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3月30日

现在的日子过得非常单调。每天的两点一线,而后的吃饭睡觉。每每嗟叹虚度光阴。但是尽量把日子过得舒适,精致,这是我的原则。最低限度,饿谁也不能饿自己。

所以伙食一定要搞好,简单中也要有营养。

要有主食

还要荤素搭配

饭后的甜品也不能少

想当年仿佛开大食堂,给众人烧饭。到回国以后的只管吃不管做。境遇大不同。这次回来的状态最符合我的意愿,一个人做精致的东西给自己吃,实在吃不下了,再分一点给别人,还得是老子心情爽。

2008年03月26日

最近什么也没发生,四天的长假也恍如白马过隙。

如果我的生活和上图的色拉一样多色彩有营养就好了。

 

2008年03月20日

        SEMANA SANTA假期开始了,连休四天的日子真好。哪里也不去,唯一的计划就是昏睡,醒来,继续昏睡。间或着打几场卫生小麻将。
        因为不用上班,晚上喝小酒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多了一点,抽着小烟,慢慢的一瓶就下去了。虽然没有醉,但是昏昏的,心情低沉。不想聊天,不想看片。于是在QQ上同时八十和斗地主。这边输那边赢。时间就是这么容易的打发掉了。

2008年03月18日

        天气渐暖,偶尔也会坐在写字台边用电脑。接上音箱,听听小曲。买了一个大小适中的烟灰缸,还有一个特大号的杯子,倒半杯酒可以喝半天,既免去了对瓶吹的不雅行为,也省去了去厨房倒酒的来回奔波。盘腿坐在椅子上,嘴里斜叼着烟,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是一脸流氓相。和胖子说起过,我的品味一向低级,总是对散发颓废气息的家伙情有独钟。
        最近对甜食喜欢的紧。除了每天必吃巧克力慕斯两合之外,早餐的面包上一定涂着厚厚的黄油和果酱,包里常备巧克力,整版整版的掰着吃。买了夹心的蛋卷,久违的ARROZ CON LECHE以及甜得骺人的NATILLA和洒满糖霜的小甜饼。大啖高糖高卡的行为令人发指,身边的人都已经看不下去。再三制止,劝导。不过阻止之余也会对我的体重表示惊讶。是的,虽然这么堕落的吃着,还是瘦了,难道不是件喜事吗?
        迷上了蘑菇,惦记着存点余钱,然后买点蘑菇干或者仙人掌。既然说明书上说的那么飘飘欲仙,应该试试。人活一生,要有神农尝百草的精神。
听到一首英伦小调,peculiar,有句歌词倒是挺适合我,She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自我感觉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

2008年03月17日

 

        最近屡屡被人嘲笑老年痴呆。打麻将嘴里喊着一条,扔出来一万。心里想说什么事,抬头就忘,做任何事都要记下来,记在本子上都不成。一定要记在手背上,搞得手上总是蓝殷殷的圆珠笔迹。脑残的厉害。早上锅里烧着西米,惦记着过会要来看看火候,然后回屋一个电话打下来就忘了个干净,等想起来再看,锅都差点烧通。只好关火,奋力用钢丝刷洗锅。把手指上才搽的紫色指甲油洗的斑驳不堪。
        脑残的表现还不在于健忘。人也越来越钝。不愿意活动,没恒心做任何事。最爱就是和床缠绵。现在睡的是一张150X180的大床,于是回家后,把食物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吃喝娱乐都在床上进行,且乐此不疲。很理解那些国外的大胖子们,是如何睡在家里,出个门都需要出动消防队的事迹。如果照此发展,估计我离那天也不远了。
        越来越爱吃甜品,煮一锅椰汁西米露,一天就能全部干掉。连同住的家伙们都看不下去,劝说我要克制。于是嘴里答应着,把西米露放到冰箱,然后顺手拿了盒巧克力慕斯,三口两口吃将下去。众人只有瞠目结舌的份。其实甜蜜的食物能给人充实满足感。肥一点和心情愉快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尤其是看着自己做的食物那么赏心悦目,真满足。

PS. 看了个视频,虽然有点口号化,但是觉得应该传播一下。
Tibet WAS,IS,and ALWAYS WILL BE a part of China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9QNKB34cJo

2008年03月10日

        晚上在REDTUBE上看方胖推荐的毛片,MP3里放的是攻壳机动队无罪的原声。两个不相干的东西混在一起,竟然很搭。看着画面上的肉体晃动,听着那段经典的女声,突然有种很空灵的感觉。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皮囊很脆弱,灵魂更脆弱。
        胡混了一个周末,星期六下午下班去逛了提森,看了Modigliani的专题画展。Modigliani生于Tuscany,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法国人。自幼家庭贫困,体弱多病,久治不愈的伤寒,随后感染的肺结核,以及毕生如幽灵般挥之不去的抑郁症始终纠缠消耗着他,而他最忠诚的朋友,则是酒精与大麻,它们自学生时代就与Modi成为莫逆,此后毕生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他的画很好认,女人们总是有修长的脖子和相似的细眉细眼,带着些许的冷漠。画展里是他的中晚期作品,几幅代表作都上了,也算分量十足,结果搞得参观者众多。虽然限时限量,但是每幅画前面都是观者林立,看得不尽兴。这些东西,还是要找个冷静时候,一个人呆坐着与画中人对望才有意思。
        看完了画展,阳光明媚,顺路去了普拉多对面的皇家植物园。闻闻花草香味,晒晒太阳,暖暖的,浑身懒筋都冒出来了。发了会呆,边抽烟边吃巧克力,决定趁此好天气回家午睡和大床缠绵。这一睡,就把剩下的周末时光都睡掉了。很悠闲,很满意。

2008年03月02日

        昨晚午夜梦回看到了西瓜,生龙活虎的朝我奔过来,然后把大脑袋搭在我的胳膊上,象平时一样撒娇,嗲的不行。醒来以后,有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感,仿佛就在前一秒,它还在我的怀里。可是事实告诉我,已经一个月了,上个月的一号,它就走了。

        晚上翻着照片,很遗憾没有拍更多。因为总是在想以后有的是时间,还要给它做台历,拍写真,等它长得更壮更憨厚一点,日子还很长。忘了人生苦短,什么都会转瞬即逝。说再见的时候总是很突然,没有征兆。即使心里执念的希望不要分别,但是总是事与愿违。

       和老妈电话,讲到今年运势,属马的犯太岁,诸事不宜。她和我说,西瓜就是来帮我挡灾的,因为它的关系,我会顺很多,它是一只好狗。听到这,眼泪又忍不住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