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4日

    籽籽儿是我的亲妹妹,才5岁。我们住在离一座小城市1个小时路的一个镇上,其实是农村。我们被外婆抚养着,但那是籽籽儿的外婆。我和籽籽儿是同父异母。

    我们家很穷,那是不用介绍怎么个穷法的穷。我15岁,初中毕业--跟我的好兄弟陈吉一样,也许因此我们才成为好兄弟。我们什么活儿都干,我说的是什么活儿都干。偷鸡摸狗,我经常这么形容我们俩,陈吉不会用成语,我们虽然一起干活儿,但我一般又是狗头军师。

    我睡在外面的大屋,我的床侧帖着墙,墙上画着“灵母”,在我们这种地方,她是迷信中掌管生死的人。外婆迷信,说我的命不好,我妹妹的命好,环顾四周,我想不出她的命好在哪里。

    闲的时候--每天多数时间,我都和妹妹在一起,我要看着她,不能让唯一一个命好的人出拐,我想,命好肯定不会出拐的。虽然我这么想,我还是很喜欢跟她一起玩,除了干活儿,谁愿意跟长相丑,矮个子的陈吉一起?

    我拿糖什么的逗她,有时候亲一次就给她,有时候要抱,更多时候,我抱着她坐在门口,像傻B一样等陈吉来叫我干活儿。我其实很讨厌干活儿,外婆说灵母要惩罚我的。我其实不信,有时候我看籽籽儿吃我偷的东西,再看灵母时就很害怕她惩罚我,因为我让我妹妹吃偷来的东西。

    很难想象,我妹妹在吃我偷的东西长大,以前我偷鸡,偶尔偷米,土豆南瓜什么就不用说了,夏天是从来不买西瓜的。只有冬天难过一点,因为大家把本来就不多东西窝起来了。我们不是那种人见人打的小偷,因为我们够穷,我们身体也不弱,虽然瘦小。我们还半夜打劫过别人,那是在市里,我和陈吉躲起来,突然用棒子打昏行人,然后抢走东西。在城里躲一晚上,就能回到镇里买点好东西。这是我想出来的,比抢安全,比偷更安全。后来就成为我们的主要手段了。

    这些我妹妹都不知道的,她只觉得我不好看;我其实长的不丑,还有点小俊,但我过穷日子长大的,还是贼,多少有点贼眉鼠眼面黄肌瘦。我妹妹就不一样了,不仅漂亮的狠,看起来还算健康,就是土了点。没办法,我的钱要攒起来,总不能让她以后也初中毕业吧?那不是出去当婊子的像?一想到籽籽儿以后要当婊子,我就暴躁的慌,不能因为我搞坏事儿,老天你就搞我妹妹吧?所以我攒的钱比陈吉多多了,他还嫖过,这点我还有点羡慕他。  我没办法跟籽籽儿解释,我其实是长的不错的,妓女那都是先跟我搭上,我让给陈吉的。

    所以,我经常是强行拉着籽籽儿跟我玩。

    慢慢的,她5岁了,开始跟其他的一些傻B小孩儿一起玩了--在我看来,镇里那唯一一条街上的小孩儿都是混蛋,他们除了不偷,什么坏事都搞了。还好我妹妹狠讨厌那些傻B的小儿们,只跟那些小姑娘儿一起玩。我乐的狠,你看,我妹妹天生就会分辨男人的好坏;不过那些小姑娘儿也不是什么好种,她们都比籽籽儿大,不过籽籽儿也不是天天跟她们混在一起,她还是经常跟我一起玩的,我也故意拉她玩,不让她们太要好。不过她看见我跟陈吉在一起,她就狠讨厌我,唉,男人果然是要靠长相的。

    我妹妹从小这么聪明,更加坚定了我要努力挣钱,快快挣钱的决心。我现在干的其实狠赚,你想象不到我这样的人能藏了多少钱,陈吉很不满足现在的方法,他觉得太低级;我说,又安全,赚的又不少,又什么不好的?你干别的一下就被抓住了,顶个P。他在外面还是认识了不少人--当然都是混蛋。我无所谓,只要还继续我们那个事儿,就无所谓认得不认得人。反正很安全,搞一辈子都可以。

    我现在的钱,够籽籽儿上小学全部的学费了还有多的。我5岁就读书了,因此我希望籽籽儿也5岁读书,早点读书,莫呆在这个穷地方了。因此最近我干活儿就特别勤快。

    我有心理准备,刀剑无眼,棍棒也没有长眼睛。终于我听说头天晚上有人被打死然后抢光了财物。我和陈吉是轮着打别人的,昨天不是我,我想:狗日的,还好不是我,谁说老子命不好。陈吉没有因为这事慌起来,显然他比我见的世面要多了,反而跟我说话底气更足了,我晓得,他比我狠,所以只要还能继续合作,我无所谓。

    显然,短时间内再干这个是傻B。因此我歇了下来,陈吉还在外面天天混,也不知道跟些什么人。

    我正好跟籽籽儿多玩几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到头,兴许被别人抓住了,打死了,都有可能,反正一定要把钱多攒点,这是硬道理。

    我一个人跟籽籽儿玩了好多天,我总是抱着她去河里玩,然后牵着,傻傻的在镇里唯一的街上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该玩什么,这种穷地方,能玩什么呢,总之我一步也不离开籽籽儿,她跟别的小孩玩,我就在旁边坐着。我怕别人欺负她。

    陈吉突然来找我,说他在外面认识一个老板,要他帮忙收帐,他要我也一起去,我答应了。
  
    我们在他们下班的时候去了,办公室只有那倒霉蛋一个,看样子他知道我们是来要钱的,于是去开柜子;柜子刚一打开……

    接下来发生的太快了,陈吉冲上去,箍住那人的脖子,然后要我帮忙,我开始还懵着,陈吉喊:“不能让他喊人!”于是我就死死的把他按在桌子上,压着他的脸,这时候陈吉突然掏出刀,对那人的腰捅了几下,慢慢就不动了。

    我感到很害怕,陈吉赶快把柜子的钱放到带来的包里,大概有几万,他也没有数,还有刀子也放到包里然后叫我快一起跑,我们在这个小城市的巷子里穿啊穿,后来坐上回镇的汽车,到了镇上这时候已经傍晚了,街上没有人,我和陈吉往我家走,我没有问他什么,我还懵着。原来他是带我去抢别人,还杀了人。他把装钱的包给我背着,说去我家分了,然后出去躲几天。我带着他往家里走。

    街上好安静,我不自己知道在想些什么,觉得很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想到那几万快钱,又觉得有点振奋,有这些钱,好像看到了我和籽籽儿都穿着干净好看的衣服,她读书也不愁了,我甚至可以不用再抢了,干点体力活儿什么的,能养活自己和籽籽儿就可以了,这些钱留给她读书什么的完全够了;或许我还能娶个老婆,生个跟籽籽儿一样漂亮的女儿。最起码,现在有多的钱够找个婊子。我快快的走,想赶紧把钱分了,然后出去躲几天,以后就好过了。而且人又不是我杀的。

   在门口,我看见了籽籽儿,她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在等我吃饭,我突然想哭。我现在只想抱着她给她喂饭吃。我上去想抱她,她看见陈吉在后面来了,就自己跑进去了。

   我们走到屋子后院,陈吉拿出一张报纸要我把刀拿出来给他埋了,我打开包,摸到刀,然后扔在报纸里,他包起来然后出后门去田里。我洗手回来,估计一下那钱大概有10万,我能分5万。这时候实在是有点兴奋了。
  
   陈吉回来,我们把钱分了,他拿上包出门,我把钱藏好,去屋里吃饭。

   籽籽儿不高兴,她总是不高兴我跟陈吉一起。不过,以后她知道我有钱让她读书,我想她就会很高兴了。

   外婆要我抱着籽籽儿喂她,我高兴都来不及;外婆GGYY的说我不该跟陈吉在一起,说我们一起干坏事要遭报应的。我想想墙上丑陋的灵母,确实感到害怕。籽籽儿要我喂饭,我听她叫我,我心里就很舒服,也不想灵母了。

2005年11月07日

他高中辍学,是个小混混,下面是他写的:

  3岁时,很希望有一台自己的游戏机,遂向妈妈索求。妈妈说:“玩那些东西的孩子都是坏孩子”“你是坏孩子吗?”我回答:“不是。”因此,我很得意,觉得自己是个乖乖虎。
  12岁时,总是期待能有一双自己的皮质球鞋,便以自己期中考试拿第一为赌注和父亲赌勒一局。我赢了,爸爸说:“孩子,你很棒。你是爸爸我妈的骄傲。但是你更应该懂事了,多为家里面想想,负担很重阿!”说完,爸爸默默的抽着烟。吐出的烟雾很像一条小蛇,细长细长。我居丧的望着他,望着他。许久后,我眨巴眨巴眼睛,很成熟的说:“我知道勒,爸爸我已经是个大人勒。”父亲笑勒,但是总觉得里面还有些什么。
  15岁时,渴望已久的爱人终于是我的女朋友勒。{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总是琢磨着,我和她之间好象一部韩剧.爱的总是那么的深刻,残忍。}在很纯洁的前提下,相处勒约莫半年的时间后,我们分开勒。她对我说:“你赋予我的爱,我承受不来。”原来爱的多勒,也就是负担。直到现在我依然这样安慰自己,大概我与她之间没什么遗憾吧!最少这句话对我来说付出的是值得的。{我在偷笑}
  20岁时,已经很努力维持的朋友关系让我心烦。吵架是常常的事,有时候想想几个男人有什么好吵的,大概是我心眼小,一些事情我总是很计较。也有嗜好去猜测人家的想法。以得出他们在想做对我什么不利的事情。朋友常常劝我,别想太多,事情总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是的,确实如他所讲,不久之后,他牵着我女友的手在昏昏欲睡的沙滩上漫步。{我还是在笑}
  今年我20勒,儿立之年。{现在人们总是很追求效率的吧!}带来这几个小小的片段跟大家分享。我想,大概人活着就是矛盾着的。在我想笑的时候,却不能,哭的时候,然必须笑。我大勒,不想哭了。也许大概是麻木勒,也哭不出来了;可能,我累勒 不想再继续装下去了;更或者,我练就勒超凡的心态,与世无争了。总之,不知道什么伟人,名人的好象说过这样的话,很俗套的话:“痛.并快乐着”

2005年11月03日

8个人祝我生日快乐,其中意外3个,意外率37.5%

我的生活还是多点意外好

宜昌的房价又涨了,我又混了一岁

买了不少书,做好长期奋战了,安慰自己说:厚积薄发

又看到贫困地区教师缺乏的新闻,想去;那是不可能的,我才不去呢

宜昌凭空多了许多西餐厅出来,还在不停的开发新房,这个城市里已经看不见青苔了

跟阿姨去买衣服,她女儿在国外读书,回来几天买了8000+的衣服,感觉人和人之间距离怎么就这么大呢

迪吧的美女好多,哥哥认识几个,居然是卖药的,人和人的距离怎么就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