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月底走人,结果这个星期比平时上班还累。老板见不得我在店里闲晃,于是借口帮忙把我调回公司点库存。剥削我的剩余价值,天天面对如山的货物,累得要命。周五周六原以为的在家睡觉也变成了帮去外地的朋友义务看店。虽然不说是活雷锋,到底也有点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意思。
      抱怨的话都懒得说,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这样,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大多数的时候是不能如愿以偿。如此而已。唯一满意的是我的QQ终于到了十六级,换了图片,觉得功德圆满。

2006年11月25日

      前几天某个晚上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很想听一首u2的歌,只记得旋律mtv的片断和一句歌词rainy day, swimming in the sound ,然后就是一通好找。感谢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electrical storm,下了以后,就开始反复的听。连续一个星期,我的mp3里只放一首歌。听到周末的结果就是真的开始下雨了,果然是rainy day,难道我有超能力?那下个星期我要听if you got money。
      最近什么正经事也没干,除了给房东打电话,给店面的房东打电话,给全世界打电话。剩下的时间就是
上班聊天。小獐把我加到了他新建的qq群,于是我恶习不改继续大嘴啦啦的在群里调戏小姑娘。聊到昨天,突然觉得自己真没劲,贫的厉害,一把年纪,十分浅薄。于是决定等周末我的qq到了十六级,可以换图片以后就不去群里聊天了。估计整个群里属我年纪最大,也属我最无聊。
      和损友方说起下个月帮朋友看店,改卖童装,丫就十分鄙薄的说,我知道,就是那种客人看中了什么,
你用晒衣架把它从竹竿上挑下来的小店。小刺激了我一下,我回道,那是做批发的,没有竹竿。难道我还能很语重心长地回他,其实一张卫生纸也是有它的用处的?收到他寄来的生日礼物,好端端的贺卡上,一本正经的印着一段骂人的话,无语中。。。这孩子现在除了给人添堵,没有其他作用。
      北京的傻姑还是保持和我同样的作息时间,也是牛人一个。在每天晚上七点以后,我msn 上的联系人都
作鸟兽散,只有她还能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下去。我们两个好象都是口水多过茶的家伙,尽管没有谈理想谈人生谈未来,但是还是有无数的话可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话痨?
      今年的雨季比往年长,秋末的雨特别萧索,勾得人有时候会突发悲凉之感,觉得人生真无奈,各种黑色的想法也不住地往
外冒,绝对的不积极向上。

2006年11月22日

 

     每天回家的道路太漫长,于是做了些电子书在手机里看。看着作家借人物的口,说自己的话。

      范柳原说: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你也在这吗?”

      亦舒说:玩根本是一门深奥的学问,玩得不灵光便是世人所谓老土,不是每个人都懂得玩,玩得起,除了钱,还得有一定的天份,还得有前辈教路。
她还说:长途飞机确然不是人坐的,地狱便是永恒将人困在一张椅子上,不准你平躺,旁边挤着不相识且有口臭的邻座,每三小时喂你吃可怕的飞机餐。

      李碧华说:人生似一场感冒,一阵寒一阵热,没治好的灵药,但也不致命。人人都经历过,不觉又完了。
      便是爱情:大概是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蚋、苍蝇、金
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象中的美丽。

     于是发现,很多自己觉得很有感触的话,早有前人说过了。

2006年11月21日

意大利的照片放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整理,实在是懒,就这样吧,随便看看。我自己长的是越来越象没整容之前的韩国人了,寒一个~~~

犹豫了很久放在163还是Flickr的相册里,最后还是追了个流行,用了Flickr。地址在这里

http://www.flickr.com/photos/vampire2046/

      继续没有热水的日子。每天晚上,我要烧四壶开水,然后用盆冲一下。条件艰苦的仿佛时间倒退了二十年,不过二十年前我家也有热水洗澡,比现在还好些呢,我这是越活越回去了。隔壁屋的小伙已经强到冲冷水澡了,想想我浑身都冷。果然是年轻力壮。
      两天没洗头,感觉头有三百斤重,十分烦躁。聊天的心都没有。那杀千刀的客服说要星期一才来修,结
果今天早上又说,今天修也算是紧急维修类,得多收五十块。五十就五十吧。如果按正常维修等到星期三,我估计我要崩溃了。可是为什么阿,我星期五就开始打电话要求维修了,丫怎么还能狠得下心收我120欧。万恶的资本主义阿。
      中午回家路上看见前两天下雨的泥泞的工地,被阳光照的是亮晃晃的,就琢磨,我要是只猪就好了,可
以开开心心的去烂泥滩里打上几个滚,滚得浑身都是泥,然后再高高兴兴的找个空地晒太阳,晒到泥干了,再打几个滚,就干净了。多好。

2006年11月18日

      这两天家里的家用电器在造反。前天夜里一点多钟,水汀发出阵阵怪声,然后寻声而去,发现厨房的热水器机器轰鸣,其声可比推土机。赶紧关上暖器开关,噪声没有了,安静祥和。一边往床上爬,一边想没关系,我还有电暖气。安心睡去。
      昨天晚上回家,噩耗传来,随着暖气系统的崩溃,热水系统也挂了。整个机器彻底咯屁。家里的每个人都不死心的去折腾一下,只要一打开开关就仿佛哈尔的移动城堡,轰鸣声,抖动声。恐怖已极。更惨的是,昨天是周末,晚上过了九点就再也没有维修人员了。于是,在同住的姑娘的带领下,一行三人大包小包的带着洗漱用品,冲到她住在附近的同事家。。。洗澡,那小伙开门看到我们鱼贯而入,估计是小惊了一下。
      最惨的还在后面,回家一看,冷的不象话,这才发现临出门开的电暖气没动静了,在一片兄弟姐妹的罢
工带领下,丫也撂挑子不干了。枉费我平时待它不薄,关键时候软腿,真是不厚道。

2006年11月16日

 

     早上和同事聊天,说起贩卖人口。他说他老家那里可以花两百欧月租吉普赛的孩子做小偷,如果租上那么三五个,月收入还是很不错的。好像中国也有这种买卖,不过行情几何就不清楚了。算起来,月租或者是包身工性质的是最划算的,拐卖妇女则属于薄利,西南那边一个女人也就是五六千人民币而已。
      整卖的价格以各地消费水平不一而不等。零售的价格仔细一算,就多了很多。
      现在科技发达,人体器官移植涉及人的心、肝、脾、肺、肾、胰腺,以及角膜、骨骼、肌肉,肌腱、心
瓣和皮肤等等,最重要的就是这些器官都是可以从尸体或者活体上摘取的。于是黑市人体器官生意大行其道。正所谓只怕你不卖,不怕没人买。
       肾脏的价格最不一致,战火纷飞的地方价格就便宜点,据说巴格达1400美金就可以买到一个肾脏了,一般
的行情是在5000-10000美金之间。国内大概是8万人民币。看了一些海外的报道,在中国某功被四处禁止期间,人体器官移植突然多了起来。有的医院一天可以做三到四个脏器移植手术。甚至推出了套餐制手术价格:肾胰联合移植十五万美元,肺脏十万美元。不知道是真是假。
      肝脏价格也是因地而异,因为肝脏移植有时候只需要一部分肝脏而异,所以如果配对的好,一块肝可以
卖个很不错的价钱,北美的价格是98,000 至130,000美元,国内十万人民币。
      至于角膜,骨髓真是有贵有便宜。经常能看到有人说要卖角膜什么的,也就是标价五六万左右。其实眼角膜是
可以剥出几层用的,今年去世的歌手从飞死后捐献的眼角膜就一共使五个人获益,也算施功德一件。骨髓原来都是靠捐赠,然后等待配对,不过现在也有人开始卖了。看了个新闻,说在墨西哥的人体器官市场角膜的售价为2.5万美元,脊髓要12.5万美元,真是贵得不行。
      心脏移植要求很多,属于有价无市,美金十几万差不多,但是也不一定能买得到。好像没看到网上有什
么人叫卖心脏的,毕竟这个东西少了就没命了。
      然后就是最普遍的卖血了,现在血库对献血者的补助是200毫升1000元。一个正常成年人的血液总量大
约为相当于体重的8%,50公斤体重全身血液总量为4公斤,就是4000毫升。如果全部抽出来卖的话,大概能收到20000人民币。
      零碎的东西都卖完了,就开始拆骨卖肉,现在市场上活猪平均价格6.57元/公斤,净肉平均价格为12.3
元/公斤。一个100斤重的人,去掉下水和杂碎,大概还能有个6,70斤,如果按批发,以猪肉的价格卖出去的话,也就能卖个三五百块。非常的不值钱。
      其他就是副产品了,人皮可以做灯罩,头发可以卖给假发店,人油能做肥皂绝对的纯天然。如果算上胎
盘的话,有的制药厂和生物制剂公司以每个胎盘100元到300元的价格从医院收购,这么便宜,还不如自己烧了吃。
      如此算来,一个健康活人,找到下家以后,现割现卖,售价应该在六十到八十万人民币之间,比拐卖妇女强太多了。

最后传授个在灵异版上看来的怎么识别动物的油膏与人油,
取一碗清水,将油滴在上面,若是动物油或植物油则是圆形的油花……
若是人油,就是所谓的「半个花」了(是弯月型的)
我没试过,不知真假,大家慎用。

2006年11月15日

      准备订回国的机票,几个航空公司的价格都差不多,不过国航有了直飞北京的航线。想想只要再买一段北京飞南京的机票就可以直接到家了。难吃的飞机餐,狭小的空间,差劲的空服,比起减少了几个小时的漫长旅行,一切都是可以忍耐的。
      一个人的飞行总是会把自己置身事外。机场里永远能看到的结伴出行的学生,携子同游的父母,大队的旅行团,吵杂的人群。排不完的长队,出关入关,出示护照,出示登机牌,出示居留卡,过安检,把杂物放在托盘里,推过X光机。永远的一个人,拎着行李,神色迷茫的排在人群中。机场的温度总是偏高,总是会让人莫名的开始出汗。无聊的只能去逛免税店,看着大家临上飞机前最后的消费,凭登机牌结账,刷卡,付现金,大包小包的免税店购物袋。
      上了飞机,等待起飞,现在的跑道越来越拥挤,在罗马机场,飞机为了等排队上天,在跑道延误了四十分钟。一觉睡醒,还是机器轰鸣的在地面上。起飞以后,例行的安全示范,飞稳,开始供应饮料,咖啡水果汁啤酒,就像是多选题,放下小桌板,放下饮料。收起小桌板,等待下一次的食物。供应午餐,晚餐,早餐,难吃的任何一餐,又是选择题,无论选什么,答案都是难以下咽。小心翼翼的放下小桌板,微微的低头,用单薄的餐具吃东西。要祈祷前面的人不喜欢放低椅背,否则会给狭小的进食空间更致命的打击。飞机上永远有神情严肃的出差人士,吵闹的孩子,唠叨的女人,爱聊天的年轻人。空气的味道永远是那么的古怪。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十个小时,十七个小时,轰鸣的引擎声中,到达了目的地。拥挤的站在大巴里,被带到新的机场,新的关口。
      每次拖着行李走到出口,看到等待的人群,拿着牌子接飞机的人,会有一种被世界遗忘的感觉。生是一个人生,死是一个人死。与众人无关。有人合家团聚,有人孤身上路。就像keane歌里唱的For a lonely soul,,只是 just another day, nothing in my way ,I don’t wanna go, I don’t wanna stay 。
      最近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听这些歌,刘若英的分开旅行,Keane的Nothing In My Way,王菲的乘客或者是其的英文原唱版,加百利的dying in the sun ,coldplay 的in my place ,u2 的很多。。。。。。

2006年11月14日

      周末的意大利之行圆满结束。结论如下:
      罗马是值得常住旅行的,随时都有残垣断瓦的历史古迹。任何一面残破的围墙或者支离的断壁都可能是
一个遗迹。
      卡塞尔塔的王宫是法国式的,后花园和凡尔赛一样可以骑自行车慢慢的逛。
      那不勒斯是混乱的,虽然没有目睹街头枪击事件,但是无序的交通,混乱的出租车收费以及满街的冒牌
包也很让人惊讶。
      庞贝的天气是很差的,一路下雨,导致开往维苏威的汽车停运。在庞贝遗址参观,其结果就是全身净湿,另获赠轻度感冒一个。
     我和火山是没缘份的,三次意大利之行,与两个活火山擦肩而过。站在山上喝酒的美好愿望也没有实现。真是不幸
啊不幸。
      损友方的接待是圆满的,知识是渊博的。我对以前嘲笑他的浅薄行为感到深深的内疚。托他的福,我尝
到了那不勒斯的酿酒点心和美味的海鲜,托斯卡纳的野猪肉和新鲜的蘑菇色拉,还有地道的意大利面。一路上,听着他的介绍,也很是了解了一下意大利的人文和历史。
      看着地图,一个个数过来,米兰,比萨,威尼斯,佛洛伦萨,维罗纳,黎米尼,圣马力诺,罗马,梵蒂
冈,卡塞尔塔,那不勒斯,庞贝,西西里岛。我也算是环游过意大利的人了,小得意一下。

2006年11月08日

      电影的名字直译过来就是植物学家的女儿。一部蕾丝边电影。法国和加拿大投资,中国背景。导演是法国华裔,戴思杰,拍过巴尔扎克和小裁缝。投资人来头就更大了,吕克贝松。据说由于题材敏感,所以所有的外景都在越南拍摄的。影片里的两个女主角,都很漂亮。看得出李小冉演的比较卖力,不过不失。另外一个,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没有任何影响。想象中的李明应该是个瘦高的,有些沉默的女孩。影片里的她沉默是沉默,可是该出彩的地方也没有出。有时侯拍到全身,显得有点魁梧,唯一值得赞的就是她的眼睛,不说话的时候,迷一样,很美。
      陈教授乖戾顽固,整个就是变态,一点没有读书人的气质。整个影片里,他给人的影响就是一个独裁的土
皇帝。他的儿子也一样,不象是来自有文化的家庭,愚昧无知的肌肉妖怪。角色刻画的太脸谱化,好象不这样就显现不出女主角的爱情有多么的受压抑,同性恋情有多么的艰难。
      也许是由于很多的细节问题,让我对电影的感觉不是很好。比如一开始的黑板报,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
,报效祖国的报效写做报孝,让我想了半天正确的写法,恍了好一会神。还有她们两个去山上采药,挖人参。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人参是寒带的植物,主要的产地是在我国的北部。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云南昆明这样的地区能挖到那么大的一棵野山参。至于外景地,我猜是在越南的小桂林,一路上的好山好水固然漂亮,但是说是昆明有点让人觉得别扭。倒不如改成广西来的适合。
      整个电影最值得称赞的是配乐和摄影。无论是其中的二胡,还是流水般的丝竹,都很动听。加上满篇弥漫
的热带风情,大片的绿叶植物,湿润的空气中回荡着两个女人的暧昧感情。有一段,安安在花房听着音乐睡去,袅袅的蒸气从她身下铺着的叶子中飘出,似梦还真,雾气朦胧。 让我想起了王小波的舅舅情人,在那一瞬间,好象能够体会出小说中说的那种绿色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