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7月29日

        星期一总是无聊的,告别了悠闲的休息日,另一个休息日还遥望无期,只好埋头干活。
        早早回家,吃饭洗澡上网。公寓里很安静,闹腾的泰国人出去了,剩下的只有无声的日本人,西班牙人,难得这个点在家的捷克人,还有我这个中国人。
        在网上看别人写的感情故事,越看越闷。忍不住倒了酒,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抽起了草。显示屏的荧光衬得手上指甲越发的蓝。最近故意不把喝光的酒瓶扔掉,一个个堆在阳台上,想看看整个夏天能喝多少瓶。

2008年07月27日

 

        炎热的夏夜,婉拒了隔壁屋臭臭小伙出去喝一杯的邀请,躺在床上吹着电扇,审着片。忍不住又重温了一遍四次婚礼一次葬礼。十几年前的片子,还是很喜欢。想当年在小资路上上混的时候,还努力背过奥登的葬礼蓝调。但是惰性战胜了做小资的虚荣心,一直没记住。诗歌的作用就是可以歌颂爱情是美好的,无论性别阶级世俗伦理,有那么一刻曾经相爱就足够了。

Funeral Blues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Scribbling i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Put crê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ever, I was wrong.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昨天听到了别人分手的好消息,令人愉快。于是度过了一个健康的夜晚,没有草,没有烟,没有蛋糕。只有瓜子和冰过的白葡萄酒。一杯又一杯,怎么喝也不醉。忍不住想给国内的家伙打电话。但是惰性再一次战胜了一时的随性,继续躺在喝酒,审片。

2008年07月22日

人间五十年
下天のうちをくらぶれば
梦幻の如くなり
一度生を得て
灭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

人生五十年,天下间,一切恍如梦幻;但凡一度生存,岂有永恒不灭者。
简洁本:人生五十如梦幻,岂有长生不死者。
《敦盛》
http://www.caobian.info/?p=1212

        在网上看到了初中同学周末聚会的照片,很感慨。结婚之后的他们怎么都肥了呢,满眼皆是一张张被肉撑得饱满的脸蛋和日益突出的肚子。当年那些眉清目秀的姑娘们,小伙们都到哪里去了。虽然穿着打扮是个人问题,可是为什么有些姑娘们还是打扮的那么雷呢?只能叹息。
       上面的俳句说的好,人生五十年,天下间,一切恍如梦幻。但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注重皮相这种肤浅的东西。脑满肠肥下包裹的善良内心永远不如第一眼的惊艳来的震撼。

2008年07月20日

        第一次试着做西点,虽然外型欠佳,但是胜在内心。半根膏掺在里面,味道怎么会不好。
        烘烤工具简陋,专业道具基本都没有。我用一个小的只能烤两片吐司的烤箱,从下午七点一直忙活到十点多。又一次没想起来是我一个人吃,结果所有的东西都很多。一个迷你小烤箱,一大锅面糊,其直接结果就是一次只能烤四五个,搞了十几次。整个晚上就这么忙碌着。
        不过很有收获,可能是因为一边烤,一边吃,加上烤箱的热度把蛋糕里的THC挥发出来。双重吸收,慢慢的我竟然就飘起来了。这么些年,抽草不多不少,但是一直只是困,从来没有大感觉。没想到,人生第一次抽到飞的感觉竟然是托了烤蛋糕的福。
        昏昏然的,但是还是看着片子,烤着东西,打着QQ八十。但是动作会偶尔和头脑不配合。飘的非常想在床上躺着,可是还有半锅的面糊等着我把它们烤完,只能强打精神,恍惚的工作着,非常辛苦。十点多钟,搞定一切,收拾好桌子,洗完澡,躺在床上,觉得整个人都抽离了,原来这就是飞。
        原来我真的是一个吃货,连草都是吃比抽要吸收的多。五块蛋糕,四五片芝麻薄片的效果很不错。看着装在袋子里的二十来块蛋糕和一保鲜盒的薄片,只能说,吃蛋糕的日子将会很漫长。

2008年07月19日

        一直很相信物以类聚的说法。因为自己不算靠谱,所以想搬到一个靠谱的房子里,认识一些靠谱的人。没想到,世事总是难料。我住的仍然是不靠谱的房子,认识的还是不靠谱的人。
        如果旁边的邻居是一个见面就说,今天这样的天气,我们要去喝一杯啤酒的小哥,估计这不能算靠谱。鉴于隔壁的姐姐即将搬到楼下去住,答应和他们晚上去喝一杯。结果就是,在一个又一个酒吧,捞了一个又一个大叔。喝了一杯又一杯。接着兵分两路,显然是对那小伙有意思的大叔拉着小伙去了迪吧。我和大姐以及路上捞来的两个大叔,去其中一个大叔家喝酒。
        不得不很农民的赞叹一下大叔的家。如果所谓的摄影爱好者看到此场面非吐血不可。茶几上,沙发上扔着N个照相机,几个镜头被很三文不值二文的放在肮脏的地板上。作为一个专业摄影师,大叔真是做到了不把那些值钱的相机当东西。最赞的是他买的品质优良的草,方方正正的一大块,比GODIVA巧克力还诱人。抽了两根,很是不错,块大结实,味道新鲜。于是抽着抽着大家就开始做起了生意,每个人都要他卖一点。看着大叔手起刀落的切着巧克力,放在电子秤上称重算钱的样子,有一种报警的冲动。
        很好的一面之缘,抽完了草,喝完了酒,飘飘的和大家道别,然后几步路就走到家,躺下。午夜两点,宁静,祥和。

2008年07月18日

        今年的打折季比去年的还要烂。每天都在逛,每天都在失望。去年夏天回来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淘了点好东西。比如施记的小玩意,TOUS的金戒指,YANKO的便鞋,还有在安道尔买的大件小件。都算价廉物美。可是这一季,实在太令人失望了。满街都是打折的大海报,进去一看,除了垃圾,就是垃圾。
        怀念三四年前,打折时候出现的八十欧的BURBERRY大衣,十欧的DIESEL仔裤,二十欧的PEPEJEANS手织毛背心,十几二十块就可以买到施记有趣的小玩意,每次逛街都有意外收获。这些乐趣都再也没有了。
        如今金价上涨,油价上涨,物价上涨,世界经济衰退。于是,所有的打折都很无趣,连我这样的人都没有什么购物冲动。今天下午准备去扫一点施记的小件,结果几乎所有想要的东西都已经断货,唯一有的那个,又是我最无所谓买或不买的。转头去TOUS看小戒指,一个空心K金戒都要两百多。严重打击我的积极性。只好灰溜溜的回家,路上很不甘心,买了瓶CK BE沐浴露作为安慰奖。也许是因为憋得厉害,在香水店里表现很急躁。对售货员姑娘说,我要CK沐浴露。她问,你要哪一款呢,答,无所谓,只要是这个牌子,男用沐浴露,哪一款都可以。姑娘一愣,还想解释。我就说都拿来看看吧。然后姑娘抱着大瓶小瓶的出来,我一个个指着说,这个我有了,那个我也有了,这个我在用着,还是CK BE吧,我的最爱。估计把姑娘雷了一下,结帐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我几眼。
        如果说最近淘到什么心水的东西,只能说是两件几乎同款的风衣。在春季档LF还没有开始撒狗血的时候,很萌了一段时间岸本瑠可。非常喜欢第一集里她和每只牛邂逅时穿的那件风衣。春天的时候,在PULLBEAR看到类似款,想买的时候断了颜色。郁闷了很久。打折乱逛,在ZARA男童装看到一款很接近,想到没想就拿下了。次日去P记逛,竟然发现那件我心水很久的风衣在打折,而且从原价减到十四欧。犹豫了一个晚上,无视两件衫的八十巴仙相似,忍不住第二天冲去拿了回来。标签也不拆,直接挂在衣橱里,很满足。

2008年07月15日

屁股泡的茶叫什么茶?
菊花茶

为什么海尔兄弟只穿裤衩?
因为他们没有Q币

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

因为国家主席是who,总理是when

        最近生活很蛋腚,几乎无啥可说,草在长,酒在喝,叶子在抽。闲来做几个小菜,拍照留念,然后吃光。一个人饭量总是有点多,于是屡屡吃到漾住。吃多了,喝多了,躺在床上昏昏的很舒服,有酒足饭饱的满足感。
        看到别人在网上述说情感事迹,忍不住想,其实最好的组合应该是两男两女。这样玩什么都可以,无论是多P,还是换伴,或者同性,抑或其他。河蟹美满。为什么没有人这么试试呢。
 

2008年07月04日

 

        先鄙视一下自己的无自制力,晚上没忍住,还是网购了一把施记。万幸总算控制在一百块之内。
        早上遇囧事一桩。因为起的太早,加上昨晚草抽的多了些,还处于半梦游状态。听着音乐迷迷糊糊出了门,刚走到门前的广场,就被两个不超过二十岁的西班牙小孩搭讪。眼角余光感觉到有人跑过来,我的第一反应是抓住包带,防止抢劫。然后听到其中一个和我打招呼,你好啊,美女,干嘛呢,来,和我们去玩吧,接着就来拉我的手,摸我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就搭到老子的PP上,很放肆的拍了一下。我这才恍过神来,娘比,碰到小流氓了。把耳机一摘,大喝,你们干嘛,我要叫警察了。俩小屁孩嘀咕,咦,她会说西班牙语啊。然后嘻嘻哈哈的跑开去。
        其后的路上就在思考,妈的,一把年纪被小流氓调戏,这算幸或不幸?应该得意我等高龄还能够招小流氓,还是应该感慨治安不好,这么一大早就有不三不四的孩子满街流窜?
         这几天尽是些不三不四的事情。比如上周末连喝三天,又比如同性恋孩子拉我和他男人晚上十二点去逛同性恋区,又比如在黄昏购物高峰时分拖着拉杆箱,内装巨重无比的麻将席一个,靸着人字拖,猥琐无比的穿越繁华的SOL和CALLAO,然后一个人喘着粗气拎上四楼。
         高兴的事也有,暴雪的大菠萝终于终于回来了。去官网看了片头动画和野蛮人的场景。真是激动加期待。不禁想到光荣的大航海时代5几时才能出来。当年大航海时代5正在做的时候,光荣将大航海时代5的制作组解散了,当时只做了50%左右。结果制作组成员一部分到大航海online,一部分到信长的野望。这个消息真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很有把那个解散小组的家伙给喀嚓咔嚓的冲动。

        还有件高兴的事就是我把麻将席好好洗了一下,晾了一天,晚上回家铺在床上,又用热水擦了N遍以后,心满意足的躺在上面,好嗨皮。

2008年07月03日

        在打折季看邮箱简直是种折磨,尤其是在钱包非常干瘪的时候。每天都会收到各品牌的通知。昨天施记也来邮件了,告知打折开始鸟。虽然我早就抛弃了它家的东西,只买了送人。可是一看到消息还是习惯性的进去点击,翻看。
        然后忍不住的,又开始往购物篮里加东西。掏信用卡付账,不知道幸或不幸,付款时候多了一道银行验证手续。于是,在没有网银密码的情况下,交易无法顺利进行。几近抓狂的试了N次以后,放弃付款。决定明早去银行理论或者直接去店里血拼。
        半响,清醒过来,失笑。感谢银行的变态安全系统,钱包暂时保住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能不能忍的住,但是,至少目前,少的可怜的银子们是安全的。
        今天午后开始变天,凉风习习,回家看到小草在风中茁壮成长,不禁感慨生活的美好。为了以示庆祝,用牛肉,胡萝卜和土豆以及蘑菇烩了满满一锅咖喱牛肉。顶着压力说一句,日本的咖喱块,真是好东西。烧出来的咖喱食物味道浓厚鲜美。特地多留了点咖喱汁,准备改天再试验一下咖喱蛋包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