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9月21日

历时一周,小折磨了我一把的病魔终于走了。为了以示庆祝,下班以后去逛了个博物馆,然后回家煮了一大锅蔬菜汤,喝了半锅,热了两个包子,又来了半个西瓜,吃的是心满意足。美中不足是楼下广场有露天摇滚音乐会,唱了一天还没完。使酒足饭饱的我不能午睡。声音之大无法做正经事,只好玩游戏。


午夜,街上依然喧闹如斯。无奈,关上门窗,拉上窗帘,整个世界清静了。抽着隔壁姐姐送的卷好的草,吃着自制的饼干,双重效果。唯一的副作用,抽完就饿,然后把中午剩下的半锅汤呼呼都喝了。

2008年09月17日

        十一点,满头大汗的醒了。迷迷糊糊的量了体温,三十七度五,不错,退烧了。看来睡一觉还是很管用的。开窗透了会气,给阳台的草浇了水,开始在网上听胖子絮絮叨叨地说他找房子的经历。
        厨房有人烧饭,午夜的晚餐,很符合这个不靠谱公寓的一贯作风。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生病吃的病号餐。好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两个最差劲的。一个是那年我生水痘发烧,老妈碰巧去旅行,一贯不进厨房的老爸给我烧了一条红烧鲫鱼。可惜的是他把醋当成了酒,然后快起锅的时候发现错误,又加了黄酒。那是我吃过的最古怪口味的鱼。还有一个是有一年夏天发高烧,四十度三,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亲自下厨给我下了一碗病号面。难为N年不烧饭的她找到了调料和蔬菜,那是一碗西红柿大葱面,还有一个不成功的荷包蛋,已经破的不像样子。最雷的是,我竟然也都吃掉了。无论好吃难吃,只要烧熟了,总是能进嘴的。

2008年09月16日

        受冷暖不定的天气影响,加上晚上只盖了一床鸭绒被,早上出门又小冻了一下,整个一天都昏昏沉沉,额头发烫,俨然是生病了。周一,很忙,且来了货柜,不便请假,于是头昏昏的等下班。虽然如此,还是惦记着晚上吃什么。因为不舒服,所以以清粥小菜为主,很想吃土豆鸡蛋饼,觉得回家应该还能支撑着做一个。一个人,生病,更要多吃点,抵抗病魔。

        用实实在在的土豆一个,圆圆满满的鸡蛋四个,真心实意的细盐一把,润滑如丝的橄榄油些许,煎了一个金黄圆润的TORTILLA。煎饼的同时,熬了一锅白粥。配上肉松和韩国泡菜。西班牙的鸡蛋饼,韩国的泡菜,中国的肉松,难道还不够养人吗。吃饱喝足以后,我有充分的自信明天病魔就被赶跑了。

2008年09月14日

 

        晚上出门的时候,抬头看到天上挂着一轮明月。据说今年9月13号是马德里全年月亮最圆的一天。顶着寒风和小GAY等人去吃韩国菜,结果到了地方,被告知今晚有人预订全场,没有空位。于是怏怏的,一众人等跑到熟识的海鲜馆子,熟到不用菜单的菜式,也吃得心满意足。
        总是不经意的就游荡到很晚。吃完饭消食,开始散步。为了庆祝月圆之夜,欧洲搞了一个La noche en blanco的活动,沿着París, Bruselas, Madrid, Riga y,Bucarest La Valleta, Malta. 这条线,每个城市在最圆月的夜搞通宵的活动,博物馆开到两三点,街边的灯光秀,表演,露天电影。于是在凌晨两点的街道,依然繁华的车水马龙。满街都是漫无目的闲逛的人群。闲到极致的人们遇到排队免费参观的博物馆,美术馆,就开始排队。神奇的,在寒冷的午夜,可以看到很多排到街拐角的队伍。
        夜晚的马德里很冷,把脖子上的大围巾给小GAY御寒,然后手冻得冰凉,他一边惊讶我怎么穿了那么多还这样,一边用手帮我捂暖和。感动之余还不忘开他的玩笑,果然是童男子,身上三把火。
        三点多,晃回家。街上还是稀稀落落的走着很多人,天上的月亮明亮且冷冽的挂在那里。今天已经是中秋节了。

2008年09月10日

        看着影片伊始WALL.E一个人在荒凉的地球自得其乐的生活,就开始感动。当然,后来和EVE在一起的日子也很有趣,可是我更对它一个人的日子有共鸣。最近老是想到一句歌词,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仿佛被流放到荒岛一样的日子里,不得不学会自得其乐。也许一个人过久了,慢慢就会不知不觉的可以自己搞定生活上的所有事情。和胖子说起,除了生孩子需要借助外力以外,几乎没有什么需要别人。
        电影里的小细节很有趣,比如拿着带叉子的勺子犹豫放在那一类,又比如带着休眠的EVE四处逛,看落日,偷偷扣出她的手,握住。这时候觉得没有对白的电影也很好,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

2008年09月09日

        也许是做人太失败,虽然早已昭告天下我要去看COLDPLAY的演唱会,可是星期天下午出门的时候,和大家在网上告别,还是被问去干嘛。乌鸦飞过,看来是人品问题。

虽然门票写着七点进场,八点一刻邀请嘉宾,九点半才是正主出现,但是为了找个好位置,还是七点多就到了门口。除了地铁就看到乌漾乌漾的人群,长龙一样的队伍。幸好有条不紊,非常有秩序的,慢慢就挪进去了。不算辛苦。附送偷拍排队之人流照片一张

进门跟着大家走,一不小心就走到了场内,离舞台二三十米的地方,发现不行。我一个人在那里杵四个多小时有点傻,再看看边上人的个头,估计开场我将面临什么都看不到的境地。于是走人,换地方,到了二层。也想混到一层,可是那是订座的位置,看守的大哥微笑着把我给轰到楼上去了。

场内满了一半,都是买了和我一样票宁可站着的主,喝着小酒等着开场。

演出嘉宾出场,不知道是什么人,用望远镜看了N久都没认出来。比较识相,上来就唱,唱完到点就走。虽然破音走调颇多,但是大家也赏脸的给了些许掌声。后来去古狗了一下,据说是Albert Hammond Jr,不过我怀疑消息有误。

中场休息时的场内,爆满。庆幸自己的明智。

华丽丽的,COLDPLAY出现了,上来就是VIVA LA  VIDA的前奏,尖叫声,拍打声,套句俗话就是人群沸腾了。Chris Martin穿的是演唱会海报上的彩袖外套,虽然是素食者,丫还是很结实,背厚的很。且精力旺盛,唱了将近两个小时,从场东跑到场西,连蹦带跳,还不时弹点钢琴小曲,说点西班牙语。最搞得就是说着说着就不会了,然后就啊啊呜呜半天,说啊呀不会了,接着突然冒出英语。搞得大家都很嗨。这时候的场子里已经座无虚席了,个别混进来的只能站在不挡人的台阶边。

天黑,相机简陋,图片质量都不高。选了几张稍微能看的。

这张比较意外。唱了个多小时,临近尾声的时候,哥几个突然就下台跑出去了,过了半分钟,从某处观众席出现,弹着吉他唱了一曲。全场激动不已,旁边的人都直说我靠,然后艳羡的伸长脖子往那边望。站在后面的那几位身体倾斜的都快扑下去了。

第一次谢幕,说我们要走啦。主唱说明儿我们要做飞机去巴黎啦,法国。然后下面的人就大喊不要去啊不要去啊。他就挠头,说哎呀,这个可不行啊,呵呵。发现手机的使用率很高,满场荧光闪闪的全是手机屏幕。心说连小数码都拍的那么烂,手机又能拍出什么好。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媲美荧光棒,很渲染气氛。

返场以后唱了结束曲,看背景色就该知道是什么曲子了吧。

曲终人散,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无比满意的回家。再次庆幸没有因为一时的小利做黄牛卖了门票。五十块钱花的很值得。听到了现场版的in my place,望远镜也买的很明智,几乎看到了所有小细节,包括主唱脱衣。一切都很圆满。

by the way,临去看演唱会前,小赵在MN上咬牙切齿的说coldplay is fucking gay, 其实GAY们更喜欢麦姐,她才是GAY心中的神人。月中麦姐在南部连搞两场,我认识的GAY和他们的GAY朋友们早就买了票,坐火车的,开汽车的,呼啦啦的准备朝圣去了。要不然手紧,我也跟着去凑热闹了。

发了段视频,虽然不清楚,但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iDwRTIzVQY

2008年09月04日

        实在不想有一天本子因为风扇罢工掉链子,让我生活无着,所以还在想办法。结果一不小心没把持住,买了个新本子。
        过程很迅速,先是我打电话找人拆螺丝,然后某人说小某最近有本子卖,于是打电话给小某,他说有货,约了晚上去他家看。看了以后觉得价格算公道,于是就订货,考虑到我买东西的迫切,十一点多有人送货上门。全新没拆封,在大家的要求下,开机试完,十一点多抱着本子回家。
        因为来路问题,所以原机自带葡萄牙版VISTA SP1。犹豫很久是装中文盗版呢,还是享受一下正版的待遇。但是葡文太难懂,连蒙半猜的很打击我,即使有中文输入和显示也让我郁闷。凌晨一点,开始找中文补丁包。然后发现,VISTA家庭版的竟然不能装补丁包,想着那就曲线救国,装西文或者英文也可,依然未果。垂头丧气了一会,继续想办法,还算运气好,找到一个小插件,提心吊胆的装了一下,竟然就有了中文界面。终于让我享受到正版的待遇,哈雷路亚。再次鄙视百度知道里的那些答题人不懂装懂的无知,高手还是在留园。
        凌晨三点钟,搞完收工。下午到晚上,从修本子到买本子,鄙视自己的购物冲动,但是很充实,很满足。现在生活安静祥和了。

PS,小某他们也很惊讶我的购物速度,虽然认识我很久,知道我的陋习,但是晚上还是小震惊了一把。因为我懒得等人送货,直说要把那台样品机买走,省得麻烦。被小某极力阻止。然后很是批评了我的懒惰。感谢这些诤友们,在我一步步走向购物冲动的深渊时,及时拉住了我。

 

2008年09月03日

一个本本有很多钉,拆一个散热风扇需要起出二十三颗钉,长短不一。
合计:拆外壳和键盘,需要一号钉两个;二号钉四个;三号钉六个;四号钉三个。
            拆掌托要起出一号钉四个,二号钉一个。
            拆风扇需要取出二号钉一个,三号钉三个。
其余的二十个都很听话的出来了,唯独最后三个形成顽强的铁三角,固守阵地。

        买了螺丝刀,试了正转,反转,折腾了半个小时,螺丝的十字花几乎成梅花型。但是,依然未开。愚以为许是内里经年未动,稍锈住了。可惜此板非彼板,不能上油润滑,唯坐以待毙一法。
        于是,以更快的速度把本子再装上,开电脑,上网。风扇转的喀拉胡罗的,得意啊那个得意,肯定心说小样,叫你丫换,现在没辙歇菜了吧。
特献上此螺钉铁三角照片,共赏。

2008年09月02日

        本子从上月开始吱嘎作响,然后提示过几次风扇错误。所以确诊为风扇快挂了。本着省钱是王道的精神,从淘宝淘了个二手风扇,然后坐等快递送货。
        今朝邮包送到,高高兴兴的抱着包裹回家,吃喝放一边,工作在中间。
        开外壳,取键盘,掀掌托,易如反掌,十五分钟搞定。试着把二手风扇插进插槽,运转正常,宁静无声。只差取出坏的,装上新的,一切就大功告成。
        结果,或许它知道我即将抛弃它,找个小的取代它,于是有了股宁死不屈的姿势。与主板相连的三个螺丝钉仿佛焊住一般,无论怎么拧都归然不动。换了N把螺丝刀,甚至直冲楼下五金店又买了一套小螺丝套装,仍然失败。螺丝帽已经被拧的几近滑丝,可是一分一毫都没有转过。
        在与之搏斗了二十分钟之后,已经到了抓狂的边缘,无法解决。只好怏怏的再把螺丝都拧回去。明日去添置新设备,然后继续。
        本来准备换完风扇吃个嗨皮晚餐,现在以失败告终,竟然毫无饿感,就是不甘心,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结果竟然栽在区区三个螺丝钉上。不是我的智商有问题,是IBM的厂商智商有问题,妈的,一个风扇螺钉,你丫至于卯的那么结实嘛。

2008年09月01日

天气凉爽,烤了点饼干。这次试着做曲奇饼。样子丑了点,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咱们有内在美。

做法很简单,是酱紫滴:
1.原料,鸡蛋,面粉,发粉,牛奶,黄油,巧克力,草。

2.黄油放在微波炉里加热融化,把草捏成小块扔到黄油里。THC是脂溶性,加在黄油里融化后就可以和面粉鸡蛋搅拌。草化了以后的黄油有点发黑绿。

3.鸡蛋清加糖打起泡,巧克力也放微波炉里融化。

4.加入面粉,把2,3的材料一起搅拌成糊状。


5.一坨坨的挤在烤盘上,没有专业工具,就用塑料袋挤,外形就不够统一了。


6.烤好以后的一坨坨。


烤着烤着就又犯昏了,整个烤箱散发着一股邪恶的味道。连带着,整个走廊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烘烤味。出了一个饼干盒的量,够吃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