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的日子是放松的,什么也用做,基本奉行三个饱两个倒方针。也拾起了许多坏习惯。比如下午睡到五六点,然后晚上彻夜不睡。也不一定就是去哪里逛,就是在家看小说也会看到四五点。我是个习惯夜生活的人,在阳光下有神形具销的感觉,到了夜里就精神矍烁,夜不能眠。
        还有就是抽烟喝酒,又都拾起来了。在马德里的时候天气干燥,加上上班,搁置了很久。现在再抽起来,觉得还是歌在唱舞在跳,一点没有陌生感,烟圈也还是一个个的吐出来。只是酒量大不如前,喝第一瓶啤酒的时候会恍惚,要到烈一点的酒时才能回过神来。酒量这个东西,一半天生一半后天,很多旧友以前不如我,但是近两年过着灯红酒绿的日子,转眼望去,长江后浪推前浪,已经把我甩在了几个山头之后。
        还有个毛病是我多年来一直被人批评的,就是每天我的生活不是从起床后的洗脸刷牙开始,而是从吃早餐开始。一向是吃完早饭再刷牙洗脸。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吃早饭就觉得提不起劲。于是每每被人指责不注意个人卫生。不过鲁迅教导我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故继续我行我素。
        这次回来有点懒懒的,基本在家混,有时候在街上游荡也是不多久就累了。吃喝玩乐的工作一直没有上轨道,很多饭局是推了又推。好象总是这样,一开始的时候没抓紧,然后临走的那几个星期会疯狂的玩乐,一个晚上赶两三个场子,一根蜡烛两头烧一样。转眼就过了两个星期,真是时光飞逝。不抓紧时间,又会完不成吃喝玩乐的任务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