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24日

       网上碰到个熟识的姑娘,聊到她多年的仰慕者,如此痴心的人现在也不多了,力劝她从了算了。姑娘说他吃的太多,且吃相不好。心里就感慨,人心果然是偏的,姑娘心仪的小伙我也见过,不见得吃相就好看多少。无非是因为不喜欢这个人,所以连带着,所有的都是坏处了。

喜欢的时候,吃的多是胃口好,不喜欢的时候,吃的多就是贪吃无节制。
喜欢的时候,说话多是健谈,不喜欢的时候,说话多是大嘴拉拉。
喜欢的时候,就算长相平凡也可以说清秀或者端正,不喜欢的时候,就是丑。
喜欢的时候,心甘情愿的付出,不喜欢的时候,一文也不愿多出。
喜欢的时候,下班也愿意洗手做羹汤,不喜欢的时候,他请客也找托词不去。
喜欢的时候,说什么都是对的,不喜欢的时候,无理也要辩三分。
喜欢的时候,分分钟腻在一起都不嫌多,不喜欢的时候,一分钟也不愿意共处。

心脏生在左边,所以人的心是偏的。无话可说。

2007年09月22日

      

       如果一个下午连着被四次送快递的电铃吵醒,任谁也睡不成了。心里小后悔了一下最近在淘宝上的刹不住。然后看看时间那叫一格前不搭村后不搭店,只能昏昏沉沉的继续看鬼吹灯第二部。胡八一也去南海探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南派的三叔的启发。连着一格星期,已经把那个小说网上的盗墓小说看了个遍。当年明月更新的挺快,嘉靖死了,张居正出场了,历史又翻开了新的篇章。只是看完以后,突然发现,又没有事做了。幸好下周开始路考的考前练习,终于可以看到驾照的曙光。
       最近脑子钝了很多,也许和不事生产坐吃等死有关。由于小狗的存在,连卡拉圈K都已很久没去。成天就是躺在床上看小说吃零食,体重日涨,很堕落。
       情绪总是一阵好一阵坏,于是便有了别人说的喜怒无常。天蝎的个性就是比较喜欢隐忍,结果憋的久了,就会突然小爆发一下。很久没做怪梦了,最近又有新梦。昨晚做了一个,只记得要在半格小时内背一篇非常晦涩难通的古文。梦里的我惊慌之余也背了一大半,不免沾沾自喜。醒来以后想到那篇文章,好像从来没看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
       越来越浅薄,除了三联杂志还翻翻,其他的都看不下去。王世襄的锦灰堆,几次打开看了一两篇就放下了。好像离伪文青的道路越走越远。打定主意,周日在家大扫除,新人新气象。顺便把当年做小资时候买的大部头都拿出来重新阅读,免得荒废了。

2007年09月21日

       本周西瓜长了两斤肉,可喜可贺,看来春节的餐桌上多一道菜是指日可待。
       开销也比上星期少了很多,清单如下
          猫砂一袋  15元
          玩具鸭子   5元
          玩具球      5元
          PP药膏     50元
          洗澡桶      15元
          杂物箱      20元
          疫苗         45元

          总计         155元

       昨天给它洗了澡,白白的毛下面是粉粉的皮,配上细尾巴,看起来真象小猪崽。洗干净以后白乎乎的满院子乱串,如同多动症儿童。前天下雨,让它在屋子里逛,丫就是格疯子,屡屡被门和柱子撞头,但不以为意,继续暴走。日行一恶,每天都会犯点事,遭我的暴打。打完眨巴小绿豆眼,一副不在状况的无辜样。以至于不明真相的好心人们总是会指责我的暴力行为而忽略了它做的坏事。
       除了在叼小鸭子来回方面进步较快,其他方面都非常缓慢。虽然屡遭呵斥,但是对厨房门口的垃圾仍然情有独钟,且小小年纪就知道欲盖弥彰。经常在准备扒垃圾的时候看到尾随而后的我,迅速的摆出一副只是路过的表情,晃着尾巴溜走。实在是搞笑的很。
      早上去打针的路上,在车里看了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然后就很没出息的把重重的脑袋搭在我胳膊上打瞌睡。结果到了地方,顿时来了精神。站在注射台上是一刻不停。即使打完针也没有任何不适,还企图叼走医生放在旁边的玻璃瓶。看着免疫证上的神气狗头照,很是宽慰,咱家西瓜也算是有证的狗啦。虽然我挨了宰,它挨了针,不过都算值得。
       照片还是它刚进家门时候拍的,颤颤巍巍的不会下楼梯。结果两天不到,丫就已经在台阶上跑上跑下健步如飞了。

2007年09月18日

       旺福又出新碟了,第一首歌里的第一句话有趣的很,拿来做个题目。最近堕落的很,告别了醉生梦死,迎来了坐吃等死。天气很好,阴阴的,非常适合睡觉。于是就睡觉,能睡到自然醒是件幸福的事情。找了个小说网站,把上面的盗墓小说一个个看过来,经常一不小心就看到四五点。然后七点多昏昏的下楼喂西瓜。丫现在越来越坏,不提也罢。
       因为无聊,所以会做无聊事。除了刹不住的淘宝QQ八十以外,就是买零食。物色了一套饼干桶,为即将到来的零食季做准备。昨天早上在院子里逛,实在闲的慌,把奶奶出门坐的轮椅拿出来玩。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用手转着轮子,满院子晃。原来也是技术活,拐弯的地方总是转不过去。玩的挺开心。
       最近连电影都没趣的很,一部好玩的都木有。无聊的越狱又开始了。重看了一遍超市夜未眠,还是觉得英国电影有意思。可惜的是最近连英国片都少,连毛片都没什么精彩的。生活越来越了无生趣。
       看了格冷笑话挺有趣,共赏。
       有一天,一坨黑色的大便看到了一坨白色的大便,
       黑大便问:你为啥长的那么白那么漂亮白大便听了非常生气!
       他说:我又不是大便!我是冰淇淋!

2007年09月14日

组合式超大双食盆+升降式碰珠饮水器 65.00
洗澡按摩刷 8.00
粘毛刷–除毛易 12.00
塑料圆型猫沙铲 5.00 
磨砂方管笼80*57*73     200.00
怡威幼犬15kg     195.00 
锦华咬胶,4寸本色结骨    10.50
3.5米伸缩牵引绳      20.00
鸡肉哑铃100g 狗狗零食        9.50
洁珊猫沙6L       15.00
矿泉水三瓶       6.00

宠物医院
草本洗发水    35.00
福来恩除蚤喷剂100ml    200.00

机场
提货费   5.00
打车回程    130.00
可爱牛头梗  1999.00
空运费       100.00

合计:3015元

转眼就把我一个月的开销给用掉了。这个月的游泳卡都捉襟见肘的没有办。想想养小孩是养小狗的十倍不止,立刻就觉得自己不要小孩非常明智。


2007年09月13日

       西瓜是上个星期五九月七号到的南京。原来只是一句和方胖关于生日礼物的玩笑话,由于自己花钱如流水的坏毛病,被变成了现实。它到的那天真不能叫顺风顺水,我自己是上吐下泻,还抱着热水袋去机场接货。飞机晚点,提到它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肯带。不过我相信好事多磨,有惊无险的,西瓜到了家。
       它是一个很活泼的小朋友,不认生。除了第一二夜由于害怕,哀哀地叫了半宿以外,没有任何的不适应。虽然牛头梗并不是非常聪敏的犬类,不过西瓜却很聪敏,来到家里的第一天就学会了下楼梯,第二天就知道在院子里面拉BB。由于它的到来,我彻底改变了作息时间。夜生活全部暂停,每天清晨六点半起床,喂西瓜吃早饭,然后陪它在院子里玩两个小时。晚上六点给西瓜吃晚饭,接着在院子里散布到天黑。由于要早起,我晚上也睡的早,一点多就上床。家里人都说实在是难为我了。
       为了适应环境,十来天不能洗澡,小朋友现在臭臭的。可是就算这样,凭着它的小眼睛,猪耳朵的呆样,还是在家里赢得了众人的喜爱。于是除了西瓜的本名以外,它还有了西瓜皮,皮皮,猪猪的外号。昨晚,心急的老爸还把它带回家,和靓靓交朋友。我去接它的时候,两个小朋友玩的是依依不舍。三岁半的腊肠靓靓和三个多月的小西瓜个头相当,都是短毛,在夜色下一黄一白,肥墩墩的小身子,非常有趣。
       今天有喜有悲,喜的是早上我们把家里的咪咪小妹和西瓜放在一格房间,隔着笼子,西瓜很安静。倒是咪咪小妹由于靓靓往日的迫害,吓的腿软。希望它们能交上朋友,或者井水不犯河水。悲的是宠物医院的行程很不顺利,先是缺少原饲养处的免疫针证明,最后一针没有打成。后来医生又发现西瓜的小肚肚和脑袋上有红包包,确诊为跳蚤。估计是小家伙在院子里疯的时候沾上的。于是下个星期的任务就是喷药,除蚤,然后星期五再去复诊。本来就干瘪的钱包在买了药水和洗发水之后更显干瘪。
       转眼就是一格星期,也许是幻觉,总觉得西瓜大了一圈,看着它在院子里溜达,肥嘟嘟小脑袋真是可爱。

2007年09月09日

       看了一段报道,实在是很无语。下面是节选。
       9月10日,是"世界预防自杀日"。今年“世界自杀预防日”的主题是“终生预防自杀”。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也有爱惜自己生命的责任和义务,个人不是独立的存活于世,若干社会角色和多方责任集于一身。某个生命突然离世,不只是生物体本身的死亡,更多的是情感的伤逝、责任的消解带来的后遗症。对于“人是否有权力选择自杀”这一问题,近30﹪的被调查者认为没有权力。
       NJ市心理危机干预救援中心根据以往案例及统计数据研究显示:倾向于选择药物自杀的人占39.1﹪,溺水占1.3﹪,自缢占2.5﹪,跳楼占10.5﹪,割腕占3.2﹪。对几种觉见自杀方式的研究表明:药物致死程度较低且较平静,因为过量服药后的异常反应可能造成自杀失败几率很高;自缢和跳楼致死程度很高;割腕致死程度较低。大部分自杀者出于更多考虑倾向于选择温和平静的方式;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人性的善待,甚至不排除心存一份侥幸,是否还有被人挽救的最后一线希望。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三十巴仙的人会认为人没有权利选择自杀,如果人有生存的权利,自然也有死亡的权力。生存或者死亡只是权利,并不是义务。活着或者不活着,完全是自己的事情,又与他人何干?
       至于后面的数据,觉得割腕那段写的搞笑,什么叫表达了对人性的善待。如果真的善待了,还自杀做什么。如果真的想死,还需要什么侥幸?如果我自杀,一定会做好一切不让人救活的准备,否则前功尽弃,一场无用功。
       很无聊的一个XX日,尤其是今年的主题,寒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