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沥沥小雨后开始飘雪,不知道算不算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如此天气,只能在家拥被而坐。架起小桌板,果儿悉悉簌簌的溜进来。然后哼唧了一声,跳到床上。我是家里唯一一个准它上床的人。也许如此,我的鼻炎总是不见好。小家伙在我脚边的毛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享受的伸了个懒腰,卧将下去。
       昨天在家收拾旧衣,找到一件苏格兰格子风的短裙。那是十年前某婚礼时我的伴娘装。试着穿了一下,欣然发现竟然还能套的进去。十年一流行,今冬欧洲又开始格子风了。庆幸自己没有肥起来,又省了一笔。无数的衣服,买了来,再扔了去。就算每年几大包的扔掉,还是能有一些意外的发现和惊喜。原来还有这么件衣服,总是有这样的惊讶。所以在别人痛心的指责我不务正业的时候,我可以很理直气壮的反驳,咱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
       新年伊始,大部分人都开始在博客总结去年,展望今年。想想,觉得我没有什么可总结的,也没有什么好展望的。要是说说今年的计划,最近的这个是,找个好点的天气,去批发点烟花爆竹,春节的时候放它个稀里哗啦。


3条评论

  1. 把我也叫上,行不?

  2. o ,可以想象,我的春节会很寂寞

  3. 把大家都喊上群P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