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25日

开工第一天,总结一下春节,然后放下明天开始土头土脸。

被乱叫了好些日子的金猪年,原来是土猪年。土猪年,祝你土人发财?祝你做个土财主?好像又回到了金,因为这是一个拜金的年代。总不会有人去祝别人“入土为安”吧。

过年这几天假期,偶尔上网,也不想看IT。即便这样也没逃过搜狐和新浪关于视频直播春晚的标题,知道她们肯定又在比谁有权利、谁做得快、播得好,但始终没有兴趣点进去看。

因为时间不固定难以按时收看电视,在街边买了一本《于丹<庄子>心得》,回来发现不但和电视里不一样,和于丹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就是<庄子>原文加注释。丝毫没有愤怒,像庄子一样平淡地接着看这本书,重温“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身外、外物、外生、彻悟、见独、无古今、不死不生”,“行莫若就,心莫若和,就不欲入,和不欲出!”……

另一个可算作收获的就是偶然看到一篇文字《世上已无英雄时》,是纪念电影《英雄本色》20周年的文章。

从1986年到2006年,小马哥今年20岁,那是风华正茂英姿勃发的年岁。滚滚香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20年的岁月沧桑,时过境迁,时移事易。吴宇森的远走和刘伟强、杜棋峰的上位使得江湖面貌全目,叱咤风云者不再是小马哥式的英雄,而是陈浩南、山鸡、林怀乐这样的混混、流氓、杀手或者大佬

这个描述是不是有点像互联网江湖?现在的互联网已经是流氓软件的天下?病毒的制造者也都为了钱?当年不为钱的黑客(红客)也早已不再。

自古以来,英雄与枭雄就是拜把兄弟。小马哥他们几个最后的辉煌,是脱离枭雄的一瞬辉煌,代价是付出生命。这个是不是比较适合比喻创业与打工呢?

——————–

春节,我是回太原过的。想来和各地差不多,酒场、麻将、KTV,辛劳一年的人们集中在这几天纸醉金迷,麻痹一下自己紧张的神经。每次回去,都有新的饭店落成,新的KTV开业。越来规模越大,越来价格越高。初五和10几个高中同学聚会在KTV,8小时的包场,最低消费4800元。到结束,还有1000多没有消费出去。

整体来说,国家现在越来越富了,大家伙也都比以前有钱了。少了的好像只有过去了的岁月、时光。变了的就像是《古惑仔:只手摭天》中摔碎关公像,杀死自已老大,一语中的一句话:“关老爷,拜你有个屁用,小弟都拿刀砍大哥了。”

 

2007年02月14日

明天要放假了,老牛评网也很久没写了,今天说说换客网。

看到keso的博客,他并不看好这种传奇,鼓励大家踏实。我同意这种观点,换客网一窝蜂闹起来,就不会再有传奇。

之前有几家换客网的发来邮件,让评评,我也去看了看。

有的,有交换的价值标注,比如,用一个显示屏,换价值1000元的东西。大多没有标价值,换任意东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任何要交换的东西,大家心里总是有默认价值的。当价值不平衡,就有附加的东西在里面,比如感情、比如时间、比如方便。意思就是类似这样的等式:1000元的东西+感情(或时间、或便捷等等)=2000元的东西。

难道互联网就可以突破千百年来人类的习惯么?不可能。互联网只是使欲交换的信息更容易传递,改变不了长期的价值观念。  当然,个别的传奇会有,但不会多。

换客传播最广的故事是别针换别墅的居住权一年,但在传播中有意无意地隐去了居住权,让人以为换到了整幢别墅。

换客的行为,实际上在社区网站中就有,在人际交往网站(sns)中也有,有心人,单独制造这个悬念(传奇)单独来做网站,我觉得支持度不够。换客最好的发展方式,还是归到社区类网站、SNS类网站、二手交易网站的一个功能里去。即使你不归进去,这些网站也会利用换客的概念的。

单独的换客,发展下去很危险,干干净净地做,没有什么成长。变着花样做,保不齐会出命案。盈利模式更是还远到看不见。

2007年02月13日

熊猫烧香案告破。体现了我网络公安的能力和效率。

“事实上,在侦破过程中采用了多方面信息相互印证的办法。”据介绍,目前互联网上有多种追踪方式,对于大规模传播的病毒而言,幕后黑手几乎无法藏身。技术上锁定并取证后,再通过调查其背后商业目的的方法入手分析,一般都能发现蛛丝马迹。尤其是熊猫烧香与以往许多病毒都在拼命隐藏作者身份的做法不同,熊猫烧香的作者显得过于明目张胆。据悉,此次有关部门抓捕病毒作者,因为熊猫烧香的病毒不仅自己扩散传播,还主动销售源代码给其它盗窃团伙,这些种种行为都暴露了他自身的身份。    一切都是被钱催的。

由此想到,对于流氓软件,其实一样可以查到底。只是公安介入的理由不充分?

再进一步,网络实名(博客实名)之类,贪图利益的,一定会留下更多线索被抓到。最难抓的是纯粹反国家的作恶者,而因为他们,正常的网民也有可能丧失自由的权利,是不对的。对于普通网民和商业公司来说,不做恶还是很重要的,要想抓你总能找到你。

———–

一大早收到新闻短信:免费英超没有了。由此可以预料:机顶盒的数量会增加,这是购买方希望的。卫星电视天线的销售会增加,有了卫星信号,不只多看几场英超。还有一定会增加的是,网络英超下载。肯定会减少的时中国的英超球迷数量会减少

不过实况视频这个事情,在网络上还比较难。文字实况转播,已经进入到了手机。3G门户的张向东这下肯定高兴了,再由英超比赛的时候,他的手机文字实况转播,会有更多人看了。

对于“天价”拍得来的英超转播权,宋政称决不会把版权分享给各个地方电视台或者中央电视台,“这种可能性是零。”但宋政同时透露,天盛传媒将不仅仅充当数字电视运营商的角色,而是把自己定位成数字媒体运营商,要占领除电视屏幕以外的另外两个领域,即个人电脑和手机领域。

这个天盛传媒宋政,一亿美元买下这个转播权,想要吃互联网和手机。据说姜丰年已经从新传撤出,天盛传媒要想争互联网的钱,就看新浪、搜狐等是否买它的网络版权。

单独英超来说,影响力也没那么大。毕竟不是世界杯或者奥运会。

算账:1亿美元转播费=188元/月X36月X12万用户 
运营费用用网络、手机转卖的钱抵销。 中国英超球迷2700万,5%的肯缴费,天盛就不赔。

2007年02月07日

下午,百度沸点请王朔做客,因办公室距离很近前去现场听了听,第一侃爷非他莫属。

王朔首先表示,我今后再也不骂人了,“以前也没骂过人,只是说他们的作品。比起他们骂我的那些恶毒言语好多了。”

然后王朔说“我是在共产党的核心——复兴门大院长大的,我们全家都是共产党。我就是共产党,你们以后也别骂我,骂我就是骂共产党。”

主持人刚问了一个问题,你对电影电视剧的看法,王朔就滔滔不绝的讲了15分钟: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到北方民族入侵、到匈奴人向西扩张、与山米特人、凯尔特人、哥特人的战争,到罗马帝国的灭亡,到鲜卑人东迁,到中华民族的构成,到满族人入关……他自己是满族人。

主持人趁他点烟,赶紧想扯回来。王朔根本不管那一套,又开始讲人类的祖先是7个南非人、地球的两磁极要对调、人类顶多还有1000年、土星在替我们挡板砖……

谈到博客,王朔说我从来没写过博客,新浪的不是我写的,新浪不公平,自己赚钱。“我的鲜花村开了,作家都上我那儿去写博客。”有人问,鲜花村怎么是你的,王朔说:“我们不分那么清。”

其他的,大骂一个审片的,不便转述。预言:中国院线如果还要抽取70%的利润,中国电影就没希望,院线自己也要死掉。

照片晚上传吧,没带读卡器。

有一段王朔评论新浪的视频,大家可以看看:http://www.techweb.com.cn/video/2007-02-07/152337.shtml

LG地下翻新工厂被曝光,可以算作07年第一项科技丑闻。(家电现在也算IT了吧?)

有些通用的电路板可以和各种不同型号的电视显像管连接起来,只要有电路板和显像管,就能把它装成一台可以接收各种有线电视节目的电视机,最多还可以预存256个频道。”维修员比划着将一个电路板和显像管连接到一起,“显像管和电路板这几个最主要的零件都安装了,再套上盒子和电源,就是一台新机子了

对于家电翻新的事情,媒体报道说不止LG这一家。

我想说的是,彩电的利润已经非常低。对于老的型号,应该出通用的套件,学习PC的路子,让消费者自己都学会DIY,价格便宜实惠的DIY电视机由用户自己产生。

危险在于电视机用的是高电压,不像PC组装那样安全,可能会出触电事故。好处是,电视机的神秘性被打破,价格会进一步降低,市场多元化发展。

从昨天百度发布的家电榜来看,十大电视机品牌关注度排行榜中根本就没有LG这个品牌,LG电视看来的确不怎样。不过,LG电视,带坏了整个LG的品牌。

2007年02月06日

尽管搜狐刚刚发布的06年四季度财报和年报受到来自新浪、网易、腾讯、TOM的联合攻击,张朝阳还是镇定自若地交上了他自己的答卷:搜狐平稳实现战略转型 技术驱动成就网络霸业

十年的搜狐,高管来来去去之后,才选定了两位联席女总裁,张朝阳这样说:互联网公司的竞争非常激烈,对于高层领导的要求极高,需要具备全方位的素质和个人魅力,而能够迎接挑战和胜任的领先的互联网公司的管理者如同大海捞针寥若星辰,需要长期的考验和业绩证明。

两年前,张朝阳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技术搜狐。(参看我写的张朝阳技术搜狐),两年过去了,搜狐的技术的确有所提高,体现在“博客、P2P和搜索等三大战略产品上”。不过05年时候说的三项技术,除了搜狗,换了两项。这样体现了互联网公司的变化性。最大的成绩实际上是搜狐比某些公司有了技术竞争的实力。

下一步,预计搜狐的博客会往个人空间方向发展,chinaren到时候会发挥出作用。17173也会为搜狐的网游“天龙八部”贡献一些力量。

张朝阳说,搜狐已经从关注每季度业绩转变到关注业绩可持续成长上。“我坚信,2007年和2008年搜狐在产品和内容上的突出表现,将为搜狐广告收入的持续增长注入新动力”。张朝阳说,这是搜狐的第二次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