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认为甜食是平复心态的最好食品,所以在归家路上特地去买了红豆,晚饭后花了三个小时熬了一锅冰糖红豆银耳羹。不啬的用掉了大把的冰糖和半罐豆沙。非常凑热闹的在饭点时分挤在厨房,霸占一个炉头,尽心尽力的调到文火,慢慢煨着我的甜羹。直到大功告成,心满意足的喝了一碗又一碗。
        顺便八一下我的同屋们。我们绝对是同道中人。虽然均为单身人士,但是在料理食物上一点都不会从简。无论是清晨还是午夜,都不影响烹调达人们的煮饭热情。泰国姑娘的冬阴功汤,日本大叔的炒面,西班牙姑娘的煎肉,最不济的日本孩子也会烤个PIZZA啥的。最冷的是个日本妞,天天板着张黑乎乎的小脸,一本正经的在最神奇的时间烧菜。我见过她在早上七点用橄榄油炒紫洋葱加咸肉火腿,整个走廊都散发着非常独特的气味。伊还曾在凌晨一点用一个大炒锅炒一锅足够五个人吃的炒饭,看着她单薄的穿着睡衣,努力用炒勺压着米饭,不禁心中长叹。
        今天的甜羹是夹在日本大叔的铁板烤肉和泰国姐姐的番茄朝天椒汤之间完成的。听着姐姐被辣椒汤辣到爽的赞叹声和大叔一边居高临下的给铁板上食物撒调理一边发出呦西。。。呦西。。。的得意之声,实在忍不住,笑出来。


1条评论

  1. 怎么又开始删我话啦。。。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