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9日

       窜回西班牙已经三天了,本着前紧后松的原则,忙着办正经事。以本人的高效率,基本搞定。所以如以往的来回旅行一样,回顾一下这次的长途飞行吧。
       一句话就是:一个三十五个小时的行程,一次九个小时的延误,一次半个小时的晚点,一笔三百人民币的赔偿,一次意外的升舱,一次午夜的降落。我的性子在这些年已经被磨练的非常好,虽然很无奈,但是也能坦然处之。虽然上海飞罗马应该是凌晨一点起飞,延误到早上九点多,也无所谓。赔偿了一晚住宿的解决办法固然不令人满意,不过与其耗时间在要求更多赔偿,不如早点走。因为有了九个多小时的延误,所以下面的晚点以及耽误了航班这些都成了不足挂齿的小事。晚点也总会起飞,就算耽误了航班,也有航空公司的人负责解决。到了罗马,原来的那班飞机早已经飞到马德里去了,急也没什么用,不如开心点想着这其中的好处。于是告诉方胖,如果当天不能走,国航给我安排酒店,晚上就去找他嗨皮,只当是赚来的。也许是不着急,反而当天走成了,AZ的柜台小伙子还告诉我给我安排了商务舱。所以说,不幸中也是有小幸运的。
       虽然路途不顺,遇到的人都不错。国航浦东地勤的小姑娘听说我之后要转机,可能赶不上,就马上帮我查当天其他的航班,还安慰我到了罗马会有人安排。空勤小姑娘虽然业务不太熟练,但是端茶送水都够勤快。罗马国航的地勤是个油嘴滑舌的北京小伙,告诉我当天走不成的话,给我安排格靠近景点的酒店,晚上大家出来玩。因为跟着他一路出关,海关的人当我透明一样,毫无传说中的搜查行李一说。AZ罗马机场CHECK IN 柜台更有趣,七点半前还是四个半老的大妈,在我前面还有五六格人的时候,突然换班,来了四个长的赏心悦目的小伙子。于是一边往前挪,一边口水啦啦的想着意大利的小伙长的就是他妈的好看啊。于是对罗马机场印象比前几次来都好,免税店里的东西也比上次看到的多,机场工作人员都很热心。
       最后总结一下飞机餐,国航是两顿正餐,一顿零食。零食我放弃,一餐睡觉没吃,还有一餐是牛肉饭,鸡肉饭,鱼肉饭选一。鱼肉饭不错,微辣的汤汁配着裹了点炸粉炸的鳕鱼块,加上一颗青菜心,两块胡萝卜,还是很下饭的。米兰飞罗马因为路程短,发的是零食花生米,我继续放弃。也许是因为短途飞行,意航的商务舱饭也够垃圾,火腿奶酪陷的意大利饺子,只是干巴巴的浇了很少的一点番茄汁,两个粗粮面包,一个齁死人的甜饼。我只吃了两三口,难为旁边的大叔一点都没浪费,全部干掉。所有飞机餐上的色拉和水果因为我的古怪习惯,所以照例放弃。
       机场无聊,乱拍,发现除了地面不一样,机场的椅子还真是大同小异。以后就这么拍下去,放在一起看看,也许会很有趣。下面三个图分别是罗马上海米兰机场,猜到出哪个对哪个?

2007年06月24日

       今晚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也许是戏剧节的原因,连往常很清淡的昆剧院剧场都满座,第一排有茶水供应的基本坐着外国友人。不得不感慨中国人崇洋媚外思
想的根深蒂固。外国人来看个戏,外国人会说中文,就仿佛多隆重多了不起。就连带格外国人来看戏都满脸容光。咱们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宠辱不惊,爱谁谁呢?小剧场里因为人多,所以良莠不齐。有接电话的,有窃窃私语的,有来回走动的。无语,只能鄙视~~~难得一格清净的所在也没了清净。
       拉丁吧也客满。听着曲子,喝着小酒玩着手机游戏。到小林上场的时候,我已经打通了三关敲砖块,真是圆满。小林今天唱赵传,
这也没什么,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满场的姿色中下的男银跟着合唱我很丑但是很温柔。长的丑就不要出来吓人,省下在酒吧厮混的时间,多为四化建设加砖添瓦不是更好。不过作为补偿,听到了小林的出卖。于是很满足滴出了门。
       卡拉圈K没有完成,因为米乐星在十二点我去的时候已经是人满为患。挤在一堆半清醒的人中间,很深刻的意识到,想得到一间小
包有多么的困难,只有放弃,找地方吃夜宵。喜年来也客满,想到骑着小车去宁海路吃老鸡汤面。一路上看到了坐在马路牙子上促膝谈心的情侣,满街载着喝多或者准备载着喝多的人的出租车,灯火通明的猪四龙虾店。真是个繁忙的周末。人民的生活水平真他妈的高,谁再说现在饿死人我跟谁急。
       一直怀疑老鸡汤面馆是国营店,因为里面的服务员永远都是那么不卑不亢,店里的瓷碗总是有点小缺口。面不好吃,汤也一般,不
过撒了很多胡椒,吃的是稀里哗啦,感觉很痛快。店里的蚊子也很痛快,趁着我吃面的当儿,咬了我三口。
       过完了一个人的周末,于是一个人骑车回家,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睡觉。圆满的一夜。

2007年06月22日

       中午在家挥汗如雨的收拾东西,打扫卫生,把行李打包。经过这么多年来回的折腾,我的打包技术是越来越好。看着靠在墙边的行李,突然就很感慨,生是一个人生,死是一个人死,很多时候只是自己与自己有关而已。因为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所以最后就变成了独立自主的人。所以太坚强也不见得是好事。别人看你什么都能作,久而久之就习惯成自然,倒不如什么都不会的,偶尔露个峥嵘来的震撼。
       空城计里诸葛亮有句唱词说自己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我也越来越散淡。满世界的人都语重心长的说,这次回来该好好找找工作,踏实下来了。听多了就觉得人生了无生趣。最近越来越多的想到自杀之类的事情,然后饶有兴趣的想自己适合哪种方法呢,哪种才是最安静祥和的死亡呢。不止一次的摸着手腕上的静脉,感觉着脉搏的跳动,有种割腕的冲动。前几天作了个关于强迫症的测试,原来自己的强迫症还蛮严重的。全世界的人都有病,分别不过就是病的轻或重而已。
       昨天晚上去看戏,远远的看到鹿坐在远处,独自一个人,忍不住发个短信骚扰一下,这个家伙也越来越奇怪了。说起来,满场的人里又有几个是真来听戏的呢,附庸风雅的倒有不少。好端端的一出戏,前面半格小时都是官方人物的发言,很久没听领导发言了,直听的腰酸背疼。旁边的人或手机响,或来回的走动,实在让人生厌。不喜欢青春版的牡丹亭,好多动作太现代。显得柳梦梅太急色,杜丽娘太花痴。还是喜欢旧式的唱片里,沙沙的声音报着,下面有请某某老板演唱某某唱段。然后咿咿哑哑的唱着才子佳人。
       明天晚上想过的充实点,计划先去昆曲院听折子戏,有一出思凡,忍不住想到霸王别姬里那段我本是女娇峨的唱词。昆剧里有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一说。钱冬霞虽然是中年演员,但是功力不错,值得看看。听完了昆曲就拉丁听小林唱歌。散场之后去唱通宵的卡拉圈K。力求最后一夜圆满而归。

2007年06月16日


       按说这几天过的还挺充实,上午驾校倒桩,下午回家呼呼,晚上八十分的干活。没什么特别烦躁的事情。除了同练车的一个龅牙男搭讪过几次,丫很是无聊,今天还讪讪地问我下午有空否,大家出去K歌。操,我只能是朝天翻白眼。难道真的在我脸上有两个字——湿搭?可能我的额头还有个好字,合起来就是好湿搭。不知道怎么搞得,今年回国发现搭讪的人特别多,无论出租车司机,路人,还是闲人甲乙丙。弄得我不停地自省,是不是自己真的是个湿搭的家伙呢?
       中午回家就有点不情绪对劲,饿的厉害,把桌上剩的半盘烤鸭和糖醋排骨都吃了,还加了十几个荔枝和一盒龟苓膏一瓶活性乳。躺在床上看了一部两个多小时的日本电影,爬起来以后更有一种想吃东西的冲动。在SMN上和方胖说,要买点东西回来啃啃,然后就骑车出门,买了两斤龙虾。回家坐在电风扇底下,吃着龙虾喝着啤酒,完了再切半个西瓜。全部下肚以后终于感到充实,满足。有时候情绪不好的时候,据案大嚼不失为一个解决方法,化郁闷为食量。每到此时,我都能超水平的发挥,吃下很多很多的东西。
       日子快的很,下个星期天就该跑路了,不过什么都没收拾,下周将是忙碌的一周,要给那边的兄弟姐妹们带不少救济食品,淘宝又要掏我的包了。

2007年06月15日

        连着看了两部恐怖片的续集,隔山有眼2和人皮客栈2。比较一下就会发现这两个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如果隔山有眼算恐怖普及篇的话,人皮客栈就有血有肉的多了。前面一部最血腥的也不过是剁手剁脚而已,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依照本人的口味,重点推荐hostel part II.
       还是Eli Roth的导演,昆汀·塔伦迪诺的制片。虽然还是有大量的血肉横飞的场面。但比起第一集,斯文了一点,剧情多了些,血腥场面少了点。第二集承接前传,一开篇就是那个逃出生天的男孩被干掉,剁下来的头还被千里迢迢带到了捷克。然后就是三个美国小妞从罗马到布拉格度假,路上被个貌美的东欧姑娘带到了那个旅馆,继续人为刀俎,她们为鱼肉的剧情。最后的结尾有点意思,再次告诉我们金钱是多么的万能。
       实在是喜欢这种残肢血浆尖叫类的恐怖片。加上故事的背景又是那么熟悉,背包客,东欧自助游,着实看得有点小惊心。我个人认为这集里最赞的就是一个妞被镰刀一刀一刀割的鲜血直流,上面的人在尖叫挣扎,底下的人在享受鲜血沐浴的场面。让人想到中世纪那个用处女鲜血洗澡保持美貌的女伯爵。
       因为去年第一部480万美元的成本收了1亿美元回来。所以今年的预算提高了一倍,在意大利和东欧出的外景。其中有段旅馆里的姑娘们在看电视,放的居然是老昆的成名作低俗小说,也算导演向制片大人致敬。不过因为大量的露点和残杀场面,还是属于R级的R级。在准备续集的过程中,roth还抽空给昆汀和罗德里格兹的《刑房》拍了个假预告片叫《感恩》,画面照样是血肉横飞。刑房也很值得一看,昆汀·塔伦迪诺变态的很,好的也是血腥暴力这一口,想想杀死比尔里的那段日本酒馆里的大屠杀,只能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了。
       昨天晚上一点开始看,结束后兴奋得睡不着,一直看小说到五点多天微亮才睡。很喜欢一个人在深夜观赏恐怖片,有气氛。以前曾经和朋友一起看恐怖片,结果电影没吓着我,旁边几位的一惊一乍倒吓了我好几跳,绝对本末倒置。

2007年06月13日

上月在掏包败了两个便宜的LOMO傻瓜机。前几天用HOLGA 120的拍了一卷,送去底扫。下午抱着一张都成不了的心情去拿片,没想还有几张能看。不错不错。

FLICKR是看不到了,显示已上传,可是所有图片都打不开,真是不明白先是维基不给看,现在连FLICKR也不给看了,再下面是不是连YOUTUBE也没戏呢?

只好把图片搞到博里的相册,同志们想看,就点左边相册的LOMO文件夹吧。

下午去看片选片,在我姑姑的甜言蜜语下从负责选片的小姑娘那里拷了几张毛胚片。拿两张晒出来大家白相白相。

这张是程派名段锁麟囊里的薛湘灵。

这张比较好认,贵妃醉酒里的杨贵妃。

2007年06月12日

       十一点,正准备上床睡觉,SMN上有人在呼唤,出来喝酒。原来有朋自远方来,多少年没见的家伙。于是答应着,开始再一次出门。在路上就想着,得有五六年没见啦,容颜依旧否?
       虽然丫早就打了招呼,说自己现在已经变肥而不是变胖,看到真人的时候还是小震惊了一把。当年高瘦的小伙子已然变成个两百多斤的壮汉了。幸好个子高,倒也没有多夸张。于是互相安慰着,因为心宽才会体胖。心里想,原来岁月真的是会留痕迹的,在时间的面前,大家无一幸免。
       说到了认识的人,回忆起当年的事,那么多年过去啦,大家都四散各方。唯一没变的就是说到的那些人和我们自己一样,全是单身。真是一个怪圈,现在身边的家伙怎么都是那样,让我想到有话好好说里的姜文瞪着眼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就宁可一个人?怎么就宁可一个人?虽然大部分人是出于无奈,但是还是有宁可一个人的,即使蹉跎岁月也在所不惜的家伙。
       三点,回家,难得的看到SMN上啥人没有,没人聊天,只好怏怏的下线,写贴,看武士的一分。

2007年06月10日

同志们,表鄙视我~~~因为我又去拍艺术照了。这次是京剧艺术照,从早上拍到下午真是累的够呛。不过还是值得的,拍照前的准备工作排场很大。共计一个服装一个化妆一个造型,且都是省京的老师,教摆造型的是一级演员,化妆是行内的名手,学了不少梨园行里的名词,真是赚到了。

先放两张自己拍着玩的,猜猜我扮的是谁。大片敬请期待。。。

2007年06月09日

       六月真是个好季节,三四月的梨子苹果才下市,接着就红了樱桃黄了枇把。满街都是海南的菠萝。还有五月就有卖的岭南的荔枝,广西的龙眼。下关果品市场是个好地方。每次去,都会买的欲罢不能。
       外婆家的樱桃树从四月底就已经是附近小鸟的天下,人在树下坐着,鸟儿就在树上吃着,于是到了果子熟的时候,树上已经是空空如也。家中的两棵枇吧树上结的是沉沉甸甸,左边的树上的果子个儿小,很甜。慢慢的大家都只摘左边的树,右边那棵挂着黄灿灿的果子,看相很好。眼见着旁边的葡萄架上也长满了葡萄,不禁感慨,真是吃完一茬又一茬。
       水果摊上的好东西就更多了,家里早早就屯了十几个大西瓜,刀子一切下去,就脆生生的裂开,沙瓤,甜。把SMN名字都改成了请叫我西瓜小丸子。实在是太爱吃起来水水的果果啦。还有无锡的水蜜桃,大大的一个,象脱衣服一样剥了皮,左一口右一口,汁水顺着手腕往下流,真是美味。荔枝是越来越便宜,从八十多块一箱卖到四块钱一斤,于是每天都会拎点回家,就着荔枝吃西瓜。然后再来点大个的红樱桃过过嘴。六月还有个好东西也上市了,那就是浙江的杨梅,又大又甜,不知不觉就会忘了节制,吃很多,直到牙被酸倒。
       炎热的夏天,吃着美味的水果,人生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