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6日

        每天上班的路上,会路过一个街边公园,种了几株樱花树,平日里阳光明媚,蓝天白云,也不见得树有多美丽。今天晚上下班,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路过那几棵樱花树,远远就看见一片白色雾海一样的花,白茫茫的。因为夜晚,没有白天那么明亮,只有微微一点光,朦朦胧胧地看着这片花林,只觉得开的很惊心动魄。难怪日本的漫画里经常把樱花和鬼魂之类的联系在一起。也有一种说法是如果树下埋了死人的话,明年的花会非常美丽,因为有人的精气在养着那多花。理论倒是和天龙八部里姑苏城外的那位王夫人一样。此时在一片夜色里看着这花,只有一种诡异的美。

        在国内的家里有一株昙花树,养在一个陶的花墰里,是当年从杭州搬家来南京的时候带来的,有些年月了。每年夏季会开一次花,二三十朵,沉甸甸的坠在那里,很漂亮。小时候,最喜欢在花开的午夜,一个人搬个小凳,等花开的那一刹那。总是要呆到十一点以后,静悄悄的时候,几乎可以听见花苞绽开的声音。然后一朵朵的都打开了,带着清香。薄薄的花瓣,嫩嫩的花蕊,一切都是那么脆弱。以至于甚至度不过一个晚上,静静地开,静静地谢。很有些孤芳自赏的感觉。依我觉得,倒比什么婷婷独立的莲花有味道。就好象开不开是我自己的事,看不看都无所谓的那么一股不在乎的劲头,颇合我意。

        好象其他就不喜欢什么花了,因为过敏体质,小时吃过不少花粉的苦,着实对花花朵朵的没有什么好感。以前看梁雨生的白发魔女传,一直对雪莲很憧憬,以为肯定是天上之物。后来在青海看到了作药材的雪莲,毛毛绒绒,干干的一朵花,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

2005年03月15日

        一向很喜欢电影里面的坏人,大多数都是坏的透透,草菅人命,杀人如麻,结局也都是被正义的一方绳之以法。可是大反角真是比主角招人。记得杰里米艾恩斯在纽约大劫案里演的那个大坏蛋,把布鲁丝威力演的那个肌肉发达的倒霉警察耍的团团转。虽然最后功亏一篑,金子没抢到,可是那个样子,绝对比光头老布来劲。

        威尼斯计划里面那么些个神偷,个个透着机灵,临到了还是被爱德华诺顿摆了一道,落了个鸡飞蛋打。虽然数年后,大家计划了半天想报仇血狠,可是要是没有借了外援,一切还是全在坏人爱德华的掌握之中。所以最后虽然坏人咯屁,好人赢的也有些不那么光彩。

        还有吴镇宇在古惑仔里的那个丧坤,邪邪的眼神,沙哑的喉咙,杀陈浩南老大时候那叫一个冷血,还有在厕所让他马子给他口交的时候脸上的那副表情,赞就一个字。要说演比较邪的那种人,除吴镇宇不做他人想。最喜欢看他演坏人。

        黑金里面梁家辉的那句谁赞成谁反对,真是酷到极点。虽然也不反感敬业的刘大叔,可是这个电影里绝对是梁家辉出彩的多些。至于刘德华,我也就记得他和手下被满山的狼狗追着跑的狼狈样子了。

        说完男坏人再说女坏人。一般女坏人必须要面若桃李,心如蛇蝎。想当初看007里面苏菲玛索,真是乱兴奋一把的,那么美,那么狠毒。连一向智勇双全的占士邦都着了她的道。顺带提一句,里面的男坏人,那个英国演员我也很喜欢,他的猜火车和抢翻天,一脱到底,我都有看。最近看了个烂片霹雳娇娃二,那三个蠢妞不提也罢,倒是有时候没见的戴米摩尔出演的那个坏女人有点看头。身材还是一如往昔的那么好,也不枉她找了个年轻十几岁的小男朋友。

        动画片里面的坏人就更招人喜欢了,最爱麦克老狼,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每集都是那两个面无表情的白痴狗得了便宜。还有有点小坏的汤拇猫,回回都败在一个小耗子手上,真是让我等坏人的拥护者受不了。至于喜欢坏人的原因,想来可能是因为电影里好人都差不多,虽然有点小奸小坏,但是临到大事总是一副先天下之忧的样子,倒不如坏人来的多种多样,比较中我这种善变之人的意吧。

2005年03月05日

           发现最近的生活是变化莫测,才当了一个月的老板助理,混了八百块的工资,这个月又过档到同学开的旅行社里学习出飞机票的本领了。其根本差别就在于工资,妈的一下从小康变温饱了。当然,我的目标是将来可以做地陪,带带旅行团,大嘴啦啦地领着一帮父老乡亲们游山玩水。所以一点小差别,还是可以忍耐的。

          可能是荒凉的工业区呆久了,到了马德里的闹市区上班有点不习惯。加上又在商业区,人人都是行色匆匆,目光严肃,再也不可能每天都在公车站看到同样的几个人,悠悠闲闲的了。现在是一出地铁口就有无数人在我眼前晃过,还多数是些西装大叔级人物。偶尔能看到几个美女帅哥就会觉得人生很美好。昨天一上地铁一号线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长的真是不错。极其养眼。我坐了三站车,偷看了N多眼,心里还在暗自后悔怎么没把我的小数吗带出来偷拍。然后就决定每天带着我的小相机,偷拍~~~

          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坐地铁就想起东周列国志里面那个黄泉相见来,还有李碧华的鬼故事。世说新语里说一个家伙去一个风水大师那里学本事,学了三年比师傅还厉害,算出他师傅容不下他,就等着一出师门就找人干掉他,于是在回家的路上穿着木屐踩着水站在桥下,靠着桥墩。师傅算了算说不用追了,丫现在头,脚和背都靠着木头,在水上土下,绝对是个死兆,九成九是躺棺材里了。他这才拾回一条小命来。有时坐在地铁里想想,身边众人的哪个不是在水上土下呢?真是人生即地狱。

         现在学习的新本领是如何出飞机票,用的电脑联程系统还是个要使用DOS命令的东西。那就是意味着只要你不知道命令的代码,随便怎么蒙都是么得用地。可是苦了我这个喜欢耍点小聪明躲懒的人。最惨的还是里面的输入指令及提示全他奶奶是英文,天可怜见我西班牙语学得还一踏糊涂的又要把忘的七零八落的英语拾起来。真是苦不堪言。要不是我对这个行业又向往又好奇,老子又要撒丫走人了。最近还有损友一直在蹿掇我请假一起去希腊玩,说是找了个团九天才六百多块。我他妈是无限向往,可是现在是有工作的人了,不可以随心所欲。才上两天班就找老板请假九天出去玩,估计是天理不容。所以只有老老实实做人,没事拿本英汉字典查单词。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