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27日

爱由一个微笑开始,用一个吻来成长,用一滴泪去结束~~
当你爱上一个人而不被对方所爱,是一件很伤害的事。
但最痛苦的莫过你爱一个人而却没有勇气让他知道你的感受。
最好的朋友是那一种能够让你坐在秋千上,不发一言,
然后静静地一起离开,感觉就是从未有过最好的对话。
这是真实的 ~~
你永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直至你失去了的时候;
而更加真实的是
你永不会知道自己失去什么直他到达的时候。

要遇上一个人只要用一分钟的时间,
要喜欢上一个人只要一句话的时间;
要爱上一个人只要用一天的时间,
但要忘记一个人却要用一生的时间。

为自己的梦想而去想,
到自己想到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因为你只有一次的人生及一次机会去做这全部的事。

尝试把自己放在对方的立场,当你感觉受到伤害时,
很有可能他也在是被伤害。

最快乐的人并没有需要拥有世上所有最好的事,
而只需要令到大部份的事能沿着自己的人生而来。

人生中一件伤心的事是当你遇见一个对你充满意义的人,
但你却在最后才发现。

一句不小心的说话会令一场骂战展开,
一句残酷的句子会摧毁你一生,
一句话爱的句子却会是无限的喜悦和祝福。

爱由一个笑容开始,用一个吻来成长,用一滴眼泪来结束。
当你出生时你一个人在哭,而所有在旁的在笑,
因此请活出你的生命, 当你死的时候,
围绕你的人在哭而你便是唯一在笑。

2005年01月20日

她顿时剑眉倒竖:“啊?你就是我们学校的啊?还冒充别的学校的人!你带着我兜圈子吧?”
  
  我说我也没说自己不是这个学校的呀,我说我有很多同学在这个学校,他们就是其中一部分呀我说好好好,我马上带你去艺术学院好不好她的脸这才阴转多云,不过生过气以后,脸更红了,像成熟的水蜜桃。
  
  于是我就决定再让她的脸红一下,我对哥们说:哥们我有事,再见,这是我女朋友桃子,以后帮忙罩着点~小女生的脸果然更红了,她说,你你你怎么这样啊?她喊,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啊!
  
  哥们都笑了,说,一定罩着嫂子~
  
  于是我带着一个低着头的红着脸的小女孩一路无言径直往艺术学院走去。
  
  到了艺术学院门口,她说:本来想谢谢你的,但是你骗了我,就扯平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说,我再次强调一下,我没骗你,是你自己理解错误了呀
  
  我说,我觉得你脸红的时候很像桃子,所以我随手帮你取了个名字叫桃子,没想到你真的叫桃子!
  
  她说不和你说了,你这个坏蛋,我走了,有空在学校里再见~我看着她走进了艺术学院的大楼,自己也怅然若失地回寝室上网去了。
上网,就是能把什么都忘记,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丸子借了我一百块钱路费,忘记了那个找艺术学院的小女生。
                 
  不知不觉,丸子来了,别的寝室的人也陆陆续续来了。
                 
  这几天看见谁来就统统冲进那个寝室,准有土特产,风味小吃,于是就从大枣,吃到酥油茶,再吃扒鸡,还有用榔头砸开的叫化鸡,当年金工实习我做的漂亮的小榔头被用来砸叫化鸡了:~
                 
  酥油茶我一点都喝不惯,就往马桶里倒,黄黄的,和大便差不多。
  丸子上厕所,看见马桶里的酥油茶,一贯对脏东西免疫力很强的他,也忍不住喊:“谁上厕所不冲马桶啊?啊!!!上完厕所还不用手纸!”
                 
  吃完大家带来的东西,发现第二天就要上课了,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
                 
  第二天上了一天课,晚上和丸子躺在床上聊天,我说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丸子说他也这么觉得,于是我们就开始思考,到底少了什么东西呢?
                 
  经过了两个小时思考,发现寝室里少了个人,还有个人没来……
  还是我先想到的,我说:我们寝室还有个人还没来,他叫什么来着?
  丸子想了想,对呀,他叫什么来着?
                 
  于是我们又陷入了沉思还是我聪明,我在书架上找练习本,看练习本上的名字,一看,我说,我知道了,没来那个叫何乐!
  丸子说:不对不对,那是你的名字于是我继续找,终于找到了那个人的练习本,知道了那人叫山贼
                 
  于是我们就开始在通讯录上找他的电话号码,因为我们思考了很长时间,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本着救人如救火的精神,我们决定一点钟打电话到他家
                 
  在进行了九局五胜制的飞行棋比赛以后,决定了用丸子的电话卡打电话,本来是一局定胜负的,每次都是输的人耍赖,于是就变成三局两胜,继而是五局三胜,如果不是我在关键时刻从抽屉里拿出了我的美工刀,恐怕我们到现在还在下飞行棋。
                 
  这时候已经是三点钟了……

  于是我们就用电话,把山贼一家活活吵醒,然后又告知了迷迷糊糊的山贼已经开始上课的事实第二天晚上,山贼就回来了,很得意的说他以为还有一个礼拜才开学……
上课是很单调的,上一部分课,逃掉一部分课,本来课就不多。一个礼拜一个礼拜过的很快。我也一直没有再在学校里见过桃子,挺想她红着的脸的,也挺想她的那句“你你你怎么这样啊?”
  
  有一天,说市领导要来学校视察了。
  
  提前几天,管寝室的阿姨就呼吁我们把卫生打扫好,居然还异想天开的企图让我们叠被子。
  
  叠被子这种形式大于实际的事情,我一向不会去做,另外两个人更不会;我们铁了心要做到领导在与不在一个样!
  
  但是阿姨显然很看重这个形式,每天都来宣传叠被子的重要性,幸好我们寝室人均拥有耳机数量在2以上,我们每天都在大耳机里面带着小耳机听音乐,任凭阿姨在门口宣传。
  
  终于等到了领导来的那天了,早上还没醒的时候,我们那个小女生一样的辅导员就来敲一个个寝室的门,一边喊:孩子们,起床啦!
  
  既然被吵醒了,就不逃课了,很有雅兴的到学校外头吃了本学期第一顿早饭。吃完回来,发现已经上课了;更为不妙的是,为了让市领导看我们“狠抓”教学风气,有个变态教务科老师站在教学楼大厅抓迟到的学生!
  
  难得有雅兴去上课的,我决不会被这家伙所阻挡的!我走进教学楼大厅,但不是往教室方向走,而是很悠闲地走向大厅宣传栏。那家伙喊了一声“同学~”,看我在看宣传栏,估计我不是来上课的,就说“噢,没什么”于是他就转身继续等着抓别的迟到同学了。
  
  他转身了嘛,我就信步走向教室…
  
  很久没上课了,发现上课很容易饿,所以我第三节课上完就逃跑了,跑到食堂,食堂当天居然不卖盒饭,说是为了让市领导看看我们学校的环保意识。那样的话,我只能吃快餐或者拿饭盆打饭。而我自从上次感冒以后就决定不再吃快餐,因为我那次用餐巾纸擤完鼻涕以后把餐巾纸扔在桌上,食堂大娘来收盘子的时候顺便把那张餐巾纸往我快餐盘里一扔,每每想起快餐盘里曾经放过鼻涕我就感到恶心。没办法,只好回去拿饭盆打饭。回到寝室发现那两个家伙居然也逃回来了,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打饭。
  
  我找出了很久没用的饭盆。之所以很久没用是因为我的不锈钢饭盆很大。大二的时候,第一次拿着这个新买大饭盆去打饭,一路上碰到认识的人都会说:“好大的饭盆阿!”。一个离谱一点的家伙打招呼说:“去洗澡啊?”最离谱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家伙,他先是好奇的说“咦”,然后就很惊讶的叫“血滴子!”
  
  打完饭回来碰到了一个认识的漂亮女生,她说你才大二就找到工作了?我说没有啊你怎么这么说?她说你用这么大的饭盆打了这么多饭,不是饲养员是什么啊?

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

大四快开学了,我提前了几天来学校,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我提早来学校,把床铺好,把蚊帐挂起来,把厕所弄干净,把寝室打扫一下。
  
  寝室里只有我做这种打扫的事情,寝室有三个人,我一个,丸子一个,还有就是山贼。除了我是一般懒的以外,其余两个人都是奇懒无比的。
  
  丸子是我们寝室室长,值日表上礼拜一到礼拜天,全都是写丸子的名字。
  
  山贼是管外联的副室长,他负责一切外联活动,从组织打牌,到借碟片等等我是管后勤的副室长,虽然值日表上只有丸子,但真正打扫寝室的只有我。
  
  懒的后果就是很恶心,当然恶心只限于寝室里,走出寝室们大家都是很体面的。
  
  丸子自从上次(一年多前)在澡堂洗澡晕倒以后,就再也不敢在澡堂洗澡了,这就意味着他在寝室的一个冬天不洗澡……
  
  丸子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就是“妈的!为什么我每次洗衣服的时候都下雨!”
  
  从这句话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丸子洗衣服频率小于等于下雨频率。
  
  从北方到了上海,虽然很不习惯这里冬天的雨,但是,更不习惯丸子洗衣服的频率。
  
  打扫完寝室以后,我决定出去逛逛,因为进了大学以后,从来没有雅兴在学校里逛,从来都是走向食堂,走向教学楼,走向校门,是走,不是逛。
  
  逛啊逛,发现地上有个硬币,五毛的,捡起来,放进口袋,环顾四周,没人看到,松了口气。
  
  我捡了五毛钱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寝室里的人知道,否则,他们两个一定会让我请他们吃火锅的。
  
  这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对不起”
  
  我想,完了,失主找到我了,五毛钱要还给人家了……
  
  回头一看,是一个小女生,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看来,她是丢了钱了,又不知道是不是我捡的。
  
  看到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想起了以前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贫困人家的小女孩,拿着卖掉家里唯一一头小羊羔换来的一个大洋,去给病重的父亲抓药,结果半路上被小偷偷走的故事。
  
  我能做这种人吗?我的良心在谴责我。
  
  于是我很不好意思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五毛钱给她。
  
  她没接,反而笑了起来,说:“我又不是乞丐,你给我钱干吗啊?”
  
  既然她不是失主,我立即恢复了常态,把钱放回口袋,问她:“有什么事吗?”
  
  她还在回味着被当作乞丐时幸福的感觉,一边笑一边说:“我只是想问你,艺术学院在哪儿?”
  
  感情现在乞丐很流行,山贼买了条新牛仔裤还特意在牛仔裤上剪一个洞,再弄脏一点,就很像乞丐穿的了。而那个小女生,很乐意被当成乞丐。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喜欢当乞丐的女孩——纯粹出于对一个似乎有点傻的女孩的好奇。
  
  观察的结果是:她看上去不傻,而且很漂亮很优雅。脸很白,白里透着点红,不是非常红,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联想起了一种水果——桃子,桃子也是白里透着红的。
  
  既然是美女,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说,我也不太熟悉你们学校,不过我总比你熟悉一点,这样好了,我帮你一起找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她同意了。
  
  我心里暗自高兴,可以同美女一起逛校园罗!
  
  于是我带着她,向远离艺术学院的方向走,绕了一个大圈子,一边向她介绍学校里各幢建筑物的历史,以及有关于这建筑物的有趣的传说。她听的呆掉了,她说你对我们学校比我还熟悉嘛。
  
  我说,那当然,我有很多同学在这个学校。
  
  说曹操曹操就到,发明这句话的人,一定很怕曹操吧?
  
  一帮子哥们迎面走来,见到了我们,远远的就喊:“何乐很久不见,最近在哪儿发财哪?”
  
  又说:“你女朋友啊?”
  
  还有人说:“你这么早就来学校了啊?一会儿到你寝室上网去!”
  
  就被这几个哥们一喊,我穿帮了
  
  她顿时剑眉倒竖:“啊?你就是我们学校的啊?还冒充别的学校的人!你带着我兜圈子吧?”
  
                                                                                                                      签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