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8日

再写几个字

听了几首歌;帮闫菁找了个法语的歌词,我还没注意自己有这么个法语歌;可能是听不懂法语的关系,真是……

临睡觉了,突然想起大3秋天的时候。最后一场足球比赛结束时候的那种感觉,又变成眼泪涌了上来;是生命中一个阶段的终结,生活里一个长久陪伴我的东西永远离开我了;难以言喻的怀念,挥霍时间的那个少年;湿的汗衫混合着雨水汗水的味道,我坐在地上拼命的喝水,剩下的淋在头上,谁看得出我在哭呢?那时候我第一次品尝了失恋的感觉,足球我曾经迷恋的东西,如今再也不会回来了,它不属于我了,往日的一幕一幕,越发凄惨的呼喊着我,叫我不要忘记

你相信,我是这么热爱足球吗。我正在失去的,还有很多……

今年是母亲的本命年,希望她一切都好

2005年02月27日

明天宽带就断了,对于没有自觉性的我来说,不续费是个好办法,这样我就被强迫到书桌旁边去了;以往的经验证明,我跟其他人不同,即使是被强迫,也能做好一件事情。

这一年我想通的东西还是蛮多,希望接下来的一年能过的好好的,也能顺利的考研成功,因为的确是很难。

自高中毕业以来,想想除了ekin,几个朋友多是在北京生活的。小时候留下的对北京的印象越发变得深刻了。想来考研也许是我活了20几年来唯一一次认真想努力做的事情,因为我想去北京住几年,实在是想;我人生的真正的愿望也没有几个,就好好的努力,自己去实现一个最简单的吧。

几年的大学生活下来,再也不是以前对人执着的我;反而变得依恋起物来。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年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就当作祭文平复22年的蹉跎岁月激起的心中的浮躁,重新开始吧。

希望一年后,回忆中的种种,跳出来,拥抱我

2005年02月20日

本来早上起来心情蛮不错,于是杀杀CS,因为只有早上网速允许杀一会。进了武汉专区,真是日,连进了4个主机都被踢出来了,就是因为一些菜卵子被我杀了喊我作弊,OP蠢的要死,自己没有主见,别人喊,他就踢。我承认我的打法是很像作弊的,谁叫他们蠢那?

本来习惯了被人喊作弊,但是一连被踢4次,是人都不爽啊,以后还是早起自己建主机

后来看见汤B上线,本来想叫他来,让我虐几把,他又说号房上不去,真是郁闷

2005年02月17日

这些天玩的很累,也很开心

昨天睡觉做了一个梦,梦见张愿要跳楼自杀,好多人一起来看,像一个什么仪式;汤晓亮和一个女的站在楼上陪张愿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跳下来了,还在空中摆了几个姿势,像是跳水;平着、生生的落了下来,一群人围上去看情况,见张愿扭扭脖子又站了起来,一起聊了聊跳楼的感想,以及为什么居然没有死;大家都很严肃认真。

后来大家一致决定去医院做个CT,既然没有死,还是检查一下,健康的活着,不要落下什么后遗症

真他吗搞笑的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