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28日

      损友方从比利时回来以后就变得很扭捏,问起他和星星的进展,更是左顾右盼就是不说。吊起了我的好奇心,却不加以解答,非常的不厚道。虽说愿不愿意说,是他的权利,可是知道了故事的前半截,独独掉在结尾上,实在让人难耐。不禁在猜测,难道他陷入了爱情之中,不愿意与别人分享他的小秘密了?
      还有个国内的损友,那就更是越活越回去了。说起来也算是优秀的单身汉,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从
今年开始,突然要开始谈爱情。看到了姑娘就要和人家谈恋爱。且是个很不好运的家伙,不是莫名其妙的作了第三者,就是无疾而终。于是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不是在空窗期,就是在失恋中。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也是个挺能吃能玩的主,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不开,非要去谈恋爱。又非美女不谈,找的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南艺小姑娘。人家估计是谈感情的时候少谈吃喝玩乐的时候多。于是就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成天介长吁短叹,说出来的话都能把人给酸死。让人在同情之于,又很有抽他的冲动。
      还有个姑娘,也是当年混过的人物。去年和老公领了证之后,买房子装修,喜酒都还没摆。前阵子看到
我,说要离婚。后来又过几天再问,说不离了。事情也不复杂,就是她在麻将档里认识了个小白脸,一时间就觉得爱情来了。在全部人都反对的情况下,她很深情地说,只有我知道他不是小白脸,不是为了钱。操,说得不就是当局者迷吗?这么精明的一姐姐,也有栽到爱情里的时候。当年的火眼金睛都到哪里去啦?!目前的状况就是婚也没离,藕断丝连。听得我也只能是打摇其头,实在是没话说了。
      难道秋天到了,大家都开始发秋心动?

2006年09月27日

       最近的生活很平淡,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上个周末和朋友一起去看羽毛球世锦赛的决赛,难得的国际赛事,由于几个项目已经是中国队自己人之间的比赛,显得平和很多。加上西班牙的体育项目太单一,除了足球自行车还有篮球,羽毛球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决赛的现场要不是有大批中国人组织的拉拉队,估计要空掉一大半。加上羽毛球十三局两胜制,三个多小时,就安静祥和的结束了。回忆起来都没什么印象,就记得男队的小伙子长得不错,女队的姑娘是又高又瘦。后来看了新浪的采访报告,发现对马德里的印象很不好,停留在治安差,小偷多,设备不完善上,很是丢人。
      看完比赛去吃了个麻辣火锅,其结果就是星期一我肚子疼,然后星期二我请半天假在家睡觉。看来很久没有接受这么麻辣的考验了,回国以后一定要加强锻炼。早上躺了半天,后来琢磨着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家门口的纹身店约了个时间,下午去纹了我的第三个纹身。一边纹,我一边就在想,我这还真是花钱找苦受阿,不过纹完以后就忘了,又会计划着下一个。想想网上那么多图片,得有多少人吃多少苦啊。真是感慨。结束以后,我又叫那个师傅帮我把脚踝上的补点颜色。想当初纹第一个的时候还不太敢看,现在是一边聊天,一边看着针嗒嗒的在皮肤上刺,整个境界是提升了几个层次。一个多小时以后,一切搞定。我就拖着两处还渗着血的伤口,去上班鸟

2006年09月19日

      自从我自甘堕落的放弃了对更高一级的语言证书的追求以后,突然神清气爽。原来世界那么美好,考前辅导班也不用参加了,报名费也省下来了。满打满算,就多了五百块的富裕。虽然钱也没到手,可是就开始计划新的旅行。在网上找便宜票,定了个八十多欧来回罗马,准备到时候和损友方一起去看威苏威火山。回国前,还准备去安道尔划一次雪。真是有限金钱,无限欲望。
      因为准备回国,所以工作也不准备换了。再混三个月,拿了工资买机票。于是眼看着身边众人换工作的
换工作,去本地公司面试的面试,自己就是混混混。偶尔也去看看招聘启事,不过也就是看看就算。因为觉得既然决定的事情,就不用更改了,与其看些有的没的,扰乱心思,不如不理。
      生活就变得很平淡,工作可比国内机关。早上来打扫个卫生,开始泡茶,看鬼故事。鬼吹灯,盗墓笔记
看完,开始留园八卦,新闻,美食厨房。等等。接着看收藏的博克。博克真是个好东西,看着别人或矫情或平实的记录着自己的鸡毛蒜皮,内心生活,觉得很满足自己的窥阴癖。而且还可以明目张胆的看。真不错。等所有的东西都看完,就开始聊天。和认识的人聊,不认识的人聊。口水多过茶,然后就觉得自己很无聊。

      虽说浮生偷得半日闲不错,不过算了算,我这半辈子,偷闲的日子好象比辛苦的日子还要多,真是惭愧啊惭愧。

2006年09月11日

      他,四十出头的单身男。性格古怪,孤僻。一个人独居,且从来没有人能进到他家。爱好烹调,闲时的爱好是坐在那里欣赏古典音乐,拼装模型。不喜欢和人握手,接触。说话尖酸刻薄却经常能一阵见血。有洁癖,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不能忍受别人乱放东西,总是不自觉地帮着整理。虽然古怪毛病不少,但是心底里却是个好心人。
      她,奔三的单身女。虽然看起来心情开朗,热心,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夹生人。目前和别人合住中。有轻度的洁癖和轻度的偏执症。对于别人把洗好的盘子没有按自己的规矩摆放无比的苦恼。因为洁癖的关系,总是会因为同住的人没有在打扫卫生的时候达到自己的标准而返工。由于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所以希望将来可以独居。说话尖酸刻薄,虽然近年来收敛不少,但是对于熟悉的人还是恶习不改。爱好烹调,曾经的心愿是做个家庭妇女。
      他,是日剧不能结婚的男人里的主角桑野信介。她,就是我。看这个连续剧的时候,发现这个主角简直就是加强版的我。真是太有共鸣了。如同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自己,原来我有那么多的怪毛病。

2006年09月06日

去番茄节逛了一圈,游记发在穷游上了,贴来贴去很麻烦,图片又多。所以发个连接,大家自己去看吧  

http://www.go2eu.com/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54244&forum=18#forumpost568446

      早上本来心情挺愉快,在和影子聊天。说着说着,问我去日本没有?就说没有去过啊,为何一问?她说那是弄混了,就奇怪,怎么能岔到我身上的?然后说来就话长了。原来是某日影子妈碰到某甲妈,然后就闲聊各自儿女。说到某甲,然后怎么又说到一个去日本的姑娘和我。说我们都对她的儿子有意思。
      听完我就朝天吐脏字无数。合着这也很光荣。可以想象某甲妈妈那时候说的有多么的自豪。生出个高大
英俊的儿子,就是得意,引无数花痴女的垂涎。那好歹别把我也扯进去吧?多少年前的破事了,没必要阿。现在更值得提的是她儿子在国外如何泡洋妞啊。那多为国争光啊。
      我承认,当年我那是年轻,不懂事。如今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我向毛主席老爷爷他保证,以后绝对不
干拿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事情了。暗恋是可耻的。以后我看上了谁,绝对不能只是有意思。肯定要一刀拿下,按倒再说。现在倒好,没吃的羊肉,他妈的还惹了一身的骚。连伯母级的人都知道了,并且引以为谈资。我他妈的亏大了我。估计等我老的时候,还有三姑六婆之类的,记得这件糗事,告诉儿孙辈,这个奶奶阿,年轻的时候暗恋一个帅哥。结果没追成,还给全世界都知道了,人真是丢大了。。完蛋~~~~
      就这么着,受了刺激。中午回家,气的吃了一大堆炒面。有意思没意思。真他妈的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