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点懒惰,一直拖到昨天才把草都给收割了。其实早两个星期就能收,我懒,不想剪叶子,觉得是大工程,就这么拖着,每晚回家房间门一开就是迎面的暖气夹着诱人的异香,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三棵草,一堆叶子。拿个小剪刀不胜其烦的逐一剪下。种草指南说叶子是没有多大用处的。我们要的是花和花边的那些充满树脂的假种子荚。要剪下整株植物,用剪刀切去在花蕾以外的全部叶子。所以众人都说抽叶子,其实都是美丽的误会。第一次觉得枝叶太茂盛,剪的叫一个愁眉苦脸。最惨的是剪下来的叶子带着植物的些许汁水,手上也沾了那种特有的味道。随着地上叶子越来越多,房间里的味道也越来越浓。整个人都沉浸在T HC的气味里,也许是味道闻多了,也许是晚饭吃的太饱,有点昏昏欲睡。可是还得干活,真是作孽啊作孽。
        剪完叶子的枝枝干干被大头朝下的挂着晾干。静等干透以后泡酒,卷来抽。很有趣的经历。也许很久以后我还会记得有那么一年,一个人住在一个很烂的城市,无聊的在房间里种草,然后在等待收获的时节,每天都在散发着浓烈异香的植物中安稳入睡的事情。


1条评论

  1. 读你的文章就是一种享受,太好看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