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

        回家走在preciado街,这是我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这次一搬家,估计以后不会有什么机会穿越整个闹市区了,看着满街望呆的游客,大包小包的购物人群,忍不住想写点东西纪念一下。咱不写大店小店,咱就写写那些在PUERTA DE SOL区域里卖艺乞讨的熟脸们吧。
        站在PUERTA DE SOL广场上,背对着马德里的零公里,在英国公司音像部的门口,卖ONCE彩票的亭子旁边,你会看到今天要介绍的第一个熟脸,一个皮肤黝黑的侏儒大妈。该大妈属于勤恳敬业人士,这么多年,除了下雨下雪下刀子,其他的日子,无论烈日炎炎抑或狂风大作,总是固定的坐在地上,守着自己的那份工作。所以我私下猜想,她的皮肤黝黑除了有吉普赛人的血统以外,估计也是夏日暴晒的结果。大妈还有个孪生的姐妹,不过那位不是固定营业,夏天见的多些。两人是分开出摊的,所以有时候会有恍惚,刚从一个黑大妈旁边走过,抬眼一看,又来一个,直以为是中暑的反应。
        在大妈的前方,狗熊爬树的经典景观旁边会有一两个搞街头行为艺术的。他们的造型大概有这么几个,一座泥塑,夫妻二人合坐,满脸漆黑的不知是不是挖煤的矿工,满身枝枝丫丫的植物或者满身涂绿的小兵人。偶尔泥塑夫妻会换场子去ARENAL街的教堂门口,那边抢生意的同行少些。
        拐弯进入PRECIADO街,就会听到硬币在纸杯里的晃荡声。这又是一个熟脸,没有手臂的小伙叼着纸杯,牛逼的是他叼着杯子还能支支吾吾的喊一些话,虽然我一句听不清。夏天看着他穿着背心走来走去,觉得很有趣。没有爱心的想,这么叼着一整天,会不会流口水呢?
        继续往前走,会有一个欢快的六人小乐队,曲子都很跳跃,于是,常有疯癫的游客随着音乐跳上一段,引来无数无聊游客的围观。在众人围观的同时,罪恶的小手就开始掏包了。
        走到ZARA的墙根,会有个拉二胡的中国人,此人和在CARMEN街一个人拉大提琴的大叔都走的是悲情路线。咿咿呀呀的二胡几乎淹没在闹哄哄的人海里,更别说他拉的有多么业余,曲子多么单调。几乎每次走过,丫拉的都是南泥湾。几次恨不得把他拉开,我拉首紫竹调也比他强。这些天见不到他了,不知道是不是没居留,被条子给拎走了。也许悲情路线不适合吵杂的闹市,那个拉大提琴的大叔倒是技艺娴熟,不过每次都没人给钱。有一次我看到他很寂寥的用弓拨着琴盒里的硬币,满脸落寞。
        再往前,有个行为艺术的上班族,吊起的风衣,雨伞,还有公文包。看着他保持固定的姿势,觉得很累,很累。最近他换了造型,开始扮隐形人。暗自替他松了口气,因为他扮的是坐着的隐形人,轻松很多。
        快到CALLO街口的英国公司门口,还有另外一队六人小乐队。一水的中年大叔中,有个郁郁葱葱拉大提琴的忧郁小伙。此小伙就是住我隔壁的臭哄哄哥们。这厮在外面看真是不错,个子高挑,满脸忧郁,很有点道骨仙风的搞艺术样。但是只要看过他的屋子,闻过他经过走廊的异香,估计要熏倒一片。他们的乐队属于固定听众型,从没有冷过场。夏天的时候,为了搞防盗,被警察赶到隔壁街。小伙和我大叹今年生活不易,安慰他说,那条街好啊,有英国公司漏出来的空调冷气,很凉快,两栋大楼造成了些许回音,音乐效果也很不错的。该小伙也算苦命的娃,捷克人,德国学的音乐,在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都混过,转眼一把年纪,还是单身汉的邋遢样。由衷希望他明年会更好。
        绕过四处拉客的慈善募捐人士,挂着广告牌晃荡的活人广告牌,再拨开那些东张西望的游客,过条马路就到闹中取静的暂住地了。再暂住一天,又要搬了,无奈人生。

2008年10月01日

        是个好日子,度假归来的第二天,顶着满脸的包,去买靴子,试了N双,无一满意,扫兴而归。但是回家后,在信箱里,来了一份好信,几乎是哼着小曲,跳着小步子上的楼。
        一直觉得自己是典型的天蝎座,很能存的住事。线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述说我的乐事,于是,存下来,不说了。开了瓶酒,就着草,喝将起来。SCRIPT的曲子在喝的微醺的时候也不错,摇头晃脑的听歌,喝酒,抽草。觉得自己快要成小赵了,老是说到草。出门两天,回家一看,植物竟然又长个子了,几乎已经与栏杆齐高。想到收获的季节,很想往。
        早上把胖子给我拍的照片拷下来,发现所有图片里,最出彩的是我的新板鞋。我的脸几乎和锅盖一样大,配上最近被剪的一塌糊涂的刘海,惨不忍睹,很悲哀。照片里的我总是在抽,胖子总是在睡,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周末之旅啊。

2007年08月06日

       由于国航的直飞线路加上想着支援祖国航空事业,所以最近几次买的都是国航的机票。不过从罗马回来的路上,我和胖子都决定,以后。。。咱还是支持外航吧。。。
       航班晚点,好象总是存在。夸张一点就是八九格小时,正常的一般也得一格多小时。如果准点,才是奇怪。且工作人员不解释,事后处理混乱。乱哄哄的罗马机场加上乱哄哄的国航柜台,虽然时间算的是足足够,结果还是匆匆忙忙。连细逛免税店的时间都灭有,只好在经过的时候,拿了就走,如果不付钱,感觉就象在抢。
机组服务,国航空乘的长相就不提了,越来越有二大妈的风范。语气和态度也不够好,说话很冲。也许北方人说话就是那个腔调,但是对于乘客来说,会更喜欢吴腔软语般的温和。英语就不用提了,难道空乘是不用练口语的吗?发音之差,词汇之贫乏,简直是令人发指。估计也就是报菜名的几句FISH,WATER说的最地道了。
       机票价格。平心而论国航的价格不算贵,不过也绝对不便宜。七八月的旺季票,方胖提前一个月订,也要一千出头的往返。如果加上国内段的话,一千二三也是要的。回来以后,考虑到行李重量的问题,北京到南京段我也准备买国航。虽然在同天的航班里,国航比其他公司价格高,但是想到一般同航空公司连段的话,国内段的行李也可以按国际段的重量标准托运,就觉得价格高些也没什么。结果到国航一问,人说没这规矩,照样按国内算,超了照样要交钱。如果机票不便宜,还要加付行李费,我干嘛还要支持国航?!当时就换成南航。便宜下来的机票钱,正好和行李费差不多持平。实在是对国航很寒心。
       在北京住的四合院客栈,外观和房间布置及设施我打八分,但是管理和一些细节问题我只能打五分。房间很趣致,幔帘,仿土炕,大床,仿古的桌椅,看着很喜欢。但是隔光和隔音都很差。窗帘漏光,虽然白天没什么,可是晚上就觉得很亮。我这种对光的感觉很敏感的人,睡的很不好。店里的服务很热情,但是管理稍差一些。六月中我就已经定了房,事后也确认过两次。结果入住的时候,才被告知预订的两间单人房一间由于天气原因不能入住,最后只剩一间。虽然换了格套房也不错,但是中间也算小折腾一下。卫生情况很一般,我是稍微有点洁癖的家伙,看到窗楣上的积灰和一些卫生死角,只能当作视而不见了。按照收费标准来说,我觉得应该可以作的更好一点。不过还是推荐住一住,很有趣的感觉。尤其是大床,舒服的很,简直可以睡一天不下来。
       

2007年08月02日

       最近变得越来越懒惰,一觉睡到中午。胖子在SMN上呼我,望着窗外毒辣的太阳,想了半天,才决定出门。先去和他共进个午餐,然后买苦艾酒,逛人骨教堂。幸好都靠在一起,不会象昨天暴走的那么累。
       先普及一下苦艾酒的知识,其实去WIKI上都找的到,我也是昨天晚上才被普及的。原链接在这里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B%A6%E8%89%BE%E9%85%92


      

       苦艾酒是一种高浓度的蒸馏酒,具有茴芹味。苦艾酒使用的草药包含一种叫“苦艾”的药用植物的花与叶,这种植物的学名为中亚苦蒿(Artemisia absinthium)。苦艾酒有时会被错认为是利口酒——一种加配香味或添加糖分,餐后饮用的蒸馏酒,而实际上它属于原味的蒸馏酒,本身并不加糖,当然的确也存在甜味苦艾酒,但那是依据个人口味而自行添加的。苦艾酒常被称为“绿仙子”,因为它的颜色通常是暗绿色或祖母绿色,但也有透明的。品尝苦艾酒时,人们通常会用3-5份的冰水配一份苦艾酒,不仅是因为苦艾酒拥有极高的酒精度数和浓度,而且这样的品尝方式会使人带来一种朦胧的感觉。这样的冰水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溶解添加的糖以减轻苦味。它含有一种有毒化学物质侧柏酮,可致人产生幻觉,长期以来被列入禁酒,直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期,欧盟才取消了苦艾酒的禁令。

       其实根据本人的切身经验,就是~~~喝完绝对没有幻觉。除了度数高点,七十来度,味道重点,没什么特别。但是喝的时候架势铺的够大。够噱头,足以吸引我这种注重外表的农民。所以中午毫不犹豫滴买了一合套装,含特别勺子两格,死沉死沉的玻璃杯三格,酒一瓶。估计带回去够我喝一阵的,小开心一下。

       世界上最出名的人骨教堂在捷克,罗马这个要不是以前胖子提过,我根本不知道。其实真的很近,就在卖酒的小店对面。从下午开门后进去参观的人数来看,应该还是挺有名的。这座Santa Maria della Concezione教堂建于1626至1631年间,而正门面和堂前石阶是20世纪修建。教堂下层共有五间小堂,存放了自1528到1870年四千多具基督信徒的骸骨,他们亟盼当基督再来时,自己的灵魂可以重新与肉体结合而复活。每个小堂的墙壁和拱顶以骷髅砌成图案。
       看到成堆的骸骨被非常艺术的堆成一垛一剁的,还是很兴奋滴。心中乱感慨,真是干什么都要有天份,就连堆骨头都是这个道理。你看看,索马里的万人坑和这就不能比,艺术等级不在一格档次上。最后一格小房间的地上有块石板,上面用不同的语言刻了一句话,what you are now we used to be,what we are now you will be. 给这次的参观作了一格完美的总结。
       门口看门的大婶不厌其烦地对每一个进门的人说不可以拍照,可是还是有人在那里偷偷用手机和照相机拍,很没有素质。大婶非常的火眼金睛,现场制止了好几个。这种室内地方,又是鬼鬼祟祟的偷拍,能有什么好效果,倒不如去买明信片了。真奇怪那些人是怎么想的。穷游里有格姑娘也去偷拍过,借她两张照片给大家看看。


2007年07月27日

        七八月的罗马果然是人满为患。一下飞机就给了个下马威。拿行李的地方一格行李带上走着六七格航班的行李,一堆人和难民一样,站着,望眼欲穿的找行李了。难怪老有人说在罗马转机会丢行李。实在是可能性大大的。等了一个小时才拖着箱子到火车站。居然连人工卖票的都没有,一帮外国人围着售票机钻研。实在是没耐心,买了张不知道去哪里的票,上了往TEMIRI的火车。开始了为期两周的罗马之行。
        小方接待的那是尽心尽意。每天都安排晚餐及其他一系列活动。周末还组织海边远足。也许是到意大利来的次数太多,看着满街的断瓦残垣,有些审美疲劳。结果就基本处于半天睡觉半天闲逛的状态。除了第二天兴致勃勃的去了高速公路边的OUTLET,还有星期四在烈日下坐了半天的观光巴士以外,晒的人油都快出来以外,都没干什么正经事。倒是胖子有点象当初他来西班牙时候的我,整天计划我可以去哪里观光,又是小城又是教堂的,建议狂多。我则象当年的他,就觉得躺着在家混日子也不错。非常的烂泥状。
       没比较就不知道好,现在和罗马一比,我觉得马德里现代化的多。交通,卫生都不错。那天按着杂志上的路线指示去了OUTLET,到了才发现我回不去了,根本没有交通车。最后还是接待台的小妹子帮我叫了一辆出租,把我给送回罗马的。真是和马德里的几家OUTLET不能比。很困惑,难道就没有不开车去逛的人吗?
满街的游客,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西班牙广场还是若干年如一日,台阶上坐满了啃着冰淇凌望呆的家伙。梵蒂冈的广场那么大,也被游客填了格半满。满街目光茫然,拿着格地图东张西望的游客。简直就是小偷的天堂。
      周末方胖组织amalfi海边之旅,据说那是一生必去的十个地方之一。名头那么大,可是我以前都没听过。看来我是越来越农民了。

2007年07月23日

       三天两夜的SANTIAGO之旅告一段落,现在又坐在T4的机场准备往罗马奔,算上回国,这个月我坐了五次飞机,真是给航空事业添砖加瓦。两天吃了四顿实敦敦的海鲜餐,终于吃伤了。脸上带着几个发出来的小红包,憔悴的回到了马德里。虽然吃的多,可是倒也没胖,估计全是高蛋白,都奔着脸上的包包而去了。
       SANTIAGO是个好地方,环山,多雨。因为雨水多,显得城市很干净。绿化也做的好。空气都比拥挤的马德里清新。每年的七八月是西班牙的节日季节,基本上所有的城市都有安排娱乐活动。SANTIAGO是一系列音乐演出,到的当晚,吃罢海鲜大餐,在大教堂附近游荡,正看见演唱会卖票,JULIETA VENEGAS,有听过她的歌,挺喜欢。遂进去听了一场。场面火热,也许是寒冷的原因,到了末了,大多数坐在石阶上的人都下到广场边听边跳。七月底,晚上还只有十几度,实在是个让人生活起来很快乐的地方。星期六逛到A CORUNA,晚上在市政广场有场世界木头运动赛。下午在广场看人布置,一段段的大木头,还有阵阵的电锯声,虽然主角们都还没出场,我想像中应该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大叔。操着电锯,朝着木头挥舞。整个就是德州电锯狂的现实版。
       坐在机场,飞机还早,实在无聊。连上了机场的WIFI,通过信用卡付了五块钱,上半个小时网。科技发达就是好,终于也享受了一次广告里商务人士的感觉。

2007年07月18日

        museo thyssen bornemisza 和普拉多,索菲亚并称马德里的三大美术馆,但是名气却不如其他两个那么大,国内的旅游团一般也不会组织参观,虽然它就在普拉多的街对面。由于它是一家由私人收藏改为的美术馆,所以收藏的画作都是凭收藏者的兴趣,多且杂。从初期的意大利,16—18世纪的荷兰、德国绘画到佛兰斯·哈鲁斯、罗易斯达尔等17世纪的荷兰绘画再到洛可可风格、新古典主义、塞扎纳等的后期印象派,再到高更,毕加索、米罗、达利、夏加尔以及布拉克等19,20世纪的抽象现代作品。除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皇家美术馆,提森家族的美术馆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收藏馆。藏品全部来自提森家族——德国克虏伯(Krupp Works)的拥有者。提森男爵还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是个德国人,而且是个与希特勒政府关系密切的德国人。据说他的藏品很多都是从被迫害的犹太人那里半买半抢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最后会在西班牙落脚的原因。。。只是为了逃避德国法律让他将收藏的画作归还其犹太主人。有时候一副画后面的故事比画本身更跌宕起伏。
       废话了那么多,其实是因为今天去提森逛了圈,顺便就说点这个美术馆的小八卦。最近除了常规展以外,还有梵高展和两个摄影展。常规展还是老样子,有那么几张格列高,几张戈雅,几张毕加索,几张米罗,几张高更,几张达利,还有无数张记不住名字的名画家的风景人物画。不过目前的主打是梵高画展,没有著名的星空或者向日葵之类,展览的名字叫最后的风景,展出的全是他于1890年在auvers 小镇画的风景人物画。如果熟悉梵高年表的人应该都知道,就在这一年的这个小镇,他开枪自杀,终年三十七岁。所以画展才会起名最后的风景,因为这个背景,就显得那些风景画很特别。在每幅画的墙上,还摘录他写给兄弟的信。布置的很有新意。可惜参观的人太多,尽管进场人数和时间都有限制,还是有些乱哄哄的,人头攒动。毕竟梵高名气太大,他和毕加索两个人几乎包办了世界十大最贵的画。
       摄影展也挺意思。lynn davis和richard estes。一个是专拍冰山,一个是专拍城市。前面那位自从1986年在格陵兰拍冰川以后,就开始满世界的拍自然景色。只有自然,他的照片里灭有出现过人。后面那位是满世界的拍都市生活,人物,他狂爱用广角,画面都非常的广阔,好几个地方我也去过,甚至在差不多的地方取过景。可惜大师就是大师,菜鸟就是菜鸟。就算在一个地方取景,也有本质的区别。两个展览放在一起看觉得挺有趣,自然和都市,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逛完了美术馆,逛街,逛完了街去种子店,大叔今天终于开门了。咨询了半天,大叔力荐一款arjans ultra haze 1号,据说叶子多且不需要太多的阳光及肥料,非常适合咱祖国的天气。种子出身名门,荷兰GREENHOUSE出品。临走大叔热情的祝贺我有好收成。唯一的小遗憾就是又涨价了,比前些年价格多了百分之二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名牌呢?

2007年07月06日

 

      七月的西班牙已经充满了度假的气息,FERIA,斗牛季,奔牛节,番茄节,音乐节,同性恋节,超过五十巴仙打折季。。。无论是白天走在万里无云的艳阳下,还是深夜的喧闹街头,只是觉得很热闹。到处都是人来人往,阳光亮的晃眼。熟悉的感觉,仿佛没有离开过。在YANKO的OUTLET和店员就着鞋上的一点小瑕疵要求着更近一步的折扣,同去的朋友诧异的说,以为你已经不会说西班牙语了呢,没想到依然流利啊。当然,只要是吃喝玩乐的事情,我总是不容易忘掉的。
       除去头几日的办正事时间,下面就是在逛街,在买东西。安道尔是个徒步的好去处,不过两天的时间只够逛免税店。同去的都是些
购物狂,于是行程的安排就是头天扫货,次日补货,连去山顶都是排在傍晚购物结束后的间隙。实在辜负了山间的大好风光。相比下我倒是最冷静的,因为化妆品对我没诱惑,多年不带手表,看着满街的名表也是兴趣缺缺。趁着别人扫货的当,去帮人买户外用品,几天下来也成了小半格行家,也算知道了几个牌子,虽然还是不觉得穿着球鞋和穿着登山鞋爬山有什么区别。
       施华洛世奇打折的好货是一年比一年少,折扣是一年比一年底。难得国内的朋友还是兴致勃勃。记了满页的货号,找个日子去代购
。越来越觉得自己象买手,乐趣已经不在买完东西后的享受,而在寻找和购买。看着满街的打折标志,店里店外的走,也没觉得很想要什么。唯一想添置的牛仔裤,还都是意大利的牌子,倒不如去罗马再买。我是个别扭的小孩,喜欢别人不怎么知道的牌子,很久以前托人从香港带LEVIS,等到满街泛滥就开始穿PEPE JEANS,现在越发的不喜欢美国的牌子。于是只穿GAS,DIESEL,MISSSIXTY之类的裤子。其实都是一样的布料,无非是心理作用罢了。
        逛了整整一个星期,着实累的够呛,周末去海岛晒几天太阳,特地买了晒黑的防晒油,想把自己晒的和菲佣一样。这样穿着邋遢的衣服走在国内的街上才更显猥琐,很期待。
       安道尔城山顶有个水库一样的湖,穿着拖鞋的我只能站在山间小道上望呆发愣。湖边的一棵树孤零零的,衬着湖水的涟漪,有点意思。

2007年06月29日

       窜回西班牙已经三天了,本着前紧后松的原则,忙着办正经事。以本人的高效率,基本搞定。所以如以往的来回旅行一样,回顾一下这次的长途飞行吧。
       一句话就是:一个三十五个小时的行程,一次九个小时的延误,一次半个小时的晚点,一笔三百人民币的赔偿,一次意外的升舱,一次午夜的降落。我的性子在这些年已经被磨练的非常好,虽然很无奈,但是也能坦然处之。虽然上海飞罗马应该是凌晨一点起飞,延误到早上九点多,也无所谓。赔偿了一晚住宿的解决办法固然不令人满意,不过与其耗时间在要求更多赔偿,不如早点走。因为有了九个多小时的延误,所以下面的晚点以及耽误了航班这些都成了不足挂齿的小事。晚点也总会起飞,就算耽误了航班,也有航空公司的人负责解决。到了罗马,原来的那班飞机早已经飞到马德里去了,急也没什么用,不如开心点想着这其中的好处。于是告诉方胖,如果当天不能走,国航给我安排酒店,晚上就去找他嗨皮,只当是赚来的。也许是不着急,反而当天走成了,AZ的柜台小伙子还告诉我给我安排了商务舱。所以说,不幸中也是有小幸运的。
       虽然路途不顺,遇到的人都不错。国航浦东地勤的小姑娘听说我之后要转机,可能赶不上,就马上帮我查当天其他的航班,还安慰我到了罗马会有人安排。空勤小姑娘虽然业务不太熟练,但是端茶送水都够勤快。罗马国航的地勤是个油嘴滑舌的北京小伙,告诉我当天走不成的话,给我安排格靠近景点的酒店,晚上大家出来玩。因为跟着他一路出关,海关的人当我透明一样,毫无传说中的搜查行李一说。AZ罗马机场CHECK IN 柜台更有趣,七点半前还是四个半老的大妈,在我前面还有五六格人的时候,突然换班,来了四个长的赏心悦目的小伙子。于是一边往前挪,一边口水啦啦的想着意大利的小伙长的就是他妈的好看啊。于是对罗马机场印象比前几次来都好,免税店里的东西也比上次看到的多,机场工作人员都很热心。
       最后总结一下飞机餐,国航是两顿正餐,一顿零食。零食我放弃,一餐睡觉没吃,还有一餐是牛肉饭,鸡肉饭,鱼肉饭选一。鱼肉饭不错,微辣的汤汁配着裹了点炸粉炸的鳕鱼块,加上一颗青菜心,两块胡萝卜,还是很下饭的。米兰飞罗马因为路程短,发的是零食花生米,我继续放弃。也许是因为短途飞行,意航的商务舱饭也够垃圾,火腿奶酪陷的意大利饺子,只是干巴巴的浇了很少的一点番茄汁,两个粗粮面包,一个齁死人的甜饼。我只吃了两三口,难为旁边的大叔一点都没浪费,全部干掉。所有飞机餐上的色拉和水果因为我的古怪习惯,所以照例放弃。
       机场无聊,乱拍,发现除了地面不一样,机场的椅子还真是大同小异。以后就这么拍下去,放在一起看看,也许会很有趣。下面三个图分别是罗马上海米兰机场,猜到出哪个对哪个?

2007年01月24日

        星期一的早上雾茫茫,回国的小孩赶路忙。幸好找了个朋友送,要不然加起来有一百多斤的行李真不知道如何拖到机场去。大雾堵车,不过还是早早地来到了机场。CHECK IN 的大叔看到称重器上的五十多公斤,只能摇头叹息。我开始嘻皮笑脸的和大叔说话,(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招很好用,在北京机场我也是用这招躲过了X光姐姐准备开包检查的举动)协商的结果就是我用早已准备的蛇皮袋把行李分了两个包,还多添了点本来准备带在手提行李里的东西。开开心心的就过了秤,喔耶~~~~
        国航还不错,可能是迎奥运抓服务的关系吧,姐姐们的态度都很好。有个姐姐为了帮我把手提行李放进行李仓,轻视了行李的重量,还差点闪了腰。对于一些不自觉的客人的要求,也能温和对待,虽然一转头就变脸,不过也比以前东航的直接喝斥强多啦。客人们基本都是中国人,整体素质还不错,但是个别人还是有待提高。比如我去厕所,竟然有无知的人把搽完手的纸头硬塞到厕板纸的合子里去。还有一次,我进去就闻到了烟味,还在洗手池上发现了一小截烟灰。真是无语啊~~~~虽然我也很想飞机掉下来,可是因为抽烟失火烧死再掉下来变烤猪的方法我可不喜欢。
        伙食就是那样的垃圾,虽然有选择。供应了两餐一点心。午餐是鸡肉饭和猪肉饭任选,早餐是煎鸡蛋和肉丝炒面任选。点心是三文鱼三明治,鱼还算新鲜,可是味道有点腥。我最喜欢的番茄汁在第三次添水的时候就没有了,后来供应的国产番茄汁,味道明显有差别。但是还算满意吧,毕竟还能在两个垃圾餐里选一个,我喜欢有选择的东西。
        这次领会到了首都机场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也许北方的小伙和姑娘就是热情的不把你当外人,叫唤起人来,就是透着自家人的那股子不在乎劲。验行李的姐姐如此,过关的哥哥也是这样。比如那验行李的姐姐对我包包里的一个可疑物品表示困惑,就问我,你那包里装的是什么啊?就和我姐问话一样。我就屁颠颠地凑到电脑屏幕前说,我看看我看看。她指着个不明罐罐问那是什么啊,我就使劲猜,矿泉水喷雾?香烟?咖啡壶?姐姐就白了我一眼,嗔怪地说,要是那些,我还能看不出来?我就哦~~~~然后说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几十公斤的东西,我怎么记得呢。姐姐也很理解,说再看看吧,看不出来就算了。就这么把我放过去了。真是亲切啊,好感动。于是我就打心眼里希望2008年的奥运会顺利举行,让那些老外见识见识咱们首都人民的热情友好。
        说到北京,那天气还是那么的差。天黑的时候下了机,啥也看不见,等天亮的时候看看,阳光在一片蒙蒙的空气中,有一种朦胧美。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一下飞机,去机场的厕所洗脸刷牙,然后手就开始起皮,干燥。真是立竿见影,多少年如一日。除了夏天,我哪回来都是这样。就瞅这天气,万一将来找了一北京的活,我也不能干啊。看来只能遥祝奥运会顺利举行了,加砖添瓦的活我是干不了啦。
        在机场转机好无聊,于是就把本本拿出来,带着耳机,一脸严肃的打上面的这些费话。正待功德圆满时,抬头一看,乖乖,我旁边有好几个大叔都在一本正经的用着本本,有国人有外人。搞的我坐的这块和商务人士区一样。很汗颜啊~~~~看着这些连飞行途中都不忘工作的大叔们。以后我也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