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1月26日

 

七点半,起床,去看奶奶,她已经起来了,端水伺候她洗脸刷牙。
七点四十五,给老奶奶准备早饭,送上楼。然后自己吃早饭。
八点,给奶奶收拾碗筷,送点报纸给她看。下楼,给果果喂饭,
因为过年,所以加了一袋妙鲜包,它吃的很嗨皮。
八点十分,看下老奶奶还有什么事情,倒茶水。
八点十五,刷牙洗脸。顺带交代炊事员杂事若干,摆放水果和过年零食若干。
八点半,开始玩游戏,顺带跑步机。
十点,炸了点白果和奶奶分享,陪她聊会天,然后继续下楼玩游戏。
十一点,大队人马杀到,开始各自忙活,看奶奶的看奶奶,洗澡的洗澡,玩游戏的玩游戏。
十一点半,家宴开始。
十二点半,家宴结束,开始切西瓜,吃水果。
一点,洗澡。
一点一刻,继续游戏。
三点,吃零食,游戏,做运动。
五点,去常青藤买了点抹茶饼干。街上空旷的让人心情愉快。
六点,去外婆家家宴。负责点开门红炮。接着开吃,撑得不行。
七点半,回家,给奶奶倒水,刷牙洗脸,然后帮她洗脚,搽油。
八点,春晚开始,在门口放了三千响的开门红炮仗。又在奶奶的窗前放了一个大礼花。
八点半,看了几个节目,开始无聊,果果在脚边哀哀的叫,才想起忘了喂它,赶紧放饭。
八点四十,开始上网,和方胖拜年,聊天。
十点,狐朋狗友来家里共放烟花爆竹,结束后的地面很壮观,我爱满地红色的爆竹屑,很红很过年。
十一点,拉丁吧听歌,看春晚,虽然还是老一套,但是看得津津有味,过年就应该这样,看无聊的春晚,放大量的烟火。到了十二点还有赠送的饺子吃,实在开心,于是努力撑了四个,实在很希望自己事事如意。
十二点二十,接到老爸的紧急电话,我的乌龙爹妈,在院子里放烟火,然后就把自己锁在了门外。无话可说,只有赶紧回家救驾。回家的路上硝烟弥漫,迷人的火药味,烟雾缭绕的空气,人丁稀少的道路,无一不让我心情愉悦。
十二点半,到家,给老爸钥匙,穿着棉衣棉裤和拖鞋的他郁闷的开车回家。我上楼,洗漱,上床,结束美好的一天。

2009年01月24日

       今年过年不算热闹,姑姑和姑夫去了合肥的姑夫家,姐姐和姐夫去了广州,保姆回家探亲。从二十九到年初三,家里的常驻人口就只有我和奶奶。已经对外宣布,今年春节我宅在家里做小保姆,所有外出活动,不要来找我。如果想我了,就带着礼物来我家拜年吧。
       虽然冷清,但是很充实。年前买的那些小零食,军区送的年货和水果都满满当当的放在房间里,大大小小的饼干桶零食罐堆在一处,就算地震,也够吃一阵。在花市买的水仙也半开的摆在暖气上,还有朋友从院子里攀折来的大枝腊梅,散发出浓烈的香气。上个星期买的两大盒烟火也各就各位的就等着三十晚上了。家里没什么人,于是果果跟着我楼上楼下的跑,肥嘟嘟的身子,上下楼轻盈的很。我玩WII的时候,它就窝在暖气上耷拉着脑袋很困惑的看着。
       晚上,伺候完老奶奶晚膳,给她洗了脚,抹上香香的润肤露,很狗腿的夸她皮肤真细腻。哄的老奶奶高高兴兴的上床看电视。觉得这样的日子没什么不好,安静,祥和。

2009年01月12日

       今晚的月亮据说是12年来最圆最大的,凌晨一点,站在院子里观月。月华如水,几乎可以看见宁静海和桂花树。这样的夜里,应该温一壶酒,点一管烟,裹着毯子坐着赏月。
       算来回国已经整一个月。虽然身边众人都觉得我归国良久,但是不幸的是,只有一个月而已。在这一个月里,我一个人去拉丁听了歌,去米乐星唱了曲,见了想见的人,做了想做的事。很充实。虽然没来得及去吃大碗的皮肚面,吴家的生煎,尹氏的汤包和鸭血粉丝汤,但是只过去一个月而已,来日方长。
       在我的纵容下,果果已经非常习惯睡在我的床上。只要我在房间里,它就会在门外喵喵的叫,然后自己开门,进来,哼哼唧唧两声,跳上毛毯,找个最惬意的姿势躺着。为此,全家人都批评我,说不可以这么惯它。可是想想,猫狗一生不过十几年,人生苦短,干嘛不怎么舒服怎么来呢。

2009年01月06日

       今晨沥沥小雨后开始飘雪,不知道算不算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如此天气,只能在家拥被而坐。架起小桌板,果儿悉悉簌簌的溜进来。然后哼唧了一声,跳到床上。我是家里唯一一个准它上床的人。也许如此,我的鼻炎总是不见好。小家伙在我脚边的毛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享受的伸了个懒腰,卧将下去。
       昨天在家收拾旧衣,找到一件苏格兰格子风的短裙。那是十年前某婚礼时我的伴娘装。试着穿了一下,欣然发现竟然还能套的进去。十年一流行,今冬欧洲又开始格子风了。庆幸自己没有肥起来,又省了一笔。无数的衣服,买了来,再扔了去。就算每年几大包的扔掉,还是能有一些意外的发现和惊喜。原来还有这么件衣服,总是有这样的惊讶。所以在别人痛心的指责我不务正业的时候,我可以很理直气壮的反驳,咱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
       新年伊始,大部分人都开始在博客总结去年,展望今年。想想,觉得我没有什么可总结的,也没有什么好展望的。要是说说今年的计划,最近的这个是,找个好点的天气,去批发点烟花爆竹,春节的时候放它个稀里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