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30日

       有个很坏的毛病,一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就会饿。然后就会有出门逛逛的念头,仿佛浑身的细胞都在喊出去吧出去吧。碰到这种情况,小时候是骑着车去麦当劳买麦辣鸡翅和橙汁。现在年纪大了,知道垃圾食品要少吃,换作去吃面条。
       昨天晚上又是这样,十点多就开始无比的无聊,一直在犹豫是出门溜一圈还是在家看书,最后还是在十一点不到揣着钥匙钱包和草去了拉丁吧。一坐到那个经常霸占的位置就觉得很舒服。满场扫了一圈,没有熟人。人不多,照旧是一堆大腹便便的中青年大叔和零星的姑娘小伙们。照旧有单身来听歌,过来搭讪的无聊人。照旧是伍老师开场,清秀小伙,小林,金毛狮王,扎着辫子的吉他手依次开唱。那个永不换歌的姑娘终于换歌了,还很有创意地把原来的曲目顺序改了一下,真感动。
       于是就抽着草,听着歌,喝着酒。混到头有点昏,拎着剩下的半瓶酒回家睡觉。一夜无梦,舒服。

2007年05月28日

       非常混乱的一天,最近家里恍若招待所,客似云来的厉害。我从早上八点开始就不停因为各色事等出门,折腾到下午四点才回家。间或着回家洗了几次澡,天气真热,于是就在不停地出汗,不停地喝水。五升的瓶装水两天就空了。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没工作的人比工作的人还奔波,连看盘的时间都没有。
       西语书拿出来很久了,也没看。我永远都是看闲书的劲头比看正经书来的大。又在当当订了一百多块的书。很想把一套王世襄的锦灰堆弄到手,不过想想看完三卷所需时间甚多,还是等回来再说吧。这几天空档时候看的是古文观止,发现有几篇还能半通篇背诵,窃喜了一阵。不过有时会在背出师表的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之后接上的是余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岔的厉害,直接从三国跳到了唐宋。也是够寒的~~~
       几天没午睡了,感觉乏的很,越来越有老年人的风范,晚上还和家人说起,现在电风扇吹多都会头疼,和我奶奶差不多的毛病。绝对的未老先衰。

2007年05月27日

       又看了一遍甜蜜蜜,电影里的黎小军和李翘分分合合,还是让人很感动。命中有时终需有,于是最后他们还是相遇了。我喜欢喜剧结尾的电影,可以让人面对无奈的生活有些希望。
       下个月底要回去呆个把月。一直在想是找一个月短工贴补一下机票呢,还是索性背着包四处游荡一下。EASYJET去摩洛哥的往返机票只要六十几块,VUELING去希腊的话,如果提前订一百多也可以搞定。有朋友找到了五百多去埃及的旅行团,可惜签证来不及。人总是这样,选择太多,欲望太多,很苦恼。想多了有点烦,索性不看,到时再说。也许到南部的小城住几天,喝喝当地新酿的雪梨酒,看几场马术表演。或者再南一点,去海边晒,或者再南一点,到摩洛哥呆几天。把身上的那点小钱花光拉倒。
       朋友中有人升职,有人开店,有人买房,有人移民,有人回流。人类真是一个折腾的物种。已经有朋友把结婚的定义理解为最原始的传宗接代了,只能是无语。读书多少又有什么用。
       换了首曲子,坂本龙一给电影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配的乐。是大岛渚的片子,我个人觉得比感官世界好看,不如后来的御法度。感官世界太赤裸裸,2000年的御法度倒显得发乎情止乎礼,只有暧昧加隐晦。本来想找首纯钢琴的,没找到,不过这个男声版本的也不错。

2007年05月23日

       可能是天气闷热,中午回家竟然没有睡意。开着空调,房间已经非常寒冷,但是整个人却很精神。实在无聊,无心看书,索性关了电脑,把剩下的草,烟丝,纸头都翻出来,卷烟。
       一边听着手机里的曲子,一边心平气和的改过滤嘴,烧草,一根一根慢慢的卷。卷烟是个修身养性的技术活,比较考究心情。有时候无聊了,做点不用动脑子,但是繁琐的事情,很打发时间。比如作个复杂的菜,比如卷几根烟。
       星期一去极地七七听了布衣的演唱会。很清淡,八点开始,九点半结束,来听的人也不多。接着就是酒吧的驻场歌手继续。让人感觉布衣象是来暖场的。气氛也冷,只有几个小孩子象吃了摇头丸一样的蹦。吴宁越几次企图把场子搞热一点,都无功而返。鼓手武锐穿了条很短的田径短裤,顶着牙买加黑人头,造型很别致。吴宁越比以前看的宣传照上肥了些,油汪汪的分头,一点没有主唱的风范。回家说给方胖听,他很鄙视我的以貌取人。酒吧里的音响太差,简直听不清他们在唱什么,除了几首熟的曲子,其他都是半蒙半猜。下次他们再来,建议他们去拉丁吧,效果应该好很多。说到拉丁吧,竟然在77又看到了吴老师,他还真能跑场子啊。唱歌的小姑娘里还有个奥杰的熟脸,她唱了首罗琦的歌,听的我感慨地不行,对鹿说好久没听有人唱指南针了,当年的圆圆之类的姑娘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最近有个我很喜欢的姑娘出了新碟,The Cranberries的主唱Dolores O’Riordan。从Cranberries2001年最后一张专辑到现在六年多,按AMAZON上的说法是It’s been a long wait for the solo debut from Irish icon Dolores O’Riordan。主打单曲ordinary day我觉得一般,个人推荐apple of my eye和black widow .可能年纪大了吧,越来越喜欢慢腾腾的歌。暂时找不到在线播放,想听的自己去VERYCD找吧。

2007年05月21日

       这个周末过得真的很文艺,远离烟酒,远离声色场所。搞得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星期六下午一觉睡到六点,起来恍恍惚惚的晃了一会,才想起要去昆剧院看折子戏。真是个不错的休闲活动。小小的剧场,价格便宜,时间不长,看完以后还可以进行二场活动。比起紫金大剧院的足本,折子戏轻松点。演员都是中年级别的,工夫自然不在话下,场子小,看得清楚。十九号晚上的三出是双下山,当巾,题曲。很喜欢钱冬霞的色空扮相,思春的小尼姑都装扮的那么华丽。看着就很心动。下星期六的三出都是和酒有关的,可以继续。
       星期天早上去清凉山公园看杉浦康平的书籍杂志设计展。虽然公园就在家旁边,几年没去,竟然改动不少。当年山窝里我放风筝的那个小平地现在又是古玩交易市场,又是崇正书院。其实是个套展,除了主角以外,还有当代中国书籍设计展。现在的国内的展览也有趣一点了,互动了很多。其中有个展厅放着参展的书籍,可以随便翻阅,我屡次起了窃书之心。有趣的是凳子,宜家的储物箱,估计结束后可以直接把书装箱运走,真是一举两得。其实展览上杉浦康平的实物作品并不多,大部分是靠海报和一个滚动播放的短片。很喜欢他设计的封面,非常的绚丽,我现在对那种色彩华丽的东西很有好感,有种大开大阖,淋漓尽致的味道。
       下午去看忍者神龟,对于美国人作的动画,无话可说,只能诚心诚意的欣赏。很久没在电影院看电影了,效果真不错。如果旁边的胖姐姐和她的小他不要老把手机拿出来发短信,那就更好了。最近收罗了七八张电影兑换券,下面很是可以去德基消磨几个下午。
       今天晚上极地77有布衣的演出,虽然对这个乐队不熟,但是听过他们的曲子,属于比较踏实作音乐的那种。准备去听听。还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如果人多票少挤不进去就换场子回家睡觉。

2007年05月15日

   

        昨晚无事,翻到了季羡林写的回忆文集牛棚杂忆,一气看完。掩书阖卷,想到了章诒和的伶人往事和往事并不如烟,还有最近在看的华丽血时代。人类才是最可怕的动物,也是生物圈里唯一能想出无数残忍招数对待同类的动物。说到禽兽不如,倒是辱没了那些禽兽。很多时候,学识和人品没有任何联系。十年浩劫里作出种种恶行的人不一定就没有文化,换个角度说,他们也许比没文化的人还要坏。想想读书多了又有什么用呢,知道的越多烦恼越多罢了。
       看别人写的那些实话文章总是很沉重,比如牛棚杂忆,比如陆定一晚年的几点反思,比如巴金的随想录。现在愿意这么诚实的写真话的人实在太少。中国的大家也是越来越少,剩下的都是些在腐败的学术圈里沽名钓誉的家伙。
       阮一峰的博里看到一句话,他说在中国,人生的真相就是一场病。甚得我心。

2007年05月12日

 

      凌晨一点,冒着滂沱的大雨,把朋友送回家。把人安顿好,出了门,在路口打了辆有两个男人坐着的出租车,倒也不惊慌。想起了很多年前在青海煌源凌晨五点坐摩托车的那个夜晚。副驾驶座上的家伙使劲提醒驾驶员开慢点,也许他们刚从1912回来?很平安的到了家,有条不紊的刷牙洗脸洗澡,贴口腔溃疡膜。一步也没漏下,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
       又是送人,毛主席说过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算了算,除了自己喝醉,这十年来,我尽是把喝颠的家伙往家送,然后自己回家了。那算不算活雷锋呢?喝多的人多种多样,最后还是会昏睡过去。睡一觉也好,忘了前尘往事,只要没有不识趣的家伙提点,一切都可以当作没发生。
       自己是很久没有喝到烂醉了,当年喝到痛哭流涕的场面再也不会发生。现在只是浅尝辙止。看着朋友们喝到HIGH,就想到那时候不顾一切猛喝的自己。现在更喜欢酒后微熏的感觉,再加上丝丝的细雨,空气很好,走在回家的路上,学着情书里的藤井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你好吗?我很好。问上个十几遍,心情会很愉快,觉得自己真的很好的样子,人是个很自恋的动物,自言自语也是那么的有趣。
       今天在拉丁吧又碰到熟人,原来大家都喜欢扎堆。想到一个多月以后形单影只的自己,觉得好凄凉啊。

2007年05月11日

       起的早,吃完早饭也才八点不到,无事可作,又躺回床上看书。河童旅行素描本已经看完了,顺手又拿了本下流社会继续。很喜欢在枕边放几堆书,看完一本,手一伸,又可以继续下一本。虽然被无数人批评,床上堆那么多书,看起来乱糟糟的,可是习惯成自然,改也改不掉,加上又是那么方便,实在没有改正的必要。说白了,骨子里我也是个很任性的家伙。
       三浦展的下流社会准确的说应该是本社会调查报告,包含了大量的图表和各调查公司统计出来的数据。对照着开篇的下流指数的小
测试,我发现自己绝对属于十足的下流社会。对照着看看吧,只要符合下面十二项中一半以上,就差不多是下流阶层的一员了。
       1,年收入不足自己年龄的十倍。(对于我这种无业人员来说,这是肯定的
       2,不考虑将来的事情,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这简直就是我的写照
       3,觉得人应该活出自己的色彩。(很对啊~~~
       4,期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想维心地虚度此生。(嗯,没有遗憾的过日子  很重要
       5,事事嫌麻烦,生活不规整,不修边副。(不只一个人说过我是懒虫,也不只一个人说我有时候的穿着很邋遢
       6,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天蝎座的家伙都是这样吧?
       7,生性朴实,不喜欢显眼,不出众。(出风头的事情都太辛苦了,我是这么觉得的
       8,服饰不追逐流行而是展现自我风格。(那我的风格是委琐
       9,觉得做饭吃饭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我的乐趣就是吃喝玩乐,一点不觉得很麻烦啊
       10,经常吃零食和快餐。(快餐都是垃圾食品,我是这么觉得的
       11,呆在家里玩一整天的电脑游戏或上网都不会厌倦。(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会厌倦呢?
       12,未婚。男性33岁以上,女性30岁以上。(虽然差一点点,不过我都是对外宣称已经30了

       整本书由于太多的数字和定义显得很枯燥,除了社会抽样调查个案还算有趣。准备看完就送人。好象盆一直和我念叨要看的,那就送给他吧。

2007年05月08日

       天气越来越热,下午也不知道怎么混的,直到五点多才睡觉,六点半起来以后家里又是空荡荡的人也没有一个。不开灯,在楼上楼下晃了一圈,很无聊。恶习难改的想到了翻东西。于是溜到爷爷房间去翻老照片看。一手灰的在橱子里意外翻到个小黄书包,里面有个老望远镜还有个老相机。坐在地下摆弄了半天,照相机太复杂,不会玩。拿着望远镜跑到窗户边往街上看,真的很清楚。兴致勃勃的偷窥了半天街景。接着回来找相册。
       人就是这么奇怪,只有照片的时代不想浪费空间,想了办法扫描存到电脑里。等有了数吗相机以后,又觉得在电脑里看不如照片效果好,跑去冲印店,冲成照片。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还是黑白老照片好,贴在本子里,中间夹着一层薄薄的纸,照片里的那些人早已经物是人非,可是在那一刻的音容笑貌已经被存下来了。看着照片上写着五一年XX幼儿园合影的字样,努力在里面找我爸爸,小脸一点点,真有趣。有一本册子全是肖像照,估计是爷爷当年的战友和朋友,看着照片上的人,现在又有几个还在呢?当年的那些花季少女,现在都成了鹤发鸡皮的老奶奶,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罢了。
      看照片看的感慨连连,不知不觉坐在地板上个多小时,原来时间那么好打发。

2007年05月07日

 

      五一过的很闲,除了去扬州探亲访友了一圈,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吃喝睡,今天试了几条去年的裤子,都是吸气吸气再吸气也没扣上的结局。减肥是刻不容缓了。
       节前买了不少书,有几本值得推荐,躺在床上看很有意思,下面一一道来。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太有名了,不用介绍,再看一遍还是觉得很好,朴实无华的说历史,王小波曾经推荐过。
       明朝那些事华丽血时代,都是最近比较流行的写历史的书,个人觉得明朝那些事更白话一点,看着很有趣。华丽血时代说的是魏晋和五代十国,作者很博学,尤其是五代十国里那些偏门朝代的偏门历史写的很细,长知识,准备下面就开始看他的另外一部说唐宋的书。
       房龙地理,这也是有名到不能再有名的一本书,只要是有房龙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的概念的人,都可以看。一个作家,以自己的想法说世界各国。说到有几个国家时候,一副文人的刻薄相,比如西班牙。
       彀外谭屑.近五十年摭忆,作者赵珩,这是在我很多年前看过他写的老饕漫记以后终于在当当买到的他的另外一本回忆散文。真正的世家子弟,看他的文章,个人感情很浓,能深深体会到一个几代文人家庭的那种涵养。说到家族里曾经的辉煌往事也是淡淡几句,真正的宠辱不惊。
       空谷幽兰,一个美国人在八九十年代终南山间寻找隐士的经过。图文并茂,照片拍的好,文章比较有个人色彩,可以看看。中间有段说到作者在台湾谈起想去大陆寻找当代的隐士,当时的陆委会秘书马英九告诉他,共产党早就把真正的隐士和出家人消灭光了。这句话说的真好,深的我心。
       河童旅行素描本,妹尾河童,日本的插图画家。个人游记配上自己画的插图,现在这种风格的文章越来越多。我个人感觉一般的书,不过很喜欢作者在写一个东西的时候想起往事的那种温情感觉。
       剪刀替针做媒人,亦舒的书我看的实在太快,所以越来越觉得自己花大价钱买了那么多港版是多么的奢侈。既然这本已经出了大陆版,自然是支持国货。不推荐,纯属个人爱好类书籍。
       我的千岁寒,最近很红。王朔这家伙要是挨在魏晋估计也算一名士了。磕了五石散以后开始清谈老庄。我是他的粉丝,不支持一把不行。这本书写的太乱,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有些语无伦次,得慢慢看。

       风水与唐陵, 失败的一本书,说到唐代陵墓吧还非要再扯到风水,说到风水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见解,乱糟糟的感觉,看的不爽。先放在一边

       最近太荒废,不运动不学习,就顾着吃喝玩乐,很不好。节后要把减肥和读书都抓起来。做个有文化又健康的好青年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