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27日

        七八月的罗马果然是人满为患。一下飞机就给了个下马威。拿行李的地方一格行李带上走着六七格航班的行李,一堆人和难民一样,站着,望眼欲穿的找行李了。难怪老有人说在罗马转机会丢行李。实在是可能性大大的。等了一个小时才拖着箱子到火车站。居然连人工卖票的都没有,一帮外国人围着售票机钻研。实在是没耐心,买了张不知道去哪里的票,上了往TEMIRI的火车。开始了为期两周的罗马之行。
        小方接待的那是尽心尽意。每天都安排晚餐及其他一系列活动。周末还组织海边远足。也许是到意大利来的次数太多,看着满街的断瓦残垣,有些审美疲劳。结果就基本处于半天睡觉半天闲逛的状态。除了第二天兴致勃勃的去了高速公路边的OUTLET,还有星期四在烈日下坐了半天的观光巴士以外,晒的人油都快出来以外,都没干什么正经事。倒是胖子有点象当初他来西班牙时候的我,整天计划我可以去哪里观光,又是小城又是教堂的,建议狂多。我则象当年的他,就觉得躺着在家混日子也不错。非常的烂泥状。
       没比较就不知道好,现在和罗马一比,我觉得马德里现代化的多。交通,卫生都不错。那天按着杂志上的路线指示去了OUTLET,到了才发现我回不去了,根本没有交通车。最后还是接待台的小妹子帮我叫了一辆出租,把我给送回罗马的。真是和马德里的几家OUTLET不能比。很困惑,难道就没有不开车去逛的人吗?
满街的游客,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西班牙广场还是若干年如一日,台阶上坐满了啃着冰淇凌望呆的家伙。梵蒂冈的广场那么大,也被游客填了格半满。满街目光茫然,拿着格地图东张西望的游客。简直就是小偷的天堂。
      周末方胖组织amalfi海边之旅,据说那是一生必去的十个地方之一。名头那么大,可是我以前都没听过。看来我是越来越农民了。

2007年07月23日

       三天两夜的SANTIAGO之旅告一段落,现在又坐在T4的机场准备往罗马奔,算上回国,这个月我坐了五次飞机,真是给航空事业添砖加瓦。两天吃了四顿实敦敦的海鲜餐,终于吃伤了。脸上带着几个发出来的小红包,憔悴的回到了马德里。虽然吃的多,可是倒也没胖,估计全是高蛋白,都奔着脸上的包包而去了。
       SANTIAGO是个好地方,环山,多雨。因为雨水多,显得城市很干净。绿化也做的好。空气都比拥挤的马德里清新。每年的七八月是西班牙的节日季节,基本上所有的城市都有安排娱乐活动。SANTIAGO是一系列音乐演出,到的当晚,吃罢海鲜大餐,在大教堂附近游荡,正看见演唱会卖票,JULIETA VENEGAS,有听过她的歌,挺喜欢。遂进去听了一场。场面火热,也许是寒冷的原因,到了末了,大多数坐在石阶上的人都下到广场边听边跳。七月底,晚上还只有十几度,实在是个让人生活起来很快乐的地方。星期六逛到A CORUNA,晚上在市政广场有场世界木头运动赛。下午在广场看人布置,一段段的大木头,还有阵阵的电锯声,虽然主角们都还没出场,我想像中应该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大叔。操着电锯,朝着木头挥舞。整个就是德州电锯狂的现实版。
       坐在机场,飞机还早,实在无聊。连上了机场的WIFI,通过信用卡付了五块钱,上半个小时网。科技发达就是好,终于也享受了一次广告里商务人士的感觉。

2007年07月19日

       早上和朋友夫妻两个都在埋头打包行李,他们带着孩子回国探亲,我是准备拎着行李去别家混几天。结果太熟能生巧,半个多小时就收拾完毕,百无聊赖的只有以捏他儿子的小肥腿打发时间。
       第二家是以前合租的房子,离开半年多,一个清清爽爽的两居室已经肮脏到不成样子。浴室龙头上厚厚的水垢,厨房已经泛黑的地砖,如货舱一般的客厅,无数的杂物,凌乱的茶几。如果我是房子,也会很郁闷,没有人收拾,越发的自甘堕落。所以我把客厅顶一直脱落的石灰和厕所房顶触目惊心的霉点当作房子无声的抗议。尤其是看到碗架上的锅碗瓢盆,灶台上的油盐酱醋堆放的杂乱无章,强迫症有发作的迹象,差一点就忍不住挽起袖子准备大扫除。直到想起我只住一个晚上,忍一步海阔天空。
       只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对于我无法忍受的脏乱差,别人却可以坦然处之。谁在家的时候不是娇生惯养的呢?本人从小还不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说的不好听点,要说娇生惯养,我可不比别人差。可是打扫卫生的时候还不是厕所照刷,浴缸照洗。连居住环境的清洁都保持不好,还有什么生活乐趣。
      不过还有点高兴事情,下午搭了顺风车,去电影院看变形金刚。周三下午四点场,冷冷清清。排在我前面的小猫三两只全部奔了哈利波特的放映厅。结果就是一进场,发现只有偶一格人。享受了一把个人包场的待遇。挑了一个最中间的位置,把脚翘的高高的,感觉真是爽啊。唯一的小遗憾就是空调打的太足,人又太少,结果冷的够呛,加上一直在喝冰红茶。出场的时候胃冻得有点小疼。也算是美中不足。

2007年07月18日

        museo thyssen bornemisza 和普拉多,索菲亚并称马德里的三大美术馆,但是名气却不如其他两个那么大,国内的旅游团一般也不会组织参观,虽然它就在普拉多的街对面。由于它是一家由私人收藏改为的美术馆,所以收藏的画作都是凭收藏者的兴趣,多且杂。从初期的意大利,16—18世纪的荷兰、德国绘画到佛兰斯·哈鲁斯、罗易斯达尔等17世纪的荷兰绘画再到洛可可风格、新古典主义、塞扎纳等的后期印象派,再到高更,毕加索、米罗、达利、夏加尔以及布拉克等19,20世纪的抽象现代作品。除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皇家美术馆,提森家族的美术馆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收藏馆。藏品全部来自提森家族——德国克虏伯(Krupp Works)的拥有者。提森男爵还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是个德国人,而且是个与希特勒政府关系密切的德国人。据说他的藏品很多都是从被迫害的犹太人那里半买半抢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最后会在西班牙落脚的原因。。。只是为了逃避德国法律让他将收藏的画作归还其犹太主人。有时候一副画后面的故事比画本身更跌宕起伏。
       废话了那么多,其实是因为今天去提森逛了圈,顺便就说点这个美术馆的小八卦。最近除了常规展以外,还有梵高展和两个摄影展。常规展还是老样子,有那么几张格列高,几张戈雅,几张毕加索,几张米罗,几张高更,几张达利,还有无数张记不住名字的名画家的风景人物画。不过目前的主打是梵高画展,没有著名的星空或者向日葵之类,展览的名字叫最后的风景,展出的全是他于1890年在auvers 小镇画的风景人物画。如果熟悉梵高年表的人应该都知道,就在这一年的这个小镇,他开枪自杀,终年三十七岁。所以画展才会起名最后的风景,因为这个背景,就显得那些风景画很特别。在每幅画的墙上,还摘录他写给兄弟的信。布置的很有新意。可惜参观的人太多,尽管进场人数和时间都有限制,还是有些乱哄哄的,人头攒动。毕竟梵高名气太大,他和毕加索两个人几乎包办了世界十大最贵的画。
       摄影展也挺意思。lynn davis和richard estes。一个是专拍冰山,一个是专拍城市。前面那位自从1986年在格陵兰拍冰川以后,就开始满世界的拍自然景色。只有自然,他的照片里灭有出现过人。后面那位是满世界的拍都市生活,人物,他狂爱用广角,画面都非常的广阔,好几个地方我也去过,甚至在差不多的地方取过景。可惜大师就是大师,菜鸟就是菜鸟。就算在一个地方取景,也有本质的区别。两个展览放在一起看觉得挺有趣,自然和都市,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逛完了美术馆,逛街,逛完了街去种子店,大叔今天终于开门了。咨询了半天,大叔力荐一款arjans ultra haze 1号,据说叶子多且不需要太多的阳光及肥料,非常适合咱祖国的天气。种子出身名门,荷兰GREENHOUSE出品。临走大叔热情的祝贺我有好收成。唯一的小遗憾就是又涨价了,比前些年价格多了百分之二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名牌呢?

2007年07月16日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多米诺效应,被迫提前了去罗马的日期,虽然损失了一张廉航机票但是算下来还是利大于弊。于是开始算日子准备跑路。发现一旦计划好了行程就会觉得日子过的很慢,盼来盼去也只不过才混过一天而已。倒不如什么都不作,浑浑噩噩来的水到渠成。
       逛街逛到百无聊赖。东西是一年比一年差,价格是一年比一年高。早上去跳蚤市场淘新奇玩意,竟然连卖了好几年六块钱的TEE都涨到了十块。日子真是没法过啦。种子店的小伙子很不敬业,虽然营业时间上写着周日营业半天,可是丫愣是没来开门。扑了个空,只好改天再去。站在RASTRO的小坡上,看着整条街的人流,真是无聊。这许多的人,大热的天,不好好在家歇着,逛什么跳蚤市场,还连累一堆警察叔叔来维护治安,真是太不省事了。
       身边的家伙一个个如候鸟一样往国内飞了,我倒成了留守的。马德里的天气实在热,看着天气预报里说北部只有二十度,真是越来越期待星期四赶紧到,飞到北部去海鲜避暑。MALLORCA逛了一圈回来,实在没有勇气脱光了晒,结果在万里无云的好太阳和晒黑霜的双重效果下,愣是晒成了竹节虾。现在是每次洗完澡照镜子,只能冒出一个词——惨不忍睹。
       下个星期又要跑路加跑路,越来越觉得自己象个混混,卷着个席子拖着个箱子,东家睡完睡西家。好想念我的大床房啊。。。

2007年07月06日

 

      七月的西班牙已经充满了度假的气息,FERIA,斗牛季,奔牛节,番茄节,音乐节,同性恋节,超过五十巴仙打折季。。。无论是白天走在万里无云的艳阳下,还是深夜的喧闹街头,只是觉得很热闹。到处都是人来人往,阳光亮的晃眼。熟悉的感觉,仿佛没有离开过。在YANKO的OUTLET和店员就着鞋上的一点小瑕疵要求着更近一步的折扣,同去的朋友诧异的说,以为你已经不会说西班牙语了呢,没想到依然流利啊。当然,只要是吃喝玩乐的事情,我总是不容易忘掉的。
       除去头几日的办正事时间,下面就是在逛街,在买东西。安道尔是个徒步的好去处,不过两天的时间只够逛免税店。同去的都是些
购物狂,于是行程的安排就是头天扫货,次日补货,连去山顶都是排在傍晚购物结束后的间隙。实在辜负了山间的大好风光。相比下我倒是最冷静的,因为化妆品对我没诱惑,多年不带手表,看着满街的名表也是兴趣缺缺。趁着别人扫货的当,去帮人买户外用品,几天下来也成了小半格行家,也算知道了几个牌子,虽然还是不觉得穿着球鞋和穿着登山鞋爬山有什么区别。
       施华洛世奇打折的好货是一年比一年少,折扣是一年比一年底。难得国内的朋友还是兴致勃勃。记了满页的货号,找个日子去代购
。越来越觉得自己象买手,乐趣已经不在买完东西后的享受,而在寻找和购买。看着满街的打折标志,店里店外的走,也没觉得很想要什么。唯一想添置的牛仔裤,还都是意大利的牌子,倒不如去罗马再买。我是个别扭的小孩,喜欢别人不怎么知道的牌子,很久以前托人从香港带LEVIS,等到满街泛滥就开始穿PEPE JEANS,现在越发的不喜欢美国的牌子。于是只穿GAS,DIESEL,MISSSIXTY之类的裤子。其实都是一样的布料,无非是心理作用罢了。
        逛了整整一个星期,着实累的够呛,周末去海岛晒几天太阳,特地买了晒黑的防晒油,想把自己晒的和菲佣一样。这样穿着邋遢的衣服走在国内的街上才更显猥琐,很期待。
       安道尔城山顶有个水库一样的湖,穿着拖鞋的我只能站在山间小道上望呆发愣。湖边的一棵树孤零零的,衬着湖水的涟漪,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