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3日

      是詹妮弗·安妮丝顿今年拍的新片。可能是婚姻失败,所以想在事业方面有发展,最近看了好几部她的片子。流言诽语,同床异梦。觉得这部最好。因为是一个很适合她的角色,电影最后的结局也很圆满。
      电影里的她过着一种自我放逐的生活,辞去了老师的工作,做起了家庭清洁工。没钱买化妆品,于是就一家家商场的去要试用装。和一个非常无耻的家伙交往,也可以无所谓。每每午夜梦回,会拨打已婚前男友的电话。
      看着就觉得有点心凉,好象看到了十年后的自己。身边的好朋友都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只有自己还在东飘西晃,没个定性。只是估计我不会一家家的去蹭试用装,也不会最后好运和一个继承大笔遗产,无所事事的胖子交往。

2006年08月21日

      损友方孤身南下已经一个星期了。也许是每天保持密切联系的关系,昨天晚上竟然做梦也是一起旅行,在最后一刻狂奔追火车。他的旅行是喜乐参半,本来在马德里过的挺悠闲,我实在看不下去他的蹉跎岁月,花言巧语的把他骗上了去南部的汽车,走的时候他是愁眉苦脸。
      其实我倒觉得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可以看到些人多时候看不到的好景色,除了不能给自己拍太多的
照片,其他几乎没有遗憾。独自旅行和浪漫沾不上什么边,只是很淡定,如果方胖这次不是那么时间紧,任务急,或许效果会更好。
      以前以为自己是个很散淡的人,应该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给方胖计划行程,预订酒店才发
现自己有多么的强权。几乎有独裁者的风范。每每在听到小方有什么想法改动的时候,会披头盖脸的批评他。而且经常会怒从胆边生,有一种掌掴他的冲动。于是结果就是,好事也做了,可是由于态度太恶劣,得不到应有的感谢。倒招来了他哀怨的责怪。很惨~~~
      因为担心他的语言交流,所以一路都在用短信联系,有时侯看了觉得很有趣。比如他在ALHAMBRA的山顶
乘凉,听着吉它,觉得无限美好,还有在CORDOBA的午后,迷失在老城里,又渴又累,几乎中暑。小资调调犯了的时候,也会写类似俳句一样的句子“头顶是蓝天,浮云走两边”,很有松尾芭蕉的风格。
      这个星期我也该上路了,给自己设计的是很散漫的行程。在LAST MINUTER订了便宜的四星酒店。只有两
个城市,一南一北。没有很赶的线路,希望可以悠闲的看看博物馆,水族馆。然后在扔完番茄以后,开开心心地回家去。

2006年08月19日

      自从前天去剪头发,流海被剪成狗啃状以后,打击就一桩接着一桩。也许是剪头发剪去了我的运气,也有可能是因为最近运气不佳所以连带着头发都倒霉。
      前一次的剪发经历就已经很是不爽,可是除了那家,马德里其他的中国店是更加的差,于是就安慰自己,就和他们说,剪短,其他一律不动。总不至于出错了吧。结果还是错误的高估了其智商。
      先是从开剪开始就一再劝说我头发枯,要做倒膜,做焗油。我都婉言谢绝了,这些骗钱的把戏,老子见识过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里扛着锄头种地呢。然后就是修剪了。我才恍了会神就发现他在拿着把打薄剪准备大干一场,及时制止了他,接着就是修流海。智者千虑啊,那个小伙子很是以专业口吻地说平刘海显得我脸太宽,说应该稍微有点弧度。我一听,也对,再说我看日本的发型秀上面也有那种稍微弯一点的,样子很不错,就放心的说,可以。结果是悲惨的,等我抬头一看,发现悔之晚矣。额前那块,已经被剪到连弥补都弥补不了的地步了。
      现在的结果就是,每天我洗完头,就在考虑怎么掩盖。披散下来呢,就是个呆子,额头前有一排犬牙状参差不齐的流海。如果扎起来呢,努力把那堆所谓的刘海刮到一边,就是个乡下妹。百般不爽,这两天我一直做乡下妹打扮。以从所未有的期盼心情祈祷头发快快长。
      其他的打击说来就话多了。人总是劝别人容易,到了自己就想不开。昨天很是闷闷不乐了一天,睡了一觉,总算好点。虽然一直自栩是个豁达开朗的人,其实有时候钻了牛角尖一样的别扭小气。以至见到另外一个当事人,气不打一处来,连说话都懒理。还是自己的道行不够,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宠辱不惊,就算心里翻腾倒海,但是脸上分毫不露呢?

2006年08月04日

      中午正在一边吃着辣呼呼的自制凉面,一边在MSN上听以前同事说过去旧人的分分合合。正在听的稀里哗啦不胜稀嘘的时候,那个捣古了好久装WEBCAMA不遂的家伙发来喜讯,经过多方努力奋斗,终于~~~我们可以视屏鸟~~~看着丫那么欢天喜地的要秀他的新造型,含着一嘴面条,答,准。
      图象过来,先看到衣服。这么热的天怎么还穿一棉袄?!哦~~~对了,咱们是反的,他那正过寒假呢。幸
福的家伙。再看看小脸蛋,妖孽啊妖孽,怎么不见老呢。最后看到了传说中的不夜城式的马尾~~~乖乖,很摆。惊艳啊惊艳,赶紧递上了无数的甜言蜜语。说的丫心花怒放的,要发个眼神电我一下。我被电的不轻,一口面条都差点喷出来。赶紧,再夸两句,撤了。怕流鼻血。
      真是奇怪,怎么这么些年,有的人早就变的不成个样子了。还有的人就怎么也不变呢。比如这位,摄像
头里看去,还是和以前一样。NND,只能说这是个妖孽啊妖孽。

2006年08月02日

      又开始了无聊的一个月。唯一的同事也休假去了,再也没有人和我强占网速。于是早上我在EMULE下了一堆电影和MTV,结果直接后果就是硬盘空间不够,又忙着倒到另外一个盘里去。外面骄阳似火,店里的空调冷的要死。我穿了件线衣还是手脚冰凉。然后看着自己蜡黄的手和惨白的脚。觉得很糁的慌。
      不知道玩什么花样,现在又流行起了七夕。虽然在这里是没什么反应,不过还是挨不住国内朋友的关心,好象一定要在一个特别的日子有点什么作为,要不然就很跟不上潮流。可能是已经步入大龄女青年的阶段了,找我述苦谈心的人络绎不绝。不管是男的,女的,还是GAY,LES。早先时候还挺苦口婆心的安慰,劝说。和知音大姐一样。失恋的痛苦,在一起的觉得不合适也痛苦,LES在一起吵架也觉得痛苦,找不到工作痛苦,上班辛苦也痛苦。妈的,人生苦短,哪里来的那么多烦人事。于是我对失恋的说三条腿蛤蟆少见,两条腿的女人满街都是。对想分手的说,分,赶紧分,趁着年轻,多吃喝玩乐,谈恋爱多伤神。对闹别扭的LES我说,好不容易在一起,别自找不快活。老这么谈心,很是不耐烦,最近开始,一碰到准备述苦的,还没等人苦下脸来,先说几个不相干的事情,把话题岔过去。我心情也不爽,我找谁说去啊?哪凉快哪歇着去吧。
      一个人的店里无比的清凉安静,望着街外的热浪和车来车往,感觉很好。下了很多王菲的歌,然后看着歌词跟着唱,没有听众,是我一个人的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