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7日

        晚上看了两部片,蔡明亮的天边一朵云和恐怖片蜡像馆。看的很闷。如今的艺术片拍的象A片,杨凡早几年还拍过美少男之恋和游园惊梦之类的艺术片,去年拍的桃色就开始向情色片看齐。蔡明亮的少年哪吒和你那边几点虽然闷了点,台词不多,可是倒有几分意思。今年的天边一朵云如果不是他拍的,十有八九被看做色情电影。中间的几段歌舞也有些不伦不类。唯一有点新意的就是其中的道具西瓜,真的很有趣,没想到西瓜竟然可以那么意淫。李康生可以忍受默片待遇,整部电影竟然没有一句台词,真是佩服已及。看完这个电影之后的感想就是一,那个日本女优的皮肤不错,可是实在有点小肥。二就是西瓜很有趣,三,小康的PP很黑,他的脸从某些角度看起来象王志文,怪怪的感觉。
        至于蜡像馆,倒是有点意思。本来就很不喜欢蜡像艺术,看了这个电影以后就更是不喜欢了。除了里面那个PARIS演的和黑人搅在一起的金发姑娘有点傻以外,其他都可以忍受。坏人够变态,无辜的人死的够惨,最后剩的人够少。也教会我将来碰到这种事情,一是不能太好奇,有地方古怪就走,不要东摸西摸。二是绝对要和大部队走,千万不能分开。直要分开,肯定是没有好事情。DOOM如此,蜡像馆也是如此。明明人就不多,还非要分开走,结果是一个接一个的咯屁着凉。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和金发尤物和黑人一队,这两类人是恐怖片中凶手的最爱,与他们混在一起,非死即伤。
         两部片子看完,觉得恐怖片的教育意义大一点,艺术片看完了以后啥也没明白。

2006年01月26日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   海子

        前几天在网上遇见个朋友,他告诉我要搬家到一个可以看到海景的地方。很是有点洋洋得意的意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海子的诗,面向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虽然这年头喂马劈柴都不太现实,不过找一间可以看见海景的房子还是不那么难。祝他住的愉快,希望我能有攒够钱的一天,到时候去蹭住几天。不过就我个人喜好来说海边的风太大,如果不是南半球的海边到了冬天还会很冷。我喜欢住在山里,有水有绿地,闲了还能进山里采点山珍和野味,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看见野猪灰狼大狗熊什么的。
         最近好象海子的这首诗用的很是广泛。光我看到就有戴军和潘石屹的博客上。后者是记录了一次在长处脚下的公社举行婚礼的时候,来宾要朗读一首诗,其中就有这首。真是个很小资的婚礼。好像地产界的大老们都很有个性。长城脚下的公社玩概念玩的厉害。固然是个好房子好地方,可是很有距离感,就是那种时尚杂志上的经典住宅,看了只能口水啦啦一下,然后就放下。该干嘛干嘛。

2006年01月12日

        遭遇了两次莫名地跳闸以后,我的T23终于寿终正寝,死于主板烧坏。它已经跟着我四年了,基本见证了我这几年的游荡生活,所以写点东西来说说它。
        在这四年里,它被摔到地上三次,最后的一次荧屏碎裂,换屏一次。加内存条一次。USB接口修一次。电池曾经不充电,不过三个月以后不治而愈。自换过屏以后,背景灯的整流器就有点不对路,于是换背景灯两次,换整流器一次。身上也是伤痕累累,键盘的边上已经断开一年多了,左边的合盖锁失灵,整个电脑也曾经被我大卸八块还有照片为证。不过直到主板烧坏之前,它始终运转良好,声音低,基本散热没有大动静。不得不说水冷散热技术真是个好东西。在夏天的时候,我连续开机四天四夜下载电影,它也是任劳任怨从来没有闹过罢工。
        记得是因为要出国才买了它,当时的想法是可以帮助学习,打发时间。托一个在北京的朋友带回来。他送到我家的时候,感觉就象收到礼物一样。而后的岁月里,基本上没有帮助过学习,不过确实打发了很多时间。陪着我在学校上网聊天,在外地上学的时候无聊地玩游戏看小说。还下载了无数电影,丰富了我的业余生活。很难想象没有它的日子会有多难捱。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生是一个人生,死是一个人死,身边的人和物无非是陪伴一阵子,最后总是要散的。
        因为用了它,所以对IBM的本子很有好感。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别人要买本子,必推荐IBM。去年传来联想收购IBM笔记本和个人电脑部门的消息后,彷徨了很久。不买它,买什么牌子呢?买了它就成买了国货,心里多少有点失落感。于是在考虑将来换什么本子时要犹豫很久。日货是不考虑的,韩国货也太轻飘,HP的有一台ZD7000了,其重无比,可媲美台式机。康柏属于没什么风格的。国产的便宜得不象话,不敢买。前阵有人买了个华硕,据说还不错。这下本子坏了,又开始琢磨了。想来想去,还是优先考虑IBM的Z60,据说是钛合金的外壳,苹果的也不错,如果可以用视窗界面的话。想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又要花钱了,金钱有限,欲望无穷,惟努力赚钱~~~~

        小寒一过,天气就越发冷起来。可是清晨的冷冽好象对某些人不起威慑。且不说身强体壮,皮糙肉厚的大汉,身边有几个姑娘也是不畏寒冷的。每当我看到她们单薄的毛衣和露在外面的那截白白小肚皮就忍不住很鸡婆的问:“不冷啊,你?”得到的答案永远是否定。而且更强的就是姑娘们都有冬天只穿一条单裤的好习惯,棉毛衫裤对于她们来说永远是个用不到的东西。想到冬天只穿一条单薄牛仔裤我就冷的不行,没用的我早已经是冬装上身。毛衣是高领的,靴子是长统的。这几天又冷了些,看着天气预报,我都动了穿毛裤的心了。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虽然我对那种大雪天,由丫环扶到院里,赏着梅花,呕两口血的境界很向往,不过对我等俗人来说在大雪的夜里,围着火锅,喝酒吃肉更适合一些。冬天嘛,就应该穿的暖暖地象个小狗熊一样,在有暖气的屋子里,抱着暖水瓶和热水袋,泡上一壶热茶,围坐一起打麻将。打完以后钻到两三层的厚被里,做个大茧子,呼呼到天亮。
        说到冷,我这半辈子最冷的一夜是在青海的保护站里过的。单薄的铁皮屋子和一个烧煤的烤火炉根本不能御寒。女生睡在有炉子的里间,男生睡的外间连个炉子都没有。众人忍受着高原反应氧气不足和严寒,钻在睡袋里,辗转反侧,半睡半醒的混了一夜之间。等我一觉醒来天才刚刚发白。为了拍个日出,我裹了三层棉袄,步履蹒跚的往外走。空气是又清醒又稀薄。放在口袋里的胶卷一拿出来就冻的象个薄米饼,一碰就断。照相机的镜头也是拍了没几张就里外都是霜。倒还不如别人用的傻瓜机了。现在想想,真是个寒冷的地方。前几天看新闻,可可西里的盗猎藏羚羊又开始猖狂起来,当年的野牦牛队已不复存在。很多事情想起来都是让人无语加无奈。

2006年01月03日

        今天早上到店里,才把水烧上,就接了个电话。互道新年好以后,在罗马的家伙很开心的告诉我下星期他要回国了。虽然只有一个星期,不过看在公司出钱的份上就算了。NND,真是刺激我等穷人。除了祝他回国吃好玩好还能说什么呢。他给我的刺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挂了电话,我就在琢磨,一个星期,能做什么呢。就好象我,每次回去个把月,好象把时间都花在吃喝玩乐上了,感觉时间还不够用。工作学习是一样不碰。想想这次回去,除了确定了我双性恋的趋向以外,好象没有任何成就。回来以后,我就添上了去西词看LES版的习惯。
        其实也有正经想到了自己的将来。不过每次才开始想,就觉得头很昏,有晕车的感觉。为了健康着想,赶紧做罢。回来以后也去了两家西班牙公司应聘。第一家还很有点规模,去面试的时候才知道是个做皮具的,再看看牌子,啊呀,竟然还买过。后来在谈论中得知他们也和中国有贸易,一般是原料和半成品进口,顿时心里打定主意,不买这个牌子了以后。大嘴啦啦地说了二十分钟,最后有个小问题就是我的工作居留交保险。麻烦就来了。后来结果就是黄了。人家倒还客气,说如果等我居留可以换行业,咱们再联系。然后就撒哟呐啦了。第二家更有趣,在中文报纸上的招聘启示最诱惑我的就是一条需经常陪同去中国。于是去很开心的打了去,以为是个国人公司。结果总机是个西班牙妞,当下心里还想,挺拿谱的一公司,还找一洋妞。转了分机以后,一男的接的电话,西语问好。我就心说也太拿谱了,以为我不会说还是怎地?于是也用西语问你们这有说中文的吗?那男的也有趣,说了句我想是没有。这才想到可能是个西班牙公司。就问是招人吗?有招到没?大叔还挺开心,说还没呢,要不你来面谈?我又问,那贵公司所在何处啊?大叔说在JAEN啊,靠~~~够远的。我就说,哦,那就算了。我想找一马德里的活。大叔怪遗憾的说你也不想来谈谈吗?我说太远啦,不麻烦了就。于是互道再见。再后来看到招聘都不去问了,反正总有地方打电话找我,随便找家混混再说吧。就这么着,又混下去了。想想自己也真是不积极,整个一好逸恶劳的家伙。虽然鄙视,但是最后还是听之任之了。
        元旦那夜,同屋的应邀去别人家吃火锅,我想到了去他们家的路很漫漫就找了个借口赖在家里。睡得昏天黑地,然后给自己搞了个海鲜大餐。踩着点,十二点差两分钟的时候进了浴室,洗了个跨年澡。一边洗一边回顾我的2005年,好象没有什么遗憾,收获挺多,很满意,于是神清气爽地钻进被子,开始看电影。听到外面的此起彼伏放烟火的声音,觉得象在过年。每次回去的时候都不是在春节,想想有五六年没有放过烟火了。

        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堕落,现在的我越来越低级趣味起来。开始看郭敬明的幻城,看完以后又找来了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有1995-2005夏至未至。还挺喜欢。有人说他在玩弄文字,我倒觉得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能玩弄文字算是一种本事。因为幻城很有CLAMP漫画圣传的风格,华丽的人物和场景,还有冷冷的死亡和所谓的友情,到了最后才发现原来身边人都已经离你而去。于是很期待郭敬明的剧本小说无极。
        漫画是多年的低级趣味,直到这次回国还去南师后门的小店买了几套经典漫画。恐怖宠物店,毒伯爵该隐,百鬼夜行抄。真是越看越喜欢。
最惨的是看情癫大圣这样的搞笑片也会感动起来。其实撇开拙劣的电脑特效和最后近乎无聊的结尾,开始的剧情倒是挺不错的,台词也很有趣。看到后来美艳公主拥抱着阿SA,原来她第一眼看到而喜欢的不是唐僧而是那个丑怪的小妖时,就很感动。心一酸,差点没掉下泪来。事后想想,真是丢人,原来同性的爱情也会那么荡气回肠.。
        业余生活也很颓废,前阵和同住的合伙集资买了盒麻将。于是周末生活就有条不紊的围绕着麻将展开。圣诞如此,元旦也如此。我甚至发出了,要是我老了以后住在老人院里也能这么找个搭子打卫生小麻将就好了这类没有志气的愿望。虽然说小赌怡情,可是我们连小赌也没有。大家每人抓着一把扑克牌做筹码,最开心的莫过于把别人家的花脸猫(这是我们给大小令起的外号)都赢过来。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了养老院生活。
        工作也很无聊,因为朋友回国的原因,我帮他看店。由于懒惰的他不努力经营,以至于他的店在整个批发区里竟然是生意最冷清的。店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进过货了。于是工作就无比轻松。每天十点半到了以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烧开水,泡茶。然后拿着手机看小说,玩游戏,间或着磕磕瓜子,吃吃零食消磨时间。偶尔来几个人,也是转一圈就走了。短短两个多星期,我已经把店里能卖的掉的都卖了。剩下了据说还有价值一万多欧的乱七八糟的垃圾货。只能坐等愿者上钩。
就这么晃荡着,感觉日子过了很长。其实从我回来到现在也不过才三个星期而已。时间真是个怪东西,有时侯快的不行,有时候又很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