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火车,我试图忘掉南方阳光明媚的纠缠。火车站人潮如涌,我滚动在人流的喧闹和杂乱里,我看见天空的灰暗,我知道外面的天空正下着大雪。

    我的心里似乎仍然充斥着南方的暖意,实际上我对南方天气的暧昧怀念,来自于我对即将面临的寒冷和没有把握,以及与一个深爱了几个月的陌生男人见面的惧怕。我讨厌网恋,这样空洞病态荒唐一厢情愿的爱意,实际就是对自己的爱恋。我要见那个男人,也就是为了实践对自己爱恋的真实性。

    对那个这时也许已经等在出站口的男人,我是毫无把握的。每日面对的那个屏幕,那些一生一世都说不尽的爱意,完全是梦呓般的自言自语,我们都需要表达,特别是在这个物质的社会,一切都是那样的空洞,那样的不真实。我怎么会相信屏幕后面跳跃的文字的真实性呢?我从来都认为那是自己在和自己说话。撕剥开来看个究竟,只要是真实的就是我所需要的。

    当我面对出站口时,我没有在人群中搜寻,我幽幽地夹在人群中,我甚至有些后悔这样近乎荒唐的见面。我走出人群,茫然地朝前走了一段路,然后我回过头来,我的身后仍然是如潮的人群。我站在那里,我看见接站口的人蜂蛹着朝前挤,他们希望尽快看到所接的人。

    大雪掩盖了我的视线,那一阵人潮过去了后,车站似乎比先前平静了许多。我站在风雪之中,不知所措,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我努力回忆着照片上男人的模样。

    终于,他朝我走了过来,他比照片似乎略显沧桑了些,他的头发被雪花覆盖着。他来到我的面前,不置可否地看着我。我喊出了他的网名,因为我只知道他的网名,除此而外都是毫无意义的。

    他一下就把我抱进怀里。我的头在他的怀里,我咿咿呀呀地说了一串两个人都听不见的废话。我们的身体在飞扬的大雪笼罩下紧紧地抱在一起。我没有陌生感,也没有预期的伤痛,只有如归的安谧和踏实。

    最后他喘息着在我的耳边说:”茫茫人海,我都能准确无误地认出你。

    我诧异愕然。是的,我没有给过他照片,也没有对相见的形象进行任何描述,他凭什么就能走向我,凭什么那么不置可否。

    他说,通过你的眼睛感觉的。

    他早已预定好了房间。进了房间我们直奔主题。我们认为任何拐弯抹角的表达,都是对彼此的折磨。我们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明朗,不需要任何掩饰,我们的相遇是彼此生命几百年来的期待,我们不能再期待下去了。

    完了,他显得很沮丧。

    我穿好衣服奔进卫生间,我的眼泪奔涌而出。我知道我所有表现出来的坚强无所谓,都在这一刻崩溃了。我的眼泪证明了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付出真情付出身体会真的无所谓。

    洗完脸我重又坐回他的身边,我的泪痕被脂粉掩去了,我想他能看到脂粉后面的苍白和虚假。他握住我的手。

    他说,我对不起你,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善待你。

    我似乎笑了起来。

    我说,你可以一言不发。

    他说,我说的是真话。

    我说,这是男人的卑劣。

    他茫然地看着我,他的目光变得躲躲闪闪。

    我说,你回家去吧。

    他说,让我陪你过夜。

    我说,不用了,这样好,再往下就是伤害。

    他狼狈地爬出被子,悻悻地穿着衣服。

    我看着窗外,其实在我们相见的那一瞬间,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几个月的爱恋一下子变成了真实,经过我的心灵再进入身体,我发现我第一次如此全身心地需要一个男人。

    他从我的身后抱住我。

    我仍然说,你回去吧。

    他说,我真的对不起。

    我说,男人的虚伪对我是一种深刻的伤害。你走吧。

    他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我说,如果现在我说我将会留下来,你必须离婚,我要嫁给你,你还会怎样说?

    他沉默了。于是我们之间腾起一股现实的陌生,这种陌生具体得可以用手去触摸。

    当天夜里我便离开了这座大雪纷飞的城市。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