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9日

这本书,不是我认为的那种完美的书,甚至可以说很多观点我并不赞同,但是我想力荐没有看过这本书的人去看看。很多人看了这本书以后,觉得这本书讲出了普适的真理,而另一帮人认为作者是在痴人说梦。这是因为这本书确实争议,这也是因为中国人太多,觉得自己缺乏狼性的人们,认为这本书可以激发自己的狼性,可以帮助自己立于残酷社会竞争中的不败之地;觉得这个社会已经有点弱肉强食的善良人们,认为这本书会让更多人残酷,一旦流行就会成为社会风气持续恶化的推动力。

那么为什么我还要力荐这本书呢?

假如我们先抛却“狼羊二元性格决定论”合理性和充分性上面的不足,暂且把这个分类方法加诸我们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我们可以跟作者得到相似的结论。中华文明是一直羊性占上风的,除了少数自己游牧民族主导中原的朝代以外,我们的统治者大部分认为和平比荣光更加重要,他们乐于用金钱美女去换取和平。这种性格的形成,非常复杂,跟农耕文明的特性相关,跟地理情况相关,跟我们文化的主导思想相关。

然而实际上,在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里面,从来就不缺乏具有狼的性格特征的人,他们在乱世往往是某个国家的开国皇帝或者著名将领,而在和平年代,他们可能生活的很平淡,所以被人不查。

每次著名的周期率起作用的时候,具有狼性格的人们就会不甘于饿死,反抗统治者的统治,直到他们建立王朝,把自己的角色转换为牧羊人。这个角色转换之后,他们就会粉饰自己的发家史,让自己看起来是被天选中,或者干脆是被别人逼迫才会去接受皇帝这个辛苦的差事。然后,为了他的统治可以长久,他会开始宣扬羊的文化。

这本书的价值也许就在于此,我认为纯狼性的人可怕,必须提放,但是纯羊性的人又太可悲。我们对历史这只大象的某些腿已经比较了解,所以,就算这本书有些争议的地方,看在他能让我发现另一条腿的轮廓的份上,他还是很值得推荐的。

2005年11月25日
人生何处不搜狐

今天在小区的门口的车棚里面看到的,不过附近没听说有搜狐的办公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2005年11月24日

昨天,Datou同学在我的另一个Blog上面看到了Google Adsense推介的图标,写了篇Blog《Google想的挺美》。他认为这种模式没有任何前途,这种收入属于鸡肋大网站不屑去挣,小网站挣不着。

首先,我们说说什么是Google Adsense推介,简单的说就是如果有人点了你网站上面的Google Adsense推 介图标,然后如果他通过这个链接注册了Google Adsense帐号的话,那么在他得到第一次的100美元的广告费的同时,你也会得到100美元,但是他不会有任何损失。也就是说,你给Google拉来 一个新的赚钱工具后,如果确认了他有赚钱能力(得到第一次的100美元),那么你就会得到100美元的奖励。

这100美元很容易赚么?我不这么认为。我的所有的Blog(至少有6-7个,不同领域的内容)都放有Google Adsense广告,即使这样我的第一张100美元支票,仍旧让我等上了整整一年多才挣到。那我为什么还要放这个推介呢?那是因为即使没有任何收入,我也愿意向别人推荐Google Adsense广告。

是,我知道Google Adsense也有很多的问题,比如广告和内容的相关性没有像Google说的那么好,比如对发布商非常苛刻的用户协议(不能公布统计数字,不能作弊,否 则就会被干掉),等等。然而,我还真没有更好的选择可以推荐给我的朋友们。我反对强制性的广告,强制弹窗广告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只能帮用户练习快速关闭新 窗口的技能。我反对内容无关的广告,我正在看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时,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性用品广告可能会让我感到非常不快。我反对晃眼睛的广告,他们让我精力严重分散,甚至经常逼得我把整个页面关掉了事儿。

这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因为广告是用干扰用户的方式推出的,所以往往效果不好。商家发现投放广告效果不好后,只能加大投放力度,这样就更近一步的干扰了用 户,同时也更加降低的广告的效果。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种种掩耳盗铃的手段出现了,用户不是不爱点这些广告么,我们把广告放在滚动条那里,叫你一拖滚动条 就点到;用户不是看到广告就关闭么,我们做个假的关闭按钮,点了以后其实是打开广告,等等等等。页面上广告越来越多,页面对用户的实际价值也就会越来越低,这些做法不仅仅在损害用户和商家的利益,而且他们在摧毁这个价值体系。他们在降低网络广告的可信度和含金量,这样的恶性循环发展下去,就会毁掉整个网络广告行业。

但是我不反对广告。有很多消息我们是从广告知道的,比如现在正在进行Google Code Jam大赛的消息,我就是在Donews的广告发现的。当我想租房子的时候,我甚至会去注意平时鄙视的电线杆广告。广告本应是消费者和商家的桥梁,帮助消 费者找到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帮助商家找到消费者。
一个不需要的信息在你眼前乱晃的时候就是垃圾,一个广告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冒出来,那就是有价值的信息了。

Google Adsense正是把广告信息化有序化的一种努力。让广告出现在相关的搜索结果的旁边,让广告出现在内容相关的文章旁边,这些保证了看到广告的人正式需要 这些广告的人。Google Adsense这种内容相关的,非强制性的广告成为一种标准后,我们的互联网会更加有价值,用户也会更容易找到他需要的东西。

如果你对Google Adsense的机制有兴趣,可以阅读我的文章《Google的内容相关性广告简要分析 》。

昨天看到Raptor的《什么叫外来人员》让我想起一个跟火炬有关的真实故事,权当一个笑话送给大家。

话说有一天火炬老婆Lili打车去上班,遇到了一个比较爱侃的司机。那哥们看Lili从一个很不错的小区里面出来的,于是就聊起来房子了。

司机:您是这个小区的吧?这小区房子不错啊,6000多吧?

Lili:现在至少7000-8000了。

司机:不错不错,您是北京人的吧?(一则觉得Lili普通话标准,二则觉得外地人买不起北京房子。)

Lili:不是。

司机:这房子您自己买的。

Lili:主要是我老公的钱买的。

司机很高兴:嗯,您老公是北京人吧?

Lili:他也是外地人。

然后据说这司机一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呵呵。

2005年11月20日

04年,经韩磊介绍我曾经找来黄子华的《栋笃笑》来看,感慨良多,当时我写了篇Blog,最后一段是这么写的:


《栋笃笑》在香港很火爆,场场都爆满,但是我们的相声却很萧条。我感觉原因很多。比如,马三立、侯宝林都是几乎终生演出的,现在很多成名的相声演员,都已经很久不登台了。再有,相声创作的高手的匮乏,梁左死后,姜昆再没有让人难以忘怀的作品了。再有,这种审查制度的弊端,相声作品不能讽刺任何人,讽刺什么人都可能被枪毙,只好讽刺自己,挖苦自己。再有,电视成就了相声的一个巨大繁荣时期,最后也毁掉了相声,离开了剧场的相声演员,失去了生命的活力,等等。


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言论的尺度,相信如果相声演员们看了黄子华的show一定很羡慕他,他什么都可以讲,可以嘲笑演艺明星,政坛人物,甚至可以直接取笑董建华,没有这样的自由,怎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show呢?

作为相声的重度爱好者,我是不希望相声消亡的。前些日子我也听了相声瓦舍的很多节目,即使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我想我还是能说大陆的相声艺术比台湾的相声瓦舍,比黄子华的栋笃笑是更有文化底蕴和深度的。但是大陆的相声日益没落的时候,台湾的香港的却发展得很好。原因还是我那篇文章中提到的言论的尺度。

昨天Chiu Yung的Blog提到了这个问题,让我们悲哀的是相声就要死亡了,而死亡的原因是现在的相声不讲真话了。而不讲真话的原因是什么?是高压线,是老大哥不让说的。

昨天Chiu Yung的Blog还提到了一个伟大的正义广州工程。姑且不谈,达到这样的目标是应该放开言论,还是一棒子打死所有报忧的人们,我只想说,这个工程的名字似乎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相声题材。

2005年11月16日

tiny:今天真是有兴致,我写了4篇Blog,正在发布呢。

J先生:还是一天发一篇吧,XXX的技巧在于持久,而不在于猛 :D

tiny:我倒

J先生:当然你能猛而且持久就nb了

tiny:我…… -______-%……继续倒

某日饭局上遇到一个吹牛B的人,十分鄙视,今天将其言行说与J先生。

J先生道:这还是小儿科呢!

Tiny:哦?

J先生又道: 靠,86年bill gates玩计算机的时候,老子也一起玩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Tiny:-_______-$

J先生幽幽道: 我这句话集中了很多吹nb的技术,断章取义,时间转换,地点转移,利用名人

Tiny:………………

Google日渐强大,其中一个很大的副产品就是文章一提Google就会引起关注。后来有几个国外媒体牛人更是发现Google和隐私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关注度往往会更加升温。这在国外很寻常很合理,老美是深刻怀疑政府的,怀疑一切有巨大能量的实体,害怕他们的发展最终造成专制和人民自由权利的丧失。

然而有些家伙作的过火了,Gmail出来的时候,他们把“无需删除任何邮件”的宣传语解读为“不能删除任何邮件”,把“准确地找到所需的邮件”这样的功能描述解读为“你的邮件将会在搜索引擎中找到”,他们用这些明显可以造成恐慌的刻意的误读(1)提高了他们的报纸销量,然后再在Google做出详细解释的时候,把销量再次提升。

这些国外的记者最终影响了国内的很多媒体和Blogger,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媒体上面的头条是如下的耸人听闻的消息:

隐私问题突显Google逼近信任的十字路口
Google隐私安全将成本世纪互联网最大的隐患
Google存储海量私人信息隐私问题不堪设想
搜索引擎:搜出你的隐私来
Google威胁美国人隐私
Google成偷窥帮凶可控制全球网络摄像头
万人遭偷窥!Google大开摄像头后门
Google凭什么泄露我的简历



今天我就看到一位据说是微软员工的Blog上面在谈今年7月份Google封杀CNET一年的事情。姑且不论我们知道Google早已经解除封杀令,估计不论我们知道这个封杀仅仅指的是不接受CNET记者的采访,而不是在Google搜索上面封杀CNET。(2)

我感到疑惑的是:

这件事情中,发布他人隐私的人没有人批评,挖空心思找人家隐私然后登在报纸的人没有人批评,但是大家都在批评被人侵犯了隐私的Google,有意思


另,国内很多无良简历站,口口声声保护用户隐私,但是遇到agent是googlebot或者其他的bot的时候机会把信息全盘托出,以期提高在搜索引擎中的排名,这些无良站点没有人骂,但是天天有人骂Google出卖的他们的简历


试问,Google怎么知道一个信息是隐私还是公开的?凡是能被Google搜到的都是被某些人公开的,那么,你的信息被Google搜到了,你说你是找Google呢?还是找公开的那个人呢?


这个逻辑很复杂么?


Google只是一个信息索引者(3),它不发布任何信息,在Google里面找到的任何信息都来自某个公开的Web站点。任何不想被Google索引的站点都可以利用国际标准Robot.txt文件来屏蔽Google。而Google本身没有能力分清什么信息是隐私,他只能认为任何公开发布在Web站点上面的东西都不是隐私。(4)你要是反对前面的说法,那么,世界上所有的搜索引擎都不要玩了,关门吧。

========无聊的分割线
========
注:

  1. 如果不是故意误读,那么国外的某些记者智商水平就值得怀疑
  2. 这个区别我认为很大,因为很多人批评Google由于极高的市场占有率,所以不能随便封杀网站。但是这里Google没有封杀CNET网站的搜索,而是拒绝采访而已。
  3. 这里说的是Google搜索,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它只是索引信息。
  4. 如果你非要说已经公开发布在Web站点上面的东西是隐私的话,那么就等于告诉我不穿衣服大家也看不出来一样,我没有办法相信你的话。

UPDATE

有人解释了什么叫做Cloaking,也就是我文章说的无良简历站的做法,对这个细节关心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如何把网站开放给Googlebot – 外加正确的做法提示

2005年11月14日

无言

2005年11月13日

1998年10月ICANN(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机构)成立后,国际域名的管理机构一直设在美国。 一些国家提出,将互联网的控制权置于联合国框架之下,将ICANN总部从美国迁出,但未获美国同意。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和美国政府为互联网管辖权进行了长时间的争夺。

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新闻发言人刘志江曾说过,域名系统(DNS)是整个互联网的基础,美国掌握了域名根服务器的控制权,实际上就等于掌握了全球互联网的最终控制权。长期从事域名研究的沈阳认为,美国希望控制全球互联网,不仅是出于国家信息安全考虑,也还有商业考虑。

天涯公司和田英的域名争端,中国的法院和仲裁机构做出的裁决,能否得到执行很难保证,因为国际域名的控制权转移,必须要设在美国的ICANN同意。为此,天涯公司做好了两手准备,用力打造域名为www.tianya.cn的域名,因为后缀为cn(中国的英文缩写)的域名由CNNIC(中国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管理,若发生纠纷,按照国内的法律程序就能得到妥善解决。天涯公司宣布修改域名的发布会上,CNNIC的高层人士到会,并大力宣传cn后缀域名的安全性;邢 ming也认为:“天涯这次改用cn域名就是看中了由中国机构负责管理,便于我们保护好企业的品牌资产,减少技术上或政治上的潜在风险”

以上引文来自十年砍柴的Blog,“网站身份证 攥在他人手中的尴尬”一文。我对天涯的了解不深,法律方面也不是行家,就不对这次域名风波本身乱作评论了。

我仅仅想发表看了这段引文的一种感想。我本来就对CN域名极度不信任,一方面是它无耻的价格策略,另一方面是涉嫌内部交易的操作。看了这段文章最大的感觉是要买还是买国际域名,美国至少还是讲法制的地方,CN域名由CNNIC这个无良的不知道是政府机构还是企业的东西管理,首先就不值得信任。而且,在目前国内的司法可以论斤买卖的现状下,我更不敢想象我的利益能得到保障。

延伸阅读:

腾讯域名灰幕 不能忘却的纪念

关注QQ.com.cn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