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

for one human being to love another,that is perhaps the most difficult of all our taska…the work for which all other work is but preparation.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这恐怕是世上最难做的一件事。因为在此事上,所有人能做的也只有时刻准备。

        这是在电影片尾反复出现的一段话。无论是一直都有LES倾向的女老师,还是一次次被转校的叛逆少女,在校园相遇了以后,只能顺着命运的推动,走到一起。天主教女校的同性恋情,结局有两个,一个是女老师被警察带走,在进城的路上,她和初进学校的少女一样抬起头,看着阳光穿过细密的树叶,透出星星点点。另外的结局是少女开着车在公路上飞驰,在公路边的小店她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涉嫌师生恋的女教师被赦无罪,片尾的她走进了海边的一幢房子。
        平淡的故事,片中都是短短的闪回,少女的试探,老师的彷徨,还有若隐若现的隐情。看着不费力,按我个人觉得比植物学家的女儿好很多。也许同性的恋情会为世人不容,但是只要听从自己的心,一切都可以解决。
        看着片尾的那句话,想到了四次婚礼一次葬礼里的那个木讷的TOM,他在葬礼后和查尔斯说过,他只希望有个姑娘,不嫌弃他,愿意和他在一起,然后安静的生活,就象他的父母一样。他根本不奢望有天雷地火般的爱情。结果就是他,在查尔斯的婚礼上,碰到了远房的亲戚,天雷勾动地火,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就是说世无定事,我们能做的只是等待,准备而已
        说起了四次婚礼和一次葬礼,突然又很想看了,好吧,今晚再审一次片。

2006年12月29日

        傍晚,在店里看八挂网页坐等下班。那边厢国内的家伙才结束吃喝玩乐各回各家。估计又是疯狂加堕落的一夜。规劝朋友赶紧从良,一边不忘以身作则的告诉他我可是准备回国就从良了。丫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句,三十岁我们结婚吧。心里一拎,狂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求婚?我总算是有人要了。。。不对。。。理解错误。丫喝多了,表达不清爽。其实那意思是,等到三十岁,我们都要各自结婚,找个好人家从良。当然,我连连点头,赶紧许下宏大志愿,到时候不管男女,我一定骗一个到手,直接拜堂而后拉屋里洞房。
        听说明年是金猪年,生的娃娃都是来钱的金猪。还听说下面几年就都是寡妇年,非常的不适合结婚。压力很大啊,后年
我三十,要在三十前结婚,还得不是寡妇年。除非把自己在今年春节前发出去,要不然就彻底没戏。年前~~~~时间紧,任务急。算了,我只要能结婚,做不做寡妇也没什么讲究。这么一想,心定很多。充满信心,努力~~~~奋斗~~~~~
        最近去看同学录什么的,满眼望去的图片都是孩子,孩子,孩子。大家都开始了新一波的造人运动。幻想一下未来某日
的同学聚会,到处乱跑的孩子,大腹便便的男生和满嘴儿女经的女生,心里一凉。要说我怎么就是一贯的落后分子呢,结婚没赶上头一拨,这生孩子更是没我的份。想想比不上别人拿第一,我就干脆老老实实拿倒数第一吧。佩服大家义无反顾,前仆后继地投入婚姻生活。我暂时还不行,我还需要等待。等待别人给我一个机会,也等待自己有勇气的那一天。

2006年12月23日

晚上看贴听到一首歌,很喜欢,推荐。日本的"岛国歌姬"元千岁。找了一段她的介绍,. 元千岁的演唱风格厚重,感情充沛,技巧华丽,既有笠利节唱法的深沉,庄重,又有东节唱法的华丽技巧.在奄美岛呗界她的确有"恐怖的灵言"之称.这和奄美的信仰有关.因为奄美大岛早期是母系社会,祭神的祭司全是身穿白袍的女性.她们在祭祀以及占卜的时候,打着太鼓,之后进入凭依状态用加声来演唱所要表态的东西.这就是奄美所说的"ユタ神".而人们发现元千岁在演唱岛呗的时候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就像是巫女的凭依状态,那种深邃,那种虚空的境界让人们感到,她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女祭司. 。。。

歌可以在VERYCD上找到,歌词如下。

歌名:春のかたみ   演唱:元ちとせ 

花色遮盖天空
留映下我的恋情
就算一切都已过去
我只对你念念

在某个春日里
初次的亲吻
幻想的香围绕着
我只对你念念

祈求在一起的悲哀哟
坚定对我降下的拥抱哟
前面什么也看不见
也无法呼吸
我只对你念念

让最美丽的我成为幻春的信物
我想这是唯一可以让你知道的我的思念

花舞之宴之上
月亮流滞身形
已经无忧无惧
就这样流曳

依靠着你的胸口
我把自己交给了你

即使绝然赴死

前面什么也看不见
无法呼吸
我只对你念念

就算一切都已经结束
我只对你念念

你听见我的声音么
思念你的声音

 

        最近觉得自己狂有人缘。走到哪里都有人和我搭话。早晚等车的公车站,隔壁店里的闲人。简直就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感觉很有客似云来的味道。且搭话的是男女老幼均有,真是不明白这是民风使然呢,还是都是无聊人。
        某日早上在车站等车,那边厢的老奶奶就开始问我,车什么时候来啊,是不是开到医院的啊,然后就开始问我哪里人啊,做什么的啊,她有三个孙子,有个就在附近的大学上二年纪,专业是法律,她的一个女儿和老公是学什么什么史的,所以他们的小孩也对这个有兴趣。我一耳朵挂着耳机听圣咏,一耳朵听她说话,还得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老奶奶的问题,个累~~~~
        又某日早上,在车站看到一个大叔,非常兴趣昂然的就凑过来问我开到某处的车是不是在这里等啊,接着就问东问西。回问大叔是哪里人氏?云,厄果多尔,顺嘴就说了一句,对哦,那是当然。马德里的厄瓜多耳人有六七十万,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估计那地方的人有一半都搁西班牙呆着了。大叔的问题也多的一米,从我的年纪问到工资婚否,不胜其烦。好容易车来了,他还找一我旁边的座位,加问了几个问题,当听说我现在上班中午包午饭的时候,他露出羡慕的神色,说那真是一份好工作啊。整个一没追求的家伙。
        晚上车站除非没人,要不也都是些见人就搭话的家伙。我现在被锻炼的和谁都能说的起来,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自己都佩服的一米多高。发现自己大嘴啦啦的毛病很是难改,除了在MSN和QQ和闲人们打屁聊天,最近还老是去鹿他的群里装大叔调戏小姑娘,前几日才觉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就惨遭出卖,小姑娘都不上当了。很没劲。看他们群聚的活动搞的那叫一个有声有色,姑娘啊,美酒啊,还有灯红酒绿,艳羡啊,年轻真是好。不过羡慕归羡慕,估计我不会参加群聚,现在比较怯,看到一堆兴高采烈的陌生人,会心里拎拎的,然后就变大嘴啦啦为沉默寡言。所以还是远观来的安全。
        上下班的时候MP3里放的是格里高利圣咏,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听着深沉的男低音唱着拉丁文的歌词,就象是每天都在变的MTV,有趣的紧。动了临回国前去BURGOS的心,那里的SILOS镇有家修道院,里面的僧侣会在早晚的弥撒唱圣咏,真人版,很想听听。一个人,在寒冷的冬日里,去一个游客稀少的小镇,听做弥撒的修道士唱歌。感觉应该不错。试着拨点预算给这次旅行。
        边打字边喝乌龙茶吃瑞士莲黑薄片,发现如果嘴巴含着茶嚼巧克力,会有一种古怪的化学产品味道。真是诡异

2006年12月21日

北京的姑娘推荐了个听歌网站,比较方便。试了一下,十个里面能找到一半,基本流行的都能找到个把。moloko,格里高利圣咏,my chemical romance,julieta venegas,找不到。Red Hot Chili Peppers,coldplay ,evanescence,keane能找到,还算不错。大家共享。

www.yobo.com

2006年12月18日

        这几天是噱海大发了。嘴吧里长了一个多星期的五个溃疡,在我的不管不顾,如常磕瓜子,吃桔子,吃螃蟹等一系列发或不发的东西以后,开始了持续蔓延之势。前几天无聊,咬溃疡玩,结果把两个连在一起的,咬成了一个大的。没概念的同志,可以想象一下水里的两颗油滴并在一起的样子。然后这个大的就开始越长越大,终于在本周末,成功的从内嘴唇扩大到嘴唇上啦,真是可喜可贺。舌头上的那个维持原状,另外的两个在往深里长,用舌头去舔,能感觉两个深深的小创口,非常有趣。
        现在的直接影响就是发现舌头没地方放,不管搭在哪里都能碰到一个溃疡。牙齿也是多余,我的两颗犬齿正好磕在两个溃疡上。于是就总是在调整姿势,累的下巴都疼。嘴也总是撅着,好象别人欠我八百吊,话也懒的说,多动多疼。晚上睡觉之前,要摆弄很久,让舌头能在一个合适的地方放着,不碍着任何伤口。很辛苦~~~
        间接影响就是我现在只能吃流质,连着三天的面条,汤圆。昨天吃色拉,番茄的汁水滴在溃疡上,疼的是吸溜吸溜地,那个疼啊,那个爽啊。所以说这世界灭有公平可言,我比身边任何一个人吃水果,蔬菜都多,可是我不吸收,就是没辙。隔壁屋的姑娘前几日嘴里也长了一个,很受不了。问我怎么就能忍受嘴巴里长五个。我就很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如果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长三百天的溃疡,你也会不当回事,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的。无它,习以为常尔。除了以积极的态度与病魔作斗争,灭有别的办法。

2006年12月13日

        一天看了两部布拉德·皮特的电影。盖里奇的老电影偷拐抢骗Snatch,他演那个说话口音含糊的吉普赛人。新片巴别塔Babel。比较起来,还是觉得偷拐抢骗有趣的多。一场男人的戏,盖里奇电影里好象没有女主角,唯一一次有女主角的就是被人骂到臭头的他们夫妻档片子。很喜欢英国电影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一个故事里一气呵成的流畅,虽然看起来很乱,可是导演能让所有的情节顺理成章地归为一体。结局总是很意外,宝贝总是落在最不知情人的手里。还有片中男人们的服装,无论是夹克还是短风衣,都很有型。加上巧妙的小幽默,快速变更的镜头,是一部看着一点不觉得累的电影。布拉德·皮特在里面的戏份并不重,有点博击俱乐部的风格,演的不过不失,说着搞笑难懂的吉普赛式英语。
        巴别塔出自圣经的一个典故,说的是诺亚方舟后的人类说着同样的语言,发着同样的声音,决定建一座可以通往天堂的
高塔,但是上帝不满他们的举动,于是故意弄乱了这些人的语言,使得他们之间交流出现障碍,文化发生差异,思想难以统一,分歧、猜疑与争吵就此出现。没有了共同语言,人们就无法通力合作,想要见上帝的想法也就自然搁置,“巴别塔”也就再也没有修建起来。“巴别”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为“混乱”。电影用一把来福枪引发的事件,连起了四个国家的人们。就和撞车一样,看完就会发现世界大同,交流无界限的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阶级,有差距,有歧视。导演在片尾的字幕里留言“献给我的孩子。最暗的夜,最亮的光”,表示将希望寄予未来。现在不太喜欢看这种讲述沟通,人性的电影,套句俗话,就是看完很沉重。因为说的都是不可否认的现实,更觉得无奈。
        最后八一下巴别里的演员,都是腕级人物,导演是墨西哥人,成名作爱情是狗娘。帅哥布就不用说了,演他老婆的是凯
特·布兰切特,看完这个电影我就冒出个感想,怎么澳洲的女演员都那么白,她是,她老乡尼克基德曼也是,简直是苍白的皮肤,难怪当年演伊丽莎白女王不做第二人选。摩洛哥段的几个演员不熟,不知道几个是不是当地名角,日本段的役所广司也算大腕,失乐园里的殉情大叔。墨西哥段的盖尔·加西亚,近几年比安东尼班德拉斯风头更劲的拉丁语区演员。参演的都是大导演的名片,包括此片导演的爱情是狗娘。在阿尔莫多瓦的不良教育里,他还扮过女装。华丽阵容的巴别塔,据说也是明年冲奥的片子。反观国内现在冲奥大片的古装风,只注重视觉,不注重剧情,觉得差距很大。

2006年12月09日

      没想到回国前的最后一个月,又换了工作。这也是在西班牙的第十份工作,也算是十全十美。仓库区还是老样子,繁忙的景象,四季无休息的中国人仓库。天气很冷,店里也很冷。我非常随遇而安的把瓜子花生桔子乌龙茶都带了来,上班还是老样子,喝茶上网磕瓜子。吃不惯楼上食堂油腻的份饭,我准备自带寿司,于是就把酱油和芥末也放在店里了。不知道在国内的朋友看我这么帮他看店,会不会无语~~~~
      有朋友叫我去德国二三月的会展帮忙,看看他给的日程,就拒绝了。两个会展,有一个正好在春节其间。我已经五年没
过春节了,突然很想过一下。虽然我家的习惯很古怪,中午吃年饭,晚上各自活动,很没有过节的气氛。但是还是很怀念那么十来天慵懒的日子。穿得邋遢的睡衣,踩着棉拖鞋,名正言顺地在家晃。温暖的客厅,茶几上放着待客的各色小点心,老人们还遵着旧俗在初一到初三的日子里来拜年。听着公勤人员急匆匆的踩着楼梯叫着爷爷奶奶来客人了,听着同样苍老的声音带着门外的寒气透着亲切地说着新年好,就觉得很温暖。厨房里总是传着香气,高压锅的气阀总是在哧哧的响着。游手好闲的我很喜欢游荡到厨房,看着厨师在那里切菜,料理着锅里的食物,然后自告奋勇的试菜。顺便逗逗同样被香味吸引进来的那只胖呼呼的肥猫,挠挠它的下巴,然后它就会舒服到眼睛都眯起来,无比享受。
      虽然我很能随遇而安,无论到哪里都能让自己过的很好。但是其实是个很恋家的家伙。我很喜欢和长辈住在一起,仿佛
住在一棵荫蔽极大的树下一样,就觉得很安心。所以从小到大没有住过校,没有参加过集体生活,也从来没去过公共浴室,和别人共居一室很不适应。鉴于自己的别扭性格,我准备回国以后要么就找不超出江苏省的工作,回家方便,要么就找派外的,索性远的够不着。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那就是下下选了。

2006年12月03日

      也许是夜里暖气开的太足的原因,最近晚上睡的总是不够沉。梦也很多。这两天做的竟然是连续剧,昨夜延续前夜的情节,很诡异。
      前夜的梦里我在菜场偶遇一个旧识,然后如同经常见面一样拉家常,说着闲话。恍恍惚惚之间就醒了。后来碰到损友方,还很是兴致勃勃地说起这个梦,纳闷怎么会梦到这个人。
      昨天的梦承接上回,好象在梦里,我们并没有隔了很长时间没见,而是共住一套房子,仿佛已经结婚了。和大部分已婚夫妻一样,我们一起买菜,做饭,说些日常闲话,看着都喜欢的电影,然后睡前拥抱,各回各的房间。只是之间已经没有性生活,分床分房。如同我想象中的婚姻生活一样,安静祥和。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是我大嘴啦啦说到婚后夫妻生活太多了,所以在某个大脑皮层有了记号,睡了以后就开始做梦。梦里的生活真美好,所以不是真的。现实生活里,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难怪以前看的科幻小说里,有人在自己的梦境里不愿意出来。希望今天晚上的梦还能继续,希望梦里的我生活美满,没有离婚,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