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4日

  一个奇妙的生理现象
1,首先大家伸出两手,将中指向下弯曲,对靠在一起,就是中指的背跟背靠在一 起。
2,然后将其它的4个手指分别指尖对碰。
3,在开始游戏的正题之前,请确保以下过程中,5个手指只允许一对手指分开。下面开始游戏的正题。
4,请张开你们那对大母指,大母指代表我们的父母,能够张开,每个人都会有生老病死,父母也会有一天离我们而去。
5,请大家合上大母指,再张开食指,食指代表兄弟姐妹,他们也都会有自己的家世,也会离开我们。
6,请大家合上食指,再张开小母指,小母指代表 子女,子女长大后,迟早有一 天,会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也会离开我们。
7,那么,请大家合上小母指,再试着张开无名指。这个时候,大家会惊奇的发现无名指怎么也张不开,因为无名指代表夫妻,是一辈子不分离的。真正的爱,粘在一 起后,是永生永世都分不开的。

2005年10月10日

上帝听说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一直没有一个本土的诺贝尔奖得主后,感到实在过意不去,决定帮一下中国,于是到天堂名人厅召开动员会议,让爱因斯坦、爱迪生、牛顿、达尔文、孟德尔等天才投胎中国大陆。

  爱因斯坦最先来到人世,他降生在一位国家科学院院士的家中,父母都是饱读诗书的中国学者,小爱因斯坦从小很喜欢幻想,除了爱学自己喜欢的,其他学习成绩却很差。中学没有毕业,已经10次补考,被学校退学3次,父母带他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检查,医生经过会诊认为他有妄想症,智商只有常人的60%,于是爱因斯坦被送进一家弱智群体学校,父母想到自己的孩子如此弱智,感到不可理解;作为中科院院士,他的父亲便怀疑他老婆偷人,两口子吵架101次,后来离婚。小爱因斯坦被判给他母亲,母亲想让他学习一点其他的东西,培养一些特长,便教他音乐,谁知爱因斯坦对音乐兴趣不大,只喜欢随便拉两下小提琴,却不肯去考级。对绘画也没有兴趣,成天胡思乱想,考虑过去未来、质量能量的关系,认为时间和空间是有联系的。一个小孩子,有这种思想,当然最后会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对于这个罕见的病例,医院成立了专门研究小组,并申请了国家"863"计划的专项基金,由著名海归学者领军,他们认为对"爱因斯坦综合症"这种罕见的精神病的研究大大提升了人类对自然的认识!

  爱迪生随即诞生了,他天资聪明,数理化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第一名,可是对外语不喜欢,便没有考上大学,父母没钱送他出国,只好招工进入一家灯泡厂做了一名工人,爱迪生对灯泡特别感兴趣,但是公司没实力为他提供一间实验室研究新产品,认为他一个大学都没上过的人,还想做研发,实在搞笑。只是派他做了一名卖灯泡的业务员,好在他最后快乐的找了一个老婆,并生了一个儿子!过着幸福的平常人的生活!

  达尔文接着来到这个历史悠久的古国,小时一直比较顺利,高中时对地理和生物特别感兴趣,但在中国高中,2年级时分文理科,地理分在文科班,生物分在理科班,他过于固执,最后考入一所旅游学校,期望成为一名导游,周游列国,但是,旅游专业毕业的,没有高学历,被人认为是混文凭,经努力探索,终于发现人是由古猿演化而来的!周围无不危言耸听,他却不听从老同志劝告,坚持己见,上面来人了,他还蒙在鼓里,组织上说制造"猴子"谣言是犯罪的。因为和政府不能保持一直,政治立场可疑,被定位为造谣,有"扰乱社会治安"企图!被送进劳教所接受劳动人民的再教育!出来后送到矿山,成为一名光荣的矿工!

  孟德尔自小是一位农民,上不起大学,留在家种地,种了一大片豌豆,他从豌豆的长势种发现一种叫"基因"的可遗传物质,从此激发培养一种优良豌豆的兴趣,他的豌豆产量比其他人高出好几倍。但是他自己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文凭,没有导师推荐,交不起版面费,写的文章也没有人看,没有单位敢出版,只好把自己的种豌豆的经验写下来,到处请专家鉴定,被中科院农业专家权威学者认为是一种伪科学。

  好在,当时袁隆平正好为杂交水稻的问题而苦恼,常常亲临一线,无意中走到孟德尔豌豆地,发现他地豌豆很特别,便向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请教,并和他同吃同住,孟德尔便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对袁隆平有很大的启发。袁隆平曾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说:我是一个农民。农民是我的老师,我的一切灵感来源于农民!

  孟德尔的豌豆虽好,却卖不出去,白条子受不了,农民负担太重,实验田动辄被强制征收,乡镇要吸引外资,搞配套工程,建高尔夫球场。不要说科学研究,肚子都成问题,随着改革开放,无奈!随同乡一起南下打工,成为一名打工仔!现在东莞一家村办企业打工,至今未婚!

  牛顿说来运气最好。他成绩很好,由于脾气古怪,高中老师在档案中给了较多负面评语,结果高考调档时被某著名大学老师认为思想品德不好,政治不可靠,档案被退回,只考上一所大学无锡某职业技术学院物理专业,写了一大堆关于经典力学的论文并提出了新的学说,但是由于导师不愿看到自己的弟子远远超过自己,自己在他面前,就像白痴,没有向杂志推荐,被退稿;而且导师很少指导他,忙着发文章、评职称、弄经费、申报成果,牛顿写的文章全无章法,不符合排版要求,只是依稀象个样子!曾自费参加在广西北海的学术交流,当时有国家的几位院士在座,牛顿想这是一个好机会,便向几位院士请教。

  问题一出,他说的问题几位院士前所未闻!牛顿性格的确不好,有一些着急便说到:难道科学院是养猪场不成!牛顿立即被轰出会场!从此天下再没有一家杂志社敢发牛顿的文章!

  牛顿一生只在无锡职业技术学院的发表过一片当时被万人耻笑的万有引力的短讯!后半生,一直在当了物理老师,总算干了老本行。比前几位强。

  几位投胎转世都没有什么结果,上帝有一些着急了!正好看见门捷列夫在名人厅俱乐部角落里摆弄元素周期表的扑克牌。

  上帝问:小门啊,你愿意帮助一下中国吗!

  门捷列夫说:我很愿意去中国看一看!

  上帝问: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

  小门说:前几位没有成功可能是因为没有念太多书的原故,特别是没有留过洋镀金,机会也少许多!根据我考察,在中国,至少要读到博士吧,最好还是海归,否者根本没人理你,最好出生在家庭条件较好的,最好还能出国留学!

  上帝说:最后的不行,我要帮助中国实现本土培养的科学家获奖的目的,人家印度为什么可以有自己培养的拉曼,中国人也应当,有什么其它要求随时和我联系!我的小灵通:7057109(肯定能拨通!)

  门捷列扶说:我一定!

  小门出生于一个教育家的家庭,受良好的教育,并且考上了中国中央大学的化学博士,分在国家中心实验室工作,他的导师(中科院资深院士)承担国家重点项目。有充足的科研经费,小门也很会来事,和导师关系很好!。。。。。。

  毕竟是门捷列夫转世,他很争气,名气很快超过了导师,将元素周期表编到第188个,然而要在实验中求证并不容易,可是实验室管理员来自老区和上面安插的人员,文化程度很低,只有小学水平,却很有自己的一套,自己不会,也不虚心学习。却牛的不得了!实验要求的蒸馏水都跑断腿,磨破嘴,什么事情都要小门自己做。在加上国家博士扩招,每一个星期小门才轮到一次做实验,遇上实验员去打麻将去了,党员学习都只能放弃!另外,由于锋芒太露,导师对自己也开始有点那个,加上没有海外留学绿?!又是址读,无法申请经费。

  于是小门通过太空长途电话联系到上帝:上帝啊,我现在需要一个实验室!

  上帝说:好啊,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小门列出了一个名系单,上帝皱了一下眉:哎呀,太专业了。这些我也不懂,你自己联系购买吧,我在瑞士银行给你存了一笔钱,自己去取吧!

  小门很高兴,次日向瑞士银行联系,果然有一笔!

  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外汇和购买设备,要通过科技部、教育部、财政部、外贸部,外汇管理局!小门费了不少脑筋,总算买到些东西!

  小门又问上帝:不行啊,不好使!

  上帝说:我有一些熟人,你找他们联系吧!

  小门与欧洲科学院联系建立一家大型实验室,供货商也联系好了,一批犹太科学家鼎力支持,科研设备全是最先进的!

  千心万苦地挫败欧美反华势力的科技禁运,科研设备购置齐全,装船运抵中国,通过马六甲海峡时,爱国商人李嘉诚听说是为提高中国科学进步的货船,免费提供了大量帮助,隆重招待了亲自押船的门捷列夫,称赞他年轻有为,将来一定能成为伟大的科学家,并表示:可以为小门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小门感激的落泪!表示一定不辜负李先生的期望?为中国人争气!

  门捷列夫大出风头,引起国内知识界的普遍不满,两院一致认为,小门爱出风头,不守纪律擅自行动,目无组织,表示永远不吸纳此人为院士。

  小门自费购买科研设备的行为引起检查部门的注意,一上岸即被隔离审查,由于说不清巨款来源,被判"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锒铛入狱!而小门千心万苦运回的大批顶级科研设备(因该批设备顺利运抵中国,美国专家认为这批设备可提高中国科技水平20-50年,由于海军和特工拦截不利,美海军总司令、中情局局长等引咎辞职,总统也被弹劾),国内专家都无法操作,连组装都做不了,打报告给上头,说是一船电子垃圾,毫无价值而且会污染环境,最终被拍卖拆卸分类处理,钢铁部分拨给宝钢冶炼钢材,据说这批"废料"炼出的冷扎板质量最好!

  话说上帝很久不见小门很是挂念,费劲心思找到他,被小门一通臭骂:臭上帝,害死老子了!小门窝了一肚子火,却无从发泄,一气之下,栓了一根绳子在梁上,去见上上帝。

2005年10月08日

在靠近平原的浅丛林中,一头大野狼捉到一只兔子。大野狼把兔子带回山洞,兔子想:这下我完了,我的一生就要结束了。
但是在山洞里,大野狼没有吃掉兔子,他要求兔子跟他做爱。

  “我不打算吃掉你,但是你必须跟我做爱。”大野狼这么说。

  “我不喜欢做爱。”兔子说。

  但是大野狼似乎认为兔子的意见并不重要,他毫不犹豫地扑向兔子,把它压在身子底下,开始在兔子臀部柔软的绒毛中间寻找OO入口,并且把自己的XX放进去。兔子狭小的OO无法承受大野狼的XX,它疼得尖叫起来,并且拼命挣扎,扭动身体。

  兔子的反应令大野狼吃了一惊,它没想到兔子会挣扎的如此厉害,简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让他费了相当的力气才把兔子按住。

  “怎么了?不过是做爱而已,我没打算伤害你。”大野狼深灰色的瞳孔中充满了困惑。

  “你已经在伤害我了!”兔子激动地反驳他。

  “为什么?”大野狼很难理解兔子的态度,“难道你更喜欢被吃掉?”

  “被吃掉,或者不被吃掉,这都是身为兔子理所当然的命运。”兔子显得相当愤慨,“一个生物存在于自然界,就会承受相当的命运,但是相反的,我们的命运中却并不包括被大野狼Q B这一项!这是计划外的,破坏规则的!”

  “噢……”大野狼皱了皱眉头,认真思考了兔子的说话,这是他的优点,他通常都会比较用心思考各种观点,“但这并不说所有兔子的命运,这仅仅是你的,一个个体的意外罢了,你不能否认这个自然界充满了多种多样的个体意外。而且,如果我没有Q B你。你也愿意跟我做爱,是否就是可行的?”

  “我 不 愿 意 跟 你 做 爱!”兔子非常坚决的说。

  “你没尝试过怎么知道呢?”大野狼同样非常坚决。

  通常来讲,在没有法律法规的地方发生观念上的分歧,最终都是体力较为强势的一方获胜。

  大野狼准备第二次插入他的XX。并且这一次他做好了准备,用一种绝对稳定的姿势把兔子压住,并且深情地跟兔子接吻,让兔子的小嘴不能发出声音。不过这一次大野狼改变了方式,他先小心翼翼的摩擦兔子的OO,起初兔子的身体发出很强的反作用力,但持续了一会,因为并没有受到跟刚才一样的冲击,这种作用力就慢慢减弱了,这时候大野狼才把XX缓慢的送入。兔子没觉得像刚才一般疼,但还是非常紧张。大野狼一边亲吻兔子,一边抚摸它,让自己的XX轻微的抖动,“喂,这样感觉好一点了吧?”他问兔子,灰眼珠有点湿漉漉的,像一块躺在井底的卵石。

  “还可以。”兔子被他这样一问,竟然不知怎么回答。

  “这并不是件令人讨厌的事情。”大野狼说,“事实上,自然界发生的事情都不令人讨厌,他们总有自己的道理。”

  “什么道理呢?”

  “有点不好解释。总之我们只是载体,不负责编排程序。”

  “是谁编排程序?”

  “某些玩意吧,或者就是我们自身,但我们编排之后就忘了,不然很没有意思。”

  “我们以前见过么?”兔子蓦然间把话题拐往一边,好像有什么阴谋似的。

  但事实上它什么阴谋也没有,它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它是个头脑简单又有点多愁善感的动物,相信直觉多过逻辑。当然这不是说他没有逻辑,恰恰相反,它相当具有逻辑能力,在生活中一切非原则性的抉择中,它都经常发挥它的逻辑能力。

  “也许见过吧,以前我带着狼群在平原上奔驰,也经常追捕兔子。”大野狼想了一下,很平淡地回答。他已经逐渐把XX送进深处,那里潮湿而紧密的触感让他十分愉悦。

  “你们经常吃掉兔子?”兔子继续问。

  “是的,经常吃。”

  “好吃么?”

  “还可以吧,我记不清了。”

  “哦——”兔子本来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被吃掉的时候所能产生的效果了,但由于大野狼一次突如其来的冲击而中断,并且将一声思考的前奏不自觉的修正为一种性反应的呻吟。大野狼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沉默跟专注,扭动身体,让XX在兔子体内不断搅动。而兔子也不自觉地开始让身体适应这种变化。

  兔子注视着大野狼,他的表情非常古怪,或者说,具有某种魅力,那对带着水气的透明灰眼珠,竟然仿佛弥漫着爱情。

  “你这坏东西!”兔子说。它当然知道那并不是什么爱情。

  “什么?”大野狼皱皱眉头。他很喜欢皱眉头,但或许这是习惯性的,不自觉地。

  “你怎么总皱着眉头呢?”兔子接下来说,当然它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突然扯到这里来。

  “我妈说我一生出来的时候就皱着眉头。”大野狼回答,然后他突然笑了,仿佛陷入某种回忆,但那只有短暂的片刻。

  “你妈呢?”

  “死了。”

  “大野狼们都住在一起么?”

  “通常如此。”

  “那你呢?”

  “我独个住。”

  “不觉得孤独?”

  “觉得。”大野狼叹了一口气,突然停下来,凝望了一会儿兔子,然后把视线转移到一个虚无的点上。“孤独是内心的,跟怎么住没有关系,一只不孤独的动物,只是因为它不知道什么是孤独。”

  兔子没有再说话,大野狼也没有,他只是反复的,持续的跟兔子做爱,正面做了背面做,背面做了侧面做……简直没完没了。

  山洞以外的世界在不知不觉间滑入黑夜,白霜凝结在草原上,夜行的动物们开始醒来,身体或翅膀划擦着枝叶以及空气,发出奚嗦的夜的响声。

  “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兔子终于这么说。

  “真的么?”大野狼停顿了一下。“可我还不想呢。”

  “你真是变态。”兔子无能为力的抗议着。

  “变态么?”大野狼又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或许是有点吧。可是你看,我还一点不想把它拿出来呢,”他指着自己的XX跟兔子说,“要是现在拿出来我才真的会疯掉。”

  “已经疯了,再疯一点没关系。”

  “好吧,就这样别动,”大野狼把兔子抱住,让下巴埋在兔子柔软的毛里,“让我在里面多一会儿。”

  “嘿,混蛋。”兔子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做爱?”

  “因为兔子好欺负嘛。”

  “是么?”大野狼一愣,“或许吧……”

  然后他不再说什么。

  大概过了很久,大野狼似乎睡着了,兔子开始悄悄的活动身体。

  “你想逃跑么?”大野狼一把按住兔子。

  “有可能,我还没想好。”兔子愤愤不平的回答。

  “也许我是应该放你走了……你希望我放你走么?”

  “如果你真那么干,我会相当高兴。不然你干脆吃了我。”

  “为什么要吃掉你呢?”大野狼突然抬起头来,疑惑的望着兔子,神色纯真的像一头刚刚出世的小动物,“如果吃掉你你就进入我的身体了,可我只是想进入你的身体啊。”

  “我可不喜欢。”

  “真的不喜欢?”大野狼几乎有点悲伤起来,“我原本希望你也喜欢……”

  兔子没有接茬,它觉得此刻的大野狼好像一个在撒娇的孩子,可他为什么要撒娇呢?

  我又不是他妈妈,兔子想。

  “逃出去以后去想哪里?干点什么?”大野狼松开了兔子,一骨碌翻身躺倒,口气恢复了平静。

  “吃草,在草地里溜达,晒太阳,或者被其它动物吃掉。”

  “因为那是一只兔子合情合理的命运?”

  “大概是。”

  “也跟其它兔子做爱么?”

  “也许。”

  “那也是兔子合情合理的命运吧,合情合理的话就会喜欢么?”

  “这我说不好,那只是为了交配和繁殖。”

  大野狼沉默了一阵,正当兔子打算悄悄离开的时候(事实上,在它这么打算着以前,一股莫名奇妙的厌倦情绪已经慢慢开始滋长,那种情绪并不非常激烈,但却十足险恶:在此以前,兔子一直过着顺乎天命的生活,活着的时候它很满足也很享受活着本身,但如果死亡迫近,它也有充足的觉悟。然后这种情绪却带来了一种怀疑,一种对现存的一切的价值的怀疑。事实上,它本来也不认为活着本身有任何特殊意义,只是着情绪让它一瞬间为此感到空虚,让那些自然而然的生活显得苍白而缺乏诱惑……兔子准备逃走,严格的说并不是为了逃离大野狼,而是想逃离那种险恶的情绪。),他突然一把捉住兔子,近乎粗暴的重新把它扯回自己怀里,不由分说,把自己坚硬的XX塞进兔子身体的隐秘的洞穴。

  兔子毫无心理准备,身体突然被异物入侵并控制,不由得冷汗直冒。但非常古怪的是,这一次它不再反抗,而是默默忍受着这种入侵,简直就像忍受一种注定的命运。

  大野狼抬起兔子的臀部,那个部分非常圆润饱满,他让兔子的两只大脚顶在自己的腹部,疯狂的抖动身体,让XX在那个窄缝里不断摩擦,他似乎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他的灰色瞳孔边缘模糊的溶解在黑暗中,成为一面吞没一切的镜子,他仿佛是看着兔子,把它当成世界的全部,又好像毫不认识它。

  他仿佛正在浪尖上飞行,冰冷的水滴好像飞溅着的星星,他融化在星星里,变得同星星一般冰冷,闪烁,细微……他仿佛去了星星那么远的地方,曾经,他带领着狼群在深夜的草原上奔跑,星星如同天上的海洋,汹涌而下,而他让身体跟随夜晚的风穿梭在草叶中,在那如潮的星空里寻找那些能指引他方向的星辰。它曾经独自对着北极星嗥叫,但星星并不回应他,浩大世界里的生命们,它们仿佛早已失去了命运的重力,既不困惑,也不怜悯。

  它们都在遥远之处,被孤独冻结着,像那些不可磨灭的出生以前的记忆……

  “嗷——”大野狼突然发出一声深长的嗥叫,从兔子身上翻滚下来,摔倒在山洞的地上。兔子听到他急促的呼吸,但那呼吸很快就开始减弱,,甚至微弱起来,它似乎觉得自己听到了大野狼的一点呻吟,但它不能确定,一切都来的过于强烈和突然,等它慢慢爬起来,检查似的接近大野狼的面孔时,它发现那对灰色的瞳孔正在慢慢的扩大……

  “你怎么了?”兔子问。

  “心脏病。”大野狼回答,声音简单,微弱,但是干脆。

  “那你不该激烈的做爱。”

  “我知道。”

  “你快死了?”

  “是。”

  兔子沉默了,时间流淌的很慢,大概过了10秒,20秒,30秒……但却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这中间仿佛有猫头鹰的叫声穿透了黎明前青蓝色的天空,或者蝙蝠振动翅膀回归巢穴……

  “喂,”兔子盯着大野狼,声音跟身体都几乎变得像一块石像,“你爱我么?”

  你爱我么?她这么问他。

  大野狼缓慢的扭动了一下头颅,让它朝兔子所在的方向倾斜。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