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门口的小广场上车水马龙十分乱哄哄。关了门窗,用饼干盒里剩的那点膏烤了三十六块曲奇饼干。随着一烤盘的饼干出炉,整个房间,包括走廊又开始弥漫着那股甜丝丝里泛着昏的气味。
        前几天试图和一个朋友联系,她二月的预产期,久没有消息,有点担心。几经折腾的在网上找到她,得知她很好,一切都顺利。只不过慢慢的,我已经被别人忘得差不多了而已。这么多年来,在大家有条不紊的生活,学习,结婚,生子的时候,我都在做些不着四六的事。去年的收获是考了一本基本无用的驾照,今  年的收获是初步了解体会种草的过程,以及做一些周边食物的经验。
        看着和菜头博客里别人在树洞里的留言,突然很有倾述的欲望,但是忍住了。放在桌上晾着的曲奇饼干散发着巧克力夹着甜昏的味道,和昨晚泡制的草酒相映成趣。只觉得自己很不务正业。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