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7日

        现在的人越来越不可理喻,明明有理的事情,搞到最后在群众们的喧闹下,反倒成了没理。前有郭敬明和庄羽之间的抄袭官司,后有陈凯歌和胡戈的馒头血案。
        郭敬明我还是挺喜欢的,写的小说也不错。不过梦里花落知多少,我怎么看怎么不象他的文风。一个四川长大的小孩,在上海上大学,无论如何也写不出那么道地的京腔。庄羽的圈里圈外我也看过,许多桥段确实是太相似了。抄袭的官司虽然北京中院是判郭敬明败诉,可是很多郭的粉丝却为偶像鸣不平。在庄羽的博上经常能看到有人谩骂,大意是说她是为了出名才去起诉的。郭的小说几十万的发行量,而她只有几万本,郭根本没必要去抄袭她的小说。看了以后真让人哭笑不得。原来如果看发行量,真货倒没有假货理直气壮了。更别说那些粉丝的盲目崇拜,在郭的博上小四小四,喊的个亲切。再也不能接受偶像的著作是抄袭的事实。
        最近闹的风风火火的馒头也是如此。我觉得做为一个导演,作品就象是自己的孩子。孩子再丑再难看,也是自己的。平日里别人看了说它难看,也就罢了。突然有那么一天,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闲人,把孩子弄过去,胡乱的改造,然后让别人耻笑,这要挨了谁也会生气。起诉是对的,这就是给那种闲人一个警告。倒是那些围观的群众说出来的话让人起闷,说什么导演开不起玩笑,不大度。人家中央电视台对分家在十月也没有怎么样,云云。须弄明白,那人用了别人的作品在网络传播,就是在侵权,说得不好听点,是违法行为。至于分家在十月,是央视自己人搞出来自娱自乐的东西,有什么可告?况且那部电影也早过了五十年的版权保护。实在是不同的事情。
        看多了网络上这种无聊的争论,就觉得网络愚民实在太多,经常是盲目崇拜,不用调拨就可以跳出来为别人摇旗呐喊。无所谓错对,无所谓黑白。给这么些个人搅活一下,有理的被说成了没理的,占了便宜的倒成了受了委屈的。只能是无语~~~

2006年02月25日

        最近由于装了宽带,本着一刻不能停的原则,我下片无数。于是审片任务也越来越重。一个晚上看三部电影那是稀疏平常。昨夜审片两部,老片自梳和新片天气预报员。自梳咱们下次再聊。
        尼古拉斯·凯奇那张脸真是忧郁的不行,海报设计的也和战争之王实在太象,都是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剧情也是让人闷的不行,丫演的那个预报天气的小伙,家庭生活是乱的不行,爸爸也快咯了,自己屡次被垃圾食品爆头。看着看着,我就想起来墨斗先生,也是大倒霉蛋一个。结局也很无奈,父亲去世了,妻子也嫁别人了,除了一份好工作,什么也没有。最惨的就是,还得坚强地生活,直面惨淡的人生。
        看完电影,印象最深的就是片中芝加哥冬天冷冽的天气,飘着浮冰的海面,积雪的靶场。我自己也喜欢冬天,因为可以穿很多衣服,阳光也不明媚。老觉得在冬天的男女关系也会深厚一点。因为天气冷,上次床要脱很多衣服,在脱衣服的时候还有一段时间给自己考虑。不象夏天,衣服少,没什么时间想,等完了后悔也没戏。再说古法养生也说冬天是修身养性的季节。这种季节最适合开着暖气,孵在棉被里看小说,看电影,然后再起来暖暖吃一顿火锅,这才是幸福生活。
        说着说着就说岔了,不过看完电影我是这么胡思乱想来着,也算是观后感吧。

2006年02月23日

POCO里面的照片真是不错,看了之后就会生出别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个个透着天才劲的不忿心理。南瓜子的片子我很喜欢,贴出来共赏。

2006年02月21日

        正好说到了世说新语,那就再来一段。还是说的王徽之,原文是这么写的: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大意就是说,王子猷到京都去,刚到清溪渚。以前他就听说桓子野(桓伊)笛子吹得很好,但没有见过面。恰好这时桓子野从岸上经过,王徽之在船上,客人中有认识桓子野的,就对王徽之说:" 这个人就是桓子野。" 王徽之就让人叫住他,对他说:" 听说你笛子吹得很好,可否为我演奏一曲呢?" 桓子野当时已经是地位显贵了,也久闻王徽之的大名,就回身下了车,坐在胡床上,为王徽之吹了三支曲子。演奏完毕,就上车走了,主客双方一句话也没有说。

        很喜欢世说新语里的任诞卷,说的都是些随心所欲的事情。王徽之的事情也有几个。反正说他是真名士也好,矫情也罢,拿来看看,还是很有意思的。

2006年02月20日

        嘴里生了一个溃疡,如果不吃维生素B,它是不会好的。一直没有吃药,还老是不自觉的去咬它。很疼,但是也很刺激。一个周末过去,伤口变大了。喝一点水都觉得很疼。嘴唇好象也稍微肿了一点。再等两天再吃药吧,我对自己说。然后就开始看冷笑话分心。发几个共赏
        有一天,有一颗糖果走道半路上,腿软了! 就变软糖啦
        从前有只刺猬划充气船~划着划着就漏气了~
这个最有趣:
        有一天 
        住南极的小企鹅去找北极熊玩!
        3年以后走到赤道了 想起来家里面没关门 
        他又用了3年回家把门关好
        然后6年以后到了北极
        敲北极熊的门说:"北极熊 我来找你玩!"
        北极熊一开门看了一眼企鹅说:"我不玩!" 然后把门关上了! 
        小企鹅就回家了!

        看完就想起了世说新语里的王徽之雪夜访戴逵。徽之那时住在绍兴,而戴逵住在嵊县,两人相距二百里水路。舟子驶了一夜,方才到得戴家,但是他连门都没进就回去了。人家问何故,他说我这叫乘兴而来,兴尽而返。魏晋时候出名士,都爱做点别人看了很无语的事。这个冷笑话倒是有几分名士味道。

2006年02月17日

        也许是天气,今天天很灰暗,风沙也很大。最近马德里到处大兴土木,搞的风一吹就是一头一脸的灰。早上还好些,到了下午,整个人就很浮燥。全然没有了早上和损友计划出游的那股子高兴劲。
        也许是因为困,春天到了,春困秋乏,每天中午吃完饭,就恨不能倒在床上一睡不起。于是下午去上班的路上就很是郁闷。
        也许是因为烦人的顾客,下午来的人都有点五儿歹鬼,长得很是歪瓜裂枣。有那么几个简直是惨不忍睹,又丑又臭,且大嘴啦啦,买了东西还东问西问。我真是没有好脸对着他们,直有一种把丫大耳刮子拍出去的冲动。

        
也许是人事,在某版上看了个接龙一样的示爱贴,竟然是我认识的一人。虽说世事多变,不过看到两个月前还口口声声说等我回去搭一块过的家伙都在和人共度情人节了,只能是无语无语~~~这年头,三年卖不出去个真的。
        也许是死机死的太厉害,今天一天我电脑死了不下七次。下午光为了登陆个垃圾淘宝网,TMD就半小时死了四次。气的我~~~且看中的两家铺子的东西都有缺货,还都是看着最满意的东西。我简直是不能急了~~~除了骂脏话,实在是没话说了。真TNND,一堆垃圾。    

        里间的同事上班摸鱼,在看动画片小鹿斑比,许是心情问题,我怎么就看着这款迪斯尼新片就那么的不顺眼呢。

2006年02月15日

        看康熙来了,李连杰访谈。
        一个从八岁开始练武的人,全国武术全能冠军,怎么也应该是个好勇斗狠的人。他倒好,一张娃娃脸,笑呵呵的。说起话来还好个比划,两只手划来划去的。整个访问里,就觉得他的太极工夫耍的很好。无论蔡康勇和阿雅如何旁敲侧击,该说的他说,不该说的就是没戏。
        因为信佛的关系,他说话总是很谦和。临到现场三个姑娘演了一段武,请他指点一二的时候,他虽然说了不少,可是其实什么也没说。个人的理论也是谦和,要与人共享。角色是角色,自己是自己。说到幼年时候练武的辛苦,和演电影后的经历,都是笑眯眯的一笔带过。话很多,阿雅经常都插不上嘴,但是后来再想想,都是些个无关紧要的废话。于是给人的感觉就仿佛立地成佛一样。
        他的眼睛,一直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是,在看现场练武的时候,镜头带过几次,眼神一闪而过的凌厉,看得出来也曾是个狠角色。

        可能是因为闲,也可能是无聊,就会干一些很是让人不齿的事情。
        比如我,上班的时候太空闲,于是下电影,看小说,碰到别人的博就进去打探一番。昨个儿,博也看完了,电影也没啥可下了,小说看得也昏了,我就到淘宝易趣去晃荡。这一晃就晃出事了。先是看到了卖包包,然后看见有卖超A货的包包,然后又看见有卖超A的PRADA的机器人包包,才三百元。购物冲动又上来了,就在那个店里看中了好几样东西,接着又满世界的看相关的店铺。包看完了,又随便点了店主的友情联结,在一个卖银货的店里扎了进去。此后又是联系卖家,又是讨论送货,确认货物忙的个不亦乐忽。直忙到最后,想到了付款问题,找了个熟于此道的家伙一打听,才发现汇款回去的费用和货品费用相差无几,极其不划算。大郁闷~~~~又开始想着找哪个国内熟人代付一下,就这么忙不颠颠地,一个早上也耗掉了。还什么也没定下来。
        旁边一个损友看到我这么忙忙碌碌,很是不屑,直说我走火入魔,成天乱花钱。我忍不住回击,彼此彼此。这厮在早春二月就开始计划四月中的出游计划。一会是日内瓦观车展,一会是荷兰逛花街,一会又是去漂亮的城市布拉格。地儿还没选定,又开始在各廉价航空网上乱串,找便宜票。冷眼看了他这么些天,工作时候就没干什么正经事,要是给付他薪水的老板知道了,估计立即就关门放狗,请他吃板刀面了。
        所以他嘲笑我,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嘲笑他自己而已。都是上班不务正业,干私活的人。更搞笑的就是明明两个都是乱花钱的人,还互相批评对方的花钱如流水。成天计划着怎么省钱,怎么节约。现在一想,真是啼笑皆非。

2006年02月13日

        按国内说法,我那个技术员同事是个双职工家庭。他上班自然不用说,他老婆在一个饭店客房工作,也不是家庭妇女。于是他们家的小儿子就只能放在托儿所里,每天下午五点,再由他去接到店里来照看。外国小孩一般都不难看,这个小朋友也是非常可爱的那种。小肥脸上挂着两块粉红,三岁而已,说话还是含糊不清。会叫我的名字,还有汽车,巧克力等等。
        我是个非常不喜欢小孩的人,所以和小朋友基本不接触。他也算老实,基本呆在爸爸身边,自己拿两个小汽车玩。不过因为闲,没事的时候观察他,打发时间。就觉得小孩子真是可怕。虽然他很小,但是已经知道哭闹来要自己要的东西,大多时候只是含着两汪眼泪,干嚎。如果东西要到,自然眼泪就收回去了。如果东西没要来,他会很讪讪的把眼泪收回去,满脸委屈,看起来楚楚可怜。更多的时候他是在假装哭,有一次他为个什么在向父母哭闹,然后我就朝他做了个鬼脸,他竟然也知道被人识破,很是不好意思的躲在母亲身后,朝我笑一笑,然后继续哭闹。小朋友还很爱藏私,经常父亲给他买个巧克力什么的,他先拿过来朝我现个宝,然后就收起来慢慢吃。
        看到同事养小孩的辛苦,就想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生养孩子,还叫小孩安琪儿~~天使?!以前看一个李碧华写的故事,大意就是前世一个革命党受凌迟处死之刑,郐子手因为索贿不成,故意让他生受其苦。于是那个犯人就发愿来世做他的儿子。后世里,一个富豪生了一个败家的儿子,虽然小孩作恶多端,可是因为是自己的骨肉,富豪只能忍受。最后才知道他们俩就是那个犯人和郐子手转世。难怪旧时候说小孩是父母的讨债鬼。想想都心寒。
        眼看着身边的朋友都欢天喜地的结婚,生孩子,就很是佩服他们的勇气,以及无畏。正是此之熊掌彼之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