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0日

写于2004年7月14日
人民是很奇怪的一种动物,当居于庙堂之高的当权者,诧异的问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会饿死,没有米饭,他们不会吃肉么?”的时候,人民为了躲避那种叫做赋税的东西,宁愿跑到深山去以身饲虎。


一天孔子路过泰山,看到一个农妇在哭坟,问了问,孔子就很诧异这个农妇,一家三代的男丁都死在了山中老虎之口,居然还不搬家。孔子于是又问她,“那为什么
不搬家呢?难道这里的风水好么?”农妇说,“哪里啊!要不是这里没有人收税,谁来来这个破地方,还有那么多老虎啊!”于是,孔子很感慨地说,“苛政猛于虎
也”。

按照伟大的历史学家,马三立的考证,孔子也饿过肚子,也曾用一文钱买过十文钱的元宵,唯一的挑费就是用笔划了一道。那么为什么孔子
还会诧异呢?他不是也饿过肚子么,不知道肚子饿到一定程度,就算是虎口夺食也在所不惜么?答案是,他也会饿,只是他不会因为赋税饿肚子,他是文化人,是
士,他是不用交农业税的。所以,有一天他会非常感慨的说,“苛政猛于虎也”。这话虽然千古流传,但是,贩夫走卒,三教九流,都比他对此体会深多了,只不
过,那些人没有自己的话语权,说了也就说了,不像孔子就算有句梦话,也会有人记载,这就是有文化和没有文化的差距。这些都是题外话,不多说了。


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就是说,如果你没有能力让国家物质极大丰富,没有关系,你不要让分配机制太不公平就好了,你没有能力让每个人都富
裕,也没有关系,你不让人民不安定就可以了。在大同世界到来之前,我想我们还需要这两句话的帮助,患不均不是追求平均主义,患不均追求的是公平的精神。患
不安,不是说你把那些穷得活不下去的人都压制住,而是说,国家要给国民一个安全感。这里举两个遥远的例子,美国的物质丰富吧?贫富分化大吧?但是在美国给
人一种公平的感觉,对每个人机会都均等。那么我是说美国已经大同了么?不,早得很,美国的国民现在天天都在患不安,因为这种不安,美国的外交政策才会那么
的强烈,才会那么的霸道。简单的心理学分析就可以得到这个结论。另一个类同的例子就是以色列,以色列人富足,但是不安定,你想想如果你在喝咖啡的时候都有
可能被炸飞上天,你还会觉得生活很美好么?所以,不用太羡慕美国人,当然更不用去羡慕以色列人,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中国人离大同也很
远,物质极大丰富早得很,分配机制也欠公平,贫富差距也很大。而且最近国民的安全感,我觉得也很成问题。而且是最基础的安全感,食品安全感很成问题。我几
乎找不到一种东西,电视上没有曝光过,吃月饼,有南瓜馅的;吃香肠,你会担心那是死猪肉做的;今天中午我们吃的是红烧肉,味道还不错,但是吃完以后我突然
在想,红烧肉要用酱油的吧?那酱油不会是头发做的吧?

会有这样的疑问天经地义。订餐公司的老板,当然是以赚钱为目的的,即使他知道酱油是
头发做的,只要便宜,我估计他还会选择头发酱油。何况,他有能力鉴定那酱油是不是头发做的么?我们吃饭的时候,看到的是红烧肉,我们连酱油瓶子都看不到,
我们怎么知道他们用的酱油真假呢?那么,我们即使这次遇到了一个良心极好的订餐公司的老板,幸运至极,谁来给我保证,我自己买的酱油不是假的?谁来保证,
我在餐厅里面吃的菜里面的酱油不是假的?

人这样活着何其累也,连酱油都要担心。其实,我们国家法律虽然不健全,但是制作伪劣食品也是犯罪
啊,工商也不会发照啊,食品监督部门也不会放过他们啊。那么有时候,我也会诧异了,既然工商部门也管,食品监督部门也管,那么那些造假者说的,产品供不应
求都是在骗记者么?都是打肿了脸装胖子么?答案其实很明显。装胖子的好象反而使我们的政府部门。看香港黑帮片子,给我最大的印象,你发现那里有黑帮,那么
没错了,那里的警察或者高官肯定是他们的保护伞,不然没有黑帮可以做大。看大陆的某周质量报告,给我最大的印象,那些造假者就是当地的工商部门和食品监督
部门在包庇。

“收货负责人告诉记者,技术监督人员平时一般不来,要来的话也会事先通知他们。这次,他们要拿走几百斤的肉,拿去烧毁,做个记录存个档,年底也可有个政绩。在这位负责人看来,收走一两百斤肉不算什么,用一两百斤的肉可以挽回更大的损失。

保管货物的负责人说,这些技术监督人员发现问题不会曝光处理,为什么可以不曝光呢?这位负责人悄悄告诉记者,技术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只管罚款,直接提成20%。他认为,只要不上报上电视曝光,就好办,否则会牵动很多部门,像工商、畜牧、防疫站等等,都得重新打交道。”
(引自 http://news.sina.com.cn/c/2004-02-12/10502839226.shtml


多人都抱怨在中国开个公司,工厂非常麻烦,尤其是食品加工之类的。工商,食品监督部门手续很难办,而且经常会找些借口要些好处。从上文你可以发现,如果你
安心作伪劣食品,你反而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得到钱就会自然而然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分工上看,如果每个人都要关心食品的卫生问题,这是非常低效的,一方
面每个人对伪劣食品鉴别能力是不同的,另一方面这样会浪费每个人大量的精力。工商,食品监督部门他们出现的目的就是用专业的眼光来鉴别,来降低整体社会的
运行成本。然而,我们会发现当他们被奸商收买以后(这个描述不确切,有时候他们是主动卖的,而不是等待人家来收买,甚至有的时候是强卖的),我们每个社会
成员仍要交税给他们一份收入,同时为了自己的生存,还需要自己对食品进行鉴别。这样的一种状态,整体的效率最低。

然而,作为人民,我们能怎么样呢?总不能饿死吧!哎,闭上眼睛不看电视,吃吧,堵住耳朵不听留言,吃吧!吃死就好了。

写于2004年夏天,那还算一段值得回忆的日子。
经过测试温度超过25度就不适合tiny的生存,但是办公室的同事们丝毫没有体会, 有人穿着薄如蝉蜕的衣服,然后大声地喊冷。于是在气温32度的今天,在室内温度也许超过42度,完全可以死人的情况下,他们把空调关了。

我无所畏惧,我佯装冷静,我默念“心境自然凉”100遍,果然很有效果,我不觉得热了,我突然觉得背上一凉,后来才发现是衣服彻底湿透了。额头的汗顺着我的脸,顺着我的眉毛,顺着我的每一寸皮肤,顺着我的手,以及手上的汗毛,慢慢的滴在地上,慢慢我发现它们汇成了一条小河,慢慢的流向办公室的门口,直到远方,直到超越了我的目力所及,我顾不得掩饰它们,因为从我的领口流下的汗水,开始滴在我的键盘上,键盘上放着些肉串,放着些板筋,还有两串羊腰子,不过这些不是我的,这些是幸之助的。早晨幸之助,发现了我的键盘温度居然超过了400度,就把本来准备排队用公司的微波炉热的这些午餐点心拿到了我这里。他说 “新警察,伺候老警察是你们的义务,帮我热好他们。”

于是,幸之助的肉串之类放在我的键盘之上,我还要时不时地帮他翻上一下,因为他说一旦他发现,哪里被烤糊了,他一定会打我一顿的。他是那种个子并不高大,但是一看就知道打架就会下狠手的人,我不能跟他打,我不想杀人,我一旦打起架来也是不能停手的那种,我不能给他机会跟我打一架,因为那样我们之中只能有一个人幸存了。

我还是没有能阻止滴到键盘上的汗水,那滴汗水,很灿烂的在键盘上炸开,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周围所有的同事,都停下他们的工作,来看我在捣什么鬼。我只好苦笑,若无其事的翻动着那些肉串。大家没看到什么可以看的东西,就都继续玩自己去了,没有人理我。于是,我使劲吐了一口吐沫,吐在了那些泛着羊骚味儿的肉串之上,这时候,我想,幸之助,你已经被我打到了,我很仁慈,吃口我的吐沫就好了,我已经原谅了你。

我刚刚做了这伟大的对食物的亵渎,幸之助就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很轻。轻得使我非常恐惧,他几时对我等新警察客气过?莫非他已经看到了我的吐沫?他想若无其事的杀死我?

也许我猜错了,他拿着那些肉串,分明走了,没有骂我,也没有说什么。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吃那些我吐过吐沫的肉串,他一点没有奇怪的表情,吃得那么投入,让我都开始感觉有点饿了。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是午休结束了。每个人都已经不在工作了,都在专门玩了,我当然也没有理由去吃饭了,明明过了吃饭的时间了啊!

我怎么看屏幕上那个游戏,我都玩不下去,一个劲的犯困,但是我有职业道德,我知道,我拿了公司的钱,就不应该在上班的时候睡觉,可是我还是犯困。我用杯子冲了一杯咖啡,还是困,又喝了一杯茶,还是困,干脆一袋咖啡+一把茶叶,两者好像都放多了,我冲出来的东西,不像是一杯喝的,倒像是一碗粥,为了不犯困,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它喝了。出乎意料的那么好喝,感觉说不清楚,总之很好喝,于是我又倒了一杯,又一杯,喝了5杯以后,我终于发现,办公室里面所有的纯净水大桶都空了,我也满足了,感觉肚子大了一圈还多,这样的感觉真好,我拿着杯子,对到自己的座位,看了看屏幕上那个不穿衣服的美女墙纸,又看了看,又看了看,终于我精神抖擞的,我精神百倍的,我精神矍铄的,睡着了…..

2005年10月26日

巴别塔的故事着实有趣,因为我们很难想象这故事是真实的。如今的科技告诉我们,天外是浩瀚的宇宙,离我们最近的月亮至今也只有几个美国宇航员的足迹,巴别的通天之梦在今天仍旧难以实现。所以,我们又怎么想象远古的人类可以计划和实施这样巨大的工程呢?然而在上帝看来这工程似乎完全可以实现,令他感到恐惧,故而他用语言的差异毁掉了这些有宏伟计划的人们的美梦,于此同时大地上面原本安分守己的人们也因此成为了受害者,他们因种族观念和语言差异而分崩离析而相互不信任,变成异族,征战不休。

这个故事包含一个隐喻,就是说整个人类如果能够联合起来,就会拥有通天的力量(需要解决的很大的障碍是地理因素和语言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此,有人发明了世界语。然而这种很优美的语言(我不甚了解,我的朋友霍炬有些研究,他说语法很优美),到了今日仍旧是一种小众语言,会的人少。这世界上似乎没有人的母语是这种语言,所以它很难有广泛的影响力。语言和思维方式是内在统一的,所以那些可以熟练使用第二语言的人都是天才,他们的大脑至少可以以两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

在中国辉煌的日子里(至少包括了秦汉,唐宋还有一些朝代的开端),中华的四方都是藩属,中国的文化在这些属国里面肆意地宣扬,最深远的也许是日本和朝鲜,最遥远的也许是被元铁骑打到的多瑙河畔。中国文字也得以在日本在朝鲜传扬,最后成为了这两国本国文字最重要的来源和组成部分。在大中国文化圈子里面,中国曾经是上国大邦形象的代表。

然而,自1840起欧洲人、亚洲人(日本)发现了曾经仰视的老大帝国已经衰落,他们开始肆意蹂躏。中国的衰落和西方的崛起绝对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称帝到1900年列强打到清的帝都北京之前,帝制中国几百年一次改朝换代的周期率已经完美地运行了两千多年。封建制度配合周期率解决了一切内部矛盾,直到有一天,外敌解决了地理位置的壁垒,完美的封建制度顷刻之间土崩瓦解了。这完美的封建制度,就像是驴在拉磨,没有外敌,它也许还可以再运行千年,然而这千年之后,除了豆浆、豆腐和豆腐渣会留下什么呢?可能只有那惊人的无重大故障运行圈数和一些驴粪吧。

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闭不了,中国的精英们面对破门,只能放眼看世界,寻找孔孟之外,儒家之外中国的强盛之路(你可以认为儒家没有错,封建没有错,因为他们和我们面对的是不同的命题,对他们来说前提条件里面本没有坚船利炮的的,对他们来说,海洋是天然的屏障,天然到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海那边有什么,中国人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为什么?因为四海之外是什么已经是不需和不能讨论的了。)。自认世界中心的中国人,不得不承认一个球是不可能找到中心的,中国只是这个球上面的一块比较大的陆地而已。精英们的求索之路千奇百怪,其中很多条道路今日看来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可笑,但是谁又敢说我们现在走的就是一条正确无疑的路呢?中国人,还要求索多少年,经历多少曲折才能重新找回中央帝国的荣光?

计算语言影响力,至少有两种算法。第一种是看是用语言的人数,用这个算法汉语无疑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一种语言了,然而我们深刻地明白这种影响力的来源是中国庞大的人口数,因为中国拥有全世界1/4强的人口。然而这庞大的数量的中国人,大部分都生活在中国本土,所以实际上你很难说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有多大的影响力。第二种算法是看非母语是用这种语言的人数,在这个算法下,英语胜出了,这一胜出绝对不是侥幸,看看当年日不落帝国的殖民版图就知道它为什么获胜,当然中国的英语教育也是英语胜出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有些人不厌其烦的去讨论中文的优美和英语的粗糙,想借此提高国民的民族自豪感,进而影响我们的外语教育。然而,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世界上什么语言占主导,往往只跟政治和经济形势有关,现在英语国家国际地位强势,当然是英语占上风。他日中国政治经济在世界主导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金发碧眼都会点汉语了。

然而那天看来还很遥远,虽然现在中国有了磁悬浮,搞了世博会,即将要搞奥运会,然而我们时刻还是需要提醒我们自己大同尚远,小康也仅仅在人口仅占全国人口1/10弱的城市里面普及了不到20%的样子。在汉语重新成为真正的强势语言之前,我们能不能不学英语呢?我看很难。互联网风是从美国吹来的,blog风是从美国吹来的,Web2.0也是西学东渐,月亮是美国人先登上去的,连我们天天用的电话也是老美的发明。

我常常想互联网就是那巴别塔。1847年6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提议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这口号很伟大,然而互联网联合起来的是整个人类(目前还上不起网的人暂时还没有被连接,但是你知道么,互联网还包括了很多平时你以为跟互联网没有关系的东西,很多工业和生活基础设施实际上也架构在互联网之上。而且互联网的发展,使它的使用价格逐年下降,Google已经开始在部署免费的无线网络了)。互联网这个巴别塔,没有高耸入云,它存在于卫星信号里,它存在在一根根的海底电缆里,它存在在一根根的入户电话线里,他的终极目的就是沟通整个人类世界,找回我们的通天神力。

然而巴别开始建造了,语言却还没互通,文化还在隔阂中。99年我和几个同学在宿舍楼的一间小屋子里面用一只小猫连到互联网,跟全人类互通了,那夜我们用几句三角猫的英文跟美国人聊天问他对中国的看法如何,跟比利时的气象专家聊天问他的项目怎么样了,跟土耳其的小妹妹调笑……然而,大家在兴奋之后,没有得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因为我们蹩脚的英语,因为我们对其他国家文化的无知,上帝看到了,他肯定笑了。

最近,我开始写英文的Blog同事尚北京也在写,朋友霍炬今天也开始写了。还有人有计划的把英文的优秀blog翻译成中文,更有Anti正在实施的mranti.blogneo.com计划,他计划把中国的各派知识分子思想用中立的态度翻译成英文,让外国人除了外电,除了中国官方英文媒体以外,可以看到更多的中国,更加真实的中国,更加鲜活的中国。

我从不敢奢望巴别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建成,但是,这至少是一个不错的梦想,值得整个人类去共同努力完成的梦想,你说呢?

附录: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居然在Gtalk上面遇到了一个阿富汗人,这是我们之前不敢想象的,虽然他的英语看起来比我还蹩脚,但是这仍旧让人感觉SO COOL。
 

shinystar: hi

Tinyfool: 你好

shinystar: thanks for accepting my invitation
idont know what you type
they are not clear

Tinyfool: ok

shinystar: what is ur naem and where r u chatting from
i added you by chance as i saw u on teh net

Tinyfool: My Name is HaoPeiqiang

shinystar: what a coool name

Tinyfool: I am chinese

shinystar: and where ru chatting from?

Tinyfool: and you?

shinystar: ohh cool
i am Afghan
chatting from Afghanistan
so we are neibhbors
lol

Tinyfool: ;)

shinystar: so r u male or female?
and how old r u?

Tinyfool: male

shinystar: ok
ur age

Tinyfool: I am 26

shinystar: well almost teh same age
what do u do?

Tinyfool: I am a programmer in Beijing
and you?

shinystar: i work for UN
i am a civil affairs assistant

Tinyfool: cool

shinystar: so u work for a computer company?

Tinyfool: yes

shinystar: alright dear
it was nice chatting to u
i am glad to find u as a friend
now i need to do some work
have a nice time
byeeeeeeeeeeeeeee

Tinyfool: bye

2005年10月25日

ChaoChaoZai: 告诉你件事情

Tinyfool: 恩

ChaoChaoZai: 我刚去Donews落草的时候
人家都叫Keso是包租婆


Tinyfool: 我知道这个
那个照片闹的

ChaoChaoZai: 过了几个月
人家叫Keso为Keso大大

ChaoChaoZai: 刚才去Group里看看了
现在Keso成了Keso老师了
:)

Tinyfool: 哈哈

ChaoChaoZai: 不晓得什么时候加封keso大帝

Tinyfool: 哈哈哈

2005年10月22日

昨天颇为有趣,看到某人骂Google作恶,这类题目我最关切,谁叫咱是一个GFan呢。虽然看了N次失望了N次,不是某些人自己的操作问题,就是理解问题,总之跟作恶八竿子打不着的都算作恶了。而中国人这边强奸用户啊,恶意插件啊,之类之类他们从来不关切。

然而谁叫我也是无聊呢,我也想看看Google会不会背弃不作恶的原则,于是颠颠地跑了过去,看个究竟。

原来是某人用Gmail收不到信,据说都被退信了。你看你看,这生意做大了就是不细致,Google的邮件服务还真是有很多人抱怨,这哥们的问题在哪里呢?原来是用了Rar,我这边Rar一直可以的啊!这是为什么呢?楼下有哥们反映原因应该是“邮件发送的时候SMTP服务器把邮件manipulate过”换个Smtp就一定能好,我倒是真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可是我想问问这根作恶有什么关系?这顶多叫做服务不到家吧,或者说提供不了用户需要的服务吧?这跟故意去作恶有什么关系?

可惜人家作者不理前面那个出主意的哥们的茬,也不理我的疑问,那咱们也没有话说。

谁知道今天又来了一篇,题目叫做“为了安全,宁愿自杀——这就是 Google 们的态度”,前面看了85%强的文字都没有发现跟Google有什么关系,最后一段终于提到到Google了,说“Google 虽然 PR 有术,满世界嚷嚷自己是一家技术 N 牛的公司,但是它却有点像我们那些固步自封的领导们。它的 GMail为了安全不允许用户发送可执行文件,置用户需求于不顾,跟那些‘锯掉腿’的行为并无二致,无异于自杀。反正我要逃离了。”

强啊强啊,这就把Google给做了,还是自杀,你强,我没话说了。

################郁闷的分割线################

早有人说我不是正常人了,说我们搞技术的一律都不是正常人,我今天终于发现了,我TMD的用了这么久的Gmail居然TMD一个Exe也没有打算发过,我靠,我怎么把这么好的骂Google的机会给浪费了呢?

我真是不正常。

这两个题目说真的看起来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感觉。我本来是看到一个“用写作给你带来收入”的Google Adsense广告,才发现Shvoong这个有意思的网站的。

Shvoong


在他们的网站,大家可以看到规则很简单,选择一些内容写篇摘要,如果你的摘要受到大众的欢迎你就可以获得收入,所获得的酬金将和摘要的受欢迎程度成正比。这个规则很有趣,和很多Blogger曾经设想过的Blog的盈利模式很象。

那么是不是浏览这个网站需要付费呢?我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我估计如果浏览是付费的,那么这个网站不会有太大的流量,但是不收费,这个网站怎么支撑付给写作者的酬金呢?网站的说明里面说到“ 本网站所有的冲浪式阅读是免费的。网站是由广告费来维持的。所有语言的“内容概要”翻译是由随意的(和 受奖赏的)冲浪员,或者由自动翻译引擎提供的。”

越看越有趣!

那么这么个网站跟人类知识精华宝库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了他们的About,我才有所了解。

网站的作者对亚历山大大帝图书馆当年被付诸一炬非常感慨,然而现在我们的书籍极大丰富,很难用一把火毁掉的时候,我们有面临了新的问题,我们对浩瀚的知识海洋手足无措,我们无法驾驭人类所拥有的海量知识,我们甚至难以找到那些东西更适合我们阅读,对我们更加有益。

所以他们建议读者,把人类文化的精华做成摘要,积累在这个网站。然而为了这个项目的顺利发展,他们不打算把这个网站做成一个利他主义的慈善事业,他们给所有乐于写作摘要的作者们一个以写作营生的机会,这样用利己和利他两种方式来推动知识的积累。

这段时间我想写点摘要看看,看看能不能在给人类积累了知识精华的同时,挣钱小钱,^_^。

2005年10月19日

今天我给霍炬看了一眼网易的IT茶馆,里面颇有些来自Donews Blog的文章,我打趣说,"看这个会让人以为网易是Donews开的呢."

霍炬看了看说,"还真是不少文章是Donews blog的"

接着他说,"不错网易不错,每篇文章都写作者和链接了"

我说,"是啊,前些日子他们开始转我的文章,还给我发了封信来询问是否可以呢."

霍炬很惊讶"哦,这么好,网易做事儿还真地道,这怎么也得写篇文章表扬表扬吧"

我说,"是啊,一直想表扬下的,可惜最近忙得不成"

#################华丽的分割线
#################

前面是这篇文章的缘起,说真的,网易的做法并没有值得表扬,那些是转载别人文章应该做到的最基本的.然而,我和霍炬都真心认为网易值得狠狠地表扬.

为什么呢?

因为现在的中国网络现状不是这样的.

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博客中国惯用的转载方法:以霍炬为例,要转
霍炬的文章,就有他们的工作人员来注册一个叫做霍炬的帐号,然后定时跟踪霍炬的更新,发布在这个霍炬都从来不知道的名为"霍炬的专栏"的专栏上.

其实霍炬早就被他们这样侵权过几次,曾经在一个月内,霍炬的三篇文章被用三个不同的专栏转载,但霍炬是后来被别人告诉才知道他在博客中国居然有三个专栏的.

那段时间,我们曾经讨论过怎么对付无耻的博客中国,当时我发明了一种做法就是每篇文章前面骂博客中国两句,看他们怎么转.

SEO的阴阳两界(开篇)这篇老文章就采用了这个手法,在里面我调侃到



另一篇文章里面,我谈了我对博客中国未来的估计,我估计他们会倒闭。




版权问题一直是Blog世界里面最敏感的一个问题,牵扯到每个Blogger的切身利益和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Keso曾经指责另一种有侵权嫌疑的做法,“把别人的网站装在我的框框里
”。

最近连岳怒斥方兴东侵权事件Zola怒斥博粹事件,让大家又开始关注版权问题,感谢这二位的,他们的做法让我们看到了以后Blogger维权的方向……

2005年10月16日

神六太牛逼了,由不得我想不关注就能不关注,今天我就得到消息,我国航天科学家们已经彻底解决了Windows系统的稳定性问题,并将其用于了中国航天事业.

详情可以参阅[新华网 10月13日电]专家:世界上三大航天器飞控中心"北京"占据一席一文"在国内首次将轨道舱管理系统建立在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的微机操作平台上,确保了系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

大家看到了吧?全球软件巨头微软都不能解决的Windows操作系统的稳定性问题,已经被我们的航天科学家们给解决了,我们的科学家真伟大.


2005年10月14日

标题这句话是我原创的,我把它放在我的Blog“Tinyfool的开发日记”(因为备案问题,至少关闭了有快半年了)上面的评论栏前面。放了没有多久,就有很多人在模仿了,很有趣。

今天在Google搜索这句话,我那仍旧不能访问的Blog仍然排在第一名,居然“
约有26,000项符合请不要吝惜您的评论,每一条评论,都是我在漫漫长夜前行的力量的查询结果”,涵盖的Blog之广,真出乎我的意料.过段时间,我打算在国外买个空间恢复Tinyfool的开发日记”,感谢曾经关注过它的朋友们,和一直关注“Tinyfool@Donews”的朋友们,你们给予了我在这漫漫长夜前行的力量……

2005年10月13日

Google Reader推出,无疑对各大Reader公司震动很大,虽然那东西现在还颇不成熟,但是也有些亮点,比如有热键功能等等。

今天发现Bloglines也推出这种功能了,反应还挺快,也再次证明竞争才会促进产品进步。



大概的用了用,基本上可以不用鼠标,全键盘操作,感觉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