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8日

    今天坐公车回家路上望呆,在等红灯,就看见路边的草地上一个大叔在遛一只斑点狗。小狗长的瘦瘦高高的,很开心地四处乱串。大叔非常搞笑,趁小狗疯跑之季,偷偷摸摸躲到一个墙角,等小狗来找。他刚站定,偷偷望外张望,就给小狗发现,一路飞奔,扑到他这来了。真是其乐也融融,我看着都觉得好玩。
    以前住的地方,楼下一户养了一对牛头梗,非常可爱。猪猪的,三角眼,走起路来是罗圈腿,很结实劲挺大,撞一下还怪疼的。是我最喜欢的狗之一。每次看到,我都想把它拐回家去。一直很喜欢短毛狗,腊肠啊,斑点啊,沙皮啊什么的都不错。上次回国,去朋友家玩。她家养了只惠比特,就是那种澳门赛狗,跑起来快就一个字。我们带它出去,一开门,哄地一下就没影了。倒是很乖,喊几声就跑回来了,还知道走几步回头望望,等等你。据说一次带它去中山陵遛弯,因为瘦,毛是土黄色的,跑起来又快,别人看见了问我朋友你养的是鹿还是狗啊?非常搞笑。以前上班时候的同事养过一只沙皮,很小的时候带到公司玩,会跟人走,尤其是胖一点的人,别人前面走,它在后面迈着个小罗圈跟着,很有趣。后来长大了,帮忙给它洗过一次澡,它顽强抵抗,差点把同事家的冲淋房给撞翻。曾经带它到我们家住了几天,能吃的很。一块钱三个的肉包子它一口一个。我姐姐拿着包子喂它,一扔下去就没了,还抬头无辜地看,一副没吃的样子。搞得我姐姐很是无奈,只好改买一块五的苏果大肉包喂它,看着它三口吃完。
    自从上次养的小腊肠春心动,自己溜出门被人拐跑以后,一直想给我妈再弄一只。这次回国,买了只和原来差不多的带回家。结果因为暴饮暴食加洗澡,生了场大病。全靠我那当过医生的妈每天一针血清一瓶葡萄糖加乱七八糟一老拨子药那么扎下去,足足治了一个多月才算给它捡回了条狗命。可能是因为我妈天天给它打针吃药的,小狗就是怕她,按我爸爸的话说就是小狗肯定心想这个胖奶奶怎么老是给我苦头吃。全然忘了它生病的时候是我妈拿当归母鸡给它煲汤补气救了它的小命。它对我倒是很亲,生病最重的时候躺窝里都爬不起来了,我回去看它,还要挣扎着起来望望我。也许是刚拿回来的那个晚上爬在我床边睡出的感情吧。也可能是我在它生病的时候偷偷喂它吃猪肉脯,记得我的好?也就是因为这么一折腾,家里人都很喜欢它。上次有朋友回国,我问家里要带什么吧,爹妈都说啥也不要,问到那给狗带点东西啊,我妈马上说那你看着买吧。就象家里多了一个娃。
    在国外人都养不活,别提养狗了。去年养了一只杂牌狗,有够闹心。啃网线,随地大小便,翻垃圾箱,而且是屡教不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丫还是我行我素。十足十的坏小孩。最后只好送走了事。算是失败之举。
    因为在这里条件不够,所以老是惦记着回国,到时候搞一只牛头梗,在加上那只腊肠,养养小狗晒晒太阳,那时生活才是真美好。
   
   

        最近我的懒惰本性越来越厉害,一篇游记断断续续写了快一个月也没有搞定,后记是拖了又拖。上个星期,一边下电影一边写,结果电脑受不住自动关机,于是写得也都送给电脑了。想想这个星期天新的旅行又要开始了,旧的东西还没有写完,有点不象话,对不起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们。所以今天下午睡觉起来,开始写我的南行后记,才起床,有点昏,要是语无伦次也请各位看客多担怠。
        出去吃喝玩乐的直接后果就是失业。我和老板互相开除。因为老板觉得我出去玩,没有把心放在工作上,应该放弃休息节日来免费加班。我觉得有假不玩猪头三,给钱让我加班还要考虑考虑呢,双方理念完全不同。想当初上班前资方给我的许诺是公众假期全有,而且长假可以调休,连在一起。等到了真有假日的时候,就改口为我们是中国人,当然作息制度也要跟着中国店铺走,老外的假我们不放的。靠,那中国人的仓库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基本无休息,合着我也跟着他们走?!再说了,外国节日没休息,那中国的春节中秋我看那些中国人也干得很来劲,没有歇嘛。我们同学的女朋友即老板娘是个三十岁的未婚姑娘,可是从开了旅行社以后就具有了四十多岁更年期妇女的所有症状,喜怒无常,歇死底里。一个上海人加一个青田人老板,想来想去前途渺茫,再说从来我就是个为了玩可以不工作的家伙,五一的八日突尼斯还在等着呢,当然就是再见没商量,溜之大吉啦。
        在家吃喝睡的日子很好过,自打休息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挺多,不上班比上班还忙。非常不幸,我的IBM显示屏的背景灯坏了,开机没图象,去修吧,因为过了保修期,据说开个机就是一百多欧。在目前这种经济情况下,我只能把维修计划押后。于是每天早上只能拎着我那个重得要死的HP本本去学校蹭网。本本毛重二十多斤,感觉每天就象扛了袋大米一样,十分的农民。到了地儿,把电脑一放,就觉得其他人的电脑看起来那个小。一次坐我前面大叔也是用HP,十五寸屏,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看起来就觉得两个电脑不是一国的。更惨的是因为机器大,基本就是个小台式机,遇上我同时用BT和讯雷一起下电影,再开个网页加玩个游戏啥的,风扇吹得那个呼呼的,还会自动关机。反正每次机房里面我的电脑动静最大,等我一关机,就感觉整个世界清静了。搞得我非常没面子。
        一不小心,在家歇了一个月,等我这个星期玩回来,考完试就又要找工作赚钱,为生活奔波了。有时候想想,真是蹉跎岁月。

2005年04月16日

    NERJA是阳光海岸中的一个位于海岸和山体之间的小城。只觉得从GRANADA出来以后,翻山越岭了一番,就看到了海岸线,间或着有些白色建筑的城市,NERJA就是其中一个。西班牙南部因为海岸线平缓,所以是整个欧洲的度假胜地,白色海岸,阳光海岸一到夏天听到英语的几率和西班牙语差不多。加上西班牙的消费在欧洲算是低的,很多德国,英国人都在阳光海岸的小城市里买了房子,退休以后拿着养老金住在海边晒晒太阳,坐吃等死。
    因为还不是旅游旺季,NERJA人不多,在街上晃的大多是些金发碧眼的北欧人士。在这里找住处也不是难事,我们边走边挑,最后找了家靠海边的旅馆,房间又大又宽敞,前面就是个餐馆,算是完美了。放下行李,换身清凉衣服去海边逛了逛。海边其实大同小异,无外乎吹吹海风,看看海浪拍打岩石,在海边走走。但是总是给人一种好心情。带着好心情,去住处旁边的餐馆吃了顿海鲜,虽然不是家经营海鲜的馆子,但是烧烤和一个海鲜烩还是吃得我们心满意足。
    此处有名的地方不多,一出是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建的一个观景台,号称欧洲阳台。还有就是一溶洞。阳台上看风景很是不错,小风嗖嗖,拿了包瓜子,一路走一路磕,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羡慕那些个发达国家的老头老太,拿着丰厚的退休金就这么着周游世界,真的很爽。
    至于那个溶洞嘛,反正就是喀斯特地形啦,钟乳石的样子大家都知道。也没有桂林那些个导游告诉你这是个什么东西,那又是个什么的。全凭自己看,我是个想象力很缺乏的家伙,走马观花看了一遍,没啥意思。外面还有个博物馆,展示了一些挖出来的原始器具,整个感觉很是粗造。加上整个溶洞区只有一家餐厅,物价指数高,服务质量差,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据说每年六七月,在此洞还会搞个音乐会,靠,那么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就这么着我都觉得气闷,到时候再来个三两百号人,没听完估计一半得吸氧。当然,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据我所知每年都没人晕过去,演出顺利结束。呵呵
   就这么着,一路晃着,我们就结束了四日南部游,回了马德里。当然还有些后话。咱们就在后记里面唱吧。

2005年04月13日

    CORDOBA的旅行以第二天逛完一个阿拉伯式的花园后结束。之后在我的极力建议下,大伙坐上了去GRANADA的汽车。两年前我曾经一个人去过一次,初夏季节,住在GOMEREZ坡道的一个家庭旅馆里,黄昏时分顺着坡道往ALHAMBRA宫殿走,浓密的林荫道,只有我一个人,听着潺潺地水声,望着落日的余辉斜照在破损的宫墙上,感觉很不错。所以这次我觉得大家都不该错过这种好景致,力荐了此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只记得当年游客稀少的情景,忘了这次我们来的不是时候,SEMANA SANTA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教训,不要在黄金旅游周出来逛。一到GRANADA就发现原来可以直接坐到老城区的公车改道了,因为有游行。花了二十多块打车到了坡道,只见家家旅馆都挂着客满的牌子,于是满街乱走,直出了大街才好不容易找到个房间。当然,条件不用说了,只能凑合一晚而已。皇家礼拜堂已经关门,失去了瞻仰依莎贝拉女王和费尔南多一世长眠地的机会。大教堂里人潮涌动,整个CATEDRAL区就是游客的海洋。街道上是隆重的游行队伍,只有一个字,乱。逛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当年我喝阿拉伯茶的茶馆,疲惫不堪地回到旅馆,只能寄希望于第二天的ALHAMBRA宫之旅了。
    ALHAMBRA由于文物保护的关系,每天的门票是定量销售的。早上九点到了售票处,发现排队的人已经从门口排到了后面的小山坡上。想起两年前排队十分钟的情景,只能嗟叹古今大不同。抱着一线希望,开始排队,眼见着天气从阳光明媚变成风雨大作,只是觉得冷。每隔十几二十分钟会报告一次还剩多少张门票,那时候整个队伍都会安静下来。我们就这样从九百张一直听到没有参观券,只可以买逛花园的票了。历时四个多小时,冻得冷嗖嗖地匆匆逛完花园,大家都决定要不就去更冷的地方—雪山去滑雪,要不就去更南一点的海边吃海鲜。海鲜的诱惑比较大,再说大家都冻的不行,希望可以去个暖和的地方。就这样,我们又踏上了去阳光海岸的一个小城NERJA的路上。

PS.GRANADA只能说是个失望之旅,由此一事,我落了个骗钱导游的称号。唯一的趣事就是在排队的时候拍了几段小电影,都比较搞笑。还有就是认识了个老爷爷,年轻时候曾经数游日本,和我们搭讪的时候还带了个小照片本,竟然发现其中有木村拓哉的照片,真是很厉害。老爷爷很有意思,展示完了他的照片本就很开心地祝我们旅途愉快走了,原来他是本地人,只是找人聊天来着。


to be continue……

2005年04月11日

三月的下旬是个宗教节日,在我们这里就意味着一个长达四至一个星期的假期。作为一个我这样的一个小混混,自然不会在家歇着,乱走是我的爱好。约了同学,往南去。也没有定什么行程,就是随便走走,无计划无组织,我喜欢。
只买了张往南部CORDOBA的单程票,那是个中等城市,几十万人口,有一个很有名的清真寺,也是早期伊丝兰教的领地,去年和前年的南部行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漏了它,这次补上。到了长途汽车站,人山人海,令我想到了国内的春运。无数的人涌在那里,往这里那里去。有钱的开汽车坐飞机,我等穷人公共汽车的有。
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假日车多人多耽搁到了五个小时,路上的风景不错,阳光明媚,有CASTILLA地区特有的平原也有南部ANDALUCIA的橄榄树林,一路看来,用小数吗狂拍若干。等到了地儿,才发现原来游客还真不少,客房全满,走了点狗屎运,我们竟然在靠近清真寺的旅游区中心找了个五人的家庭间,也许是太大的原因,成了唯一也是仅有的一间房,便宜了我们。
放了包去逛逛,路上充满了游客和马粪,因为还有马车游览服务,以至于整个旅游中心区处处马蹄声,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马粪味道。几次险些以为到了郊区农场。这里的清真寺建于785年,扩建过三次,最鼎盛的时候能容得下两万五千人做祷告。后来的宗教战争光复运动以后被改建成了大教堂,所以显现的是两种文化融合出来的建筑风格。好象西班牙的光复运动之后,很多地方的清真寺都被改成了教堂,真是纳闷那时候人的宗教信仰的强烈,就为了信耶酥还是信阿拉都能打的天翻地覆。
晚上逛完了景点,在各旅游纪念品店里游荡,竟然遇到了一个当年学校读书的同学,伊盛情邀请我们去她老公家开的中国馆子吃饭。那是在商业区,从旅游中心区过去的路上,我们几乎横穿了整个SEMANA SANTA的游行队伍。路边的众人要不就是热情澎湃地等待着扛着耶酥像的大队人马的到来,要不就是找个干净的马路牙子坐下,拿着包小瓜子,边磕边等着看热闹。只有我们五个人,如急行军一样,拨过人群往前奔,有点摩西过红海的感觉。身边还不时晃过带着长达两尺的尖帽子抗着十字架的蒙面大叔们,加上拿着蜡烛穿着袍子的众人,整个仪式队伍浩浩荡荡。大路还好些,有些老城区的街道狭小,加上这么个蒙面加黑袍子还点着大白蜡烛的场面,演起恐怖片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semana santa翻译过来就是圣周,是个宗教节日,而且是个阴历节日。在复活节前的一周。每年这个时候,全西班牙各大中下城市都有游行活动。非常摆的一个游行队伍,有几十个壮汉抬着实墩墩的大木头做的耶酥和圣母像走在前面,后面有神职人员,还有些觉得当年自己有犯过错,希望忏悔的信徒,穿着长袍带着尖尖的长帽子,挂着念珠,光脚跟在神像后面。整个队伍的行程视各城市街区不同而定,有时候一个城市有好几拨游行,全城戒严,场面壮观。尤其是那些个扛神像的人,事先都要练习的,因为在布幔下面看不见前面的路,全靠最前面的人带领,步伐要一致,行动缓慢,加上实木的东西那叫一个重,隔一会儿就得歇一下,有专门人员会递水给他们喝,绝对是个苦力活。
吃完饭回来,忍不住TAPA的诱惑,又溜到个当地有名的小馆子吃点TAPA。也不觉得特别好吃,就是有一道焖烧斗牛肉不错,烧得又烂又香,让我想起了国内的红烧牛肉拉面来。

to be continue……

前天为了去突尼丝玩的事情去大使馆签证。说起来也寒酸,这个突尼丝大使馆藏在一个居民区里面,出了地铁走的那叫一个累。门口没站岗没放哨,要不是门牌旁边有那么一个全是我认不识的蝌蚪文的牌子,吗不识我就走过去了。更惨的是门边停了一辆挂着外交牌照的车子,真是一个有损国体,不说也罢。办完事出来,懒性一发,想到走去地铁站有点远,就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准备看到地铁站再下。
很久没坐公车走在城市的地面上了,看到不少新鲜东西,颇有乡下人进城的样子。先是过了个政府部门,站了两个头戴锅盖帽的大叔站岗,很气派,一看名字,原来是国防部。还看到好几个馆子,都是不错的样子,口水啦啦地想啥时候有点闲钱过去一搓。接着就来到了前阵被大火烧掉的WINSTON大楼,断瓦残垣的矗在那里,旁边好几个高的不象个样子的吊车。据说该大楼的拥有者准备重建,真是有钱。发现摩天大楼好象都不经烧,前几年的世贸大厦就不用说了,建那么高,飞机一撞就咯,火烧起来那叫一个快。这个也是,烧毁前后都是现场直播,就眼见着大块的玻璃往下掉,火光冲天,多少个消防水龙往上浇都没用。场面及其壮观,在场的群众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正在听着音乐望着呆,耳边老是有个大妈在那里叽叽歪歪,吵得很,也就顺便听了几句,好象丫是去某部门办医疗保险,然后是事说从头,想十二年前她老公一病不起,抛下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靠着救济勉强度日。四年前小孩也都各自成家立业。剩下她一个孤苦伶仃的。结果因为她从来么得工作过,医疗保险就咋没办起来。这会子就麻烦啦~~~~大妈的嗓门那叫一个大,响彻全车。本来以为她身边的那个是她朋友,有点同情她的耳朵,感慨了一下家庭妇女的不幸。结果没几站她下车了,一再见才发现原来也是个倒霉乘客,被大妈拉着聊天。一看听众没了,大妈还真厉害,说了句继续,然后就对着另外一个大妈说将起来,开始骂政府,骂现在的首相。就这样,接龙一样,换了好几拨听众。突然就想起阿甘正传来,好象也是他一个人坐在公车站,对好几拨人讲他的故事。没想到还真给我碰到一个。最搞笑的是本来上午坐车的就不多,又下了几个,突然间大妈的面前就没人了,只有我和她坐的最近。她看看我,一外国人,肯定心里乱郁闷一把,然后就开始自言自语。真是强~~~
地铁里还是老样子,是个人就捧本书啊报纸的看,随便瞟了几眼身边人的报纸,通篇讲的都是教皇的葬礼,还夹了摩纳哥国王去世后继位的新闻。今年也是够玄,一不小心死了这么多个名人。想想据说有五六十万人会在梵帝冈参加教皇的葬礼,我就觉得头皮发麻。那地方我去过,场子是挺大,够气派,可是到时候五六十万人站在那里,还是很有被踩死的危险。我要是恐怖分子就在那里放个炸弹啥的,什么撞大楼,炸地铁,到时候全盖。
就这么着,一路东张西望,胡思乱想地就到了家,继续我的三国十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