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1日

   ●他和年轻的她坠入爱河,一路顺利。就在他求婚时,她的家长却大发雷霆,还另给她安排相亲。

  ●原来,他曾经有过婚史,还有孩子。她为了爱情一度跟家长闹翻,后又谎称“已分手”与家长和好。

  ●此后一段时间,他忙于工作,待她不周。联想起自己家长反对的话语,她也动摇了……

  凯自己刚开店做老板,他说只要我的时间安排得开,希望立刻来报社倾诉,心情非常迫切。然而等真的坐到我对面,他面色苍白,一副颓唐模样。我只好把话题引到灵子的身上,问他两个人交往了多长时间。凯没有马上回答。我觉得他情绪太低落,正想建议换个时间聊,他却低头打开了话匣子:“我们相爱四年多了。今年5月初,灵子提出分手。半个多月过去了,我一直是这种精神状态,心不知飘到了哪里。”

  求婚,惹她家长发怒

  我是个苦出身,很早就踏上了社会,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上海有了一点事业基础。5年前我还在一家公司打工时,认识了比我小几岁的外地女孩灵子。她的性格偏内向,很懂事。我对她的印象非常好,于是开始追求她。2001年我回老家过春节,事先请上海的朋友订好鲜花,在2月14日的当天我千方百计地赶回上海,出现在灵子的面前。灵子接受了我的这份感情,我们恋爱了。灵子的身体不太好,一年中会感冒多次,感冒药吃了都不大见效。为了增强她的抵抗力,我每天都烧热水给她泡脚。我总归大她几岁,两个人相处时我很注意忍让。有时她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对我发脾气,我就一言不发,等她发泄够了,再给她分析事实,提些建议。当然灵子不是那种很“作”的女孩子,我们在一起过得很愉快。

  恋爱之后,灵子告诉我她的身世。她13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家里缺了顶梁柱,母亲无奈带着弟弟改嫁,把她托付给了小姨和姨夫。虽然有自己亲生的子女,但小姨姨夫很疼爱她这个命运坎坷的孩子,视如己出,因此在灵子的心目中,小姨姨夫就像亲生父母一样重要。我听后没说什么,心里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心爱的女孩过上好日子,不让她在我身边受半点委屈。在灵子的要求下,我和她的母亲通了电话,聊了很长时间,她母亲对我这个人还算满意。能得到长辈的首肯,我俩都很开心。

  甜甜蜜蜜地相爱了两三年,2004年春我向灵子求婚,她羞涩地婉拒了我,说自己年龄还小,希望能推迟两年再成家。但她考虑到两个人关系已相当稳定,早晚会谈婚论嫁,就在电话里跟小姨姨夫汇报(那时灵子的母亲刚刚病逝,已无法替她做主),说自己在上海谈了一个男朋友,把我的情况毫无保留地讲给他们听。谁知从未对灵子发过脾气的小姨听后竟然大发雷霆,怪灵子自作主张,让她马上跟我分手。

  我在一旁听得摸不着头脑:“灵子的长辈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你的年纪太大么?”凯摇摇头,欲言又止。看他的神情,我明白他对自己的过去肯定有所保留。果然凯犹豫了一阵子,告诉我他曾经结过一次婚。

  她和家里闹翻又和好

  请原谅我不太想提起那段历史。家乡流行早婚,我父母就替我张罗了一门亲事。我那时太年轻,木头木脑就跟一个女人成了亲,还有了一个孩子。包办婚姻毫无感情基础,因此婚后我和妻子相处得很不好,我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就主动提出离婚,孩子归了女方。离婚后我辗转到了上海。对我而言,这个短暂婚史就像一块伤疤,轻易不跟人提起。但出于尊重,在追求灵子的过程中我就对她实话实说。灵子当时很冷静,表示自己不在乎我的过去。

  当灵子的小姨和姨夫以我是个离了婚的男人为由,反对我与灵子继续交往时,我并不吃惊。因为在她的家乡,观念还是相当保守的,如果一个未婚女孩找了个“二婚头”,别人就会看不起她,认为她肯定是哪方面有缺陷……灵子长辈的态度,我非常理解。但毕竟我对灵子是一片真心,我也相信灵子是真心爱我的,所以我并没有放弃。我那时还比较乐观,觉得如果灵子的长辈能给我一个机会,见见我这个人,再开诚布公地谈谈,他们最终会接受我的。灵子起初态度很坚定,当她的小姨以断绝关系相威胁时,她还是不肯放弃我,娘俩在电话里闹翻了。火气消了以后,念及小姨一家对她的养育之恩,不久灵子又主动跟小姨和好,撒了个谎,说跟我已经分手了,可事实上我们始终都在一起。

  今年3月,因她母亲已病逝,灵子不放心自己的亲弟弟生活在继父家里,就跟小姨商量,想把弟弟接到上海来打工。我亲自送她登上返乡的火车。灵子回家后,发现小姨已替她安排了一个相亲的场面。她不敢告诉小姨实情,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了那个叫辉的男孩子,然后领着弟弟回到上海。我把她弟弟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打工,相处一段时间后,这个16岁的男孩告诉我,最初听说姐姐找了一个离过婚的男人,他跟小姨姨夫一样感到很气愤,觉得我利用灵子的年少无知,欺骗她的感情。等亲眼见到我这个人,他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他觉得我对灵子不错,还说假如小姨姨夫能见到我,接触一段时间,肯定会接受我的……我听了很欣慰,可惜他年龄太小,担当不起做我和他小姨之间“桥梁”的重任。

  我痴痴地等她回来

  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灵子没有将相亲的事情告诉我,所以我原先不知道辉的存在。事后我才知道,相亲之后他们始终保持联系,打电话、发mail。4月,我忙于筹备公司的开张仪式,忙得脚不点地,回到家累得什么都不想说,忽视了对灵子的关心。有一次因为某个证件办理得不顺,我还迁怒于身边的人,冲灵子吼了几句。我的粗暴让灵子无法接受,联想到小姨的种种忠告,她开始对我俩的感情产生了怀疑,觉得我无法给予她安全感,因此正当我的公司如期开业的时候,她跟我当面提分手。我惊呆了,一再追问为什么要分手,她竟然说理由是她不爱我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太爱灵子了,真不知道没有她的日子该怎么过。我苦苦恳求,灵子答应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灵子之所以提分手,还是迫于家庭的压力,不想伤长辈的心。灵子以前给过我她小姨家的电话,我就鼓足勇气给她小姨打电话。然而小姨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让我不要耽误灵子的青春,还告诉我灵子正在与同龄的辉交往,劝我死了这条心。放下电话,我真有点心灰意冷。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5日那天因一时冲动,我竟然想割腕自杀。血流了不少,后来灵子的弟弟恰好推门进来,我被送进了医院。灵子承认辉是小姨“派”给她的男朋友,她只好与他谈恋爱。

  我这才注意到,凯的左手腕上裹着好几个创可贴。凯下意识地用右手盖住左手,说自己并不想以死来胁迫灵子回头,他只是想让她明白,自己有多爱她。哪怕这种方式适得其反,他也不在乎,因为他的确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声。

  5月10日,我和灵子带着弟弟到公园里玩,大家都很开心。我以为灵子回心转意了,没想到两天后她请假去探望辉。我和她联系不上,而手头正好有辉的联系方式,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谈了一个多小时。我并不是兴师问罪,我只想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问问他对灵子是否真心。辉认为灵子挺喜欢他,而他也对灵子印象很好。爱都是自私的,他的话让我听了很难过,我对他讲,我和灵子已在一起生活了四五年,我很爱她,等等。辉事先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因此我的话让他很吃惊。过了几天,我又打电话问他怎么设计与灵子的未来,他改口说还谈不上喜欢,年轻男女玩玩而已。辉的这种口气我很不习惯。

  灵子请假的这几天,我度日如年。15日,我接到她的短信,说她很累,我和辉,她两个都不要。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打电话给灵子的好友,据她讲提出分手后灵子天天在店里念叨我的名字,哭了很多次,凭她的感觉,灵子还是舍不得我的,只是来自亲情的压力让她无力继续和我走下去。我冷静了许多,觉得灵子目前确实挺为难,不想再苦苦逼她,可我又怕她认为我已经放弃了。左思右想,我打定主意,像以前的那些读者一样,相约“晨报倾诉”,想把心底的话讲出来,让灵子看到。此时此刻,我最想对她说:“灵子,你走了的这几天,我整个人就只剩下空空的躯壳,如果真的失去了你,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路该怎么走。我已经很清楚自己以前哪里做错了,如果你能回到我身边,我会更加疼爱你,呵护你。”

  凯的悔恨让我听得也有些动容。我认真地提醒凯不要再做出割腕等不理智的举动,在心里也衷心希望灵子如果能读到凯的倾诉,能够再给爱一个机会,是合是分,两人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