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一个上海人,每星期会有教友到他家去布教,视其为可发展对象。闲来问他怎么想起来入教,他竟然这样回答,说并不是有什么宗教信仰,只是因为教友都是义务布教,就当是练免费口语,外面正常口语一小时时价二十欧。他这么每周下来,等于是白赚几十块。且偶尔还有免费郊游活动。因为他属于可发展对象,所以教友们都比较热心积极。如此下来将近一年,热心教友也有点吃不消了,于是派了个小头头来问他,到底有没有什么表示,比如心得体会,决心加入兄弟姐妹大家庭之类。此人搪塞过去,继续上他的免费口语课。想来也是搞笑。一向觉得**教就是有点功利主意的感觉,比如信我者得永生啦,将来再来个大洪水,船里有你一个位置等等。传教的方式也是如此,免费的建学校盖教堂派衣派药。原以为大家因为拿了手短,吃了人的嘴软,顺便就入了教。没想到今遇到个厉害的,只占便宜不付出。也算蚀本。要是热心教友知道此君心意,必定吐血三斗。
        想想还是佛教清淡些,当年追随悉达多的苦行僧看到他吃了牧羊女施舍的饭,认为他已经放弃了找寻真理,于是离开了他,他也无所谓。当他悟得大道后,在舍卫城的祗树给孤独园说法的时候已经有了七众弟子。好象佛教一开始就是有点愿者自取的感觉。
        最近在闲得没事,在看西藏密宗和苯教的典故。起源象雄的苯教其实是西藏吐蕃最本土的宗教。它认为万物有灵,天有天神,天神为最尊。山有山神和山妖,树有树精。江河、湖水、山泉、地下皆有龙。人若有灾病,皆因得罪神鬼所致。而其中最简单的禳解法,就是煨桑开道迎请神灵,然后梵烧食物,神鬼嗅味而饱之,再不加害于人。如果有疑难,以五彩靴带占卜,可知吉凶。一般门窗涂黑色,门前画雍仲图案镇邪,诸如此类。到了现代,很多人把藏族的一切社会现象,都误认为是起源佛教,其实许多民间习俗,大多是苯教的遗风。只不过随着佛教的传入,噶当教派的新起,渐渐的苯教末落到不为人知。想想倒也是件挺遗憾的事情。
        本来想说说信教的东西的,结果一扯开去又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最近的脑子是越发的不好,一点思路都没有。·!#·!¥¥!~~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