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7日

        今天过的很糟糕,天气是凉快了一点,三十六度。早上和国内朋友聊天,他说他们城市凉快了一点,只有二十五六度了,我说我们这里也是,只有三十五六度。当时他就说你是热糊涂了还是怎样,三十六度也能叫凉快。那可不是,前一阵都三十八九奔四十,能有个三十五度,我已经很知足了。
        嘴吧里的溃疡是此起彼伏,目前是一个溃疡两个水泡,还有一处才破,属于溃疡的萌芽阶段。疼是肯定
的。我现在已经懒理它们了,实在不行了就吃强力复B。吸收的问题,从小就有。基本属于没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
        下午损友方又打击了我一把。他的老板不准他按原计划休假,于是拔出罗卜带出泥,引发一系列连锁反
应。听他JJWW的一番述说,我只能是气不打一处来。嘴里骂骂咧咧,还得强按怒火告诉他不生气。然后就飞快地找出酒店和机票的预订,能撤消的赶紧撤,不能撤的就只能活该倒霉了。不幸中的万幸,这没起子的东西还算是今天想起来和老板说放假的事情了。要是到了所有酒店车票都已经拿下,准备起程的日子再和老板提,老板不准,那就更惨。说是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心里暗骂这厮的人头猪脑。

        可是丫还在那厢碎碎地说我陪你损失,我赔钱给你的P话,气就更不打一处来。这是钱的事嘛,一百多欧,没什么了不起。就当我吃了两顿海鲜,可是白白浪费了我的感情。我也就对吃喝玩乐的事情能认真对待,找酒店找机票忙的是不亦乐呼。刚算把计划做出来,歇口气,临了,说不去了。多受打击啊我。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把他骂了一顿。说了些很粗俗的话。幸好是在网上,打字太辛苦,要是直接说话,估计脏话更得是铺天盖地。现在给丫起了一别名,黑方。凡是和他有关系的旅行必是一波三折。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间或着来了几个傻B客人,说出来的问题都不象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问的。解释都解释不通,正碰上我心情不爽,直接摆脸,让丫走人。

2006年07月26日

        最近Keane乐队是红的不行,那首Is It Any Wonder已经是听出耳油。我喜欢专集里面的Nothing In My Way和TRY Again,慢歌型的。
        刚开始在MTV台看到一个圆脸小胖子在那里蹦达,整个摄影机是沿着一个类似与过山车一样的轨道行进的。于是小胖子跳,摄影机转,整个一头昏。也没记得那是什么乐队什么歌。后来下了Under The Iron Sea,听着有首歌怎么那么熟,才想到不是那圆脸胖子唱的嘛。完全打碎了我一开始的假设。因为是个英国学院派的乐队,曲风也很温和。我就老觉得那个主唱应该是和COLDPLAY的Chris Martin差不多型的小帅哥。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是个小胖子。
        有的歌手嗓音一听就知道是他,比如SEAL,那嗓子,唱什么我都觉得象是KISS FROM ROSE。还有大部分是扔在歌手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饶舌类的,男女唱的都差不多。都听不明白到底在说什么。反正有很多的HI MAN,或者是YOU YOU YOU 之类的词。还有些偶像型的,最近PARIS HILTON出了个单曲,MV里从头到尾就是和一壮男在海滩缠缅,歌的调子是平的不能再平,如果不喊卡,估计能一直唱下去。实在是无话可说。
        声音和外形有时候一点都不搭。好几个武打明星说起话来都是细声细气,比如赵文卓,以前是别人配音,还没感觉出来。直到他演满汉全席,原声,听着就觉得怎么那么不难不女。还有李连杰,也绝对是斯文类的嗓子。
        说到不男不女,就想到最近看的一日本动画片《翡翠森林狼与羊》。看完就觉得怎么那么别扭,后来一想,虽然说的是男性的友谊,可是里面那个咩咩也太女性化了,直让人想到~~~爱情。简直就是动画片里的GAY片。日本是中村狮童给大野狼配的音,还算一般。据说台湾找的是蔡康永,想来必是给咩咩配,真是太搭了。

2006年07月25日

        晚上找东西找出块国内带来的上海药皂,于是拆了放在厕所洗手用。深夜走进厕所,小小的空间弥漫着一阵药皂特殊的味道。那一瞬间仿佛时空换转,我想起小时候的夏夜,洗完澡,带着药皂的味道,在院子里乘凉,看萤火虫星星点点,还有摇着扇子坐在电视机前看射雕英雄传。
        可能是过敏性鼻炎的缘故,一向对味道很敏感。记得以前家里来了人,就会闻出来,然后会说有生人味,一定开窗透气,十足的巫婆样。每个人家的味道也不一样,外人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这家人特别的味道。很奇妙的一件事。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去北京的朋友家小住。其间洗过一次衣服。等回到南京,顺手放进衣柜。隔了些日子,拿出来穿,还能从衣服里闻到散发出的朋友家味道。当时就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思念,抱着衣服,呆了很久。虽然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但是到现在都还记得。有时候气味能把人带回当时的场景里去。辛晓其怎么唱来着,想念你的味道,想念你的笑,想念你手指间淡淡烟草味道。现在是不用想念了,我自己抽几根烟,手指间一样有淡淡的烟草味,再配上CK BE的男用香水,味道也是好的不得了。
         如今年纪大了,没有那么煽情。往往是食物的味道引起我的共鸣。比如那天买了小龙虾,烧了一锅,闻着香味,就想起在国内夏天和妈妈两人坐着对吃的情景。还有一次在楼道里拿信,不知道谁家在烧肉,象极了幼儿园时候吃的大锅饭的味道,想到幼儿园时候的天真无邪,欺男霸女的好日子,很是惆怅了一会。

2006年07月15日

       最近打折季到了,周末时间就是四处乱逛。买了一堆有的没的东西。今年我买了两条花的一踏糊涂的裤子。且花的是各有千秋。
       DIESEL的那条就象是被灰的,白的,黑的涂料泼过一样,没有一处干净。其好处就是,多脏都看不见。前天早上吃早饭时候把涂了一层蓝莓酱的面包掉在裤子上。拿抹布擦干净以后发现蓝莓酱的紫色混在裤子里根本看不见,真他妈的耐脏。
裤子还是个超低腰,每每坐着就露出白花花的肉来。昨天中午去逛,一边走,一边就觉得裤子在往下掉,老是不自觉的去拉。后来才想到,穿的是件狂长的T恤,怎么也不可能露出来。于是就开始放心的在烈日下兴致勃勃的逛大街,穿着花裤子,拖着人字拖,加上一副夸张的金边墨镜,活脱脱一个小流氓。意大利人也有意思,服装的名字起的稀奇古怪,GAS,DIESEL,又是煤气又是柴油。
      COSTA BARCELONA的那条就花的更不象话了。全是暗花,前面左边是蓝的,右边是红的。然后反过来上半截是蓝的,下面两裤腿是带着福禄寿字样子的黑锻面。整个一寿衣。试穿了一下,就觉得是媒婆,再贴一媒婆痣就齐了。想到穿出门就有点犹豫,至今压在衣橱里。这个星期准备去买点拖拖拉拉的衣服来配它。
     上星期逛街,买了件白底红字的HELLO KITTY的T恤。上面一张KITTY的大脸蛋子,旁边配了一堆夸自己的话。挺有趣。今天穿着得意洋洋的来上班,自吹自擂的和别人说,我这一穿最起码年轻了二十岁。结果被奚落的不行。后来一想,都说上了年纪的人才会买花衣服,往年轻人堆里扎呢。完蛋,难道我已经步入老年人的行列?

2006年07月13日

        李嘉欣最近的花边新闻很多,基本都是说她贪慕虚荣傍大款之类的。说到她的演技,都会找句亦舒的名言,美则美矣,全无灵魂。我倒是挺喜欢她的,人漂亮也不是罪过。没道理就说她没演技。有几个角色她演的挺好,也努力过,不过是最近年纪渐大,有了盼嫁之心,不再努力演戏罢了。
        早前的方世玉,东方不败,堕落天使中的表现都不错。98年以后她估计是想拿奖,于是演了不少文艺片,海上花,有时跳舞,月亮的秘密,画魂。可惜没有什么收获。其中以九八年由侯孝贤导演,大牌云集的海上花最有希望。 参加了戛纳影展,不过一无所获,最后只为侯孝贤带来了四十二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奖。
        海上花,李演的是尚仁里的黄翠凤,一个年轻美貌,处世精明的青楼女子。我个人觉得是个最象她本人的角色,侯孝贤后来也说,李嘉欣本人的气质和角色很接近。电影里的她,说着一口沪语,精明事故。一心想着有人替她赎身,最后也得偿所愿。和刘嘉玲演的处世淡然随遇而安的周双珠,以及羽田美智子扮演的不知计划,最后潦倒的荟芳里沈小红截然不同。虽然她可以教训老鸨出去养小白脸,但是该出堂会的时候也会去,绝对不会坏了规矩。于是最后可以抽身而出,皆大欢喜。
        以前看亦舒的小说印度墨,觉得里面的印子和她很象,一样是混血,一样是出众的美丽,一样是最后成名后辗转于富豪之中。美人迟暮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很希望她能嫁的好。
        再说几句海上花,这个电影里主角就不说了,配戏的也很厉害,高捷,潘迪华,伊能静。不过潘的上海话说的不够地道,有点怪怪的听着。伊能静演的小妓女挺神似,她有种薄命相,一副瓦刀脸,不是很喜欢。自从看了孤恋花以后,对高捷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那个亡命之徒上面,总觉得他适合演那种黑道人物。偶尔看了他演的斯文人,倒有点不习惯。

        海上花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侯孝贤的电影之一。这几年他的电影越来越注重画面,台词是越来越少。去年的最好的时光,故事挺不错,可是半天没一句话,很闷,我分两天才看完。觉得他越来越象蔡明亮。

2006年07月11日

        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中午看到路边的温度牌四十度。经常听到救护车呼啦呼啦的开来开去,九成都是些老头老太在家呆着中暑了。我倒是还好,晚上回家一碗绿豆汤,再加半个比头还大的西瓜,吃完一肚子水去睡觉。一半的人都放假去海边了。上星期和老板谈休假事宜,由于合同的关系,丫跟我说休假是没有了,不过我要是想出去玩可以自己请假。于是听的我心生去意。这两天利用上班时间打电话找工作。
        觉得自己是不够积极,打电话问情况,一般都直接和人家说说现在天气很热,能不能在电话里把情况说一下,我再考虑来不来面试。对方都还是好脾气,一二三把条件列一下,然后说你看要是有空就过来一下。有一个还答应如果可以,到我现在上班的店里来面谈。答应完了,又有点犹豫。天这么热,实在不想换来换去。况且现在的工作也很轻松。和损友说起,他说那你应聘时候问问,有没有宽带上网,空调,没什么事情,没人管,还可以上班时候聊天,视屏。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挺过分。如此一个度假休闲胜地,工钱少点也就算了。有利有弊,搞的我现在有点去留不定。
       每天进店里来的人只有小猫三两只,全世界的人估计都找凉快地方度假去了。于是就更显得我很无聊。每天的时间都很浪费的打发掉。上午是看博客,八挂和一系列连载小说和新闻。下午东聊西聊,等到MSN上人走的差不多了,就去西词的拉板望呆。经常是整个聊天室就我一个杵着,偶尔来个把人,聊上几句。现在的拉们年纪都是越来越小,所以一般人问我多大,我都很不要脸地说我三十了,然后就以老卖老。真是无奈。
        想想九月中要报名语言考试,就觉得不该这么蹉跎岁月。可是总是收拾不起心情来看书,实在是堕落堕落。       

2006年07月03日

        度假的季节来到了,街上空了不少。是个人就嚷嚷着我要去度假了。搞的没假没钱的我很不爽。我也想去看奔牛节,去海边晒太阳,可惜经济条件不允许。只有自己安慰自己,先赚点钱,然后辞职玩个大的。总是这么想,不过从来没实现。钱总是愁眉苦脸的赚了来,然后愁眉苦脸的花出去。人生苦短啊。
        现在网上的人越来越无聊,动不动就群殴,如同疯狗一般。前两天在留园美食发了个小龙虾的贴。然后乖乖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下十个人回贴说那玩意不能吃,从日本的细菌战说到现在的环境污染,部分热心人还贴了两千多字的资料,来说明为什么不能吃。还有一半人说我心狠手辣,怎么能活生生的就把虾虾的头给剪掉了?应该留下它的头,直接扔锅里,给它保留一点尊严。无语~~~ 更有人仔细的在照片里看出我家的菜板下面有点发霉,说应该挂起来就不会发霉了。我靠,现如今是什么世道,怎么闲人那么多。我好好烧了个小菜,挺得意的现了个宝,招谁惹谁了我是。要按回贴众人的理论,合着我吃了那么多年,不死也应该只剩半条命了。没道理还那么白白胖胖水水灵灵的啊?
        哪里的人都一样无聊,中午坐公车回家。一开门,就有个挥着双拐的伤残人士堵在门口,正在琢磨他是准备下车呢,还是在和司机屁话,然后就看大胖子伤残人士在激动得和里面一大爷对骂。司机好容易劝动了他,准备下车,结果那大爷还不依不饶,又冒出几句。这下可好,别看我们伤残,可是我们身残志坚照样能打,挥着拐杖,那大胖子就杀过去了。整个一全武行。我靠,然后车里的大妈大婶就拉架的拉架,说不是的说不是,就叫一个乱。我站在门口,整个是无语问仓天~~~是谁TMD说欧洲人素质高?!高个鸟。一帮子乌合之众。
        回家路上给人发短信,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我在街上看人打架,丫在海边晒太阳。整个是两个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