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26日

       清晨七点多,喝完了豆浆,骑着我新买的小车车,随着上班的人流,来到鸟狮子桥。鸭血粉丝汤,我来鸟~~~结果,铁门紧锁,人家很牛滴,初八还是没有开门。幸好,还有龙祥板栗,没有辜负我,开了炒,于是买了十块钱的,高高兴兴地拎着热呼呼的栗子骑在了回家的路上。人生真美好,选择那么多。
       最近的电影很多,不过悲喜各半。大家都说生日快乐很悲,落叶归根喜中带悲,门徒很灰色。大悲的我不看,现在不爱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电影,人生已经诸多烦恼,何必再看苦闷的电影?门徒拍的不错,古天乐颠覆自己形象的样子很惊艳,张静初的吸毒表情很逼真,刘德华还是很帅的,即使他满头华发,吴彦祖的演技有提高,袁咏仪带球跑的很本色。很喜欢结尾吴设计古的那段,谁说好人就不能使点坏呢。
        昨天晚上重新看了部老片,2004年的威尼斯商人。都是我喜欢的老戏骨,阿尔·帕西诺,杰瑞米·艾恩斯。总觉得电影里Bassanio和Antonio的感情很暧昧。尤其是影片开始没多久,Antonio非常苦闷的看着窗外,不是为了自己在远方的船队,而是对自己在人生中扮演的是悲哀的角色而烦恼。接着Bassanio来找他借钱,在卧室,两人语意暧昧的说话。最后Antonio答应了他的请求,答应以自己的名义去帮他借钱,Bassanio开心且感激的拥抱他,并且吻了他。有点怪怪的感觉。电影里的夏洛克也并不那么令人讨厌,作为一个没有社会地位,只能以借高利贷为生的犹太人来说,利用一个难得的机会报复一个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家伙,也是无可厚非的。虽然手段有点小血腥。杰瑞米·艾恩斯是我最喜欢的男演员,虽然是美国人,但是气质偏欧洲,拍过很多合拍片,有种病态且诡异的气质。

2007年02月22日

      连着一个星期的夜夜笙歌以后,发现今天踏空。于是就好吃好睡了一天。晒的又软有香的被子非常有助于睡眠。一觉起来,天都黑了。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人。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在楼上楼下晃了一圈,整个楼都显得很阴森。外面传来零星的爆竹声。感觉很好,于是又晃回房间,继续看老电影。
      中午喝酸奶,一不小心泼在手机上了,拿个纸搽了半天还是湿答答粘粘的。晚上发短信的时候就发现按键按的很不对劲了。跟了我两年,也算是功德圆满。节后又要花钱买手机了。最近被人嘲笑过着米虫的日子,也没觉得有啥不好。反正我能养得活自己,不饿死。还能给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添砖加瓦。也算是对社会有益的米虫了,简称益虫。倒是身边的家伙都看不下去我的坐吃等死,老说反正你没事,不如就怎样怎样。没事怎么了,没事碍着谁了我?一没危害社会,二没杀人放火,规规矩矩的良民。不能因为我没工作,就没有吃喝玩乐的权利吧。就觉着最近我身边的正义之士特别多,特别爱做痛心疾首状。
       纹身的孩子发个短消息告诉我,要少喝酒别泡澡,我回他自打纹完以后我没有一天不喝酒的。孩子无奈的说,那也没办法,自己注意吧。恢复的不错,就是这几天结痂有点小痒,忍不住想去抠。再忍几天,就可以去泡温泉了,还是蛮期待的。

 

       年初四,我又出去喝酒了。在JAZZ音乐吧,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十年前就认识的家伙,听着吴老师的吉它,还有小林的歌声,场景非常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我还年轻,夜夜笙歌,挥霍青春,每日和朋友出去泡吧,喝酒,不知明日何去何从。在十八岁的时候告诉自己,二十五岁的时候要修身养性,结果到了二十五,定下了三十岁要从良,现在转眼就三十了,可我还是在吃喝玩乐,坐吃等死。时间过的那么快,挥霍的那么容易。
        第一场完了以后,我又打电话给二场的家伙,吃烧烤,放烟火。然后在家门口发现钥匙不见了,凌晨一点蹲在大门口,把包倒出来找钥匙,未果。只有骚扰驾驶员帮我开门。进了家门才发现钥匙安安静静地放在我的床上。发信息给所有被我骚扰的家伙,钥匙找到了,我进门了。换来的是句没心没肺的,那就好,我打游戏去了。原来~~~我的人缘是那么的差。原来,我还是旧习难改。尤其是看到吃烧烤的家伙里,竟然一个漂亮姑娘都没有的时候,其失望可想而知,只能寄情于吃肉。

2007年02月18日

原来七八年没看的春节晚会还是有点意思的。
原来三十岁的我还是有压岁钱领的。
原来放烟火是那么有趣的。
原来我还是可以在十二点钟之后溜出家门逛的。
原来喝过酒以后唱歌是那么难听。
原来十年前的朋友还能在一起的。
原来过年的气氛是那么好。
原来姑娘们都如韭菜一般,一茬接一茬的源源不断。
原来一个来自远方的贺年电话是那么的温暖。
原来过了这个年以后,我就是大龄未婚女青年了。

原来岁月催人老,那些花儿都已经不见了。

2007年02月15日

       因为无聊的关系,我的二百五毛病时有发作。比如下午一个人去唱三四个小时的卡拉,比如在SMN或者Q上调戏埋头工作的人,比如从一个BLOG的连接看到另一个,一直看到没有连接为止,比如去拍血腥的写真,比如又去纹身~~~
      自从我家僻静的路口开了家非常隐蔽的小纹身店后,我就好奇的不行。踩了点,然后就想着再文一个再文一个吧。于是就去了。在肩膀上的梵文下面添了一个莲花台。纹身的小孩长的挺干净,小店也趣致。好象还做BAND,有录音室。半个小时搞定,还算满意,技术尚可。比起六年前文的第一个,那是有了日新月异的进步。临了那孩子问了句,你上班还是上学啊。我说无业~~~三道线划过。然后他说你长的很象我小学同学呢,反问他哪年的,答八三,于是就很诚实滴告诉他,你小学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上高中了。空气突然无声,大家头上都飞过乌鸦~~~~心中暗喜,原来我还可以冒充八零年代。
      坐在家里,突然想,已经无聊的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了,那下面干什么呢?

2007年02月14日

      在肆无忌惮地奉行了三个饱两个倒外加两个热水澡的生活之后的三个星期,噩耗终于传来鸟~~~在体重保持原状的情况下,我滴小肚肚出来了。中午出门前的穿衣服行动中,裤子的大小成了困扰。竟然有个平时轻易拉上的裤子,拉不上去鸟~~~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不过多吃了些零食,多吃了点夜宵,多吃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要减肥,我不要运动,我要继续破罐子破摔的吃下去。只要还有衣服穿的下,那就吃死拉倒吧。

2007年02月11日

    这几天过敏性鼻炎是噱海大发了,痛不欲生,头且昏且疼,夜不能寐。枕边纸篓里已然堆成白色小山。突然就想到爱情,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处。在以为它已经是成年往事,随风而去之后的某日,又被重重的一击。原来还是在那里的,只是被遗忘了。就在最松懈的时候,那种惨痛的感觉回来了。甚至还会更严重。
    有的感情象感冒,来的时候很猛烈,折腾的够呛,如果及时吃药打针,好的也快。过几年,就不记得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有的象开刀,也许不是个大毛病,可是需要开一刀,受了些苦,效果还不错,然后肉体安康,只是空留一处伤疤。看着它,会想到当年挨的那一刀,恍若隔世。还有的,就象过敏症,平日里安静祥和,只是不能碰到那个过敏源,要不然就如排山倒海,让人痛苦不堪,且医治无方,唯有苦熬,唯有希望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最狠的那种就是癌症,折磨肉身及精神,非要拼的两败俱伤,玉石俱焚,至死方休。

2007年02月10日

        最近有老年痴呆的前兆,越来越多次的产生错觉。
        家附近有个茶馆,那天走过,抬头看看名字,左胸右手,当时心赞,这个老板牛。这名字起的叫一个摆。再仔细一看,屁咧,人家明明叫左陶右李,瞧我这什么眼神。晚上上课,老师让造句,动物园里有熊猫,我楞是给听成了动物园里有女人。当下就想,果然是日语课,连老师出的题目里都有点小色,后来一看黑板上的答案,真是汗一头。
        接着就是经常别人说一什么事情,听都没听过。搞得人家很诧异的问我,你不看报纸不看新闻啊,老老实实回答,的确不看。然后别人就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瞧我。唉,谁让我现在不看新闻联播,不看焦点访谈,不看南京零距离,看看,严重的后果出来了吧。整个陷入了个人主义的小迷潭里不能自拔了。小张同志,要警惕啊~~~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2007年02月04日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开始有了质量。没工作,没压力,就是悠闲度过每一天。闲来看书睡觉,宛如退休。最近好几本书夹着乱看,章怡和的伶人往事,张潮的幽梦影,三野战事珍闻,还有每周一本的三联。感觉生活真充实。就是老这么下去,不知道我的西班牙文还能说出几句来。有点小担心。
        昨天去看朋友喝酒,感觉就象看到了自己当年。一杯杯的灌,然后情绪失控,然后身心俱疲。何苦来哉呢。酒不醉人人自醉,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喝上几杯就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不醉才怪。所以最近不敢喝的太多,因为自己是个面前的酒杯不能满的人,就算没人邀酒我也会自斟自饮,很容易醉。与其在一群比自己小的孩子面前丢人,不如高深的抽烟抽到满脸包的好。尤其是姑娘们都很鲜嫩,秀色可餐的很。万一喝高了,我做出什么来,一世的英名岂有不毁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