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傍晚,门口的小广场上车水马龙十分乱哄哄。关了门窗,用饼干盒里剩的那点膏烤了三十六块曲奇饼干。随着一烤盘的饼干出炉,整个房间,包括走廊又开始弥漫着那股甜丝丝里泛着昏的气味。
        前几天试图和一个朋友联系,她二月的预产期,久没有消息,有点担心。几经折腾的在网上找到她,得知她很好,一切都顺利。只不过慢慢的,我已经被别人忘得差不多了而已。这么多年来,在大家有条不紊的生活,学习,结婚,生子的时候,我都在做些不着四六的事。去年的收获是考了一本基本无用的驾照,今  年的收获是初步了解体会种草的过程,以及做一些周边食物的经验。
        看着和菜头博客里别人在树洞里的留言,突然很有倾述的欲望,但是忍住了。放在桌上晾着的曲奇饼干散发着巧克力夹着甜昏的味道,和昨晚泡制的草酒相映成趣。只觉得自己很不务正业。

2008年11月29日

        今天早上终于结束了为期一周的接待任务,这也是今年最后一次的吃喝玩乐陪了。许是不在状态,加上万恶的现实,在上班和陪玩兼顾下的不算完美。没有去BOTIN吃饭,没有去经典旅游地,也是我去了N次,N大于五的SEGOVIA吃烤乳猪。更没有陪同去巴塞吃海鲜看美女。希望睡在猛犸象地铺上的来访者不要太失望这次的短期西班牙之旅。
        下午回家,买了两瓶VODKA,开始泡制我的WEEDKA。在与密封口斗争了十分钟后,顺利的把该放的都放进去了。忍不住就着海螺肉,喝了那么三两口。酒劲加着草劲,还是很不错的体验。看着一点点变绿的瓶中酒,很期待完全渗透后的味道。

2008年11月15日

        最近有点懒惰,一直拖到昨天才把草都给收割了。其实早两个星期就能收,我懒,不想剪叶子,觉得是大工程,就这么拖着,每晚回家房间门一开就是迎面的暖气夹着诱人的异香,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三棵草,一堆叶子。拿个小剪刀不胜其烦的逐一剪下。种草指南说叶子是没有多大用处的。我们要的是花和花边的那些充满树脂的假种子荚。要剪下整株植物,用剪刀切去在花蕾以外的全部叶子。所以众人都说抽叶子,其实都是美丽的误会。第一次觉得枝叶太茂盛,剪的叫一个愁眉苦脸。最惨的是剪下来的叶子带着植物的些许汁水,手上也沾了那种特有的味道。随着地上叶子越来越多,房间里的味道也越来越浓。整个人都沉浸在T HC的气味里,也许是味道闻多了,也许是晚饭吃的太饱,有点昏昏欲睡。可是还得干活,真是作孽啊作孽。
        剪完叶子的枝枝干干被大头朝下的挂着晾干。静等干透以后泡酒,卷来抽。很有趣的经历。也许很久以后我还会记得有那么一年,一个人住在一个很烂的城市,无聊的在房间里种草,然后在等待收获的时节,每天都在散发着浓烈异香的植物中安稳入睡的事情。

2008年11月10日

        今年的生日很平淡,一个人吃吃睡睡就过去了。电话里老妈说她和老爹都建议我花钱出去吃一顿,顺便喂自己一个蛋糕,以示庆祝,毕竟这是个大生日。想到外面风大人多,不如在家捣持点吃的算了。做了南瓜粥,炸了鱼排,虽然没有面条,也吃得很饱。
        没做什么庆祝,只是昨天去剪了个头发,希望把今年的晦气都剪掉。因为抱着这个愿望,所以当然是要求剪的越短越好。于是大家都震惊了。剪发的师傅和洗头的小妹都惋惜,说剪那么短做什么,一点不好看的。公寓里无论男女都惊诧的要命,然后还得很牵强的说,很好看,很精神之类。日本大叔比较坦白,他说我还以为又来了个新的男孩房客呢。现在多添了一个习惯,顺着后脑勺的发根往上摸,觉得很爽。洗澡的时候,洗脸的时候,再也不用特别注意费事的长发和刘海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前阵推荐方胖看一部日本片,花之武者。比起山田洋次的仿如朝九晚五上班族一般的武士来,这个叫宗左的武士显得更不务正业。虽然是在寻找仇人替父报仇,可是颇能随遇而安。在泥潭一样的贫民窟住的自得其乐。最后报仇的事也如一场闹剧一样和平解决了。很欣赏片中人的处世之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晴天有晴天的快乐,雨天有雨天的自在。如果就是烂泥一堆,索性再快活的在泥里打个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