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31日

        这几天南京的天气都不错,阳光明媚。于是就每天都晒太阳。在病房阳台的沙发上。无论是上午还是下午,只要坐在那个沙发床上,被暖暖的阳光一照,就困意上涌。手上的书也看不下去了,只是睡觉。经常是爷爷在床上呼呼,我在沙发上呼呼,公务员趴在写字台上呼呼。睡的不沉,能听见护士走动的声音,外面的人声,但是一切都不在意,只是睡。宁静的午后,无梦,但愿一觉不醒。
        医生的话总是耸人听闻的,但是也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家里好几个学医的一商量,好象除了医生提议的治疗方法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作为一个近百的老人,有时侯只能是尽力而为。看到抽动脉血的痛苦,吊完水后肿的高高的手背,还有终日的卧床,就觉得人生的苦短。真正的好日子也就是区区十几二十年。尤其是到了老年,头脑清醒,可是身体老化,是件很闷的事情。所以很佩服霍金,思想被禁锢在一个破旧的皮囊里还能够坚持那么多年。然后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卫斯理的小说,换头之类。
        最近不喝酒,只抽烟。卷烟是件细致活,于是就能心平气和的。金唯吉尼亚味道不错,就是怕抽完了就没处买。于是就混着别的烟一起抽,于是就长出了满脸的包。于是就继续放纵的吃辣鸭舌,在所有菜里加辣椒酱。在心情不爽的时候,除了喝酒,也只能是寄情吃喝了。还有K歌,一个人去K两三个小时,唱到触动心事的地方还会撒点泪。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和众人同去K歌的原因。因为那是我的心理诊所,唱完了以后就会很轻松。我把它当作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在做。昨天去唱了三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感觉浑身松嗮。

       写着这些废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安静的夜晚偶尔会被汽车开过的声音打破。丁小妹趴在我门外的暖气边,睡的死去活来,间或着打个喷涕。感觉很好。

2007年01月29日

        因为搬行李而扭伤的手腕还没有好,可是已经感觉回家很久了。久到有时候睡在床上会很恍惚,觉得自己根本没出去过。一切还和以前一样。有些东西甚至不需要寻找,仍然在老地方。仿佛倾城之恋里的白公馆,时间是停滞的。
        一个多星期了,碰到有想见的人和不想见的人,想听的消息和不想听的消息,还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间很慢,事情很多。不想吃喝玩乐,只想唱歌看小说聊天。有朋友语重心长的教育我,不要出去喝酒啦,免得乱性。嗯嗯,我答应着,以后只喝茶。其实喝酒也是要气氛的,现在心情懒散,只适合抽草喝茶。这次带草回来带的是心惊胆跳,生怕被查到。真是有意义的东西,要好好享用。
        没工作的日子很轻闲,于是准备学点东西,冒着被万人唾弃的危险,我去报了个日语初级。无聊啊无聊。

2007年01月24日

        星期一的早上雾茫茫,回国的小孩赶路忙。幸好找了个朋友送,要不然加起来有一百多斤的行李真不知道如何拖到机场去。大雾堵车,不过还是早早地来到了机场。CHECK IN 的大叔看到称重器上的五十多公斤,只能摇头叹息。我开始嘻皮笑脸的和大叔说话,(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招很好用,在北京机场我也是用这招躲过了X光姐姐准备开包检查的举动)协商的结果就是我用早已准备的蛇皮袋把行李分了两个包,还多添了点本来准备带在手提行李里的东西。开开心心的就过了秤,喔耶~~~~
        国航还不错,可能是迎奥运抓服务的关系吧,姐姐们的态度都很好。有个姐姐为了帮我把手提行李放进行李仓,轻视了行李的重量,还差点闪了腰。对于一些不自觉的客人的要求,也能温和对待,虽然一转头就变脸,不过也比以前东航的直接喝斥强多啦。客人们基本都是中国人,整体素质还不错,但是个别人还是有待提高。比如我去厕所,竟然有无知的人把搽完手的纸头硬塞到厕板纸的合子里去。还有一次,我进去就闻到了烟味,还在洗手池上发现了一小截烟灰。真是无语啊~~~~虽然我也很想飞机掉下来,可是因为抽烟失火烧死再掉下来变烤猪的方法我可不喜欢。
        伙食就是那样的垃圾,虽然有选择。供应了两餐一点心。午餐是鸡肉饭和猪肉饭任选,早餐是煎鸡蛋和肉丝炒面任选。点心是三文鱼三明治,鱼还算新鲜,可是味道有点腥。我最喜欢的番茄汁在第三次添水的时候就没有了,后来供应的国产番茄汁,味道明显有差别。但是还算满意吧,毕竟还能在两个垃圾餐里选一个,我喜欢有选择的东西。
        这次领会到了首都机场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也许北方的小伙和姑娘就是热情的不把你当外人,叫唤起人来,就是透着自家人的那股子不在乎劲。验行李的姐姐如此,过关的哥哥也是这样。比如那验行李的姐姐对我包包里的一个可疑物品表示困惑,就问我,你那包里装的是什么啊?就和我姐问话一样。我就屁颠颠地凑到电脑屏幕前说,我看看我看看。她指着个不明罐罐问那是什么啊,我就使劲猜,矿泉水喷雾?香烟?咖啡壶?姐姐就白了我一眼,嗔怪地说,要是那些,我还能看不出来?我就哦~~~~然后说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几十公斤的东西,我怎么记得呢。姐姐也很理解,说再看看吧,看不出来就算了。就这么把我放过去了。真是亲切啊,好感动。于是我就打心眼里希望2008年的奥运会顺利举行,让那些老外见识见识咱们首都人民的热情友好。
        说到北京,那天气还是那么的差。天黑的时候下了机,啥也看不见,等天亮的时候看看,阳光在一片蒙蒙的空气中,有一种朦胧美。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一下飞机,去机场的厕所洗脸刷牙,然后手就开始起皮,干燥。真是立竿见影,多少年如一日。除了夏天,我哪回来都是这样。就瞅这天气,万一将来找了一北京的活,我也不能干啊。看来只能遥祝奥运会顺利举行了,加砖添瓦的活我是干不了啦。
        在机场转机好无聊,于是就把本本拿出来,带着耳机,一脸严肃的打上面的这些费话。正待功德圆满时,抬头一看,乖乖,我旁边有好几个大叔都在一本正经的用着本本,有国人有外人。搞的我坐的这块和商务人士区一样。很汗颜啊~~~~看着这些连飞行途中都不忘工作的大叔们。以后我也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

2007年01月22日

        准备跑路,行李都打了包,如山的衣服和鞋子被抛弃。闲了算了算一月以来买了多少钱的东西,两千多欧,两个月的工资就这么漂走了。前几天和个GAY吃饭,他说他闲时打开衣橱,算了下自己买的名牌衣服,大概是一万八。有米的人啊。据说现在他的心头好是个一万多欧的卡蒂亚中国结。我鼓励他去卖屁股,这样来钱还算快点。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外之物那么多,就这么一个臭皮囊,却有无数的东西在为之服务。除了刺激了消费,为经济增长做了点贡献,其他又有什么用。可是看到又是忍不住的去买。今年买了六百多的施华玻璃,无聊时候撒在床上,满床的兰色天鹅合子很是壮观。没意思的很,玩几下,腻了,必然也是都送了别人。自己倒没留下什么。虽然抱怨今年的打折没去年力度大,好货也不多,还是买了一堆有的没的。钱花光了,才想起一直想买的TODS的鞋子和LONGCHAMP的包都还没置办。真是无聊。
        打电话回家,问我妈要点什么,她劝我留点钱回国花。我说回国不是还有你嘛,我可就全指望你救济了。她立马回说我没钱,搞的我哑然失笑,嘲笑她说我又不找你借钱,别哭穷啦。真是个不厚道的妈。想想回国以后的贫穷生活,寒一个先。

2007年01月17日

        替朋友看了两天店,得到的报酬是件不能道之的好东西。基本上下面的三五天就是以办杂事和逛街淘便宜货为主了。不在意之间,上个周末已经把一个月的工资花得差不多。看着发票,再看看东西,真没觉得买了什么。钱就是这么不经用,愁眉苦脸的赚了来,轻而易举地就花了去。促进了经济繁荣,变相地为资本主义添砖加瓦,真是罪过罪过。
        忙得连上网闲聊打屁的时间都少了很多。邮箱里最新一期的招聘信息里,除了翻译,剩下的实在没几个。外派的倒是不少,南美非洲都有。虽说南美非洲自然风光不错,可是估计真要是去了,除了泡在工地上,和亚非拉的兄弟们交流工作,其他也不会有时间去游山玩水。当年算命的说我将来是远离父母的命,本来不信,结果倒真是远得很,要是去了非洲,就更是远的不行。古语说父母在,不远行。要是依了我自己,无牵挂的话去哪里都无所谓,不过为人子女,就这么四处乱串,好象也不象话。总之工作的事情就再议吧。
        想到回国竟然一点都兴奋不起来,现在越来越没生活激情,好象到哪里都行,无所谓的很。就象蜀山传里的孤月说的,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2007年01月13日

       <飞狐外传>
  胡斐: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一次悲惨的三角恋
  
  <雪山飞狐>
  胡斐:
  悲伤男人化为LOLI控并快要得手,那一刀的悬念注定是否能啃到嫩草
  
  <连城诀>
  狄云VS水笙:
  两个众叛亲离的悲惨人同命相怜的相互依靠
  
  <天龙八部>
  萧峰VS阿朱:
  大叔控安慰悲惨大叔并最终控制得手的故事
  
  段誉VS王语嫣:
  赵赶驴追求一漂亮白领MM的艰辛历程
  
  虚竹VS公主
  一夜情引发的寻人启事(事实证明,视频聊天不是好东西,神秘感才是一夜情王道)
  
  <射雕英雄传>
  黄蓉:我扮乞丐时谁借我东西我就跟谁,管他是不是弱智!
  郭靖:不嫌弃我的人里谁漂亮我就跟谁,谁说我傻没审美?
  
  <白马啸西风>
  李文秀:
  爱在心 口难开,一个少女的初恋失败记
  
  <鹿鼎记>
  韦小宝: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占有~~~占有越多说明我越多情
<笑傲江湖>
  令狐冲:
  一个LOLI控落入御姐魔掌的过程(PS:盈盈同学属于年龄LOLI但气质御姐的类型)
  
  <书剑恩仇录>
  陈家洛:
  事业总要牺牲一些爱情的,爱情事业双赢的局面都TM纯属虚构
  
  <神雕侠侣>
  杨过:
  一个有恋母情结的御姐控寻人并萌倒大堆LOLI的故事
  
  <侠客行>
  石破天:谁不嫌弃我就跟谁
  阿绣:遇到谁就跟谁
  
  <倚天屠龙记>
  张无忌:
  一个有恋母情结的坎坷小子之糊涂情史
  
  <碧血剑>
  袁承志:
  奋斗小子艳遇记
  
  <鸳鸯刀>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打情骂俏欢乐搞笑
  
  附:<越女剑>
  越女:
  事实证明,男人都是眼球动物,漂亮才TMD是王道!

2007年01月09日

        和损友方聊天,谈到了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真是个不讨喜小朋友。老是喜欢干点别扭事情,让别人都看不下去。想想好象这毛病已经有年头了。记得很久前,南京还没有PIZZA HUT的时候,每次去上海一定要去吃,就是因为没有。后来南京也开了很多家,我连门都没进过。哈根达斯也是如此,曾经一度,无论上海北京,只要去了,必去吃,而后还要用干冰拎个蛋糕回酒店再吃。有一年北京去了几次,三家哈根达斯店的地址倒比北京的亲戚还熟悉。后来南京也开了,突然就没了兴趣,只是还会买抹茶口味的系列,原因是因为欧洲没有。遭到这样对待的牌子还有琉璃工房,银镇,SWATCH等等。
        对人也是这样,那些上赶着的热情人我就很局促,显得冷淡。倒是不那么热情的人,我倒喜欢去逗着玩。想想自己这么些年,也很是辜负了些人对我的好心肠。到最后还是落了一次报应,热脸贴了别人的冷PP。
        对工作更是漫不经心。就好比回国的工作,网上是投了一堆的简历,但是也只是投着无聊。真有公司看了简历,觉得有兴趣,找我去面试,就会推拖,要么说回国联系,要么说暂时没意向之类。北京太干燥太荒凉,上海太热闹太浮华,广东太闷热太南国。算来算去,好象哪里也呆着没意思。可是递起简历来,倒是周周不拉,看到招聘就递,管它是哪里的公司。
        想想就觉得自己很不象话,方说是因为我没压力。其实我是对钱很有压力的,好东西太多,钱太少,那么多东西买不起。不过就是没什么动力,一不想出人投地,二不想爱情美满,三不想长命百岁,四没有家庭负担。好象混下去也没对不起谁。怎么办呢,损友出的损招是,如果他是我的家长,必然不会让我活到那么大,直接把祸害掐死在萌芽期。好象主意也不错。可惜现在有点晚了。

2007年01月05日

        我觉得找对象结婚,找工作面试上班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事情。粗俗点讲,都和三陪差不多,买卖关系,区别就是有的是短期三陪,有的是中长期二奶,混的最好的就扶正做了大房。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是先问问哪里人啊,做什么的啊,有什么学历啊,有什么本事什么兴趣爱好啊。等同于找对象时候的相亲和找工作时候的面试。合适了,就先处着,谈个恋爱先,或者是先签个短期合同,试用三五六个月。
等到试用期满了,大家都满意,那就进行下一步,谈恋爱的就可以结婚了,工作的可以和公司签个长期合同。到这时候,由于关系的相对稳定,会有些相对的附加利益,结婚的能收个红包礼金,以自己为主角玩一场销金无数的盛大结婚PARTY。工作的,因为签了长期合同,可以享受五金六金之类的劳保福利。
        接下来的关系就是以互利互惠为目的,共同奋斗了。结婚的开始共同积累财富,感情好一点的,还可以生个孩子巩固双方的关系。工作的,就要为公司谋效益,为自己谋福利。如果一切顺利,人生基本可以定型。如果不顺利,可能会一拍两散伙,离婚分家产,争抚养权,寻找第二春。公司倒闭,失业下岗再就业。
        现在本人处在第一步,找工作面试期。令人郁闷的就是,怎么稍微对我有点意思的公司全是要外派南美的,不是美洲资源哥伦比亚,就是秘鲁铁矿。难道我就这么不招国内公司的待见?要是这么一咬牙去了南美,我的人生大事可就真耽误了,别说三十岁,就是到了四十岁,也得是砸自己手上这一条出路了。想想还不如剑走偏锋,我就啥也不干,在家帮老娘炒股算了,一个月赚个一两千块,养狗逗猫,坐吃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