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27日

        昨夜做一怪梦,去普拉多美术馆偷画。梦里自己隐约就是行内高手,然后约着几个相识的同行,做了个惊天大计划。要去普拉多美术馆偷GOYA的画。我们先在美术馆对面的家庭旅馆租了一间房,然后就开始监视警卫系统,计算在夜间潜入的时间等等。最后决定挖一条简易隧道直通GOYA作品的展厅。(真是见鬼,实际上普拉多的对面根本没啥小旅馆,GOYA的展厅在二楼,根本也没办法挖地道。怎么办,做梦呗,胡扯呗)
        于是我们就开始晚上挖地道,大概在两天以后挖到了展厅的旁边。正在一切就绪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住在隔壁房间的一对男女吵架引得房东报警,警察到来以后,房东又说最近一直在夜间听到有挖东西的声音,扰民得很。于是开始对房间搜查。幸好都是行家,挖地道一点痕迹没留下。条子查了一会,就走了,也算虚惊一场。
        继续工作,同行的一个大个子告诉我们地道已经挖通,只要敲掉一个挡在墙上的瓷砖就是展厅了。于是敲瓷砖的任务就由我来完成,在我敲砖的同时,几个同行开始有分歧,不止要偷GOYA的画,其他人的也不想放过,说索性干一大票。反对的就说这样一来,目标太大,条子追起来跑不脱。闹将起来。砖敲的也不太顺利,因为我们发现那个砖是合金做的,必须要有冲钻机才能敲的开。正在商量着时间紧急,如何攻破这个合金砖墙的时候,闹钟响了。
       有趣的紧,不知道今夜是否会继续。

        中午去一家中国馆子吃朝鲜冷面,因为是一个人,自然无聊地东张西望。邻桌是两个北方小妹子,有典型的北方妞的脸型。其中一个在和某男打电话。从猜对方是谁开始,问了有五分钟。娇声娇气地问你是谁啊?我猜不出来啊~~~等等。连旁边听的我都不耐烦,依了我的个性早就破口骂丫欠拍不成?不说你是谁就吃屎去吧。小姑娘倒是乐在其中。一共说了十来分钟,我冷面都吃完了,对方是谁还是没问出来。有趣的就是两个人一来一去聊得还挺欢。结束语是,那好吧,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反正你有我电话,到时候咱们再聊。让人不禁感觉无聊男女真是无所不在。
        有些人能够四海一家,在哪里都是努力融入社会,我就不够投入。有时候看别人在那里就象是看电影。很小时候我就老是觉得其实我已经老了,现在过的生活只不过是我老的以后坐在那里回想当年而已。其实那些人那些事情都是已经过去的。所以就总是不积极,随遇而安就好。
        那天有和某甲讨论万一台海打起来,引发大战,咱们何去何从时,我说我要躲到山里去,某甲嘲笑我没出息。我就反问他如何,他非常无耻说要申请难民签证。都是胡言乱语,不过也看得出不是什么正经人。混做一堆,打混插嗑日子也过的挺快。

2005年08月01日

        七月头,我又搬了次家,和房东签了一年半的合同,总算又可以安定下来。搬家的时候来了几个朋友帮忙,大家说起来都是搬过三次以上家的人,不过我也算是个中翘楚了,来了三年,搬了六次家换了七个工作。换工作多的好处就是可以学到很多新单词,还可以不时的在街上碰到熟人。想想在国内时候一个工作干了六年多,真是对比强烈。
       好几个朋友最近也动荡起来,两个奔了资本主义国家而去,一个换了个外企。遥想去年底还相约着去其中一个的北京新宅游荡,转眼就各奔了东西。不过托网络的福,倒也没有断了联系。换了外企的不说也罢,新婚的小日子过的爽歪,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混意大利的家伙已经沦落为一个每天为晚上煮什么而发愁的上班族了。每每在MSN遇到,必说昨夜又烧何菜,有何心得,烧时有何趣事。我也是好吃之人,于是我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灶台,先回忆昨日美食,再计划今晚菜式。一个月来,他创新了几个怪菜,也从我这里学了几招散手,就好象他不是去罗马工作,而是去学中国厨艺一样。
        而澳大利亚的那位就苦了点,碰到必说学业功课,偶尔发几个毛图来共赏也总是些丰乳肥臀的大波妹妹,品位极底。好容易七月放了个寒假,去了趟悉尼,回来也是怨声载道,苦的不行。就象他不是去度假而是去砖厂背砖一样。私下底认为他是缺女人,又不能寄情于厨艺才会如此不得开心颜。
        这么想起来,大家无论在哪里都各得其乐,人也是真厉害,适应能力强的不行。虽然也会思念家乡的莼菜鲈鱼,不过有海鲜和火腿吃也不错。
   

        近日朋友搬来与我同住,喊了一个八三年的小朋友来帮她搬家。小朋友年纪虽小,力气不小,一个人担负了所有抗大件的任务。然后就赖在我们家玩游戏到乐不思蜀,整个周末没有回家。且自来熟的很,两天过去,我家厨房物品的摆设比我还清楚。
         小朋友的声音很象一个故人,声音,语气,说起话来总是让我想到认识的那个人。很熟悉的感觉。于是我就总是不自觉地逗他说话,说多了,不看他的脸,感觉就有点恍惚。
        有时侯就是这样,听首歌,看个老电影,或者只是一个声音,就会想到以前的那个人那件事。就是一段音乐,也能把人带到起听它的时候暗晦的天气。所以说人是一个容易回忆过去的动物,或者说年纪越老,越会想起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