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的故事着实有趣,因为我们很难想象这故事是真实的。如今的科技告诉我们,天外是浩瀚的宇宙,离我们最近的月亮至今也只有几个美国宇航员的足迹,巴别的通天之梦在今天仍旧难以实现。所以,我们又怎么想象远古的人类可以计划和实施这样巨大的工程呢?然而在上帝看来这工程似乎完全可以实现,令他感到恐惧,故而他用语言的差异毁掉了这些有宏伟计划的人们的美梦,于此同时大地上面原本安分守己的人们也因此成为了受害者,他们因种族观念和语言差异而分崩离析而相互不信任,变成异族,征战不休。

这个故事包含一个隐喻,就是说整个人类如果能够联合起来,就会拥有通天的力量(需要解决的很大的障碍是地理因素和语言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此,有人发明了世界语。然而这种很优美的语言(我不甚了解,我的朋友霍炬有些研究,他说语法很优美),到了今日仍旧是一种小众语言,会的人少。这世界上似乎没有人的母语是这种语言,所以它很难有广泛的影响力。语言和思维方式是内在统一的,所以那些可以熟练使用第二语言的人都是天才,他们的大脑至少可以以两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

在中国辉煌的日子里(至少包括了秦汉,唐宋还有一些朝代的开端),中华的四方都是藩属,中国的文化在这些属国里面肆意地宣扬,最深远的也许是日本和朝鲜,最遥远的也许是被元铁骑打到的多瑙河畔。中国文字也得以在日本在朝鲜传扬,最后成为了这两国本国文字最重要的来源和组成部分。在大中国文化圈子里面,中国曾经是上国大邦形象的代表。

然而,自1840起欧洲人、亚洲人(日本)发现了曾经仰视的老大帝国已经衰落,他们开始肆意蹂躏。中国的衰落和西方的崛起绝对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称帝到1900年列强打到清的帝都北京之前,帝制中国几百年一次改朝换代的周期率已经完美地运行了两千多年。封建制度配合周期率解决了一切内部矛盾,直到有一天,外敌解决了地理位置的壁垒,完美的封建制度顷刻之间土崩瓦解了。这完美的封建制度,就像是驴在拉磨,没有外敌,它也许还可以再运行千年,然而这千年之后,除了豆浆、豆腐和豆腐渣会留下什么呢?可能只有那惊人的无重大故障运行圈数和一些驴粪吧。

门一旦打开就再也关闭不了,中国的精英们面对破门,只能放眼看世界,寻找孔孟之外,儒家之外中国的强盛之路(你可以认为儒家没有错,封建没有错,因为他们和我们面对的是不同的命题,对他们来说前提条件里面本没有坚船利炮的的,对他们来说,海洋是天然的屏障,天然到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海那边有什么,中国人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为什么?因为四海之外是什么已经是不需和不能讨论的了。)。自认世界中心的中国人,不得不承认一个球是不可能找到中心的,中国只是这个球上面的一块比较大的陆地而已。精英们的求索之路千奇百怪,其中很多条道路今日看来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可笑,但是谁又敢说我们现在走的就是一条正确无疑的路呢?中国人,还要求索多少年,经历多少曲折才能重新找回中央帝国的荣光?

计算语言影响力,至少有两种算法。第一种是看是用语言的人数,用这个算法汉语无疑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一种语言了,然而我们深刻地明白这种影响力的来源是中国庞大的人口数,因为中国拥有全世界1/4强的人口。然而这庞大的数量的中国人,大部分都生活在中国本土,所以实际上你很难说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有多大的影响力。第二种算法是看非母语是用这种语言的人数,在这个算法下,英语胜出了,这一胜出绝对不是侥幸,看看当年日不落帝国的殖民版图就知道它为什么获胜,当然中国的英语教育也是英语胜出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有些人不厌其烦的去讨论中文的优美和英语的粗糙,想借此提高国民的民族自豪感,进而影响我们的外语教育。然而,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世界上什么语言占主导,往往只跟政治和经济形势有关,现在英语国家国际地位强势,当然是英语占上风。他日中国政治经济在世界主导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金发碧眼都会点汉语了。

然而那天看来还很遥远,虽然现在中国有了磁悬浮,搞了世博会,即将要搞奥运会,然而我们时刻还是需要提醒我们自己大同尚远,小康也仅仅在人口仅占全国人口1/10弱的城市里面普及了不到20%的样子。在汉语重新成为真正的强势语言之前,我们能不能不学英语呢?我看很难。互联网风是从美国吹来的,blog风是从美国吹来的,Web2.0也是西学东渐,月亮是美国人先登上去的,连我们天天用的电话也是老美的发明。

我常常想互联网就是那巴别塔。1847年6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提议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这口号很伟大,然而互联网联合起来的是整个人类(目前还上不起网的人暂时还没有被连接,但是你知道么,互联网还包括了很多平时你以为跟互联网没有关系的东西,很多工业和生活基础设施实际上也架构在互联网之上。而且互联网的发展,使它的使用价格逐年下降,Google已经开始在部署免费的无线网络了)。互联网这个巴别塔,没有高耸入云,它存在于卫星信号里,它存在在一根根的海底电缆里,它存在在一根根的入户电话线里,他的终极目的就是沟通整个人类世界,找回我们的通天神力。

然而巴别开始建造了,语言却还没互通,文化还在隔阂中。99年我和几个同学在宿舍楼的一间小屋子里面用一只小猫连到互联网,跟全人类互通了,那夜我们用几句三角猫的英文跟美国人聊天问他对中国的看法如何,跟比利时的气象专家聊天问他的项目怎么样了,跟土耳其的小妹妹调笑……然而,大家在兴奋之后,没有得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因为我们蹩脚的英语,因为我们对其他国家文化的无知,上帝看到了,他肯定笑了。

最近,我开始写英文的Blog同事尚北京也在写,朋友霍炬今天也开始写了。还有人有计划的把英文的优秀blog翻译成中文,更有Anti正在实施的mranti.blogneo.com计划,他计划把中国的各派知识分子思想用中立的态度翻译成英文,让外国人除了外电,除了中国官方英文媒体以外,可以看到更多的中国,更加真实的中国,更加鲜活的中国。

我从不敢奢望巴别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建成,但是,这至少是一个不错的梦想,值得整个人类去共同努力完成的梦想,你说呢?

附录: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居然在Gtalk上面遇到了一个阿富汗人,这是我们之前不敢想象的,虽然他的英语看起来比我还蹩脚,但是这仍旧让人感觉SO COOL。
 

shinystar: hi

Tinyfool: 你好

shinystar: thanks for accepting my invitation
idont know what you type
they are not clear

Tinyfool: ok

shinystar: what is ur naem and where r u chatting from
i added you by chance as i saw u on teh net

Tinyfool: My Name is HaoPeiqiang

shinystar: what a coool name

Tinyfool: I am chinese

shinystar: and where ru chatting from?

Tinyfool: and you?

shinystar: ohh cool
i am Afghan
chatting from Afghanistan
so we are neibhbors
lol

Tinyfool: ;)

shinystar: so r u male or female?
and how old r u?

Tinyfool: male

shinystar: ok
ur age

Tinyfool: I am 26

shinystar: well almost teh same age
what do u do?

Tinyfool: I am a programmer in Beijing
and you?

shinystar: i work for UN
i am a civil affairs assistant

Tinyfool: cool

shinystar: so u work for a computer company?

Tinyfool: yes

shinystar: alright dear
it was nice chatting to u
i am glad to find u as a friend
now i need to do some work
have a nice time
byeeeeeeeeeeeeeee

Tinyfool: bye


22条评论

  1. 好好玩。^O^

  2. 靠,该死的.text,还我评论!!

  3. 经验证,每个人第一次的回复都是很用心的,如果如huo一样,没有发出去,那么基本上只会大喊:









  4. 靠,你们就回复这些对得起我写了一个下午么?

  5. 巴别塔很浪漫,如果能在回到巴别塔之前的时代就会更浪漫!哈哈!不知道人类需要努力多长时间才能实现,也许那时候共产主义都实现了!

  6. 老师,我也挺对不起您的,我只是看了你和那个人的聊天记录。呵呵,正文有时间一定好好看。

    他的英语还可以把,不过能看得出来,他已经有一定时间的聊龄了,因为开始的这些客道话都是他们的常用计量。(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人更让人烦)。

  7. 文章写长了就是这样,我知道的

  8. 搜索巴别塔, 就到了这里来了,

    想多写点, 可是实在是写不出,

    太深刻了!

  9. 文章写得长,回复自然就短,因为该说的都被你说完了。^O^

  10. 安替只是一派的,不是各派的,所以什么“中立”还是不要指望了

  11. u 在英文里面好象是很常见的用法,不知道真正的美国人是不是这样用,不过,那个阿富汗人的英语好象比师兄的流利多了,嘿,

    另,中国古代史讲得很好,

  12. 猛Q:

    早知道我不写这么长了

    xing:

    anti当然只是其中一派,但是,我相信他会比较中立的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他不够中立,也没有关系,任何人觉得自己比他更客观的可以也去做类似的事情,以正视听么

    我对这件事情很乐观,因为以前外国人可能看到的多是我党的观点,或者是反对我党的人的观点,这两种观点因为太有立场,太有目的,都可能会失之偏颇,现在声音多了,看起来有点乱,但是真正有心了解中国的人,会发现管道多了,层面多了,中国也就日渐清晰了

  13. 小峰:

    早年我跟老外用Icq聊天的时候,他们就很喜欢用省略语了。

    比如,加了一个人以后,他往往说:ASL?或者A/S/L?

    意思是age/sex/location?

    经常用U指代you, r 指代are, c指代see

    how r you?

    what r you doing?

    cu

    都是非常常见的。

    不要以为你师兄是土鳖,我不过是n多年没有跟老外聊天了,那时候跟一个英国小女孩儿聊天,那些小孩子才是省略语满天飞,只不过太久了,我已经不习惯用英文聊天了。

    谢谢你夸奖我的历史讲得好

  14. 兄台写那么多,辛苦了

  15. 那时候跟一个英国小女孩儿聊天….loli控……

    竟然还验证码,我便是一个败~

  16. 靠,远在英国,我控得过来么?

  17. 我们强大……鲁迅说的啊,不是我说的,比如元朝吧,其实是人家过来灭了咱们……大汉族主义……好吧,但世界上哪里有“我们”呀……

  18. 呵呵,看你是大汉族主义还是大中国主义了

  19. 元朝的时候咱们应该算是亡国了。。。。

  20. 看看,大汉族主义了吧?

  21. 不是大汉族主义,而是站在历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当时的中国和蒙古就是两个国家,亡国就是亡国了,就算你不承认,历史事实也还在那里。

  22. shunz,这个问题要细扯可就远了,呵呵

    不跟你在回复里面扯,有时间的时候写新的Blog好了

    亡国的理论当然有合理性的地方,但是这问题很复杂,这里面就不跟你继续扯了,呵呵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