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一总是忙的屁股沾不到板凳。忙里偷闲的时候想到昨天这个时候还在rambala大街闲逛,真是恍惚。度假绝对不能提高结束后的工作积极性,只是加深了失落感和对工作的无比厌倦和无奈。
        朋友送我小电饭煲一口,于是计划搞点米饭。去隔壁的海鲜店买了四条毛鱼。价格便宜的令我不好意思。卖鱼的大叔还一个劲的想加几条,告诉他只是一个人吃饭而已,他故作惊讶的说,你怎么能一个人吃晚饭?这是不可以的,实在不行我陪你吃得了。看他的神情,想到了有话好好说里面的姜文直眉瞪眼地问安红,你怎么就宁可一个人?怎么就宁可一个人?
        回家去楼下的超市买东西,就看几个条子叔表情严肃的站在超市门口,靠墙还举手跪着几个人。听着店里的人议论,原来是丫几个持枪到超市来抢劫,被条子叔抓了现行。你说丫几个是不是脑残,就这么个小店,能抢几个大子?搞得鸡飞狗跳的,幸好没影响营业。最近很长见识,有看到持刀血溅街头的,抢劫的,这又看到个持枪的。没白活。
        晚上在厨房来回了几趟,总算见到几个生人。在厨房和遇到的西班牙姑娘一聊,她和我差不多,住进来一个月,没见过几个同屋。真是个诡异的公寓。
        站在阳台抽烟,喝桂花陈酿。说到这酒,绝对是乌龙,只是想找个最便宜的黄酒烧菜,结果便宜是便宜了,东西差很多。只能当糖水喝。唯一可取的就是扑鼻的桂花味。喝起来就忍不住想到毛爷爷的蝶恋花里那句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
        春天的夜晚还有些凉意,看着街边的行人,很有把烟灰往下弹的冲动。

2008年04月28日

        故地重游的结果是荷包干瘪。但是如果吃海鲜吃到漾住也是一种幸福的话,这个周末还是很幸福的。幸福总是短暂的,即将到来的是无尽的工作和持续不变无聊的生活。镜子里的我看起来真苍老。

2008年04月24日

方胖的博客上有一些文摘很得我心,特摘过来共赏。以一颗平常心对待任何事,就会无懈可击。大到治国,小到烧菜,都是如此。

西方的作秀政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巴黎市喇嘛和中国异见人士胡佳巴黎“荣誉市民”称号。
拿这个胡佳来说,你真关心他的状况而且对中国有所了解,真心想帮助胡佳的话,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情,市级政客为什么要进来插一脚,无非是萨科齐的反对派作秀而已。这种事情,其实总统访问,在适当的时机提一提,胡佳的状况我觉得会有转机。你把他奉为荣誉市民,空有一个名号,却让中国政府下不来台,以后还能有改善胡佳状况的余地么?同样,对于喇嘛,跟默克尔一样,间了面,表示了立场,发表了无关痛痒的声明,却对西藏的状况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助长了对立,不仅没有帮助,而且有害。可悲的政治家们,和那些笃信被用来标榜作秀的人权的善良人民。

“凡大国办奥运,一定会出现政治争议”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组织者、现任美国奥会主席彼德.尤伯罗斯近日在芝加哥接受了杨澜的访问。

  在谈到近期火炬接力遭遇干扰的事件时,尤伯罗斯说:“我主张把奥运跟政治分开,因为我亲眼看到美国曾经是政治牺牲品。一九八四年五月,苏联宣布将抵制 洛杉矶奥运会,并且开出了一百多个将共同抵制奥运会的国家名单。中国就名列其中。我焦急万分,开始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出访,希望他们改变主意,甚至因为访 问古巴在回到美国时被拘留了一段时间。”

  他又说,“我又跑到罗马尼亚努力争取,当他们决定参赛时我看到了希望。但真正的转机是在一天深夜,我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说“中国,他们决定 来了。”那一刻,我知道这届奥运会被拯救了。当开幕式那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队进入会场时,九万多观众起立欢呼。这标志着奥林匹克的新的开始。”

尤伯罗斯接着说,中国人也应看到,凡大国办奥运,一定会出现政治争议,这是难以避免的。当年他在筹办奥运会时甚至还有反对者把下了毒的食物扔进他的院子毒死了他的两只狗!“不要被他们左右情绪,要继续专注地工作,用最后奥运会的效果说话。我相信北京。”

2008年04月21日

 

        天气冷暖变化无常,不小心就感冒了。喉咙痛,鼻子嗡嗡,吃了药也不见好。拖着病体,周末搬家。
        搬家的过程永远不能用愉快形容,尤其是不小心发现自己原以为不多的行李收拾一下也有不少的时候。老房子没电梯,帮忙的朋友和我都累的半死。星期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只觉腰酸背痛,好像被人暴打过一顿。胳膊由于拎重物的关系,直到现在还是酸痛。
        周日下午去收拾新住处,清洁,整理,布置。虽然不想做,但是还是一鼓作气弄完了。有些事越拖越没心情。不如咬牙一次搞定。
        没什么可说,安顿下来了。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搬家,隐约觉得应该已经破十了吧?没甚可说,厌倦的很。

2008年04月18日

        房间有了着落,看房数量还是没有破十,小遗憾,以后继续。
        先说点前戏,
        星期三早上打电话给约好看房的男孩,他告诉我已经租掉了。当时就是三根黑线。。。因为这他妈的也太快了。我星期二下午打电话给他,他说五点以后有课,让我要么四点就过去看,要么第二天下午去。如此神速的出租掉,只能说明有人在我之后立刻去看房订了下来。多好的地段啊,PLAZA MAYOR,就在BOTIN餐厅旁边,马德里的心脏地段。三百五还水电上网费全包,悔的我肠子都青了。万恶的工作,要不是上班走不脱,房子就是我的了。
        一边郁闷一边继续在网上找广告。然后看到一处CALLO的房间,又是心脏地段。电话里的大叔竟然是个日本人,要不怎么说日本人做事精细呢,生怕我找不到,还发了条详细的短信告知地段。吃一堑长一智,我和大叔约好下午就去看房子。老板也因为耽误了我昨天找的好住处,很小心翼翼的说,你下午赶紧去看吧,别又耽误了。于是五点多,顶着太阳,辗转蜿蜒的找到了大叔所在地。一个类似HOSTAL一样的房子,有点电影巴塞罗那公寓的味道。房间明亮,有个小阳台,临街的落地窗,宽大的写字台,老式房子特有的层高。除了前房客的杂物没有清理,有些凌乱,其他都让我很满意。最体贴的就是房间里还有冰箱和电视,房东说,这样你夏天可以喝冰啤酒了,呵呵。我想到的是五月阳光明媚,就可以在阳台种小草了。越想越嗨皮,于是故意忽略了高价房租,和房东说我租下了。付定金,拿收据和钥匙,有条不紊的,就这么定下来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现在租个合适的房子和抢购一样。出手稍微一慢就什么也没有了。一见到房东,他就掏出一张写满名字和电话号码的纸头给我看,说你是第一个,下面还有这么多人都要来看房。然后在我说定了以后,房东接了两个电话,门铃还响了两次,都是来问同一间房间的。他一次次地说对不起,已经租了,对不起,是快了一点,五分钟前才租出去的。我心里那个得意啊,终于老子也快了一步。
       下面就是搬家事宜了,IKEA购物,房屋清洁,大扫除,然后入住。又是个忙碌的周末。钱包又遭遇大清洗。

       另外,今天不知何时,放在柜台里的手机被人摸走了。手机没有无所谓,号码丢了很苦恼。诸位看客,请通过MSN,QQ,GMAIL等各种方法把号码发给我吧。当然,趁机不想搭理我的,你们也有机会了。

2008年04月16日

        到了约定的时间,没联系到房东,不知为何伊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于是取消了晚上的看房活动,踏空一天。回家吃饭洗澡睡觉。
        昨天的看房活动平淡,无惊无喜。
        第七家,地铁LEGAZPI站,我印象里妓女出没的区分。出了地铁站,走了三条街,来到所寻的地址。一进大楼的门就觉得很安全,宽敞的大厅,旁边还有门房室。再往深走,偏厅一隅有个花架,不知名的蔓藤枝枝桠桠的长着。几栋楼之间有块草坪,放着一挂秋千。园丁才割完草,空气里弥漫着青草汁的香气。房子不错,两个女生住在里面,接待我的姑娘很友善。也许是我要求高,觉得将近三百的房租再加各种费用有些高,地段有点偏离地铁站有些远,房间靠近门口,窗户对着天井。总之,还是没定下来。也许是后备的选择吧,也许就这样和这个物业管理费出奇高的世外小桃源插肩而过。
        第八家,地铁PUERTA DE ANGEL,只是因为喜欢这站的名字,所以去逛了一下。小区很难找。每条小道都交错婉言且各有其名。有点老式住宅区的味道。一个略胖的大叔接待了我。一楼,夫妻两个加一个一岁的小婴儿,房间和客厅一墙相隔,整个公寓杂乱不堪,浴室太小,房东太胖。以上种种原因,我以房间空出来的时间太晚为借口,离开。客厅的电视里放着盖里奇的经典之作两个老烟枪,这也许是唯一的一个小惊奇吧。
        越来越把看房当作消遣。不知不觉就快要破十了,身边众人都很佩服我。自己倒觉得挺有趣,因为看房,去了不少陌生地方,陌生家庭。不花钱,还可以打发时间,何乐不为。甚至计划,把这个当作一项长期消遣。
       在某处看到一幅有点意思的新闻图片,很难得游行的图画能如此特别。贴出来共赏。与政治以及狗屁奥运,无聊藏D无关。

2008年04月15日

 

        也许是因为第六次的经历实在太过扑朔迷离,所以显得本来也很有趣的第五次平淡了很多。
         第五间房子是在我上班的区分,步行十分钟左右。于是午饭过后,告了个假,就散步一样走过去看房。原来西班牙也有六七十年代的筒子楼一样的建筑。原来这样的房子也还住着很多人。看到斑驳的楼梯和幽暗的走道,以及走廊里摆放的晒衣架和自行车,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的集体宿舍楼。房子里应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俗话。对着门的客厅旁边就是厨房,在厨房的一角有个隐秘的小拉门,打开是个冲淋房,与厨房相隔的就是出租的房间。唯一的窗户与厨房相通。租房的阿尔及利亚大叔很和气,于是我也很和气的告诉他,我想要的是个有临街窗户的房间,这个不符合要求。虽然有网线,虽然地段我很喜欢。然后,大家互相再见。要说有什么收获,就是我终于知道马德里印度人居住区的所在,还知道在哪里能吃到正宗的印度和巴基斯坦菜。
        第六次的找房经过很起伏,变数之大也比较罕见。在我原以为结束的找房活动已告一段落的时候,又出意外。简单概括就是,周五看房,我稍微有点不满意,但是考虑到价格和安全性,晚上和房东确定了租房。然后,半小时后接到房东电话说入住后不可以带外人进出,我应承没问题。接着,周六晚上房东主动帮我搬家,部分行李被带走。周日早十一点,被房东电话吵醒,要求定下入住时间,再次提醒付款事宜。放下电话五分钟不到,房东夫人打电话,告知原来答应的居住证明不能给我办理,而后要求我赶紧付押金和租金。但是对我所说的交钱之后把住家钥匙给我的要求支支吾吾,说下午给我答复。接着,下午给房东打电话,说如果有任何问题和要求就现在提出来,不要一会一变。房东斩钉截铁的说没有问题了,收到房租,就会给我钥匙。于是,下午去送钱拿钥匙。走回家的路上,还在想虽然有点小波折,但总体还算顺利。结果,回家不到两个小时,接到房东的电话,含糊的说十分钟后到我家门口,有事对我说。接着就是还我行李和房钱,我把钥匙还给他。解除租房关系。
        事后想想,不觉生气,只觉可笑。确定以后找中国人的房子时候要谨慎加谨慎。再有就是很佩服自己的第六感,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但是在身边众人的分析和劝解下,改了主意,租了房。以至这个周末过得颇忙乱且没成果。
        收拾了一下,继续看广告。找个合适的房间果然是件很路漫漫的事情呢。

2008年04月12日

 

几经考虑,自己做主,总算定下了房子的事情。做个甜品庆祝一下。现在的心情也很轻松,想到一句山头火的俳句,怀着平静的心情长眠于新生的绿草丛中。

2008年04月11日

    

    持续进行中,
        今天去了第四家,一个可以以后步行上班的地方。街道很有文艺风,有一个小剧场,还有两个文艺社团。客厅和出租的房间有个连通的阳台,一开窗,凉风习习。眺望着街景,想象了一下,夏夜里抽着夜在阳台乘凉的美好画面。住宿结构也很简单,只有两个本地姑娘,房东女士自己有住处,基本就是一个女生宿舍。伊的原意是只租本国人,看了我以后,法外开恩的同意租给我。当然,事情不会那么完美,总还是有但是。。。

        但是,没有网络,虽然房东女士说可以自己出钱装,我还是觉得不方便,网络目前对我来说是第一重要的。其次,在介绍房间的时候,该女士用充满优越感的语气告诉我,住在公寓里的两个姑娘可都是咱西班牙本国人,言下之意就是你算是捡到大漏了。在整个看房过程中她不停的纠正我的发音,无论我说什么单词,都要重复一遍,加重读音,哪怕是中国,INTER网之类的简单词汇。使我充满挫折感。因为五年来似乎从来没有人对我的发音表示疑问。然后频频对我说,想在西班牙生活的唯一办法就是要努力说好西班牙语,要知道,你可是得和我们西班牙人打交道呢。。接着,伊以一种不容置辩的语气问我,你肯定是想呆在西班牙的吧?忍到这里,我终于有点忍不住了,笑的很灿烂的告诉她,当然不,我不会呆在这里的,这么无趣的地方,也许半年,也许更短,我就会离开。
        又是一次不成功的看房经过。所以接下来的整个周末活动就只能继续围绕看房展开了。

2008年04月10日

        月底的搬家势在必行,于是找房子成了任务。有网线,人少,安静,交通便利,只有少少的几个要求而已。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总有或这或那的缺陷。革命至今尚未成功。
        第一家,交通尚便利,电梯,建筑内卫生状况良好。但是,在顶楼,四人合住。其中有个中青年纪的胖子大叔。本能的对胖子有厌恶心理。加上厨房也不够大,不够明亮。于是放弃。
        第二家,贪图离上班地方咫尺之遥。虽然区分够差,多为老房子,但是想到下楼后两分钟就走到店里,还是心动了。且不说老房子的楼梯有多么囧,一步一层嫌小,一步两层嫌多,环绕而上,只有四层也走得累人。进门后虽然已经做足准备,还是失望加失望。房东是个拉美籍女士,该女士虽然在电话里声称只住三到四个人,但是看她的架势,不在房子里塞上五六个是不会罢休的。每个房间都没有窗户,其中一间居然还放着轰鸣的电冰箱,该型号估计扔在咱祖国的街上都只能被做垃圾处理的份。看到晒衣服的地方我彻底寒心,房东指着天井里纵横交错的晒衣绳中的两根满足地说道,这是我们晒衣服的绳子。囧得我一头汗~~~赶紧撤。
        第三家,移民聚集地段,交通便利,有网线,没电梯。但是~~~总是还有但是,和蔼热情的房东小哥是位西亚人士,家中众人分别是,表弟,兄弟,还有他本人,以及黄毛花猫一只。看着三个阿拉伯裔的青年壮汉,还有小哥黑TEE上斑斓的猫毛。不由脑海里浮现了一副他们埋头在家制造炸弹,酝酿恐怖活动,以及某夜我在熟睡中,荷枪重弹的条子破门而入的场景。只能微笑的和房东说再见,闪人。
        考虑到直说房子太差会伤害租房人的弱小心灵,我很无耻的想到一个不租的理由。每当房东口水啦啦,充满自豪的介绍屋内设施的时候,我就会很附和的说,真不错,我很喜欢,几时可以入住呢。得到的答复均为可以立刻入住。于是,提问,可否帮我保留到月底呢?理由是因为现在的房子租到月底,提前走人是不会退租的。基本到这个时候,房东都会面露难色,说这个不好说啊还是希望尽快把房子租出去之类。于是我很宽容的安慰他们,不用太过意不去,谁叫我运气差呢,不能入住这么好的房子云云。然后在房东的满怀歉意的告别声中退出,退出,跑路。
        已经把看房子当作消遣,以正当理由进入别人的家庭,短暂的窥看一下室内的布置和众人的生活,不失为一种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