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的很糟糕,天气是凉快了一点,三十六度。早上和国内朋友聊天,他说他们城市凉快了一点,只有二十五六度了,我说我们这里也是,只有三十五六度。当时他就说你是热糊涂了还是怎样,三十六度也能叫凉快。那可不是,前一阵都三十八九奔四十,能有个三十五度,我已经很知足了。
        嘴吧里的溃疡是此起彼伏,目前是一个溃疡两个水泡,还有一处才破,属于溃疡的萌芽阶段。疼是肯定
的。我现在已经懒理它们了,实在不行了就吃强力复B。吸收的问题,从小就有。基本属于没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
        下午损友方又打击了我一把。他的老板不准他按原计划休假,于是拔出罗卜带出泥,引发一系列连锁反
应。听他JJWW的一番述说,我只能是气不打一处来。嘴里骂骂咧咧,还得强按怒火告诉他不生气。然后就飞快地找出酒店和机票的预订,能撤消的赶紧撤,不能撤的就只能活该倒霉了。不幸中的万幸,这没起子的东西还算是今天想起来和老板说放假的事情了。要是到了所有酒店车票都已经拿下,准备起程的日子再和老板提,老板不准,那就更惨。说是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心里暗骂这厮的人头猪脑。

        可是丫还在那厢碎碎地说我陪你损失,我赔钱给你的P话,气就更不打一处来。这是钱的事嘛,一百多欧,没什么了不起。就当我吃了两顿海鲜,可是白白浪费了我的感情。我也就对吃喝玩乐的事情能认真对待,找酒店找机票忙的是不亦乐呼。刚算把计划做出来,歇口气,临了,说不去了。多受打击啊我。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把他骂了一顿。说了些很粗俗的话。幸好是在网上,打字太辛苦,要是直接说话,估计脏话更得是铺天盖地。现在给丫起了一别名,黑方。凡是和他有关系的旅行必是一波三折。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间或着来了几个傻B客人,说出来的问题都不象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问的。解释都解释不通,正碰上我心情不爽,直接摆脸,让丫走人。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