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9日

        最近没有什么上网下东西的机会,娱乐休闲也比较平乏。要不去朋友家拷点新片,要不就是玩玩老游戏。帝国时代,英雄无敌,主题医院之类的经典。
        帝国时代一开始总是黑暗时代,带着几个农民,伐木工,做些砍木头,赶羊杀羊挖金子的营生。开始的生活总是很平静,种地砍树,越往后发展越血腥,你砍我我砍你。所以老子说里建议小国寡民,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很久以前还有个游戏叫野兽和乡巴佬,就是小国寡民的游戏。游戏里面到了晚上男男女女一阵坏笑,就一起钻进房子,然后过了些日子,房子里面就会有小孩子跑出来。所以玩这个游戏最担心的就是适龄男女不搞在一起,不能给我生产新的劳动力。玩过好几次都是很久都没人搞,结果过一阵子就满街老态龙钟的老头老太,不事生产,派出去赶个牛都能死在半路上,让人郁闷。
        以前玩英雄无敌非常诚实,一点点发展,混了半天,出去碰上个大队人马就兵荒马乱,四处逃窜。于是也开始用修改器,搞上几百个大天使,黑龙。带出去,碰上什么人都是畏惧我的武力准备跑路。如果硬要和他们打一架,简直就是核武器碰上冷兵器,几乎是兵不血仞。颇有些胜之不武。
        这两天又玩上了主题医院。千奇百怪的患者,腓疑所思的治疗。治肿涨病就是把头刺破,然后吹气球一样吹起来。舌头挂出来了,拿个夹板拉一下就搞定。如果把高级治疗室或者手术室的屏风放得适当,就可以看见或者光着屁股的样子。心理阴暗的我无聊的时候就看医生给病人开刀或者是全身检查,看着他们光着屁屁晃来晃去,很有意思。
       现在最盼望的就是光荣出大航海时代五,可惜等了五年也没出来。郁闷ING~~~~~

2005年06月22日

昨天晚上喝酒喝滴一壁掉搔,吃滴一得儿菜,都吐滴狗日干净.

晚上回家哦滴人死牛瘟的,我妈说:你干么掉四的啊?喝成这个掉样子

我说:关你掉四啊.

归女哎,你不能将子讲塞,你妈也不是呆比,你妈什么掉四不晓得啊?你还是出什么掉四拉?有什么四你跟我讲塞,能有多大四呢?你在哪块喝地啊?

在哪快喝地都是一回掉四,告诉你你不晓得,带你去你也嫌远.

捺我带你弄得儿稀饭,养养胃还活适啊?

好哎,谢谢你捞

多大掉四啊,你客气捞.以后表活(喝)成这个掉样子,活(喝)跟呆比样的.上次送你回来那个男人怎么没得送你回来满?

哪个掉男人啊?

就是那个掉男人挨.

哪个掉男人啊?

就是那个掉男人挨.

哦,那个带比啊.表提他,提他干么掉四啊.他就是个–呆—比!

南京辣妹语录(许志摩诗歌篇)

辣妹:我先哧捞,家里头还有得掉四

鬼:表急抬腿塞,你才来多攒子啊.

辣妹:来滴有壳儿工夫捞,吃滴大汗直淌

鬼:再踝,再踝,猛踝,吃滴屁儿朝天再说

辣妹:我塞你捞,你就知道屁儿朝天,肚皮贴肚皮,你就是个下流呸!

鬼:我觉得我耿直的一比

辣妹:你少在那块装神弄鬼滴,凿比倒怪

鬼:哎呀,我看你是 驴子爬坟头:假马日鬼

辣妹:好,我就日给你看,你还听说许志摸的诗歌再别康桥啊.我念给听哦.

 我不做声不做气滴 来了,么得图象么得声音
 我不做声不做气滴 哧捞,什么也没得瓦着
 下面忘的捞,
 不好意思哦,忘滴寡净寡净滴

辣妹:老板烤50个鸡翅膀,要甩辣滴

鬼:弄几瓶啤酒,冻滴.

辣妹:还是那句掉话,高高的树上结槟榔,那过先爬上那过先尝.烦那么多干么掉四啊?先弄得儿吃吃,快活哎.

鬼: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辣妹:道理都是随人讲,你听我讲道理,我就有道理.你不听我讲道理,就没得掉道理.你要回嘴我就抽你,带比,还有道理讲拉?

鬼:么得了.

辣妹:来,搞!辣的一比掉搔.你还要弄得腰子补补啊?等客儿我们还要战喃!

鬼:好滴,少弄2个.

辣妹:你那的几个掉朋友真甩,人五人六的,还冒充大公鸡,啄比捣怪满不是?

鬼:家门口老弟兄挨,以前水西门的,后来搬到三拍楼滴

辣妹:啊哟,糟死捞,糟死捞,表提他们是那块滴.二五朗当的,提什么掉地方啊?他们现在还混啊?混成这个掉样子啊?可以去死赖.

鬼:是爹.

辣妹:你怎么不喊他们去吃屎地啊?还要跟我俩人没得大没得小的,要不是几个朋友在,我日你妈..老子差点儿就要发作捞.干么掉四啊?老比十三滴,还要日老子比.老子比是呐么好日的啊?你这种小鸡巴老子让你日日,就他们那种老比疼廓的,有多远站多远,有多远四多远.

鬼:恩,都是朋友,日下子其实也么得多大掉四包.

辣妹:话不能将子讲,朋友可以日,怎么日也无所谓,日滴爽我把钱.但是,他们这些老比养,四滚,我看的不爽.你怎么不给他们日的啊?你去塞,不是你朋友满?

鬼:我是男的挨.我去他们也不日我.我们最多在一起跑地快.

辣妹:活酒活酒,掉话多的一比掉搔,谈什么掉东西啊,全是不相干的掉四.

        最近有好心人下载了木村拓哉的最新剧集<引擎>,而且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我。冒着炎热酷暑,兴冲冲地带着我的移动小硬盘,奔到他们家去下。虽然只有前七集,也是很开心。
        村哥这几年是越来越年轻,虽然电视里演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失意赛车手,可是看起来依然是那么青春永驻。难怪有八挂说他去打了肉毒素。我也算是他的忠诚粉丝了,在反日情绪日益高涨的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他。
        这两年他演的剧集有点程式化。总是一开始很失意,但是最后总是事业有成。我喜欢看他的片子也是因为结局总是大团圆式的美好结局。GOODLUCK还不错,PRIDE算是无功无过,引擎挺好看,就是女主角小雪丑了点,整个一个苦瓜脸。除了天上的一亿颗星星,北川悦史子那年也不知道怎么头脑发昏写出那么一个乱伦加乱搞的故事,严重影响我对村哥的美好印象。和他陪戏的那么多女演员里,最不喜欢的就是柴歧幸,一个浓美大眼凶巴巴的姑娘。GOODLUCK里属她最不招人待见。倒是松隆子,这么些年和村哥配戏,也是越来越年轻。
        每年一部,看了十几年的剧集,还是最喜欢悠长假期。山口智子虽然不漂亮,演技不错。燕尾蝶里面的那个女杀手,戏分不多,倒是很出彩。她老公唐泽寿明也是演技派。故事我喜欢,配乐也很棒。有一阵子,生活乏味,国内有同好寄来了一套悠长假期的碟,如获至宝。给枯燥平淡的生活加了些许乐趣。想想我这么几年过的,也和剧里差不多,混混日子,过着一个长长长长的假期。说起来欧洲确实是个混日子的好地方,很多人都是一不小心,大半辈子就不见了。不过混上三两年也有些乏味,现在倒是无比怀念国内的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日子。

2005年06月18日

        过完五月,亏空就越来越大。迫于生活,开始找工作。天气越来越热,当然得找一个清静加休闲的地方赚点小钱。几经考察,最后到一家手机维修加零件的公司上班。老板一共有三个零售店加一个批发的总部。短短的半个月,我就已经把三家零售店全混了一遍。
        第一家店是老板的发家之处。在一个龙蛇混杂的区域。听说我要去那个地方上班,马上有很多家伙建议上班时候不能带包,注意钱包,下了班要趁人多赶紧走。千万别到人少的地方去。于是提心掉胆的到了那么个地方。其实也没有那么惊险,大部分都是些来自亚非拉的大叔大婶。操着口令人费解的西班牙语和你说要怎样怎样。要不就是拿着街上买的贼脏手机来解锁。便宜的吓人,一部V3只要八十欧。当然这种东西这里是用不了的,手机商会根据EMEI码锁机。于是我们就会建议他们把手机寄回国用。大叔一般都是既无奈又有点高兴的告别而去。最令我感到舒服的就是,大家都是外国人,语言都凑和,所以回答他们任何问题都可以理直气壮,不用担心说错或者语法错误。
        没几天,算是学好了,就被派到最新的一家店。是老板今年才开的。在一个级别比较高的区份,周围不是住宅就是写字楼。可惜生意很差,一天也没有几个人来。于是一天的工作流程就是这样:早上例行迟到十到十五分钟,然后开始吃早点,喝水,看报纸。间或上个网,看点八挂。来个客人就招呼一下。其他两个同事也很爽,各自上网聊天。同事的小胖子就在那里用拼音上QQ聊天,一边聊一边傻笑。维修的大叔就更厉害了,上班时候溜出去买包瓜子,然后就批里啪啦磕上一天。这个匈牙利大叔非常牛比,据说当年在国内是开战斗机的,他自己说开了十五年,到了西班牙就沦落到这么个小店,所以他磕瓜子也磕的很郁闷。丫的口头禅就是这里的人脑子都不好,全是笨蛋。这点我也持相同态度。
        好日子过了没有几天,由于地铁维修的关系,我又被拎到生意最好的一个店来了,此店位于市中心。人来人往非常热闹。顾客以西班牙本地货具多,操一口流利的西语,搞的我神经紧张,老是在考虑单词和语法。且这边的人非常无耻,自己说起话来是又快又急,也不管你明白多少,等你回答他们了,只要一句半句没说明白,他就很是不耐烦的说你说什么呢?!我都不明白。维修的是个大叔,本来以为有个三十大几,后来一问才知道只有二十三。该人说话是又轻又快,经常如自言自语一般就把事和你说了。搞的我很是郁闷。不过丫也是个牛人,什么手机一看就知道什么线什么板,据说拿个手机的液晶屏在远处给他晃一下,他就能告诉你这是什么牌子什么型号的东西。解个手机码,换个手机板也是手到擒来,麻利得很,不得不服。在这里呆了五天,也算慢慢适应,好在有空调,室内十分凉爽,也就一时不考虑换工作了。有时候闲了,望望街上的人来人往,也挺有意思。

2005年06月15日

        认识的好几个家伙都在国外混,有时侯在网上碰到的机会倒多些。见了面,最白痴的一个问题就是你那边几点。本人从小数学就差,算个时差累的很。那天碰到的那个家伙是在澳大利亚混的,互问了一个你那边几点,发现时差六小时。巧的是,我和国内的时差也是六小时。于是就开玩笑说,我要拍个时差六小时的电影。该损友建议找南京市长投资,请陈冠希做男主角。余断然拒绝之。试想,市长又不是我爹,哪里来的赞助?再说歪嘴小孩也不合我意,不如请吴彦祖,有点另类又养眼。
        不过这倒让我想起来了很多年以前看的一部非主流电影,蔡明亮的你那边几点。说实在的,他的电影看了几部,都属于沉闷又晦暗。男主角永远都是小康,一个长相一般沉默寡言的家伙。那个电影里他是个在天桥卖手表的,暗恋上了去法国的女孩。于是他把所有表的时间都调成法国时间。所以说,暗恋这种事情永远是最划不来的,伤财伤身,不易为之。
        其实说实话时差七小时我看过,剧情说起来也就是少年人说话,以为是个故事,其实放眼世界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最惨的是看在钱的份上,找了市长的女儿当女一号。其实其他哪一个姑娘都比她养眼。这么一搞,坏了名声。得不偿失。

2005年06月08日

      又是一年夏来到,红的是花绿的是草。瓜瓜果果齐上市,吃吃喝喝真快乐。
      天气越来越热,对于我们这种生活在外地,住着没有空调房间的可怜人来说几乎是没有乐趣可言。惟一开心的就是又有许多我喜欢的瓜果上市。五月份的草莓也很是不错,六七月的大红樱桃更是美的不得了。加上西瓜,日子就会好过很多。本人最爱的是那种水水的水果,比如橙子,西瓜,荔枝。至于烂塌踏的香蕉,木瓜就靠边站了。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晚饭后水果是丰富多彩,半个大西瓜加一碗红樱桃,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吹着电扇,吃着水水的果果,一大乐事也。
      很怀念国内的夏天,水果也是一个多,水蜜桃,沙田柚,满地的西瓜摊。买上一斤麻辣小龙虾,再捧半个西瓜,其乐无穷。到了八九月就会有人挑了绿色的莲蓬在街上买,两三块钱五六个,一边剥一边吃,虽然肉不多,可是都是精细活,想来已经三四年没吃过新鲜莲子了。
      记得去年九十月份和同学去酒窖区逛,一路上都是已经被收割掉的葡萄田。正在算计着没有葡萄可偷吃的时候,发现一户葡萄田边的人家正在剪枝,旁边的一个大桶里全是葡萄。馋心做怪,大家就推举我去买葡萄,于是挂着一脸天真的笑容去问那个剪枝的老爷爷葡萄卖不卖,老爷爷二话没说,挑了两串又大又黑的递过来,分文没收。回家的路上,大家分而食之,虽然个儿不大,可是真是很甜。加上是白给的,更觉味道好。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嘴馋,去哪里都有骗吃骗喝的经历。惭愧啊惭愧

      最近流行戴一种橡皮圈,五颜六色,上面刻了些句子,比如热爱和平啦之类的。此物早就听说过,可能是夏天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手脖子上挂了这么一个。且什么人都有,上至六七十的大叔大婶,下到十来岁的小妹子。总是觉得戴这个不舒服。这么热的天,手腕上套个宽宽的橡皮圈有够一个闷,加上满大街都是,一点没有个性。最让我不爽的是还老让我想起很早以前听过的一个鬼故事。在这里给大家说一遍。
      说一天深夜,医生查完房坐电梯下楼,同在电梯里面的还有个护士。到了某层停住,外面站了个人准备进来,医生看了看他,然后拼命按关门键,关了门电梯往下走。旁边的小护士就问啦,干吗不让那个人上来呢?医生说你没看见他手腕上套的那个橡皮圈吗?那是给停尸房的死人套的。这时候护士就把手一伸,问医生,你说的是不是这个阿……
      您说说,看过这么个故事,坐在地铁里,大家一般都是面无表情的,加上手上再套那么个橡皮圈,简直就象生化危机的真人版,没法不让我感觉郁闷。希望夏天赶紧过去,希望不要有那么多人跟风,要不然还真是让人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