建立一种联系,最多需要六个人(包括这两个人在内),无论这两个人是否认识,生活在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们之间只有六度分割。

第一次听说六度理论的时候大约在一年以前,听说后没有多久,就参加了朋友火炬的“六度买车票实验”,实验的方法是我们把MSN名字改为原名+“请朋友们都把名字包含着句话:"求购19,20日北京到南宁t5车次卧铺2张,请联系139110xxxxx")”,开始的时候速度很慢,只有我们几个人改了名字,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改了名字,最后一天过后,虽然没有完全成功,但是结果非常接近。这个实验让我们体会到了六度的力量。

后来,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SNS网站,他们的旗号都是遵循六度的原则,开始都让我们很兴奋,一个阶段里面我们几乎实验了能看到的所有的SNS网站,然而最后我们都离开了这些网站。他们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便捷和好处。这让我一再反思六度理论。

再后来,在365kit上线之后,我很久没见的朋友LLF非常兴奋的认为365kit是实现六度思想的一个很好的载体,我们在msn上面进行了简单的讨论,发现大家有很多不太相同的看法,于是相约在七夕之夜,边吃边聊。长谈之后,LLF接受了我的很多观点,并说收益匪浅。然而在我看来,他对我启发也良多,尤其是那天我们说过的东西,是我思索了很久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串连在一起的东西,我们的长谈让我思维中很多零碎的东西变得更加条理化,所以这篇文章很大一部份要归功于他。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在说明六度是错误的理论,而是在讨论,在我们的SNS实践中,六度是不是完整的可以作为指导的思想。我的看法是六度作为SNS的指导原则,并不足够,还有很多残缺,这些残缺会给我们的SNS实践带来失败的结果。

1、残缺的六度

六度虽然是个社会学的理论,但是实际上它更像一个数学理论,很多人说六度和四色问题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我看来,六度理论很好的阐述了在一个网状结构(我们的人类社会)下,不同节点之间的联系和连接关系,然而它并不完整,并不足以指导我们的实践。

(1)关系的强弱——权值问题
首先六度肯定了人与人之间的普遍联系,但是没有对这种联系作定量分析。我们一生可能会认识千百人,他们有的对我极其重要,有的对我无足轻重,我们联系的建立的原因和方法也是千差万别,有父母亲属这类生而固有的联系,也有因为地理位置接近发展出来的,如邻里关系,还有因为共同学习生活而发展出来的同学、同事关系。六度理论中只把他们统统归结于联系,没有强弱之分。在网状结构里面,人与人的关系,需要加权处理,在这里,六度是残缺的。

(2)到达和建立联系的区别——目的和结果问题
20世纪60年代,耶鲁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就设计了一个连锁信件实验。他将一套连锁信件随机发送给居住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160个人,信中放了一个波士顿股票经纪人的名字,信中要求每个收信人将这套信寄给自己认为是比较接近那个股票经纪人的朋友。朋友收信后照此办理。最终,大部分信在经过五、六个步骤后都抵达了该股票经纪人。六度分割(也叫“六度空间”)的概念由此而来。这个故事很多六度的爱好者都知道,并奉为圣经。但是我请大家注意这个故事和我们现在流行的SNS网站的理念的重要查别。在这个故事里面,信到达了波士顿股票经纪人手里面没错,但是请注意整个过程中,每个人的朋友关系都没有发生改变。对,这点很重要,这个故事里面传递的信息,而我们现在看到的SNS网站希望在用户之间传递的是什么呢?是联系方式是朋友关系。
说到这里想提一下前面提到的火炬的买车票的实验,在那个实验里面,传递的实际上也是信息,而不是朋友关系。

(3)传递的成本和激励——阻尼问题
在Stanley Milgram的实验和火炬的实验里面,都没有任何的花费,或者说看起来成本为0。但是是不是真的成本为0呢?每个人传递一下信件花费极低,改下msn名字更是没有成本,然而那些人肯这么做,其实是看着朋友的面子上,所以这里花费的成本实际是什么呢?是中国人说的人情债,所谓的关系成本。没有人喜欢一个整天都要人帮忙这帮忙那的人,人情债和金钱债一样,背了就一定要还,这就是传递中的成本问题。火炬的火车实验后,我们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急需车票,可以请朋友们改他们的名字,但是我们能不能天天都用这种方法来找人帮忙呢?今天买车票,明天买球票,也许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朋友们肯定会觉得厌烦,甚至放弃你这个朋友。

Gmail的邀请方式直至今日仍被很多人称颂,刚刚出现的时候,一个邀请甚至可以卖到60美金。很多人惊呼这是最伟大的营销。然而,到了今天,很多人的邀请已经变得无法送出去。为什么呢?因为一开始的时候Gmail是稀缺物品,所以价值高昂,加上Gmail带有Google的强势品牌和高度用户认同感,所以就更加被追捧,拥有Gmail成了荣誉的象征。这是这种荣誉成为了Gmail邀请在六度网络中疯狂传播的激励。然而随着Gmail的高度普及,这种荣誉感逐步下降,最终降低了激励,从来使传播陷入了停滞状态。

阻尼是好还是坏?没有阻尼我们可以给任何人发送信息,每个SNS网站都在宣扬你只需要六度就可以认识克林顿可以认识盖茨,但是有几个人真的去认识他们了?是因为他们不值得认识么?不是,是因为联系虽然看起来只有六度,然而每度的阻尼都有可能都是无法跨越的。但是你不要悲观,如果没有阻尼也许你会更加不爽!LLF算过“举例来说吧。假设每个人有30个朋友,信息经过六度是30的6次方 =729000000,数量足够到达一个能够覆盖所有可能的人的级别。”,如果六度的连接没有任何的阻尼,估计我们每天收到的来自六度好友的各种各样的信息就会让我们的脑袋爆炸。

在我们的生活里面,一个身份越高的人,越有名的人他就会有越多的好友,于是他也就越不想随便拓展自己的关系圈子,因为他们往往不胜其扰。前些日子的600演艺名人联系方式泄露事件就是一个例子,本来我们作为社会一分子都和这600名人有着六度的联系,然而某天因为他们的联系方式被公开,他们和我们的联系立刻被扁平化变成了一度。一瞬间,阻尼消失了,你可以随便打电话给那英、田震了,你不是想跟冯小刚聊电影么?你现在可以打电话了。但是,我们只能说结果这成了一场灾难,很多名人诉苦,说很多人打电话到他们的家里,说了句“你是XXX么?我很喜欢你!”然后就挂了电话。很多人不堪其扰停了机,甚至换了号。

这场灾难对我们这些局外人来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很有趣的一点在于此,一旦这些名人和大众的关系扁平化后(六度变成一度),他们对大众的价值也开始流失,大众们只能打电话过去,问一声,然后炫耀自己给明星打过电话,仅此而已。这个巨大的扁平化工程并没有扩展追星族们的朋友圈子,他们仍旧离那些明星很远……

(4)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的假设——关系的方向和传递问题
 SNS网站最爱说的一句话也许就是“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然而那天我跟LLF在Msn聊天的时候就说过这个问题,我认识的某A的朋友某B是我非常反感的一个家伙,而且我的朋友里面还有个人某C对那个家伙某B更加痛恨。所以在现在的SNS服务里面我是不敢把某A和某C同时引入的,因为他们同时引入后,很可能的结果是某B和某C建立联系后,开始吵架。

2年前,我创办了Mop天津联盟,开始的时候是蜜月,那时候认识的朋友很多至今还是我很好的朋友,虽然我已经离开天津良久了。然而随着联盟的扩大,每次聚会的人数越来越多,关系越来越复杂,我们发现小圈子一旦扩大,人数一多,里面就会出现矛盾。不管我们怎么去努力调和,总是有些人会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大圈子分化成多个小圈子,然后各自相安无事,然后小圈子扩大,又开始混乱,然后再分裂。这个过程我亲身经历,感受颇深。

和六度经常提起的还有一个150人原则,这个原则说从人的精力来看,很难管理超过150人的关系。其实我相信这里也是因为好友扁平化的保存在一度空间内过多,容易造成矛盾。150人原则从另一个层面说明我们的社会结构为什么会呈现树状体系或着说金子塔结构(树状和网状是观察点的区别,树可以看作网的特殊形式,网可以看作包含了树。),这是我一直想聊的一个问题,但是一直觉得想得还不够深入,所以这里就不细说了。

我们把友善关系当作正向,那么敌对关系就是负向。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的假设是一种幻想,同时和某人有正向关系的两个人的关系,很有可能是负向的,朋友关系是不能简单传递的。

文章已经很长了,但是我在这里没有想提出一种解决方案,只是跟大家聊聊我对六度的看法,希望对大家有启发,也希望大家的意见能给我启示,后面有时间也许会聊聊我对现有SNS服务的看法,最近总是很忙,呵呵。

2005年08月15日

1、月亮之上唱得太棒了,完全超越了原唱,其实完全可以算作再创作。
2、超级女生之前的比赛我偶尔看过,水平只能说……
3、比赛评选这些东西总是有遗憾的,其实结果也不重要,我只能说,纪敏佳是我心中的超级女生。
4、Pk王对纪敏佳也许是好事儿,背水一战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磨练
5、期待她出专辑
6、今天听纪敏佳的月亮之上N遍,N>10。

附:
原唱地址
http://www.bjyzc.com/admin/mp3/images/sound/%B7%EF%BB%CB%B4%AB%C6%E6%D4%C2%C1%C1%D6%AE%C9%CF.mp3

纪敏佳的演绎
http://eladies.sina.com.cn/nx/2005/0813/0010181271.html

2005年08月11日

CNet今日新闻,“ Microsoft says PC ‘recycle bin’ yielded Google clue”。
大意为:
微软声称在李开复使用过的一台电脑的回收站内发现了对微软与Google的“李开复跳槽”案可能很重要的证据。这片文档已经提交给法院,文档表明Google预料到雇佣李开复会带来诉讼,并鼓励他违背和微软事前签订的协定。

值得注意的是这段:
Google declined to comment. (Google representatives have instituted a policy of not talking with CNET News.com reporters until July 2006 in response to privacy issues raised by a previous story.)

CNet说,Google拒绝评论,(因为CNet上次和Google的隐私争端,Google的将在2006年7月前对CNet的记者保持沉默)。

限于本人英语水平,就不做全文翻译了,请大家阅读CNet的全文报道。

评论:
可见,对文档加密多么重要啊!  

2005年08月10日

昨天看到“Let’s do evil:你必须为使用google付出代价”这么一篇标题很吓人的文章,好奇心让我打开了文章,看了看,原来说的也不是什么新闻,Google因为CNet的News.com的记者Elinor Mills的一篇报导,宣布一年内拒绝与News.com的记者对话。这新闻原本不出奇,歌星影星还有拒绝媒体采访的,企业拒绝媒体采访的也不在少数。这跟用户有什么关系,跟使用Google又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这篇Blog的作者说News.com的页面已经全部被Google屏蔽了,这就有点稀奇了,只听说过Google屏蔽作弊网站,还第一次听说Google开始屏蔽媒体的网站啊!作者还附了一张图,是他在Google搜索News.com的结果:



看来这次是确有实据了,Google啊,Google啊,我还以为be evil是中国某些公司(比如:xx21)的专利呢,想不到你们根红苗正的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也干这种事儿了。

但是……,有点不对劲,我也算是Google的资深用户了,我怎么不知道Google可以直接用域名来搜索呢?Google搜索一个网站的内容不都是用“Site:域名“的方法么?于是我试了一下:








会使用Google的人一眼就能看明白,News.com和News.com.com两个域名仍旧可以在Google上面搜索到这么多结果,所谓封杀当然是无稽之谈了。

那么问题只剩两个了,这篇题目这么吓人的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作者到底是装个性还是无知?
读者自有答案,我想我就不需要浪费时间讨论了。

Update:
用Google搜索ibm.com的结果


按照那篇文章作者的视角,看来IBM也被屏蔽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正好说明,com.com没有被屏蔽。
另外提醒一下那篇文章的作者,com.com才是news.com.com的根域名,虽然news.com也可以转向,但是我们也看到了Google也可以搜索news.com。
顺便,还要提醒那篇文章的作者,Goolge的原话貌似是“don’t be evil”,evil貌似是形容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