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搬家,本来准备周末放假三天收拾东西,结果业务太熟练,星期五晚上就搞定了。扔的扔,收的收,一不小心收的太彻底,星期天晚上犯馋,想烧麻辣虾,结果锅送走了,盘子送走了,连调料都被我顺手扔了。只好一边痛骂自己猪头脑袋,一边郁闷的磕瓜子,今早起来,估计是瓜子磕太多,腮帮子和牙龈都很疼。
        这屋子住的不错,房东不经常来,同住的也不管闲事,公共卫生也不用轮流打扫,临街的阳台是整个房间的亮点。房租公道,地段又好。是这么些年搬来搬去住的最愉快的七个月。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搬。也许是在国内住的太安定,从没搬过家,于是,在国外我就把这辈子该搬的家都给搬了。
        晚上在厨房征用了不知何人的锅碗瓢盆,烧了一锅煎虾配土豆,吃得心满意足。打着饱嗝去厨房洗碗,碰到同住的几个哥们,聊了几句,听说我要搬走,都表达了依依惜别情。最搞笑的是在回房间的走廊上,泰国光头哥哥轻声叫我,我回头问啥事,他很狗腿的说ANA,你真的很漂亮。我打个哈哈,对他的狗腿表示感谢,然后反问他,我现在这刺猬头造型,应该是很丑才对吧?他也绷不住了,笑着说,真的,其实还是挺丑的,哈哈哈哈。无奈地朝天翻个白眼。真是神奇,原来我的头发这么硬,硬到长了一个月,还是根根笔直,再这么下去,不做小混混都不行了。


1条评论

  1. 呵呵,你是可爱的小混混。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