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18日

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一个孤儿了。

加油啊上杉,加油!

2006年07月19日

何必还带着怒气,恩怨了了……

2006年06月08日

都不要悄悄的离开

求你了

2006年05月30日

个只会干一件事的人

2006年05月13日

在宾馆睡觉梦见一个浸染了胭脂的女人,帮她洗尽铅华之后,发觉竟然是……小卵子,谁在看老子这个blog?

同去的有个高中同学,兜兜转转,回城的晚上一起去嗨了一会儿,人的世界果然是要亲自去了解。道听途说几乎是完全无法了解的。当然,他有多少财产,什么出身之类的你听人说就足够了。

最近做的梦已经是现实主义了,工作真的对人的大脑损伤很大,简直是在直接切除想象力。

老实说,现在上班之外,日B最实在了

2006年02月19日

与尼采没有什么关系,是有关落选的2005感动中国人物白芳礼先生的我的想法。

自“白芳礼,你凭什么感动中国”一文横空出世,他老人家就成了话题。感谢现代传媒,感谢网络,感谢CCTV,感谢所有参与发帖讨论的网友们,感谢茶余饭后激辨白先生生前身后的人们,谢谢你们给予的关注。

我花了两天时间,浏览了网络上关于白芳礼的新闻,帖子,痛苦的发现了一个偶像的诞生。

无数封号现世,追加的荣誉,遗体告别,白老小三轮的拍卖、巡展,关于是否应给予“感动中国”殊荣的争辩……

新华网: 白芳礼,一位无私的老人,他的晚年如此清贫孤独,是否更应得到我们全社会的爱,特别是那些曾经得到过老人关爱的学子们,让我们共同用爱心给予老人些许温暖和慰藉吧!

北京晨报:白芳礼老人的三轮车将于近期运抵山东大学,先在学校里进行展示后,再在山东其他大学及企业相继展出

南开大学:我校已有学生传承了白大爷的精神,默默无闻的捐助给经济上需要帮助的师弟师妹,一股互相帮助、彼此关爱的良好风尚已在南开园形成。

……

……

看着篇篇闪耀着人性光辉的美文,字字珠玑,我哭了。

我知道,中国需要典型,人民需要榜样;我知道,400学子需要他,中宣部需要他;我知道,贫穷学子需要资助,老人需要关怀。

中国的教育呢?

为什么老人看到村里贫穷的孩子没有书读也没有人管?为什么400孩子享一人之力?为什么还有50万的代课教师拿着月40元工资的同时还承担着西部农村80%的教育任务?为什么小学生的一学期的学费能发出一个代课教师一年的工资?

我初到武汉,路过省政府,对街一宏伟建筑,光亮华丽,闪耀夺目。旁边的华夏银行让我以为,这也会是一家银行。没成想是湖北省教育局。事后想起,慨叹当时尚属年轻识浅。

想起很多以前民办教师,现在称做代课教师的,多是“留校任教”,从小教到老,接着子承父业。岂料如今通货膨胀飞快,多数老婆也娶不上,已无子可承父业了。

“白芳礼,你凭什么感动中国”的作者并没有想到,他激扬的文字,他的热情,到头不过是导致了一个偶像的诞生。

中国自古多少好汉都以死谏天下。国人也习惯了烈士的存在,2004十大感动中国人物,据我所知至少两死一伤。我亲爱的白芳礼老人,您不是为了荣誉,这大家都知道;以您的智慧,也想不到死谏这招。您不想看到鲜花,遗体告别会,心爱的小三轮榜着大红的绸子示众,不想看到儿子开心的将它拍了5万元钱,而一群终日浑浑噩噩的大学生将它当作神器膜拜一阵,接着去寻找新的偶像。我骗自己说,我相信这5万元钱一定会继承您的遗志。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者,庸人。穷而心忧天下者,典型。

我骗自己说,国人都看到了,国人都想到了,中国该好好发展,认真发展教育了。

我骗自己说,这一天不远了。

2006年01月29日

我本来没有什么要写下来的,但我送外婆回家,然后我一定要写了。

好久没有去过她家了,没想到如此邋遢。对于一个74的老人,邋遢,有什么比这个词更能羞辱她的后人?

在门口看见的大厅只是对我的一种羞辱。跟她进了冰冷的卧室;看她慢慢的挪动烫伤的左脚以及摔伤的右腿,黑黢黢的手按下了白色荧光灯的开关,80年代的光闪了两下,四面的绿漆褪色,脱落。外公的遗像就挂在床头的梳妆台上,我小时候爬过无数次的梳妆台,红木质,漆已脱落大部分。现在上面压了一张玻璃,下面有两张我的照片,一张是我在吹气球,一张在江边,外公在旁边笑着按着我的头,看着镜头。

还有几面小镜子,转过来背后都是我跟外公的照片,没有色彩的黑白相片,这种小镜子我家也有很多但全是灰我都不去碰它。一屋子的橙子皮。我想象一个老婆婆在床上,烫伤的脚露在外面,边吃桔子边看着她的丈夫和幼儿模样的孙子。

这个时候我有种强烈的意识:这是亲手养大我的外婆。然而更强烈的我意识到,我是在同情她。最后我想到,我不是她亲生的外孙,她是没有亲生外孙的。

我想象,原来,我不过跟外面的人一样,是一只只黑色的爬虫,贪婪,懒惰,丑陋,冷酷无情;爬在这个世界上搜寻着各自的食粮,发达的滴着毒液的下颚畸突在外面,伴随着涎液在身后留下痕迹,散发着恶臭。

我原以为外面的虫都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我,是因为我是拿着杀虫剂的人;现在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是一只虫,却拿着杀虫剂装成人的模样。

我试图挤出几滴眼泪平息我的惊慌,发现泪水早已给不知什么狗屁倒糟的东西榨干了。

洗澡的时候我祝福已经死去的爷爷奶奶,外公以及尚未死去的外婆,我祝福你们能上天堂,我不想去,你们照顾好自己。

3月24日,补充一些:从今天开始,除了外婆,我不会再为哪一个人流哪怕一滴眼泪。

现在为止,只有她是没有对我说过谎了。

2006年01月17日

看不认识的人的blog,感觉真是不错,像在看电影一样的感觉

在蚂蚁窝里看见了一个mm的blog,我钟意的类型哦,恩恩

说道这里,北师物理系的那个mm怎么样了那

2005年12月28日

约翰列农揾我笨,奇怪的名字

我看主演居然是克利斯托弗.拉伯特,于是进去看看,曾经的法国影帝如今都在拍些什么片子

电影开始了好长时间,都没看到他,于是我怀疑这是不是跟VCD时代的一些香港美国烂片一样:刘德华主演,但是他第2分钟就死掉了;史瓦性格主演,演的是男一号的健身教练。

于是之后有“领衔主演”一词。

男主角演技还不错,一副法国男人的倒霉像,剧本也可以,蛮含蓄的,镜头也有些创意。

终于该影帝出场了,由前面其他人的对白得知,他应该是个狂热的摇滚歌迷,但只崇拜J.Lennon以及Janis.Joplin。他继承了100万法郎的遗产,开了一间唱片店,只卖J&J的物品。

这个影帝还是这么酷,还是20年前那样,眼睛带点血丝,直视对方。甚至没怎么显老。

其实演的还是狂热、执着的Fred,只不过有个美好结局。

音乐不知道是不是Janis的原唱,有点像。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见碟,就买一张

2005年12月26日

昨天做了个不错的梦,听刺激的。不过为什么我在梦里总是在战斗?一会2战,一会灵界侦探,一会是个贼,这次是脱狱,而且还是在躲避幽灵的追捕。

最近变得很迟钝,怀疑是不是有轻度得精神问题。想过年的时候买个入门级的相机,不知道能不能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