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3日

       昨天是个好日子,回了家,电话公司的电话线已经装上了,桌上还放了个小包裹,原来我在香港邮购的小说也到了。心情大好。同住的小妹子问是来自中国的礼物吗?我笑笑没说话,算是我自己送自己的礼物吧,来自中国。她说的也没有错。两本亦舒,一本深雪,还有一本苏民峰的鸡年运程。
        躺在床上,打开包裹,先把小说都翻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看风水大师解说的鸡年运程。本来已经有了本宋韶光的,不过据说苏大师在香港很有名,连梁朝伟主演的行运超人都请他串过场,展望了当年的香港大势。苏大师还独创了寒命学,推算运程。书很厚,很多没看明白,尤其是指导如何在房子里摆放东西的那段,简直太玄了,看了半天不得要领。翻到属马的那一页,说得倒和宋大师差不多。都说今年属马的红鸾星动,不但有红鸾星,还犯咸池桃花。按大师的说法,就是今年走桃花运,简直是从年头到年尾都会桃花大大的。记得以前看过李碧华的鬼故事逆插桃花,总觉得不是个好东西。我这把年纪了,不指望能如何如何,发财的心也没有,求嫁的心也淡得很,随遇而安尔。
        明天是元宵节,为了应个景我买了包糯米粉,回家做几个汤圆。红豆沙没买到,只好做实心的。拿绿豆冰糖熬了锅绿豆汤下了元宵。吃完饭,开了暖气,静下心来卷了两根草,拿了瓶才买的白葡萄酒,放了点U2的曲子,自斟自饮。想举杯邀个明月,才发现没有月亮,下了一天的鹅毛大雪,开窗望去白茫茫的地真干净。草的味道很好闻,有时候拿一块在手上,闻闻都觉得很舒服。小半块的草卷了三根,抽的不多,有点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飞雪,很多电影台词一段一段地从脑子里往外冒。U2的歌听起来很飘,房间里暖暖地,酒喝得身上也暖暖的,趁着这股子暖和劲和飘飘的感觉,上床睡觉。

2005年02月21日

    因为最近没上学,只是打工赚钱,所以生活非常有节奏。每天过着朝九晚七的日子,有规律但是让人高兴不起来。我比较喜欢那种随心所欲的日子,想逛逛就去逛逛,想去上学就去听课程,可是因为生活所迫,我被迫过起了绝大多数人过的日子,老老实实上班赚钱。每天清晨往车站走的时间正好是附近一个小学校上课的时候,可以看见满街都是家长牵着孩子去上学,有时候还有一个牵几个的。和国内的场景差不多,真是古今一般同。走的时候长了,就会经常看到几个熟面孔,一对同款发型的母子,妈妈看起来很年轻,儿子长的也是个小小英俊少年。一个爸爸,总是怀里裹了一个小婴儿,手里牵着一个孩子,造型非常独特。还有一个光头爸爸,西装革履的带着孩子去上学,然后还会和我邂逅在公车站,天天看到这些人,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上班的地方有个西班牙司机,收银的一个南美小姑娘很喜欢他,也许两个人已经有了亲密接触,于是姑娘就对胖小伙子司机说你只能有我一个女朋友不可以再去找其他的女孩云云,那个小胖家伙是个花心大罗卜,哪里容得下她这么想,理所当然得拒绝。他同我们说我喜欢女人,可是我不要女朋友,我只要姑娘,女朋友很烦呢,周末要去陪她,不开心还要哄她,无数的麻烦,我可没有那么傻。更别说那个南美小姑娘是个没居留的黑工,在男女问题上,西班牙也是很有些种族歧视的,自然不会允诺她什么。每次看到姑娘下班也不肯走,总要等那个司机送她回家,无论多久,就那么干等,总是感叹这种痴男怨女的事情好象也是古今一般同。
    中午吃过饭,有时侯在工业区里溜达总是能看见老外仓库中午休息,一群工人打扮的大叔小伙们席地而坐,晒太阳,聊聊天。前几天下雨,我还想他们没太阳晒,中午能到哪里去打发时间呢?
    傍晚时分,站在车站,也一直是三个人。我一个,一个总喜欢打扮得和反恐精英里的匪一样的小伙子,还有一个老是背着个背包的大叔,我猜包里一定装着他的中午饭。司机大叔也总是早晨一个晚上一个,早上那个年轻点,晚上是个留着白胡子的半老爷爷。不出意外,总是这么几个人。如果哪天少了一个,我就会心里想,是被炒鱿鱼了呢还是换工作了呢?很是八婆。
    简单而有规律的生活,我已经过了快半个多月,有点无聊,但是还是要继续。所以就要自得其乐,发掘点有意思的东西,给简单生活加点乐子。
   

    有个不太高尚的爱好,就是爱看八卦新闻。每天上网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留园和TOM的娱乐版,看看那些新闻人物又做出什么娱乐大众的事情来了。别说是巨星级的人物,就连三四流的小星们我也能报两条花边新闻来。想必前世我是狗仔队的干活。
    最近的娱乐新闻大多是喜事,传王菲要和梨鸭棚结婚了,场面都已经铺开。对别人我们可以用口水淹死她,可是王菲,这么特立独行的一个女人,放她一马吧,虽然那个梨的确不咋地。
    还有一对要结婚的来头比王菲还要大很多,那就是查尔丝王子和卡米拉。对于他们,媒体也算是宽容了。从早几年几乎人人喊打,就差浸猪笼,到现如今委婉的祝福,大部分人的心里估计都是觉得卡女士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如今两个人都是半截入土的,结婚就结婚吧,有他那么个占着王位N多年的妈,估计他也只能做一辈子王子了。那是不是皇后,又有什么关系呢。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大婚的时候也是个仪表堂堂的绅士,和新娘站在马车上挥手的时候也是很美的一幕。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三个人一个变成半秃老头,一个掩香黄土,还有一个也是绝对不能和美丽沾上边的半老妇人。说起来,戴妃才是第三者,想当初查尔斯王子认识卡米拉在先,伊那时也是罗敷有夫的。八卦里说王子和卡女士才是情投意和,共同语言颇多,爱好也相同。比起知情识趣的卡女士,初婚的戴妃只能算是个小户人家出来没见过世面的姑娘而已。但是世俗总是同情弱者,于是万恶的第三者就是那个满脸皱纹的卡米拉了。
    近来好象流行女大三抱金砖,卡迈隆迪亚兹要和贾斯玎结婚了,戴米摩尔的结婚对象也是个翩翩美少年。虽然年纪差很多,可是看到他们站在一起也没有觉得如何的不合适。可能沉浸在爱情中的人看起来都比较满足吧。本来国内传说今年是个寡妇年,不宜结婚。连我姐姐都赶在旧历年前去领了证。可是看到那么多名人前仆后继地踏进爱情的坟墓里,好象这个没有立春的年头又不算怎么不吉利了。

2005年02月20日

最近听了首歌很好听,歌词我也很喜欢。发出来大家共赏。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Green Day

I walk a lonely road
The only one that I have ever known
Don’t know where it goes
But it’s home to me and I walk alone
I walk this empty street
On th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Where the city sleeps
And I’m the only one and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My shadow’s the only one that walks beside me
My shallow heart’s the only thing that’s beating
Sometimes I wish someone out there will find me
‘Til then i walk alone
I’m walking down the line
That divides me somewhere in my mind
On the borderline of the edge
And where I walk alone
Read between the line of what’s
Fucked up and everything’s alright
Check my vital signs to know I’m still alive
And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alone.
I walk this empty street on th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Where the city sleeps
And I’m the only one and I walk alone
My shadow’s the only one that walks beside me
My shallow heart’s the only thing that’s beating
Sometimes I wish someone out there will find me
‘Til then I walk alone
 

2005年02月18日

转眼上了两个多星期的班了。没啥感觉,就是混混。每天都在想今天干嘛呢,又能显得不是那么闲,让老板看着不快,又能不做什么事情。连着一个多星期,去仓库点库存,暗无天日。外面是阳光万里,里面是又冷又阴。我是绝对不能亏待自己的人,第二天就带了热水袋,还有随身听等一应事物,找一个干净的箱子,爬上去,坐稳。等着工人们点数,报给我。偶尔有两天闲着就上网下电影,看网页,有天在挖雷被老板看个正着,彼此都很郁闷~~~

我的BOSS是个很搞笑的家伙,才二十四五的人,儿女各一个,儿子已经四岁。不禁让我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丫是个科盲,电脑更是啥也不明白。以至于他的理论就是好就买,不在乎贵贱,反正老子有钱。我猜想他肯定被人蒙过不少次,花了不少冤枉钱。因为他的花钱豪爽,我们公司现在光打印机就有六七台,大都是因为一点小毛病,没人会修,报告BOSS,他就买个新的。我就一直在蓄谋等哪天我抱一个回去,反正也没人明白。前两天他带领我们一个同事去配电脑,找了家中国人的店,花了八百四,买了个光电鼠,液晶屏,120G硬盘,1024内存的电脑,得意的不行,说看又便宜又好云云。妈的,也不想想这几个东西一去,八百四花了六七百,那剩下的东西肯定是要多烂有多烂。看到他那么花钱如流水,受骗上当还得意的样子,不禁嗟叹,没有文化害死人啊~~~~

晚上下班天已经全黑,满天星斗。去车站要过一个铁架的人行天桥。每次走在桥上,仰头看星,都会有可以一步一步走到天上的感觉。最近我们这里倒春寒,天冷。站在车站等车,风呼呼地吹,经常一支烟抽完,手已经冻冰了。想想无聊,再抽第二支。

这阵这也没啥大事,也就是烧掉了一个商业楼,二十来层,一夜间烧得只剩黑区区的烂架子,电视台可算是等到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有关于这个大楼的新闻。开始烧的时候是现场直播救火全过程,烧完了就开始回顾,找附近的看客回忆当时场景。于是自然有好事者口水啦啦地说那天晚上我正在窗口望呆,说时迟那时快~~~~啦啦啦~~~~~接着就天天以那个黑呼呼的架子做背景,现场跟踪报道,再然后就是保险公司说咱们这次得赔保多少多少钱。又有建筑师开始带着大楼图纸上电视为无聊观众讲解大楼的构造。反正烧了一个楼,电视台忙得不行。大家都有了忙碌的目标。

最近就是这么无聊,所以写的东西也无聊,大家也就无聊时候无聊一看吧。

2005年02月10日

        在马德里的中国老板是不做兴过年的,他们的概念是这里是老外的地方,春节有生意,自然不可以放假。但是当圣诞节或者SEMANA SANTA的时候,他们也不会休息。总而言之,放假免谈。人人都是勤劳的工蚁。
        于是我在工作中度过了我的年三十。中午一点多,算着时差,给国内打了电话,大家都很开心地在吃年夜饭,没啥可说,拜完年就挂了。抬头望望外面的天,阴阴的,没劲的很。没多久接了个国内朋友的拜年电话,又意外又感动,可惜手机没电,几句话说说就匆匆挂线。他的电话背景是嘈杂的人声,想必是在合家欢聚,真热闹。下午很闲,挂在网上看三联周刊的生活圆桌,一篇一篇,嘻笑皆成文章,只是少了王小波,想念他的那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年夜饭有好几个去处,一个住郊区的同学喊我去他们家吃饭,打工的老板也叫我和他们过年。最后还是约了几个住附近的同学,说好等我一下班就去找家中国馆子搓一顿。兴趣不大,可是过年也要有点过年的气氛。说实话,要按我自己,不如一个人在家喝酒,喝的醉熏熏的上床睡觉。
        下了班,天色昏暗,飘着小雨,整个工业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显得越发的凄凉。算算公车还有一会,就走到一家中国人的货行,买点方便面和一根白萝卜,算着改天炖锅排骨木耳萝卜汤。结完帐,一脚踩滑,就听见开过刀的那条腿膝盖咯达一声,扭了一下。当时就疼的说不出话,赶紧找个椅子坐下。歇了三分钟,好了点,小步地走出门,站在车站,就想着这下可能得回家歇着哪里也不能去了。
       忍着疼,上了公车,走回家,爬到五楼,进了房间给同学打电话说抱歉让他们等,我不去了。然后扔下包坐在床上,不由的悲从心起,自己可怜自己,哭了一场。饭也没心情烧了,洗澡,睡觉。躺在床上,听着怨曲,想起原来我已经有三年没在家过年了,又想到过完年我就二十有八了,真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2005年02月07日

   搬家收拾东西总会有些意外发现。在一堆小本子里,看到了去年夏天去北部VIGO小城记的流水帐,虽然简单,但是还是让我想起了那次吃喝玩乐的好日子。拿出来大家共览吧。原文如下:
    12号早九点,MADRID南部汽车站-VIGO,单程29,50欧,九个小时路程。下午约五点到达。找旅馆。HOSTAL BUENAS ARIES,双人房,四十五欧,带电视,独立卫生间,在市中心附近。北部的消费果然比首都便宜不少。安顿下来后,九点多,溜达到轮渡口后面的餐馆一条街,全是海鲜馆子。门口的广告看得都很诱人。找了家坐下,一份四十欧的海鲜杂色大拼盘,十欧白葡萄酒一瓶。海鲜拼含蜘蛛蟹一只,紫贝若干,大对虾两只,NARANJA虾二十只,螯虾两只,葱烤蛏子四个,洋葱焗蛤利一盆,外加冷食膏蟹一个。初不觉多,但后来两人皆饱,满意而归。
   十三日周五,早十一点买船票去ISLA CIES,四十五分钟船程,先坐船仓,后来跑到甲板上看风景。颠簸,甚昏。到后,天阴,水冷,满沙滩人都换了泳衣在岸上晒太阳,等水暖。我等了很久,忍不住,鼓起勇气跳到海水里,划拉了两三下,三分钟不到就冷得受不了。继续上岸,在半阴的太阳地里晒。然后看天气是没啥戏了,就在岛上逛了一圈。混到七点,坐船回VIGO。晚上回住处洗澡,发现虽然没啥强烈阳光,我身上也晒出了泳衣的印子,太阳的紫外线还真是强烈啊~~
   十四日,周六,去城市中心的一个小城堡观光。在山上,公路很是奇怪。去的时候是打车,觉得绕着绕着就到。下山的时候,走了无数圈,还是在山顶绕。真是郁闷。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下山了。昏~~
城堡里面是半空的,只是个遗址而已。拍了两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就跑路了。下午坐车回MADRID,周末三日游结束。
   。。。。。。
   时隔大半年,我还对VIGO的海鲜念念不忘,去了BARCELONA以后有了比较,更觉得北部的海鲜物美价廉。

        满以为这次回来,肯定是去同学和他老婆开的旅行社做个OFICE小姐了,结果丫放我鸽子,很抱歉的告诉我由于旅行社要到二月中才开业,开始也不要什么人。所以可能要等两个月以后才会要我过去帮忙。生活还要继续,饭还要吃,钱还要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
        于是,开始找工作。这里有个很有趣的规律。就是无论是找住处还是找工作,女的永远比男的好找。在我放出要找工作的风声第二天,一个同学就给我介绍了他打工的一个做内衣的中国人公司。搬完家的下午,我就去面试,老板是个白胖子,谈了几句就让我上班。于是,我又成了劳动阶级了。
        第一天,老板把我带到他其乱无比的办公室,让我先帮他收拾一下。又交代了一下我以后就是帮他们整理单据和乱七八糟的收支帐单。没问题,我是万金油,什么都会一点,这种事情小菜一碟。正在收拾着,他跑过来看看,然后很是大刀阔斧的爬上爬下,把一大堆东西都清理出来,然后拿了个吸尘器吸起地来了。搞的我在旁边很是无聊。不到两个小时,工作就结束了。下午我就奉他的旨意去帮我同学在电脑里存货品,明是帮忙,暗里就是我坐在他的电脑旁边聊天,口水啦啦地说到七点半,跑路回家收拾东西。
        第二天,奉最高指示,去另外一个仓库盘点。于是我和两个库工一起把几乎是些咸丰元年的旧货拿出来清点。那两个库工真的是非常厉害,几米高的货架爬上爬下,那些箱子个个都能压死我,他们搬起来轻松之极。我的任务就是拿个笔记下他们点出来的货品和数量,因为这个老板是做内衣和小百货的,以至于满仓库都是丁字裤,三角裤,胸罩之类的东西。先开始那两个工人看我是女的,还不太好意思报,后来倒是我脸皮厚,大大咧咧的问他们1431是什么啊,丁子裤还是胸罩啊?问了几次,就一切正常啦。四海之内皆兄弟,江湖儿女嘛,这些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三天的班上下来,我还是一副小混混的样子,昨天晚上加班在办公室抽烟聊天,老板他妈妈来视察工作,看看我,我可以想象她心里很郁闷,但还是没说什么走了。可怜的老太太。真是搞不懂他们这些浙江人,那么有钱,还日夜辛勤工作,人生有什么乐趣可言呢?虽然我们老板开着十八万欧的保时捷旅行车,我还是鄙视他们。

        今年的二月对我来说是个动荡的月份。一月底二月初历时约一个星期的搬家,搞的我精疲力竭。二月一号上午搬家完毕,下午就去找工作面试,二号的早上开始了了新的打工生活。每天晚上回家,继续收拾我的那些看了就苦恼无比的行李,忙了快三天才算一切搞定。
         有时候想想一月份在国内灯红酒绿的日子,简直恍若隔世。怎么一下子就从一个小康阶级变为了贫下中农了?尤其是在找房子的那段时间,经常看着满街的房子心里感叹怎么马德里那么多的房子,我连一间合适的房间都找不到呢?心中的那份凄凉,和国内在城里打工的民工想法差不多。真是物离乡贵,人离乡贱。这个道理真是古今一般同。
         二月初,我的暗恋对象也奔着他的澳大利亚的大好前程去了。要说我心里不郁闷是假的。在科技那么发达的今天,虽然不能说我们从此天各一方,终生不得见,但是以后估计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只能相忘于江湖了。有时侯觉得自己有些口是心非。就象这个家伙,虽然我早就知道没希望,退一步海阔天空,可还是耽搁了好久才放下来。如今他成了过去式,我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惆怅。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OJALA若干年后就算在哪个地方不小心遇到,互相都不是那么丢份,我还是那么青春动人~~~恶一个先~~~
         经过了动荡的一个多星期,我总算是安顿下来了。趁着今天休息,去逛了个街,给自己买了两件衣服,算是慰劳自己。无形中又添加了下次搬家的身外之物。还去看了看那个卖种子的店还在不在了,准备在三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在我的窗前种点草,等到八月的时候,我就可以抽着自己种的草,喝着小酒,坐在窗边赏月了。

PS,因为最近重看了王小波的昆仑奴,对里面的那句古今一般同的句子很喜欢,老想着用一用。今天总算是找到了个机会。爽~~

2005年02月01日

        这次搬家工作非常浩大,我们前前后后一共叫了三批人,三次车,来来回回搬了六七次。没想到两个人的东西那么多,光箱子就有五个,还有若干的杂物。我们把能喊得到的车都喊来了,也算面子大。因为全然信任我的同住,所以找到的房子我也没去看。她回来汇报说还不错,有一排大衣橱,可以放很多东西。房间也不小,价格也合理。听到这些,我还担心什么呢。搬家的第一天,因为原住客还没有走,我依然没看到房间的真面目。只是把若干的箱子放在的房东的储藏室里。
        直到昨天,当我开门看到房间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失望。一个十平米不到的房间里,沿墙是一排柜子。放了一张高低床以后,房间就没有任何空间了。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放置我的电脑。面对我的无话可说,我的同屋也很郁闷,她解释说看的时候因为有人,也没仔细看,觉得瞒大的。没想到这次来看那么小。面对一个连空间感都没有的白痴我能说什么呢?!我这辈子都没有住过那么小的房间。还有如山一样的东西,你让我如何放的进去。最郁闷的就是后来我们去IKEA想买个小点的书桌放电脑,找遍全场,都找不到一个小巧到只有六七十厘米宽的桌子。打击连连,加上白天的辛苦搬家,晚上简直是只想往床上躺了。为什么我在这里碰到的人要不就很蠢,要不就非常的小市民?看来虽然还没到旧历年,我的运气就已经开始变差了。
         傍晚回到家,我就开始找广告,还去看了间房,又是五楼,没电梯。房主是个男的看上去象东欧人,客厅还坐了个小伙子,目光冷淡。进去看了所谓的双人房间,还不如我现在的房间大。高低床一放,就快到房顶了,旁边放了一个小衣柜,房间就满了。就这样他还敢收我两百六,不死心地问还有大房间吗,他说这个就很大啦。我解释东西很多,这么点地方放不下,他很不理解的说,我有柜子啊,你可以把东西放到柜子里,还可以把箱子放到柜子上面。靠,见他的鬼,我打着哈哈跟他白白了。
         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没办法,还得搬。那么小的地方,那么多的东西,我实在受不了。想到再过一阵的搬家还是工程浩大,头就开始疼了。各位看客,最近我真的很衰呢。希望下次我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