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08日

郭敬明在博客中称,自己会执行法院判决的赔偿和停止销售,那是出于对法律的尊重。但“我不会道歉!金钱、名声,这些东西,真不是那么重要,我都可以给予,惟独道歉,哪怕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也决不会迫于压力而放弃自己的原则。”

2006年02月09日

这题目似乎有点荒谬,但是如果你对我们的社会有充分的认识,你就会明白,一般来说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其实跟我们都是毫无关系的。就如我们的新闻媒体,可以自由的报道伊拉克的血战,可以掀起怎么解决巴以冲突的讨论,但是没有人会提及一场流血的群体事件,或者有不信邪的提及了,之后这个媒体就不准被提及了。我们每个人的组合就是人民,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是人民,我们每个人的利益似乎都和人民的根本利益相抵触,这是很有趣的数学现象。  

Google.cn事件也是这样的,这件事情在国内仅有少数的IT精英关注,当他们痛骂Google对自由精神的背叛,或者坏笑着说,你看Google也跟我来做一丘之貉来了的时候,数量最为巨大的普通网民根本不理解Google.cn和Google.com有啥区别。有人赞颂这是伟大的党的胜利,有人说Google的技术就是该改进了,每次我们访问一些敏感的东西,Google就会无法连接,怎么能这样呢,百度就不会这样。Google.cn一旦流行,至少可以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以为Google不稳定的普通网民,也许会改变他们的看法。

但是,在国外,跟我们毫无关系的Google.cn事件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痛骂Google,发誓要放弃Google采用别的搜索引擎。这点中国人一定很难理解,或者有些人会认为,老外怎么对文化侵略那么的热衷啊,搞不了就要死要活得。

因为Google以前是以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著名的,所以有人在嘲笑Google这次终于跌倒了,但是我没有那样的心情,我知道我们不会跌倒的原因,那很简单,因为我们一直在坑里面……

相关阅读

入乡就要随俗

也说google.cn

东拉西扯:当Google无法访问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5年11月20日

04年,经韩磊介绍我曾经找来黄子华的《栋笃笑》来看,感慨良多,当时我写了篇Blog,最后一段是这么写的:


《栋笃笑》在香港很火爆,场场都爆满,但是我们的相声却很萧条。我感觉原因很多。比如,马三立、侯宝林都是几乎终生演出的,现在很多成名的相声演员,都已经很久不登台了。再有,相声创作的高手的匮乏,梁左死后,姜昆再没有让人难以忘怀的作品了。再有,这种审查制度的弊端,相声作品不能讽刺任何人,讽刺什么人都可能被枪毙,只好讽刺自己,挖苦自己。再有,电视成就了相声的一个巨大繁荣时期,最后也毁掉了相声,离开了剧场的相声演员,失去了生命的活力,等等。


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言论的尺度,相信如果相声演员们看了黄子华的show一定很羡慕他,他什么都可以讲,可以嘲笑演艺明星,政坛人物,甚至可以直接取笑董建华,没有这样的自由,怎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show呢?

作为相声的重度爱好者,我是不希望相声消亡的。前些日子我也听了相声瓦舍的很多节目,即使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我想我还是能说大陆的相声艺术比台湾的相声瓦舍,比黄子华的栋笃笑是更有文化底蕴和深度的。但是大陆的相声日益没落的时候,台湾的香港的却发展得很好。原因还是我那篇文章中提到的言论的尺度。

昨天Chiu Yung的Blog提到了这个问题,让我们悲哀的是相声就要死亡了,而死亡的原因是现在的相声不讲真话了。而不讲真话的原因是什么?是高压线,是老大哥不让说的。

昨天Chiu Yung的Blog还提到了一个伟大的正义广州工程。姑且不谈,达到这样的目标是应该放开言论,还是一棒子打死所有报忧的人们,我只想说,这个工程的名字似乎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相声题材。

2005年09月10日

1、说起来我离开学校已经4年多了,当年差点留校,如果我真的想留的话,我想我是能做到的,有时候会觉得有些惋惜。

2、大学找了个女朋友学的就是中文教育,不过后来分手了。现在认识的朋友里面有韩老大是教师出身,2MM詹膑是现任教师。

3、小时候我成绩不错,每学期老师给我的负面评语里面最负面的基本上也就是“好为人师”了。所以我很小就曾经考虑是不是利用一下这个性格弱点,至少我还算是爱好的。在我的职业理想里面,做老师应该是能排到前三名的,而且很可能是最终追求,我和火炬一直都在谈论在衣食无忧后跑到某个小山村去做义务老师。但是现在不太可能去,现在我还年轻,想做些有挑战的事情,想在历史里留点痕迹。

4、今天,猛Q的Blog里面评价我是中国教育的失败产品,我很喜欢这个评价,这说明我还有独立的思想。我做老师的话,会把让学生学会独立思考当作最重要的任务。而我们知道中国教育的目的不在于此,我很喜欢GTO(麻辣教师),做那样的老师应该是很过瘾的事情。

5、今天看了《朱学勤谈文革》,感谢刘韧老大从世纪大讲堂筛选了三个比较好的演讲并与大家分享(下载视频较慢的可以查看文字版)。朱学勤谈的东西很深刻,很让人深思,我想也许我该为此另外写篇Blog。里面有句话,也许别人不会喜欢,他说“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个叫法很反动,但是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6、亲爱的2MM自爆了自己,所以我以后不用再替她隐瞒了。我不爱说谎话,这下轻松了。

7、今天的Google徽标没有任何表示,百度却有教师节的徽标,这是近年来唯一一次看到百度比Google好。所以基本上无法影响我对百度的看法。顺便说,为了表示对Yahoo的抗议,我将不再使用Yahoo的任何服务,不过Yahoo不用太担心,他们的服务本来我也不用的。我们无法阻止商业公司帮助中国XX来破坏我们的隐私、利益和信仰自由,但是我们总是可以选择不使用他们的服务。

UPDATE


我没有发现Google的教师节徽标的原因是我用的是英文版,而这个徽标只有中文有。谢谢孟岩的提醒。

2005年09月08日

既然事不关己,美国的水灾马上变成了我们的谈资。那天看到一个慷慨激昂的帖子。

洪水中看中美(图)

这帖子真好啊!把美国人民的水深火热表现的淋漓尽致,美国的军队只会吓唬人民。还是中国军队好,就是好啊,就是好。我立刻想到了“拯救世界那四分之三人民”的伟大历史使命,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活在中国的幸运。

然后这时有人不识趣的给我看了另一篇帖子


http://house.focus.cn/fviewmsg/1118/34650119.html


http://house.focus.cn/fviewmsg/1118/34649876.html

不对,人家美国警察和军队不是也挺英勇的么?那么前面那篇帖子是怎么搞得呢?

这时候收到封信,让我看看美国的市政府和中国的市政府的对比。

中国办公楼对比

震撼!突然想起那个中美市长见面的典故了。

后来想起来了那个小镇盖了个"天安门"的典故

我靠,我一定是受了美帝反动宣传的影响了,TMD,我的视角怎么那么反动呢?

2005年06月08日

(2003-01-06 23:41:41)   28993727
哪呢
 
(2005-06-08 15:14:33)   Tinyfool
谁?
 
(2003-01-06 23:42:23)   28993727
李静啊
(2005-06-08 15:15:39)   Tinyfool
李静?
 
(2003-01-06 23:43:29)   28993727
是啊 
(2005-06-08 15:17:22)   Tinyfool
哪个李静?
 
(2003-01-06 23:45:37)   28993727
我晕 你怎么给我忘了啊   你忘了上次我还给你发我的照片了呢
 
(2005-06-08 15:19:16)   Tinyfool
照片 ?
 
(2003-01-06 23:47:18)   28993727
看不?
(2005-06-08 15:19:52)   Tinyfool

 
28993727要发送给您文件“照片.exe(20KB)”,您是要接收,另存为还是谢绝该文件

(2003-01-06 23:47:44)   28993727

(2005-06-08 15:20:26)   Tinyfool
有你这么低智商的白痴么?
 
(2005-06-08 15:20:47)   Tinyfool
我这么早的号,要是我有你这么白痴,能保得住么? 

2005年05月22日

tiny惊奇的发现,“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和“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被很多人混淆,更可笑的甚至同一个页面会同时出现这两种写法,这让人觉得很
诡异。而niky的拙先祖父的用法以及明日黄花被误为昨日黄花也似乎在说明着什么。然而本文很简单,tiny只是罗列事实,我们不想代替读者的思考。


在一次因飞机延误而心情不太愉快的旅行之后,韩磊写了篇乘机记。然而出乎广大人民群众意料的是,在火炬打岔评论之下,文章的评论转向开始讨论韩老大引用的毛泽东词中“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一句是否正确。大家都是丢掉中学课本多年的人了,证据都来自记忆或者网络,我们都记得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然而韩老大找到的毛泽东手迹上面却明明是“长沙水”,看来这是一次集体记忆错乱。故事本该就这么结束了,然而我们发现这手迹下面的文字里面写的却又是”长江水”

这激起了tiny的极大好奇心,我用"才饮长江水" "才饮长沙水"在Google搜索,惊奇地发现这两种不同的用法同时出现在一个页面的竟然有10数个。基本情况都很类似,词写的是“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下面注释写的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
如下一些地址就是这样的情况:
http://www.cnpoet.com/xiandai/n/n0023/n0023_0012.htm
http://www.tianyabook.com/shici/mao2.htm
http://www.0943.com.cn/wenxue/wx/sw/sizi/mao2.htm
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罗列了。后来我又测试了一下百度,又发现了一些网页上
词写的是“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下面注释写的是“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看来这首词还真是很诡异啊!

这件事情让我联想起来我们的一个小朋友Niky最近写的一篇纪念某爱国将领的文章(原文已经被他自己删除了),里面讲述了Niky的祖父和这位将军的一些交往故事,本来也许是一篇还不错的文章,用仿古文的形式写的,然而看到第二段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拙先祖父”的称谓,立刻大倒胃口。跟小niky交流,他立刻认为我是鸡蛋里面挑骨头,而且拒绝修改,说这不是古文,只是自己喜欢这么写。
没错,在一个现代汉语流行的年代,没有人强迫任何人使用古文,也没有人可以要求别人有多高的古文和古代文化素养
。然而,当你选择用古文形式写作的时候,保持一定的水准就跟用现代汉语也不能完全瞎写,这是最基本的东西。没有人有权利要求你的文章里面全都是典故,但是如
果你要卖弄你会典故,你当然有责任把典故用对。没有人有权利要求你的文章里面出现多少的成语,但是你用成语的时候当然也有责任把成语都写对。用一篇不通的文章说去纪念将军,不如说是在侮辱将军。

说起来类似的还有一个故事,那是我很早以前写的一个文章了,里面提到了“昨日黄花”这个词,马上有个朋友给我纠正,应该是“明日黄花”,并且拿来了一个介绍明日黄花这个词由来典故的文章。我觉得大大丢脸的同时,也庆幸有朋友这么负责的指出来,也庆幸可以早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无知的地方。以后每次在想用“明日黄花”这个词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个故事。当然看到别人用错这个词的时候,我也会立刻注意到,不过有点悲哀的是,我看到的用错的显然多于用对的。在Goolge搜索昨日黄花,
约有62,300项结果,而搜索明日黄花约有37,800项结果,这可以算做这种悲哀的现状的一种旁证吧!

2005年05月15日

今天在南京某大学上学的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一个网页地址,进去一看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一个Oracle数据库的网关配置菜单,大概的看了,所有的选项都可以修改。寒!

朋友说这是他们学校的,他想改改他的成绩,让我跟他一起研究研究。

我劝告他不要动这个心思,这样的安全级别下修改成绩是很容易的,但是成绩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毕业以后,公司更看重的会是你的能力。而且如果后来修改被发现,校方为了面子可能会控告他,这太危险了。于是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下面是这个菜单的截图,不得不说我很震惊,安全做到这个地步,不需要黑客来攻击了,有点技术力量的人就能把他们的系统搞趴下。而且,这些页面都可以在整个互联网上访问,太寒了。









然而,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孤立事件3年前我还在大学的时候也发现学校里面的网络管理有很多问题。
前些日子,留校做了老师的学弟给我看了他新写的Blog-现在的学生…………就是说发现有学生肆意修改学校的网站。学校里面很多做网络管理的老师很多甚至不如他的学生们,这其实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这绝不是孤立事件。




延伸阅读

现在的学生…………
我所管理的服务器上面放了好几个网站,我们就两个,还有其他部门的,上个月吧,服务器连续被黑两次,我第一次就发现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另外那个部门
的网站问题。他们使用动网的论坛,又不及时升级,所以导致上传漏洞存在,被学生利用,还好他比较仁慈,没有做什么破坏,只是更改所有网站的首页,写上有漏
洞。我也没有当回事儿。直接给那个部门负责的人打电话,希望他们及时修补。而对于这个攻击服务器的学生,我觉得还算有良心和良知的,应该算是个进步青年。

 
 可事隔不久,又被黑了,一查,没把握气死!!那个部门没有及时修补,又是那个错误,我一气之下,向领导反映,强烈建议领导让他们及时迁走,否则将会影响
到我们自己东西的安全。领导一想也对,所以那个部门也不日迁走。我也轻松Del了他们的东西,查找确定没有把什么asp木马放在我们网站的目录下。安心
了。第二次,对于这个学生,也许是几个学生,我也认为正常,关心嘛,也没有做什么坏事,顶多就是改改首页,给我个提醒。


2005年05月13日

刚刚看到flypig的文章《我们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深有同感。

昨天千万人通过电视、网络视频观看了宋楚渝的清华演讲,然而这次演讲后,网络上面谈论的最多的不是
宋的演讲水平和政治观点,而是清华校长在礼物捐赠仪式上的洋相。我想说这也许仅仅是一次偶然的事件,然而确实折射出来现行教育的无奈。

flypig说道:“
堂堂校长送人小篆竟不知上书何物,收人馈赠也不知道说句起码的“感谢”。

谁也无法苛求物理系出身的顾秉林先生将12,000多个汉字都熟记于心,繁体小篆和简体印刷文本在形象上确实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但是,清华大学的校长是否真的忙到没有办法在事前抽出五分钟把这幅书法作品上的28个汉字背诵哪怕是识记一遍?

《北京青年报》说:“为慎重起见,前天晚上宋楚瑜就在其下榻的钓鱼台宾馆,开始与亲民党访问团相关人员一起修改讲稿,一直忙到第二天的凌晨三点。”


  台湾中央新闻社说:“清大校长顾秉林竟频频‘出槌’,不但用字遣词失误连连,甚至连赠与宋楚瑜的诗卷上的字都无法全部认得。”

当日,公司的一个清华毕业生发来网络上的报道后,说我不认识他,声称耻于让人知道他认识这位校长。
————————–
关于这位倒霉的校长,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们聊聊tiny感受的中国教育的问题:
1、重政治轻人品
中国自古有
政治于教育的传统,建国以来更是严重。政治围绕每个学生的学生生涯的始终,小学要学,初中要学,高中要学,大学要学,研究生考试也要考,博士生考试也要考。而且永远是关键科目,不合理。
2、科目设计不合理
美术专业的研究生也要考外语,也要考政治和数学,
天下之大滑稽!陈丹青的出走正是为此,外语政治和数学都合格的,没有才气,有才气的都没有办法在外语政治和数学上面都合格,怪圈怪圈!
3、荒谬的一考定终身
中国的高考制度是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个巨大毒瘤。高考作为学生唯一的出路,耗费巨大的社会资源,却没有起到选拔人才的作用,反而滋生了许多腐败。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我认为是让各个高校自己组织招生考试,统一考试只能作为参考,降低进入学校的门槛,提高毕业的门槛。
4、可悲的高等教育产业化
教育产业化,没有真的大幅提高教师收入,没有大幅度提高教育设施的投入,唯一的结果是,某些人中饱了私囊,更多贫困学生无缘高校!
5、必须花钱的义务教育
我小时候,第一次听到9年制义务教育的时候,深刻感到身为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的骄傲,你看,我们中国开始实行免费教育了,也为家里可以省点钱而感到窃喜,然而……
后来我才懂,所谓的
9年制义务教育是我们都有义务接受教育,而国家没有完全提供我们教育经费的义务。
6、无聊的四六级考试
四六级考试的无用不用多说,只说他的坏的影响。四六级考试和相关的学位绑定政策,实际上把所有的二三流高校(当然也可能也包括一些所谓的一流高校)都变成了外语专业学校。
前段时间我们听到了取消四六级考试的谣传,然而后来悲哀的得知,表面上取消了
四六级考试,实际上是大大的加强了它!
7、政工掌握学校
大学的时候,我们的一个
课老师就抱怨过在学校里面教书的不如搞政工的。教书需要研究生毕业,而政工往往是从留校的学生干起的,他们先做辅导员,然而慢慢爬,顺利的话几年就是一个小的干部了。这位老师的几位学生走的就是这样的道路,如今比他的工资高,比他的级别高。这也是中国大学教育的一个怪现象!
8、科研大于教学
新语丝一个时期以来揭露了大量的论文抄袭和学历作假事件,这让我们感到这不是简单的某些人的素质问题造成的。事实也是如此,现在的高校更重视科研成果,而不重视育人。因为科研成果可以给学校校长增加政绩,而育人的成功是很难评估的,而且效果也不是能立竿见影的。
于是,在高校要想评职称必须有论文有科研。在利益的驱动下,学校的老师开始也科研为中心,以论文为中心,所以会有发百篇垃圾重复论文反而飞黄腾达的郑岳青之流,还有n多利用手下研究生做廉价劳动力的导师们。
还有那些考卖版面费生存的学术期刊,可耻啊!我的一个朋友今天大学毕业,但是需要发表一篇论文,这难倒了他。谁知道后来解决得很简单,肯出版面费,就有学术期刊肯发你的论文,可悲啊!这是多么恶劣可耻可悲的现状啊!!!!


延伸阅读:
郑岳青身为院长仍疯狂制造垃圾就是罪大恶极
郑岳青发现了自己创收的捷径:用一个idea, 只是不断地用不同的金属来做实验测一些数据,然后用同一个模板疯狂发表论文。可以想象他是暗自高兴了多少年,别的老师辛辛苦苦一年的收入才几万,他光论文的奖励就近2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