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8日

        打电话回国,妈妈告诉我爷爷那边的新房子还在装修中,一切正常的话,三四月就会完工了。不过爷爷估计是不会搬去住的,能拖就拖吧。其实大家都不想搬家。
        听完电话,就有点闷。新房子我去看过,不知道是什么垃圾脑子设计出来的,那么大的外墙上贴着一层褐色的瓷砖,活象公共厕所。里面的装修是大伯父全权主理,大家都猜想最后的成品是一个充满了个人色彩的农户式的房子。
        真不想离开住了二十年的地方,当年刚搬来南京的时候,那房子对面还是一片草地。后来才有了街心花园,再后来路口有了红绿灯。没装之前那里经常有小车祸,一听到汽车急刹和撞击声,我就会和公勤人员奔出去看热闹,这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个难得的乐趣。还会恶作剧的把垃圾扔在小花园的石凳下面,让摸黑在公园幽会的男女踩个正着。
        在开始的几年,客厅是没有空调的,每年夏天,军区就会一个星期送两次冰。很大的一块冰,盛在大木盆里,放在电风扇下面吹。然后整个房间都是凉的,盆里还可以放点水果,西瓜葡萄什么的,过一会拿起来吃,比冰箱什么的还好。冬天的时候,厨房烧大灶,用的是煤。炉灶下面还有一个烤箱,下午把地瓜,白果什么的扔进去,晚饭的时候拿出来吃刚刚好。下雪的时候,堆一个小雪人,然后用大竹扫帚从屋檐下面挑两个长长的冰凌下来,插在雪人身上做剑,再去煤堆里找两个圆圆的煤块做眼睛,是我一直延续到初中时候的爱好。
        如果搬家,也不知道能不能带走那些院子里的树。枇杷葡萄也就算了,那几棵桂花和梅花树真的舍不得。看古龙小说那会儿老是记挂着在梅花树下埋瓶竹叶青,几十年后挖出来和同好共饮。还有那棵枣树,年年结果。有一年爸爸养的鸽子得了瘟病,死了很多,都埋在枣树下。那年秋天,结出来的枣子又大又甜,胜过平时很多。所以后来看日本漫画里有因为埋了死人,樱花会开的很繁茂的理论,大为赞同。昙花今年又分了盆,开了二十几朵花,幸好是载在大花坛里的,带走应该没问题。算起来,从杭州带过来,年纪和我差不多了。
        老房子的回忆总是很多,一时半会也说不尽。也许我在这里搬家的次数太多了,现在一说到搬家就觉得头疼。希望就这么拖下去,不搬也罢。

       最近看太平广记,我很喜欢的一本书,和世说新语一样,充满了怪人怪事。记录着让人向往的年代。里面狐仙鬼怪的故事也不少,可惜最后异类们总是不得善终。最后几章的杂记传都是些长故事。看到了无双传,王小波的寻找无双的原篇。不算太长,翻成白话文就是这么个故事:
       王仙客是唐德宗建中年间朝中大臣刘震的外甥。当初仙客的父亲死了,便只好和母亲一
起回到了姥姥家。刘震有个女儿叫无双,比仙客小几岁,二人都是孩童,所以经常在一块儿
亲密地玩耍。刘震的妻子经常开玩笑地喊仙客为“王郎君”。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刘震侍奉
守寡的姐姐,抚养仙客,都做得很周到。有一天,姐姐病了,而且很重,就把刘震叫到面前
约定说:“我只有一个儿子,惦念他这是可想而知的事,遗憾的是,看不到他结婚成家了。
无双端庄美丽,而且很聪明,我也深深地惦记着她,以后不要让她嫁到别的家族去。我就把
仙客托付给你了。你如果答应了我,我就没有什么遗憾,死也瞑目了。”刘震说:“姐姐应
该静下心来,好好调养身体,不要用别的事扰乱自己的心绪。”不久姐姐就去世了。仙客护
送灵车,回襄邓安葬。守丧三年后,仙客不免考虑自己的遭遇、前途。心想我老是孤身一人
怎么行?应该赶快结婚,以便后代繁盛。无双已经长大了,我舅舅难道会因为地位尊贵官职
显赫而废除原来的婚约吗?于是打扮一番到了京城。那时刘震已做了尚书租庸使,门庭显
赫,做官的来来往往,车马堵塞了门口。仙客进见舅舅后,被安置在学馆里,与那些学子生
活在一起。舅甥的关系,仍像当初那样好,但是关于选女婿的事舅舅却一直不提。仙客从窗
缝中曾偷偷看见过无双,见她姿态容貌十分艳丽,就像是一位仙女下凡。仙客爱得发狂,唯
恐婚姻的事不能成功。于是便卖掉了带来的行装,总共卖得几百万钱。对在舅父舅母身边的
随从心腹,直至于粗活的奴仆,都送了厚礼,于是中门以内,仙客都能随便出入了。在和各
中表亲相处时,也是很恭敬。遇到舅母生日,就买些新奇的东西作生日贺礼,还买了雕犀刻
玉的工艺品,给舅母做首饰,讨舅母的欢心。又过了十天,仙客派了一位老太太,向舅母提
起了求亲的事。舅母说:“这是我的愿望,很快就会商量这件事的。”又过了几个晚上,有
个婢女来告诉仙客:“你舅母刚才把求婚的事对你舅舅说了,舅舅说:‘以前我并没答应过
呀!’情形如此,恐怕事情有出入了。”仙客听了这个话,心一下子全凉了,从晚到早没有
睡觉,唯恐舅舅真的变了卦,侍奉舅父舅母更不敢稍有懈怠。
 一天,刘震去上朝,到太阳刚出来时,忽然骑马跑回家中,汗流满面,呼吸急促,不断说:
“快锁上大门!锁上大门!”一家人都惊慌害怕,猜不出是什么原因。过了老半天,刘震才
说:“泾源的士兵造反,姚令言带着军队进了含元殿。天子从花园的北门逃出去了,百官都
向皇帝去的地方。我惦记着妻子儿女,回来稍微安排一下。”又赶快把仙客叫来说:“你替
我安排一下家里的事,等平静以后我把无双嫁给你!”仙客听到吩咐,又惊又喜,拜谢舅舅。
于是刘震装满金银锦缎二十驮,对仙客说:“你换换衣服,押着这些东西,从开远门出去,
找一个深巷里的旅店安排住下。我与你舅母和无双从启夏门出去,绕城随后
赶到。”仙客依照吩咐行动。到太阳落地,在城外店里等了好久,舅舅他们也没到。城门从
午后就上了锁,向南极力远望,望到什么也看不见了,也没发现舅父一家。于是骑上青骢
马,拿着蜡烛,绕城寻找。到了启夏门,城门也锁着。守门的和平时不同,他们拿着白木
棒,有的站着,有的坐着。仙客下马,慢慢问道:“城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今天有什么人
从这里出城了?”守城门的人说:“朱太尉已做了皇帝。午后有一个人带了很多东西,还带
了四五个妇女,想从此门出去,街上的人都认识,说是租庸使刘尚书,守城的不敢放行。快
到很晚时追赶的骑兵到了,就押送驱赶着他们向北走了。”仙客禁不住痛哭起来,只好又回
到店中。三更将尽的时候,城门忽然打开,只见火把照耀得如白天一样,士兵都拿着刀枪呼
喊传话说:“斩斫使出城了!搜索在城外的朝廷官员!”仙客便丢下了辎重车骑,惊慌地逃
走了。他回到了襄阳,在乡下住了三年。后来知道叛乱平息京城光复天下太平了,于是动身
进京,打探舅舅家的消息。到了京城新昌街,正停下马进退不定时,忽然有一个人在马前下
拜,仙客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过去的老仆人塞鸿。塞鸿本来是王家的家生奴,曾侍奉过仙
客的舅舅,舅舅觉得他很得力,就留在自己家里使唤了。现在二人相见,不免感伤地拉着手
流泪。仙客问塞鸿道:“我舅舅和舅母都平安吗?”塞鸿说:“他们都在兴化里的府宅
中。”仙客喜出望外说:“我马上就过街去看望他们。”塞鸿说:“我已经赎身成为平民,
租了一间小房子,以卖丝织品为业。现在天快黑了,您就暂时到我那里住一宿,明早一块去
您舅舅家也不晚。”塞鸿把仙客领到自己住的地方,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到了天黑时,塞鸿
才对仙客说:“您舅舅刘尚书在叛乱后接受过伪政府的官职,光复后,他和你舅母一起被朝
廷处死了。无双已送进宫廷当了奴婢。”仙客悲哀怨恨,哭得死去活来,邻居们都被感动
了。仙客对塞鸿说:“天下极大,举目无亲,我不知道自己托身的地方在哪里!”又问道:
“原先的仆人谁还在此地?”塞鸣说:“只有无双使唤过的婢女采苹,现在还在金吾将军王
遂中的家里。”仙客说:“无双看来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能见见采苹,死也满足了。”于
是递上名片,以堂侄的礼节拜见王遂中,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都说了,并表示愿用高价赎
回采苹。遂中被仙客这种真挚的深情所感动,答应了他的要求。仙客于是租了房子,和采
苹、塞鸿同住。塞鸿常常对仙客说:“您年龄渐渐大了,应该谋个官职,整天郁郁不乐,怎
么过日子?”对他的话,仙客有所感悟,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诚恳地告诉了王遂中。王遂中于
是就带着王仙客去见京兆尹李齐运,向他推荐。李齐运就派仙客去做富平县尹,兼管长乐驿
站。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忽听报告说宫中的太监押着三十名宫女去清扫皇陵,途中要在长
乐驿住宿。等宫中的十辆毡车上的人都下来后,仙客对塞鸿说:“我听说宫女选入内廷的,
多是官宦子女,恐怕无双也在里面。你为我偷偷看一看,好吗?”塞鸿说:“宫女好几千,
哪里就会轮到无双!”仙客说:“你只管去,人间常常有意想不到的事。”于是叫塞鸿假扮
为驿吏,在帘外煮茶。还给了三千钱,约定说:“牢牢看守着茶具,一会儿也不要离开。稍
有所见就赶快来告诉我。”塞鸿连声答应着去了。宫女全在帘子里面,不能看到她们,晚上
只听见嘈杂的说话声音罢了。到了深夜,各种活动都停了,塞鸿洗刷器具,添柴续火,不敢
去睡。忽然听到帘子里说:“塞鸿,塞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郎君身体健康吗?”说
完了低声哭起来。塞鸿说:“郎君现在主管这个驿站,今天疑心娘子会在此处,所以叫我来
问候。”无双又说:“不能多说话,明天我离开后,你到东北方阁子中的紫色褥子底下取出
书信送给郎君。”说完就离开了。忽然听到帘子里面很吵闹,说是有宫女得了急病,太监要
汤药要得很急。原来说话的就是无双。塞鸿急忙把情况告诉了仙客,仙客吃惊的说:“我怎
样才能见她一面呢?”塞鸿说:“现在正修渭河桥,郎君可以假充理桥官,车子过桥时,你
靠近车子站着,无双如果认出你来,一定会掀开车帘,这样就能见到她了。”仙客按照他的
话办了。等到第三辆车经过时,果然掀开了帘子,仙客往里一看,果真是无双。仙客伤感怨
恨渴慕,简直承受不了这种复杂的心情。宫女们离开驿站后,塞鸿在阁子中的褥子下面找到
了书信,送给了仙客。是五张花笺,上面都是无双亲手写的字,词句十分悲哀恳切,叙述详
尽周到。仙客看后,只能含恨落泪,觉得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见到无双了。那封信结尾处说:
“常听见皇帝的使者说,富平县有位姓古的押衙,是位愿意为人排忧解难的人,现在你能去
求求他吗?”仙客便向府里提出申请,请求解除驿务,回去做原官。批准后,便去寻访古押
衙。打听后得知,古先生原来住在乡下简陋的房子里。仙客去拜访,见到了古先生。以后凡
是古先生所希望的,仙客一定努力办到,赠送给古先生的各种颜色的丝织品和珍宝玉石不计
其数。这样过了一年,仙客并未开口提什么要求。任满后,仙客闲住在县里,古先生忽然来
了,对仙客说:“我古洪是一介武夫,人也已经老了,还有什么用呢?郎君对我竭尽情谊,
我观察郎君的用意,好像有什么事要求我办。我倒是有一片急人之难的心啊!很感激郎君的
大恩,愿意粉身碎骨来报答!”仙客哭着下拜,把实情告诉了古先生。古先生仰望天空,用
手再三地拍脑袋,说:“这事太不容易办了,可是还是要替郎君试一试,但不能指望很快成
功。”仙客拜谢说:“只要生前能见到无双就行,哪敢限定时间的早晚呢?”此后半年没有
消息。有一天,有人敲门,原来是古先生送了信来。信上说:“茅山使者回来了,你暂且来
我这里一趟。”仙客骑上马就跑去见古先生。古先生竟一句话不说,仙客又问使者,回答
说:“已经杀掉了,暂且喝茶吧。”夜深的时候,古先生对仙客说:“你家里有认识无双的
女仆吗?”仙客说采苹认识无双,而且马上把采苹带了过来。古先生仔细看了看,一边笑一
边高兴地说:“借她留住三五天,郎君暂且回去吧。”过了几天以后,忽然传来消息说,有
位大官经过这里,去处置陵园中的一名宫女。仙客心中觉得很奇怪,让塞鸿去打听被杀的人
是谁,原来竟是无双!仙客号啕大哭,叹息说:“本来寄希望于古先生,现在已经死了,我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不断流泪叹息,不能控制自己。当天晚上夜已很深了,忽然听到急促
的敲门声。等开门一看,原来是古先生。只见他领着一乘软轿进来,对仙客说:“这就是无
双,现在死了,不过心窝微温,后天会活过来。给她灌些汤药,千万要安静保密。”说完
话,仙客就把无双抱进了阁子里,一个人伴着她。到了第二天早晨,无双遍身都有了热气,
睁眼看见了仙客,哭了一声,就昏死过去,抢救治疗到晚上才缓过来。古先生又说:“暂时
借用一下塞鸿,到房后挖个坑。”坑挖得较深的时候,古先生抽出刀来,把塞鸿的头砍落到
坑里。仙客又吃惊又害怕。古先生说:“郎君不要怕,今天我已经报答了郎君的恩情。前些
日子我听说茅山道士有一种药,那种药吃下去,人会立刻死去,三天后却会活过来,我派人
专程去要了一丸。昨天让采苹假扮宦官,说因为无双是属于叛逆一伙的人,赐给她这种药命
她自尽。尸体送到墓地时,我又假托是她的亲朋故旧,用百匹绸缎赎出了她的尸体。凡是路
上的馆驿,我都送了厚礼,一定不会泄漏。茅山使者和抬软轿的人,在野外就把他们处置光
了。我为了郎君,也要自杀。郎君不能再住在此地,门外有轿夫十人,马五匹,绢二百匹,
五更天时,你就带着无双出发,然后就改名换姓,飘泊远方去避祸吧!”说完就举起了刀,
仙客急忙去阻挡,但古先生人头已经落地。于是把古先生的头与身子合到一起埋葬了。埋完
后,趁天没亮就出发了。历经四川,三峡,最后寄居于江陵的渚宫。后来也没听到京城有什
么不好的消息,于是就带着家眷回到了襄邓别墅。仙客与无双终于白头偕老,子女成群。

        最后的议论很有点意思,原话是这么说的“噫!人生之契阔会合多矣,罕有若斯之比,常谓古今所无。无双遭乱世藉没,而仙客之志,死而不夺,卒遇古生之奇法取之,冤死者十余人。艰难走窜后,得归故乡,为夫妇五十年。何其异哉!”这是古时候的事情,要挨在现在只能说王仙客是个死心眼,如今难道还有谁会为了一棵小树放弃一片森林吗?

        最近看了几部日本电影,场面不大,情节也不算如何的惊险,只是几个生活小故事。
        爱的火花,一个失意的钢琴手在一次失败的演出之后去了酒吧,被一个神秘的大叔带到了号称是天堂的地方。在图书馆里,他遇见了小时候的偶像,逝世多年的女钢琴家。与此同时,在人间,为了筹办烟火大会,女钢琴家的侄女在找当年的工匠制作一款爱的烟火。整个电影配乐全部采用钢琴曲,清新。片中的两个女主角都是由竹内结子扮演的。也是个不算很有名的女演员,就我知道的,她最一线的角色是和木村拓哉合作的日剧PRIDE。
        四月物语,老片子。电影里的松隆子到了暗恋对象所在的城市,上了和他一样的大学,四月的天气总是下着雨,淡淡的惆怅。
        电车男,新一点的电影。一个生活中木纳的男孩见义勇为的在电车上为一个被酒鬼纠缠的姑娘解围,而后在网络朋友的帮助下,追求成功。其中不乏有趣的对话。当男孩收到姑娘的谢礼时,告诉众网友那是一套茶具。大家各发己见,告诉他看看茶具的牌子,可以看出姑娘对他感谢的程度。于是他蠢蠢的说,好象是个叫HERMES的牌子,顿时聊天室里炸开了锅,大家都兴奋得不行~~~
        这几部片子里的配乐都是用的钢琴,不急不缓的乐曲,就象那种以前一度很流行的抒情诗,淡淡的,不张扬,听起来很舒服。

2005年12月17日

        这几天的天气好的不行,艳阳天,除了清晨出门的些许寒气,几乎可以让人误解为是初秋。回来以后美其名曰好好休息,在家昏睡了三四天。我是个懒人,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天气不适合睡觉,拉了窗帘,开了暖气,盖着厚被,一大乐事,阳光明媚有阳光明媚的好,阴雨连绵有阴雨连绵的好。转眼就是圣诞了,有天午后去超市,在街上一派和乐的过节景象,不由想起了国内的大家,也都在忙活着过元旦了吧。
        带回来的行李有一半全是吃食,打开箱子的时候有一种闯王开仓放粮的感觉。吃着朋友给我从四川买来的鸭舌,滋味仍在,可是人已隔几万里。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有人数年如一日的吃喝玩乐,有人慢慢的从我的生活里淡去,还有人一直联系可已经物是人非。所以我是个喜散不喜聚的人,既然都是要散,不如不聚。在一起的时候就得快乐时且快乐,分开了也就不会太难过。有个朋友最近感情上有点小不顺,看了她的贴倒想劝她一句,命里有时终会有,想想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人生苦短,几十年的光阴,自己不对自己好点,谁又能陪你一辈子?
        回来的一大好处就是又可以看一直看的网站。不明白为什么要屏敝那么多并无恶意的网站?留园,维基百科,有多少不良的资讯?每每看到国内朋友又说什么网站进不去了,就觉得有点不舒服。有时侯倒觉得老庄的小国寡民好些,别人别来烦我,我也不去招惹别人,倒落得个天下太平。北欧几国得其精髓。              

       胡言乱语半天,也不知道想说什么。有些东西想写下来,可是又觉得不妥,还有些心中烦心事,说了也无解,不如不说。

        每次坐完飞机就觉得送了半条命。漫长行程,引擎轰鸣,座位狭小,令人恶心的航空食品,还有满飞机的人来人往。每次起飞的时候,我都在暗想,掉下来吧掉下来吧,大家一起死翘翘。
        这次回来航程如旧,没啥可说。惟独在芬兰转机时候的一件事情不说不快,也不是想谴责谁,就是觉得很没劲。
        从上海起飞的时候,由于航道拥挤,飞机晚飞了二十分钟。芬航飞机的转机时间一向很短,五十分钟左右。于是到了赫尔新基就有些急急忙忙。谁知道机场最近又加强了检查,多了一个关卡验行李。一架飞机倒有四分之三要转机,于是乎两个小检查口顿时是人满为患。看着排队,我头就昏,心想再晚飞机也得等我,就溜到厕所去了。回来以后一阵等待,终于得过,接着开始排队过海关。持欧盟和其他国家护照的人通过迅速,到了中国护照就越来越慢。我前面一个男孩,被警察盘问许久,还是不给过。另外一个柜台前一对母子也是如此。排在他们后面的人就开始抱怨,焦急,都知道他们是因为语言的关系解释不通,但是谁也没想起来去帮个忙,包括我。眼看时间快到了,我就换到母子旁边的一个窗口,准备递护照过关。看看那对母子,妈妈丑儿子更丑,还有个男人在旁边,三个人一脸蠢样,那个海关的人也是一脸无奈。一下不忍,二百五的毛病又发作了。问那个妈到底怎么回事,原来不过是那个警察问她们母子为什么要去西班牙,她说他们是回国探亲,老公什么的都在西班牙。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操着结结巴巴的英语解释给那个警察听。那个警察也算终于明白过来,放他们过去了。
没有一句道谢,他们就这么走了。这也是没辙的事情,好象每次碰到这种人,都不会说谢谢一样。对于我来说欺负人和帮助人都是快乐之本,谢不谢也无所谓了。

        糟的就是帮完了他们,我一转头发现我准备递护照的那个窗口没人了,再一看,同机的人基本都走了。NND,我想着反正老子换过登机牌了,你们过了也得等我,于是不急不忙找个窗口,半分钟搞定。上了飞机,全飞机都已坐好,所有的行李仓也都满了,我进去的时候旁边座位的那个男孩正在努力把最后一个空间填满。无言~~~
        坐定才发现那个黑瘦的中国男孩和旁边一个宛若水桶一样的西班牙妞正是当时排在我前面抱怨的那对。那水桶妞正在询问那个竹杆男为什么拖了那么久,那男孩用流利的西语说前面那两人多笨,是傻X,不会语言云云。当时我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丫语言好,你丫怎么不去帮人说两句?这会再抱怨,也太没意思了吧。当下就沉默。真是无话可说。
        于是接下来的四个多小时挺不舒服,心里想到的就是那句老话:人离乡贱,物离乡贵。

2005年12月12日

        今天下了一天的连绵细雨,夹着点小风,吹得一地的落叶。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大雪,快要到冬至了。回来的时候也是下了快一个星期的雨。现在又下,倒好象这场雨是送我走一样。四十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和别人说再见的时候都是惊讶地说怎么才回来就要走。日子过的是越来越快。
         也许是这次回来胃口不好,不太愿意和别人去吃饭,经常是别人喊吃饭,我推说已有约了,其实还是在家喝粥。不过却愿意一个人去吃点什么,现在越发觉得一个人去吃日本料理很不错。一壶酒,一盘赤贝刺身,一盘北极贝,在来两个蟹子两个三文鱼寿司,吃完喝点麦茶,再来份绿茶冷面,东西不多却吃的很舒服。自觉现在的吃喝爱好象个老年人,一个人坐在那边,自斟自饮,实在是招人显眼的很。
        也越来越不能喝,再也回不到当年三个人八斤女儿红的境界了。如今一打啤酒或者两瓶红酒就昏的厉害,如果还不知死活的继续喝就会喝高。就象昨天,一个人去吃日本菜喝了壶清酒,然后又逛到酒吧喝芝华士,也就是三份之一瓶而已,就开始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什么都记不清楚了,人头猪脑的厉害。由此比较有自知之明,不会在国外喝醉酒,就是因为国内怎么喝都还能摸回家,在外面万一喝挂了,谁来救我?
        就这样把每天都当末日来过,倒也一样没拉下。每年回来都玩的很疯,过去以后倒是老老实实做人。感觉自己就象是放风的犯人一样。所以越来越想回国,找个工作,继续吃喝玩乐的事业,做一个自甘堕落的人。

2005年12月05日

        晚上去和一个结婚半年多的朋友吃饭。说起了婚后的生活她挺有感触的,后悔加杂着不满意。总觉得现在挑到篮子里的这棵菜,不如其他扔在园子里的菜水灵,耐看。没什么可以劝的,就是这样,结婚的过程就是个相互适应和改变的过程。后悔也许,但是离婚又有点夸张,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在妥协。慢慢的,人的棱角磨平了,婚姻生活也就继续了。回家以后,又重温了一遍四次婚礼和一次葬礼。这么多年了,我的想法都和男主角一样,对愿意对婚姻许下承诺的人异常敬佩,因为我自知办不到。这是一件极需勇气的事情。也许以后有可能,但是现阶段不不不~~~
        后来又作过一个八卦杂志上的小测试,通过喝水态度测水性,竟然是出奇的准。我的测试结果属于精神保守,性格开放型。据说这类型的人在人际关系上表现的很豪迈,不过在心仪的对象面前却很容易冷场。基本上是个对爱人很忠心的人,至少在精神上是绝对忠诚,不过在肉体上却不愿受拘束。测试也许是巧合,不过我的确是主张只要精神上忠诚的那种。个人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精神上的忠心比肉体上的重要很多。在外面和其他人睡过几次总比睡在一起但是貌合神离来的强些。
        还有一个对婚姻拒绝的原因就是近几年我一直徘徊在自己到底是同性恋,异性恋还是双性恋的问题上。很多事情要试试才知道。不弄明白,冒冒然的男婚女嫁了,岂不糟也

        由于圣诞将至,舱位紧张,于是将机票延后的计划泡汤。转眼就只剩下十来天的好时光,只能加紧的吃喝玩乐,夜夜笙歌。个人认为酒量是可以培养的,就如我自己,喝了一阵,虽然不如以前,也好过刚回来那会儿了。于是烟酒一起上,真是其乐溶溶。
        前几夜和朋友去喝酒,无业游民的她混迹声乐场所十来年,到如今还能经常碰到很久以前的熟人。只能说南京太小,爱玩的人再老还是爱玩。这几日一直在外面游荡,发现在1912那些地方,年纪在三十五岁以上的大叔级人物非常多。而且乐于向单身女性搭讪的也是这些人,不得不感慨他们一颗年轻及悸动不安的心。也许是想挽留住青春的尾巴,或者只是爱玩,谁知道。就象有天出门碰到个能说的的哥,教导了我半天,一是晚上少喝酒,二就是提防三四十岁的大叔。显然,中年人在声乐场所的名声不咋地。
        这两天突然降了温,街上人也少了很多。每到夜晚就会犹豫出不出门,纵然场子里依然热火朝天,可是喝多了出来吹吹风就是一个挂字了得。抬眼望望今夜冷月如钩,旁边一颗奇亮无比的小星闪烁,只觉得明天会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