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5日

似水流年
形容时间飞逝的词有很多,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个最好,有点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觉。覆水难收,流过去就再也流不回来。人生就象河流,曾经载过很多东西,不过到最后还是要百川纳海。
随遇而安
中国人的适应能力好象特别强,没听说五大洲四大洋哪里没有中国人的。随遇而安罢。只要不是反认他乡是故乡就行了。很久以前放过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撇开剧情,几首主题曲都很不错,其中一首是黄霑唱的随遇而安。直到今天还记得里面那句仰天一笑泪光寒。
蛮不讲理
我说不是成语,某甲坚持说是。后来发现连与时俱进都成了成语,不得不屈服。没什么可以解释。某甲说我就是该成语的真实写照。果然是个人看法不一样。我自己觉得可能会和急躁,喜怒无常联系在一起,可是别人看来原来我是蛮不讲理,胡搅蛮缠。


2005年10月20日

        在看袁枚的随园食单,说的好听点是个古代的文人雅士,不好听点就是个吃货。不但爱吃,还好个议论。尤其是对酒的评论,很妙。
四川郸筒酒
     郸筒酒,清冽彻底,饮之如梨汁蔗浆,不知其为酒也。但从四万里而来,鲜有不昧变者。
绍兴酒
  绍兴酒,如清官廉吏,不参一毫假,而其味方真。又如名土香英,长留人间,阅尽世故,
女儿红  
     其色黑,其味甘鲜,口不能言其妙。据云保水风俗:生一女,必造酒一坛,以青精饭为之。俟嫁此女,才饮此酒。以故极早亦须十五六年。打瓮时只剩半坛。
苏州陈三三白酒
  乾隆三十年,余饮于苏州周慕庵家。酒味鲜美,上口粘唇,在杯满而不溢。饮至十四杯,而不知是何酒,问之,主人口:“陈十余年之三白酒也。”因余爱之,次日再送一坛来,则全然不是矣。甚矣!世间尤物之难多得也。
山西汾酒
  既吃烧酒,以狠为佳。汾酒乃烧酒之至狠者。余谓烧酒者,人中之光棍,县中之酷吏也。打擂台,非光棍不可;除盗贼,非酷吏不可;驱风寒、消积滞,非烧酒不可。汾酒之下,山东膏梁烧次之,能藏至十年。
   
        这个老头许是做过官,老是形容酒是清官或者酷吏。他说到山东高梁酒,藏十年以后口味变甜,如光棍做久,便无火气,殊可交。以酒比人,倒也有趣。

        上班上的无聊,就胡乱下电影。花了一天时间,下了当年红堪馆的那场摇滚演唱会。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看起来,很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那年的窦唯没有变胖,眉眼间透着灵气反复地问着幸福在哪里,张楚告诉所有人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没有变疯的何勇想着姑娘漂亮,可是自己只有一张吱吱嘎嘎响的床。那年的张炬还没有出车祸,丁武也没有如今大烟鬼的样子,梦回唐朝也是唱的全场激情澎湃。
       记得黑豹和唐朝出第一张专缉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对他们崇拜的要死,所有的歌词都找了本子抄下来,那时候的丁武是我的偶像。以至于直到如今我都对那种个子高高,看起来身体不好,瘦瘦弱弱的人有好感。
        那几年是中国摇滚最火的时期,托了张培仁主持的魔岩音乐的福,连着出了三期中国火的摇滚合集。很多歌很好听,很多乐队昙花一现。到如今,除了窦唯还是做他的不一定,通篇只是音乐,再也不唱一句。剩下的两个只能偶尔得到零星的消息,张楚结婚了,出了造飞机的工厂那张专集以后就默默无闻。何勇半疯,烧了自己的屋子,住了半年多的精神病院,最新的消息是他要告新浪,还要改名字。倒也真应了不疯魔不成戏。
        在国内的时候有阵常去北京西路的一个酒吧听歌喝酒,里面的一个姑娘唱指南针的老歌很不错,请走人行道,南郭先生。另外一个男歌手也是每场必唱姑娘漂亮。我只有一张吱吱嘎嘎响的床,我可以骑着单车带你去看夕阳。找个女朋友?还是养只狗。也许大部分人的选择是不如养只狗。

身不由己
最喜欢听别人用这个词。身不由己的去做了一件事。这时候思维已经跟随了身体,不思考,只是跟从。仿佛身体和思想已经不属于同一主人一样。经常会在亦舒的小说里看到。说明有时候对于外界的事物,身体的本能反应会快于思想。
随心所欲
这是我喜欢的一个词。不管不顾的,只是听从自己的心。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计后果。只图眼前快活,自由自在。
无动于衷
最怕这种反应。无论怎样对他,可是他既不说好,也不说坏。无动于衷,就象是随便你怎么耍心思,我自有我的主意。和捉摸不定有差不多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